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九十七 独眼恶来

一千九十七 独眼恶来


                夏侯康乃是沛国谯县人,夏侯渊族弟,平日里仗着家族关系得以官拜偏将。 在军中甚是飞扬跋扈,此刻遇见薛仁贵被一合生擒,登时惊骇的魂飞魄散,大声求饶。

“若想要让我饶你,速速告知卢俊义的遗躯何在?”薛仁贵将夏侯康丢在马前,手中震雷青龙戟朝咽喉一指,杀气腾腾的逼问。

被薛仁贵的眼神一瞪,夏侯康吓得战战兢兢,双腿颤抖,抬手朝东北方向一指:“薛爷你看见那面韩字大旗了么?那是典韦手下大将韩琼所在,听闻典韦掷戟刺杀了卢俊义之后,尸体被韩琼掠走,派人看守了起,只等战事结束后邀功请赏。”

薛仁贵举目朝东北方向眺望,只见相隔两三里之处,果然有一面大旗在北风中猎猎招展,想就是那韩琼屯兵所在。

而且薛仁贵也听说过韩琼的名字,昔年袁绍称霸冀州之时,河北有“四庭柱一正粱”的说法,四庭柱便是颜良、文丑、张郃、高览,而那一正梁就是夏侯康所说的韩琼。既然能与颜良、文丑、张郃等人并列,想或许真有一些本事。

就在薛仁贵沉吟之际,夏侯康拱手哀求:“薛将军,小人已将卢俊义尸体所在之处告知,是否说话算话,还望戟下留人,饶小将一命?”

“你去吧!”薛仁贵双眸微转,竟然答应了夏侯康的请求。

夏侯康喜出望外,顾不得道谢,翻身上马,双腿在马腹上猛地一夹,仓惶逃窜。

就在夏侯康逃出两百丈之后,薛仁贵挥戟杀散掩杀上的曹兵,反手摘了万里起烟,拉得弓弦似满月朝夏侯康放出一箭:“我只说戟下留人,可没说箭下留人!已经放了你二百丈,是生是死就看你的本事了!”

离弦之箭带着风声穿过奔走呐喊的曹军,“咄”的一声刺穿夏侯康甲胄,正中心脏,登时惨叫一声跌下马。而薛仁贵却已经纵马挺戟,杀散周围的曹军,朝韩琼所在的方位冲杀过去。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在曹操万户侯的刺激之下,无数曹军红着眼睛飞蛾扑火一般杀向薛仁贵,但绝大部分都是蚍蜉撼树,飞蛾扑火,白送人头而已。

再加上薛仁贵马快,赤兔马撒开四蹄,足下生风,犹如腾驾雾一般。寻常的士卒看见薛仁贵从眼前冲杀过正要举刀拦截,等砍下的时候,薛仁贵早就冲过去数丈。在十几万曹军中纵横驰骋,如入无人之境,纵然曹军弓弩雷发,万人追杀,却也挡不住薛仁贵的脚步。

薛仁贵一路驰骋,也不知道斩杀了多少曹军,一往无前的杀奔韩琼所在的方位。曹军箭如飞蝗,漫天的箭雨又射中了薛仁贵的腰部与左肩,幸亏甲胄坚硬,只是一些皮肉伤。薛仁贵一边厮杀一边反手拔掉羽箭,若无其事的继续冲锋,誓要寻卢俊义的遗躯方才罢休!

不消片刻功夫,薛仁贵就已经杀到了韩琼屯兵之处。远远望去,只见一面红色大旗上斗大的“韩”字,在北风中猎猎招展,大旗下面约有五百士卒正列阵待命。

大旗之下一员老将全身银甲,胯下栗色战马,胡须微微花白,看模样至少五十五岁左右,正手持一杆长枪严阵以待。这杆长枪在冬阳的照耀之下绽放出金黄色的光芒,耀眼夺目,不正是卢俊义的麒麟点钢枪么?

“姓韩的,把卢俊义的遗体还我,饶你不死,否则定然将你碎尸万段!”薛仁贵一声虎吼,纵马持戟,卷起一溜烟尘,直取韩琼。一

韩琼毫无惧色,挺枪立马,大声叫阵:“薛礼休要猖狂,别人怕你,我韩琼不怕你!卢俊义的尸体就在此处,有本事取便是!”

“逆贼受死!”

薛仁贵怒发冲冠,拼命催促胯下赤兔马,握紧手中震雷青龙戟,离弦之箭般杀向韩琼,“你既自讨苦吃,我便替卢兄弟报仇雪恨!”

赤兔马撒开四蹄,足不沾尘,其疾如风,其迅如雷。眼见即将杀到韩琼面前,忽听得“轰隆”一声巨响,犹如山崩地裂,天塌地陷,薛仁贵还没有反应过,连人带马就坠进了陷马坑。

“韩将军妙计,抓住薛仁贵啦!”

“活捉薛仁贵,做个万户侯啊!”

