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一百零一 小王出马,一个顶俩!

一千一百零一 小王出马,一个顶俩!


                诸葛亮话音刚落,满堂文武为之色变。。

本以为也就是斥责几句的事情,大不了最多打上三四十军棍,却没想到诸葛亮竟然动真格的,张嘴就是枭首示众,而且连刀斧手都准备好了,显然并非儿戏。

“哎呀孔明将军,万万使不得!”

这一场大战下,龙且和马岱并肩作战的时间最长,经过了同生共死的血战后那就是手足兄弟,龙且自然不会坐视不理。

而且龙且跟随诸葛亮南征北战三四年了,先后经历了南下伐孙,决战贵霜,平定南,驱逐刘赵等战役;几乎是跟随诸葛亮时间最长的武将,故此深得诸葛亮信任,关系匪浅,所以龙且向直呼诸葛亮的表字。

“马伯瞻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正是靠着他的浴血奋战,才从十几万曹军的围困之下逃生了四千将士,孔明将军你的责罚太重,请手下留情!”龙且大步出列,长揖到地替马岱求情。

看到龙且替马岱求情,尉迟恭、姜维、郭淮等大将,以及十余名偏将一起站出作揖:“马伯瞻虽然有错但也有功,请左将军手下留情,宽恕马伯瞻一次,容他戴罪立功!”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道衍和尚也双手合十替马岱求情,“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马伯瞻虽有错,但罪不当死,还望诸葛将军从轻发落!”

陈宫也替马岱求情:“诸葛将军,曹操虽然从合肥铩羽而归,但大军尚未撤退,鹿死谁手犹未可知。随着卢俊义、陈到的战死,我军正是用人之际,岂能自杀大将,削弱自己的实力?还望诸葛将军从轻发落,准许马伯瞻戴罪立功!”

纵然满堂文武替马岱求情,可诸葛亮却面色凝重,双眉蹙起,一副不苟言笑的样子,似乎在权衡如何处理马岱。众人见诸葛亮不肯轻易松口,纷纷把目光凝聚到薛仁贵的身上。

薛仁贵知道自己是时候把诸葛亮推到主将位置了,当下忍着腿部伤口的疼痛,单膝跪倒在诸葛亮面前施礼:“孔明将军”

“哎呀薛镇北岂可行如此大礼?岂不是要折煞亮,快快请起!”诸葛亮急忙弯腰去搀扶薛仁贵,只是又怎么拉得动,触手之时如同磐石般纹丝不动。

薛仁贵单膝跪地,沉声道:“孔明将军不必紧张,薛仁贵拜的是天子节钺。你说的没错,按照大汉律法,假节钺如同天子亲至,抗命不遵,蔑视节钺,便是处以斩首之刑也是理所应当。只是大敌当前,良将难求,还望孔明将军饶恕马岱一命,准许他戴罪立功。日后薛仁贵必然以孔明将军马首是瞻,令旗所指,必然身先士卒,虽刀山火海亦绝不退缩!”

诸葛亮本就没有打算当真杀马岱的意思,只不过是想要借此机会当着满堂文武的面树立自己的威信。毕竟目前合肥的各路人马加起已经多达十几万人,作为三军主将必须拿出一些手段,才能做到令行禁止。

而现在薛仁贵作为大汉朝屈指可数的顶级武将,又是天子的姐夫兼舅兄,就连他都站出这样表态,想日后再也没有人敢贸然挑战自己的权威,诸葛亮自然不会再固执己见的斩杀马岱。

这情况和历史上街亭斩马谡不同,马谡当时立下了军令状,当着三军将士的面表态若是丢了街亭,愿以死谢罪,白纸黑字让诸葛亮不得不挥泪斩马谡。而现在的这件事,诸葛亮有足够的自由处置马岱,杀马岱不是目的,树立威信才是目的。

“哎呀薛镇北快快请起,你可折煞亮也!”诸葛亮急忙示意龙且、姜维等人帮自己拉起薛仁贵,别人不动手,你俩可不能干看着!

“嗳哟这是准备杀人吗?”

正在诸葛亮和薛仁贵拉拉扯扯之际,还差几天就满十岁的庐江王刘御在凌统的陪同下走进了灵堂。看到马岱被刀斧手五花大绑,满堂文武向诸葛亮作揖,顿时就明白了怎么事。

“参见庐江王!”

刚刚被龙且和姜维拉起的薛仁贵和诸葛亮急忙作揖施礼,参拜庐江王。

其他的众文武一起跟着施礼:“吾等见过庐江王!”

