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九十六 戟神暴走,六将六出!

一千九十六 戟神暴走,六将六出!


                薛仁贵就像刺向敌人的一把尖刀,在让敌军为之胆寒的同时,也极大的鼓舞了本方士气。

且战且退的汉军铁骑纷纷勒马带缰,放缓了撤退的步伐,齐声呐喊:“薛镇北既然到了,吾等便与魏军一决死战!”

薛仁贵在乱军中纵马驰骋,看到数名曹军将校正在围攻马岱,当下飞纵胯下赤兔马,挥舞震雷青龙戟杀进战团:“以多欺少算什么好汉?河东薛仁贵在此,谁与我大战三个合?”

“好狂妄的语气!”

魏将方成闻言勃然大怒,别人都是夸口大战三百合,这薛礼竟然门缝里瞧人口出狂言,实在是欺人太甚,当下挥舞了金刃朴刀直取薛礼,“,方爷与你大战三”

话音未落,只见薛仁贵忽然反手拔剑,青釭剑出鞘划出一道青锋,将方成的刀柄一刀两断,反手一戟刺于马下,“哼就凭你这样的酒囊饭袋,三个合高抬了你!”

看到薛仁贵一合秒杀方成,另外一员曹将周达吃了一惊,心中胆怯,拨马就走,被薛仁贵反手摘了弓箭射下马。马岱趁机挥刀砍杀了另外一员曹军偏将,正在参与围攻的文聘料知不敌,拨马狂奔,待薛仁贵弯弓搭箭之时,文聘已经走得远了。

看清了走掉的人正是曹军大将文聘,薛仁贵不由得扼腕叹息:“适才乱糟糟一团,却没看清文聘这条大鱼,被他侥幸逃了性命,却是可惜!”

马岱死里逃生,心中庆幸不已,在马上向薛仁贵拱手道谢:“多谢薛镇北搭救,若非你亲自出马,只怕马岱早就战死沙场!救命之恩,没齿难忘,此生必以将军马首是瞻!”

“曹军果然使诈!”薛仁贵在马上打量了马岱一番,“马伯瞻你能保住性命让本将甚感欣慰,可知卢俊义何在?”

马岱垂泪道:“薛镇北的话,卢卢将军他已经战死了!”

自从卢俊义出仕之后,先跟着赵前往武关接应马超,在之后的岁月里一直在薛仁贵麾下效力。先是一起驻守武关阻挡西汉,然后进军襄阳,救援汝南,鏖战合肥,向被薛仁贵视为左膀右臂,甚至是自己的兄弟,此刻听了马岱的话,不由得怒发冲冠,痛心疾首。

“什么俊义竟然战死了?”

薛仁贵双目微红,声音微微有些颤抖,双手十指紧紧攥住长达两丈三尺的震雷青龙戟,哽咽道,“我的好兄弟,是哥哥害了你,早知如此,就该听从孔明的话派人把你唤!没想到一念之差,竟然阴阳相隔,我的好兄弟啊!”

马岱一脸惭愧,在马上拱手道:“镇北将军,末将有错,只恨没有劝阻卢将军,反而火上浇油,请将军责罚!”

曹操在范增、蒯良、任峻、吕虔等人的陪同下看到薛仁贵出现在视线之中,登时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当即传下命令:“生擒或者斩杀薛礼者,封万户县候,赏黄金万两,良田千顷!”

薛仁贵与龙且固然骁勇善战,斩将如麻,但曹军却接近十倍于汉军,依旧漫山遍野的呐喊着冲杀向前。得到了曹操的命令之后,更是人人奋勇,一个个双眼血红,挥舞着兵器,犹如饥饿的野兽一般朝薛仁贵扑了上。

面对着惊涛骇浪般的曹兵,薛仁贵忽然双目圆睁,眸子里精光四射,催促胯下赤兔朝着迎面而的十万曹兵冲锋而去:“卢俊义随吾多年,乃是我的手足兄弟,岂能任他抛尸荒野,被曹兵拿邀功请赏?吾当在乱军中寻俊义的遗躯,送金陵安葬在钟山之上!”

话音未落,薛仁贵单戟匹马,犹如在大海中冲锋的鲸鱼,所到之处好似波开浪裂,马前无一合之敌。青龙戟上下翻飞,砍杀的人头乱滚,血肉横飞。

看到薛仁贵单戟匹马的冲进曹军阵中寻找卢俊义的尸体,马岱又是佩服又是揪心,急忙大喝一声:“薛镇北留步,曹军势大,莫要以身犯险!卢将军在天之灵定然不希望将军涉险,速速!”

薛仁贵却双目圆睁,挥舞战戟一往无前:“纵千万人吾往矣,更何况薛某看到曹军阵中还有我麾下的将士被困其中,我薛礼身为主将,岂能见死不救?”

