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九十八 魏武之悲

一千九十八 魏武之悲


                合肥旧城东北方向三十里,丘陵交错,垄畈相依,虽然地势不及巴蜀险要,但伏兵两侧却也是不易被察觉。

当曹文诏与贾复率领两万人马走了五六十里之后,斥候快马报:“报启禀两位将军,薛礼已经率汉兵向北追袭我军主力。目前合肥空虚,据小人目测,城内的守军不过数千人。四门紧闭,偃旗息鼓,只有部分士卒与百姓在修葺城池!”

利用曹操诈死的消息引诱汉军追袭,由郭子仪、曹仁断汉军后路,曹文诏、贾复杀个马枪偷袭合肥,这一系列连环计就是曹操的既定计划。

而诸葛亮对曹操的计划已经洞察了个十之*,只不过生性谨慎稳重的诸葛亮与薛仁贵这样的勇战派武将观念不同。诸葛亮性格求稳,力争做到算无遗策,立于不败之地,可以不追求大胜,但一定要避免失败,更绝不能轻易冒险。

但薛仁贵不同,作为勇战派的代表人物,薛仁贵信奉的是险中求胜,用兵神速,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即便有失败的风险,但只要存在成功的可能性并且能够获得巨大的代价,就值得冒险。

在薛仁贵看风险与利益成正比,想要四平八稳就不可能获得振奋人心的大捷。这也是薛仁贵与诸葛亮产生分歧的原因所在,并非薛仁贵没有看出曹操存在诈死的可能性,而是认为即便曹操诈死诱敌,也可以一决胜负。

诸葛亮既然洞悉了曹操的计划,因而就把留守合肥的人马全部调进城中,伪造出了城内空虚的景象,力争蒙蔽曹军斥候,引诱曹文诏中计。并且派出了姜维、陈到率领三万人马选择地形设伏,只等曹文诏、贾复自投罗网。

“叮咚诸葛亮‘神算’属性发动,优势智力下对曹文诏、贾复及所属将校全体降低3点智力!”

曹文诏得到斥候的禀报后喜出望外,在马上大笑道:“哈哈陛下果然神机妙算,薛礼这个武夫与诸葛村夫都被调虎离山了,我等速速调转马头向合肥杀个马枪!”

贾复对这个情况也不复多疑,换个位置衡量,汉军已经增加到了十万之众,面对着死了皇帝,仓惶撤退的曹军焉有不追击的道理?就算合肥城内有守军,想也是寥寥无几,不足为虑!

“杀啊!”

在曹文诏、贾复的带领下,这支以七千虎豹骑,五千轻骑兵,八千步兵组成的混合队伍立刻调转矛头,借着傍晚黄昏的掩护朝合肥城杀了一个马枪。

姜维作为一个智勇兼备的统帅型武将,在挑选伏兵地点之时与孙武有着异曲同工之处,放弃了地形险要但容易引起敌军警惕的地段,而是选择地形相对险要,但又不会让敌军如临大敌,小心翼翼的地段设下埋伏。

半夜时分,曹文诏与贾复率军杀到,只听一通鼓响,随着姜维长枪一招,山谷两侧箭如飞蝗,滚石好似山崩一般从天而降,砸的曹军人仰马翻。

当先开路的曹文诏猝不及防,被一个磨盘般的滚石从天而降,砸中头盔,登时口吐鲜血,跌下马。紧随其后的虎豹骑受到惊吓,四处乱窜,自相践踏之下将昏迷不醒的曹文诏踩踏在地,万马崩腾之下,被踩的血肉模糊,就此魂归西天。

山谷幽暗,曹军突然遭袭,登时阵脚大乱,人仰马翻,死者不计其数。

贾复在队伍中央得知曹文诏战死,顾不得寻找遗体,当即收拢败兵,全力向突围:“不要慌张,前军变后军,后军变前军,随我杀出这片丘陵!”

看到贾复率曹兵突围,在此处设伏的陈到策马冲下山坡拦截:“将士们休要放走曹军,杀他的片甲不留!”

贾复且战且走,冲突几番救援被困的曹军,看到陈到紧追不舍,不由得怒发冲冠,飞纵胯下鳌头登山雪,挥舞手中阴雨盘龙戟朝陈到冲杀过:“汉将休得猖狂,吃我一戟!”