韩琼的陷马坑果然奏效,成功的把薛仁贵陷了进去,五百曹兵登时欣喜若狂,潮水般呐喊着扑了上,企图争夺活捉薛仁贵的头功。

虽然薛仁贵身负万夫难当之勇,千军万马中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可陷马坑中荆棘林立,竹枪遍布。就这样陷进去不死也得扒层皮,好似虎落平阳,龙卧浅滩,大功的诱惑之下曹兵对薛仁贵的畏惧早就抛到了九霄外,纷纷挥舞着刀枪上前抓人。

曹操有命令传下,生擒或者斩杀薛礼者封万户县侯,赏黄金万两,赐良田千顷,这可是天大的功劳,足以保证三五代的子孙后裔锦衣玉食,韩琼自然不甘落后,催促胯下战马扑了上:“薛礼的首级是我的,谁也不许抢!”

“咴”

忽听一声雄浑的战马嘶鸣,赤兔马好似泰山之巅喷薄而出的旭日,腾空而起,霞光万丈,耀目生辉,只震慑的数百曹兵目瞪口呆,仰着头颅闭不上嘴巴。

“吃我一剑!”

说时迟那时快,薛仁贵左手提着在陷阱中做支撑的震雷青龙戟,能够从荆棘、竹枪遍布的陷阱中全身而退,全靠了这支两丈三的长戟插在地上做了支撑。右手拔出青釭剑朝韩琼当头劈出,只见青锋一闪,韩琼的头颅顿时飞了起,花白的胡须尚在风中飘扬。

虽然靠着赤兔神骏,薛仁贵侥幸免于一死,但参差不齐的竹枪也在薛仁贵的双腿上刺了几道伤口,鲜血直流。赤兔马的四肢与腹部也被荆棘与竹枪刺伤了多处,幸无大碍,这一人一骑尚且能战。

“驾!”

薛仁贵纵马飞出陷阱,一合斩杀韩琼,双目朝大旗之下扫去,果然发现了卢俊义的尸体。正满脸血污的静静躺在大旗之下,北风吹得颌下美髯迎风飞舞,战袍猎猎抖动,仿佛陷入了沉睡中一般。

“卢兄弟,兄长带你家!”

薛仁贵双目圆睁,发出一声虎吼,纵然浑身流血,亦是义无反顾,长戟翻飞,杀的曹军波开浪分,转眼间就到卢俊义的遗体面前。因为双腿多处负伤,已是不能下马,便在马上伏下身子抓住卢俊义的双肩,猛地用力提起横置在马鞍前面。

“卢兄弟,哥哥带你家!”

为了寻找卢俊义的遗躯,薛仁贵已经在曹军中杀了个七进七出,不知斩杀了多少曹军将士,自己也身背创伤十余处。但在将卢俊义拉上战马的这一刻,薛仁贵心中如释重负,卢俊义为国捐躯,死的其所;自己也尽了兄弟之情,不用再心怀愧疚。

薛仁贵拨转马头,带着卢俊义的尸体向南冲杀,望着龙门阵而去。

一路上的曹兵看到薛仁贵浑身血渍,许多伤口还在汩汩流血,更是奋不顾身的掩杀上,“杀啊,薛仁贵负伤了,抢人头啊!”

薛仁贵虽然人困马乏,四肢酸痛,但也知道现在还不是松口气的时候,必须咬紧牙关坚持下去,否则只能和卢俊义一起横尸沙场,被曹兵抬去邀功请赏。一路上将青龙戟挥舞的寒光闪烁,驱驰胯下赤兔马闪转腾挪,朝本方阵营冲去。

“吃我一戟!”

典韦一直在乱军中瞄着薛仁贵,寻找伏击地点,看机会临,突然一跃而出,将四十多斤的镔铁大戟投掷了出去。

典韦虽然对距离拿捏的恰到好处,但却低估了赤兔马的速度,大戟落下之时,赤兔马却已经掠过半丈。四十斤的大戟霍然落空,重重的插进泥土之中,崩的带着霜雪的泥土四处飞溅。

“这一箭是替我卢兄弟讨!”

薛仁贵在马上扭转身体,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弯弓搭箭,万里起烟弓弦发出赏心悦耳的清脆震动声,雕翎箭如流星一般射向典韦。

弓箭的速度远胜抛掷的力道,典韦还没反应过就听到“噗”的一声,左眼一黑,传一阵锥心裂肺的剧痛,情知左眼保不住了。

“哇呀呀大丈夫战死沙场,纵死无憾,又怎会在乎一只眼睛?”

典韦血流满面,面目狰狞,咆哮着拔出了羽箭,同样将血淋淋的眼珠带了出:“夏侯元让与秦明都曾经拨睛啖目,此乃父母精血,岂能丢弃,吾当食之?”

典韦咆哮着将羽箭塞进嘴巴中,同样把一颗血淋淋的眼珠吞进了腹中,手提另外一只镔铁戟向前冲锋:“薛礼休走,再与我大战三百合!”

“叮咚典韦触发拔睛啖目任务,基础武力值永久+3,统率永久+1,并且获得‘独龙’属性,当前四维变化如下武力102,统率79,智力45,政治25。”

远在成都的刘辩听到系统提示后不由得皱起眉头:“这、这眼珠子果真有奇效啊,不过这种事情一般人干不出啊!但既然典韦的武力值超过了100,若是便宜姐夫兼大舅兄射他一箭的话,基础武力值也应该增加吧?”(未完待续。)

『\\,或者直接访问网站< href="http://www.23us.us" trget="_blnk">http://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