刘无忌咧嘴憨笑一声:“哎诸位将军大人不必多礼,小王早就说了,我现在就是一个小兵,诸位不必这么多的繁文缛节。”

看到众人都在替马岱求情,刘无忌也不能不表现一下自己泛滥的爱心,吧唧吧唧嘴,清了清嗓子道:“诸葛爱卿啊,这马岱虽然有错,可也不是故意的,可能忘了假节钺这档子事了吧!你要不说,小王我还以为你手里拿的这是唱戏的道具哪”

被年幼的庐江王揶揄,诸葛亮也不好意思说什么,只是尴尬的笑笑。不经意的打量了这少年一眼,实在不敢相信,蔡瑁、文聘、郭嘉等戎马多年的人就是栽在这么一个乳臭未干的黄毛小子手上,一系列的连环计不能不让人刮目相待。

刘无忌继续道:“而且马岱他出身将门之后,世代忠良。马腾将军战死后,马岱他追随马孟起将军跋涉数千里投靠我大汉朝廷,多年下累有功劳,纵然有罪,也不当死,所以还望诸葛爱卿从轻发落!”

诸葛亮微微颔首,吩咐刀斧手给马岱松绑:“既然庐江王、薛镇北,以及满堂文武都为你求情,本将便饶你一命。还望日后谨记此事,汲取教训,勿要再犯!”

马岱喜出望外,叩首谢恩:“多谢左将军手下留情,马岱一定以此事为诫,日后谨遵上命,不敢再凭意气用事!”

“死罪虽免,活罪难饶,三十军棍却是少不得!”诸葛亮挥挥衣袖,吩咐侩子手把马岱拖下去,责打三十军棍。

比起掉脑袋,三十军棍简直是微不足道的惩罚,马岱再次谢恩:“多谢左将军留情,多谢小王爷、薛镇北,以及诸位将军求情!”

一场风波就此落下帷幕,通过亮出假节钺,以及薛仁贵甘拜下风,诸葛亮正式确立了自己淮南军团主将的地位。三军将士无不凛然,再也无人敢蔑视诸葛亮的能力,更无人敢挑战诸葛亮的权威。

因为天气寒冷,多有战士冻伤了手脚,再加上大战之后人困马乏,不宜再继续征战,诸葛亮便决定屯兵合肥城外,休养生息,一边帮助城内的百姓修葺城池,重建家园。

次日傍晚,韩世忠与妻子梁红玉,部将朱桓率领三万水师赶到合肥城外,更是使得合肥周围的汉军达到了十五六之众,一时间营寨连绵,声势浩大。

诸葛亮在太守府设宴召集众文武,薛仁贵、韩世忠、尉迟恭、龙且、姜维、马岱、朱桓、梁红玉、郭淮等武将,以及陈宫、淮南太守华歆,还有庐江王刘御、凌统,以及姚广孝、张三丰、黄飞鸿等江湖人士俱都出席,一时间群贤毕至。

酒过三巡,姚广孝起身道:“诸位,我等本是出家之人,因感激陛下恩德,再加上曹兵威胁江东,因此才下山助战。现如今诸葛将军十万大军抵达,合肥文武集,足以抵御曹魏,明日贫僧当率僧侣退金陵,返白马寺修行。”

“道衍大师所言极是!”张三丰手抚胡须赞同姚广孝所言:“我们道家与僧侣同为出家之人,本应跳出红尘外不在五行中,只是为了天下苍生才征战沙场。如今合肥高枕无忧,我等明日便退江东朝天宫参道。”

征召僧道御敌本就是迫不得已,这也让薛仁贵、尉迟恭等武将觉得不伦不类,如今道衍和尚、张三丰主动要求撤退,众人也不挽留,只是各自拱手说了一些感谢为国尽忠之类的话语。

翌日清晨,张三丰、姚广孝、黄飞鸿辞别了诸葛亮、薛仁贵等人,率领着一万五千左右的僧兵、道兵离开合肥,向南而去。出征之时他们有两万余人,历经血战之后折损了五千多人,如今还剩下一万五千多,终于又可以到寺庙、道观中过着与世无争的日子了。

因为年幼,刘无忌与凌统被诸葛亮等人软磨硬泡,要求他们跟随张三丰一行返金陵。二人现在还不到征战沙场的年龄,万一有个闪失,只怕无法向陛下交代。

看到众人一致请求自己离开,刘无忌吧唧吧唧嘴唇,也没说多余的废话,骑上母亲的燎原火,带着凌统踏上了返程的道路。

走了二十多里路程之后,趁着身边的僧人不备,刘无忌招呼凌统跟随自己跑路。策马扬鞭向西而去,一口气驰骋了五六十里路程,这才放缓了马蹄。

“小王爷,你葫芦里面又卖的什么药?”凌统一脸警惕的问道,“不会打算再偷偷跑合肥吧?”

刘无忌把嘴一撇:“切,既然诸葛亮他们不要咱哥俩,咱们就换地地方玩玩!听说岳都督在宛城大战杨素半年占不到太多便宜,咱们就去宛城走一遭。那个张须陀想起挺有意思,说不定能在他身上做些文章。”

凌统拗不过刘无忌,只好策马跟随。当下两个少年,两匹骏马,冒着凛冽的寒风,向西方的宛城疾驰而去。(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