看到薛仁贵只身闯阵,再看到南面尘土大起,龙且与麾下的骑兵知道援兵即将到,干脆调转马头列开阵势与曹军相持。

将近一万名汉兵列开阵势,突围出的汉军步卒两翼分开护卫,构成了一道坚固的防线,虽然以寡敌众,一时间倒也丝毫不落下风。

薛仁贵扭头看到龙且、马岱压住了阵脚,不再一味的向南撤退,心中的斗志更是灼灼燃烧。在曹军中纵马挺枪,不时遇到被围困起的小撮汉兵,少则二三十人,多则近百人,俱都被五六倍的曹军围困于中央,大声恐吓逼降,挥舞着兵器剿杀。

这些汉兵倒也是铁血汉子,纷纷咬牙怒目,举起大刀浴血死战:“死则死矣,何须多费唇舌!吾等为朝廷效力,纵死也会流芳青史,尔等都是叛国逆贼,死后必然遗臭万年!”

“不知死活的家伙,简直是煮熟的鸭子嘴硬,给我杀!”曹将姜武手持大斧,指挥着五百多曹军围攻被困在中央的近百名汉卒。

“薛礼在此!”

马蹄声响起,薛礼骤马挺戟直取姜武,青龙戟犹如平地惊雷,青锋一闪而过,把姜武拦腰斩为两段。

“是薛镇北了么?”

陷入绝境中的汉军抱定了必死之心,不曾想一声叱咤,薛仁贵犹如天神下凡,一合斩曹将于马下。青龙戟左右纷飞,犹如晴空霹雳,杀的曹军纷纷闪避,登时爆发出一阵山呼海啸般的呐喊:“薛镇北了,吾等得救了!”

薛仁贵纵马驰骋,不费吹灰之力砍翻了数十名曹兵,冲开一条血路,招呼这些被困的士卒跟随自己向南突围。一路浴血厮杀,斩首无数,最终把这支队伍搭救出了五十余人,逃出生天与主力会合。

“可知卢俊义尸体何在?”薛仁贵把这支绝处逢生的队伍交给了马岱,再次拨马向北,临走之前大声喝问。

“我等见到卢将军被许褚等多名魏将围攻,那凶神恶煞一般的典韦手持镔铁大戟躲在远处暗算,掷戟刺杀了卢将军,十有*是被典韦部将把尸体抢走了。”这些获救的士兵一脸悲愤,把卢俊义战死的情形大致的描述了一番。

薛仁贵点点头,再次调转马头,冲进了曹军阵中。一番冲杀下,再次与许褚狭路相逢。

彼此知根知底,薛仁贵知道这虎痴有些本事,自己并不能将之秒杀,若是被缠住了,万一典韦、文聘、史进等曹将再围杀上,将会陷入不利的境界,当下朝许褚虚放两箭,仗着赤兔马奔走如风迅速的甩开了许褚。

薛仁贵一路冲杀,又连续救出了五股被困在中央宁死不降的汉军。多则五六十人,少则十七八人,甚至有一股残兵只剩下五六个,薛仁贵也没有放弃他们。挥戟奋力厮杀,护卫这支队伍突出重围,虽然最后只剩下一人,但薛仁贵却毫无半点犹豫,放声高呼“纵只剩一兵一卒,薛某也要与尔等共同进退!”

在十几万曹军中杀了个六进六出,薛仁贵再次把新换的战袍渲染的血渍斑斑,一片殷红,脸颊上除了血渍就是烟灰,把这名士兵送出重围后再次绰戟返:“儿郎们坚守阵地,我薛仁贵今日总算战死沙场,也要寻卢俊义的遗躯!”

龙且蹙眉道:“薛将军,曹兵势大,以末将之见不应该再继续恋战下去,而是应该暂时退合肥,集结大军,占据地利再与曹军一决胜负!”

薛仁贵手持青龙戟,傲然道:“纵然以寡敌众又有何惧?我且摆下龙门阵,保证让曹军一筹莫展!”

薛仁贵话音落下,在阵前飞纵战马,驰骋,指挥一万三千多汉军站稳阵脚,排出了一个自己创造的阵型,因为在远处眺望,酷似一条腾飞的巨龙,因此薛仁贵称之为“龙门阵”。

“我这阵型阻挡曹军半天的时辰应该不在话下,有劳龙将军掠阵,薛某去去就!”薛仁贵叮嘱龙且一声,再次拨转马头,杀进了曹军阵中。

看到薛仁贵冲了过,曹军弓骑兵远远跟随,在马上开弓驰射,薛仁贵一路拨打雕翎,且战且走,但凡遇见曹军将校,便喝问一声“卢俊义遗躯何在?”

曹军以十余万之众袭,纵然薛仁贵骁勇过人,千军万马中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也难免有疏漏之处,被流失射中背部一箭,小腿也在混战中负了一枪。庆幸并无大碍,薛仁贵索性不管不问,继续在乱军中寻找卢俊义的躯体。

乱军之中薛仁贵正遇曹将夏侯康,一合抓住绶带从马上提了下,大声喝问:“可知卢俊义的尸体在何处?倘若告知与我,饶你不死!”(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