看到贾复势汹汹,马前无人能挡,陈到料知不敌,拨马便走。

贾复纵马驰骋紧追不舍,自马鞍上摘了流星锤,使出浑身力气掷向陈到。只听“铛”的一声脆响,正中陈到腰部,登时四肢无力,一跤从马上跌了下。

贾复纵马追上,一戟刺中陈到****,在马上如猿猱般俯身摘了首级,方才勒马退走。一边指挥曹兵撤退,一边亲自殿后,犹如铁闸般挡住了汉军的追袭,保护曹兵向北退走。

射杀了曹操的族侄曹文诏,同时也是虎豹骑的统领,固然让姜维兴奋欢呼,但陈到死在贾复戟下也同样让姜维悲愤哀伤。

只不过“猎犬终须山上丧,将军难免阵前亡”,征战沙场死亡随时都会降临头上,今天是陈到明天可能就是自己。因此姜维也顾不得哀伤,命人收拾了陈到的残躯送合肥,自己率领得胜之师向西北方向进军,前去驰援薛仁贵、龙且。

合肥正北的这场大战还在持续,经过包扎止血的薛仁贵虽然暂时不能再挥戟厮杀,但在马上指挥作战还是能够做到。在龙且、尉迟恭、马岱、郭淮等人的统领下,还有张三丰、黄飞鸿这样的奇人异士助阵,再加上少年英雄的凌统、刘无忌,七万多汉军与十三万曹军鏖战了一个夜晚,依旧难分胜负。

凌晨时分,西北方向烟尘滚滚,一支队伍从斜刺里掩杀而,却是岳留下吕蒙、霍峻守卫汝南,亲自率领了一万五千精兵前助阵。

“杀啊,汤阴岳应详在此,谁接我三锤?”

已经二十多岁的岳飞驰胯下战马,手提一对各重一百一十斤的八棱龙虎黄金锤当先冲锋,所到之处,一锤砸成肉饼,挡者尽皆披靡。

“叮咚岳特殊技能‘神力’发动,武力+3,当前武力上升至104!”

“叮咚岳特殊技能‘陷阵’发动,武力+3,当前武力上升至107!”

得到岳这支生力军的支援,本处在下风的汉军登时士气大震,虽然兵力依旧处在劣势,但以犄角之势夹攻,却逐渐的扭转了劣势,变成了旗鼓相当的局面。

“呼呼哀哉,要破合肥难于登天也!可怜四万将士喋血合肥城下,我曹孟德竟然难以踏进合肥半步,苍天不佑啊!”

就在曹操焦头烂额,悲愤交加,抚膺高呼之际,曹仁率领从石塘镇撤退的兵马抵达战场,呐喊一声,加入战团,让曹军重新占据了优势。

只是好景不长,晌午时分,姜维率领将近三万得胜之师从南面抵达战场,抬着曹文诏的尸体加入战团:“曹文诏已经授首,尔等无知叛军还不快快跪地投降?”

“呃朕的计划被诸葛亮识破了么?”看到曹文诏的尸体后,曹操心中仅存的希望也随之破灭,登时脸色如土,如遭重创。

这次合肥攻防战,前前后后搭上了七八万将士的性命,折损了曹文诏、曹洪、越兮、韩琼等一票武将;单雄信被断了一臂,典韦被射瞎一只眼睛,自己肩部也中了一箭,就连郭嘉也被刘辩十岁的儿子捉了,可谓遭到完败。这不能不让曹操气血逆流,急火攻心。

曹操在高坡上举目眺望,随着各路援军的抵达,对面的汉军已经超过了十万人,在兵力上正逐渐与本方人马持平。

虽然薛仁贵受了伤,但那岳、龙驹、尉迟恭都是骁勇善战的猛将,而且有个牛鼻子道士也是身手了得,还有个游侠打扮的家伙拳脚功夫让人眼花缭乱,再加上两个乳臭未干的少年,简直是一帮奇葩的组合。但却率领着汉军寸土不让,反而慢慢的占据上风,逼的十几万魏军缓缓后退。

又有斥候快马报:“启奏陛下,汉将韩世忠率三万水师从濡须弃舟登陆,正向合肥急行军,预计后日清晨便可以抵达战场。”

“陛下,汉军各路援军已至,将士们渐生厌战之心,天寒地冻。不如暂时退寿春,休养生息一月之后再做定夺吧?”一夜之间,白发陡然增多的范增拱手提出了建议。

“臣司马懿附议!”旁边的司马懿拱手作揖,赞同范增的建议。

曹操也知道已经失去了拿下濡须口,饮马长江的最好机会,若想染指江东,只能联合西汉、李唐图谋后策。唯今之计只能是暂时后退到寿春,重整军心,与诸葛亮、薛仁贵一场正面的交锋。胜则直捣金陵,败则十年之内再也无力南下。

“退兵!”曹操叹息一声,翻身上马,语气中带着沮丧与不甘。

随着曹操一声令下,十几万曹军开始撤退,只留下了漫山遍野的尸体。

汉军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在龙且、岳、姜维等人的率领下紧追不舍,向北追了三十余里,又斩杀俘虏了四五千曹军,幸亏贾复率领撤退的骑兵从斜刺里杀出,与许褚一起断后,才摆脱了汉军的追袭,朝一百里外的寿春仓惶撤退。(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