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一百章 挥泪斩马岱

一千一百章 挥泪斩马岱


                曹操距离拿下合肥只差一天的功夫,却最终功亏一篑,从合肥铩羽而归,率领疲惫之师后退至寿春暂时驻扎,打算休养生息一段时日再图良策。

此刻正值隆冬腊月,冰冻三尺,角弓难控,甲胄难着。曹操便屯兵寿春城内外,派人筹备粮草,从治下征调士兵,准备明年开春之后再战。汉军同样在合肥暂时屯驻,待天气稍稍转暖后再向北进攻曹军,收复失地。

击退曹魏主力大军之后,岳顾不得停留,辞别薛仁贵,率本部人马返宛城助战去了。只留下吕蒙、霍峻率领一万五千人马守卫汝南,短时间内足以保证无虞。

送走了岳,身背十余创的薛仁贵收兵返合肥,诸葛亮亲自到城门前迎接,抱扇施礼:“亮已听闻将军之功,匹马单戟在十几万曹军中七进七出,斩将无数,杀的曹军为之胆寒,纵西楚霸王在世只怕也不及也!”

薛仁贵面现惭愧之色,抱拳长揖:“孔明谬赞了,本将已认识到有些自恃其勇,不顾大局,这次若非龙驹、姜维二人率部支援,只怕难以占到便宜。而孔明你洞若观火,轻易就察觉了曹贼的诡计,于途中设下伏兵,谈笑间射杀了曹魏猛将曹文诏,比起薛礼的九死一生,当真是运筹帷幄,弹指间决胜千里啊!”

“呵呵薛镇北这话真是折煞亮也,亮不过是一介生,不用浴血厮杀,所以考虑的功夫比较多罢了。两军对决,沙场争锋,还是要靠薛将军这样的骁将身先士卒,鼓舞军心,才能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

当下两人你一言我一句,投桃报李,尽释前嫌,大有将相和的味道。在场众文武,包括姚广孝、陈宫、龙且、尉迟恭、姜维、马岱等人无不欢欣鼓舞,露出愉悦的笑容。

寒暄完毕,诸葛亮吩咐把提前准备好的棺椁抬出,将卢俊义和陈到的尸体收殓了,在合肥太守府设立灵堂,供军中将校祭奠。并亲自修一封,分别送到金陵朝堂,以及成都天子手中,为卢俊义和陈到讨个追封。

趁着众将校陆续灵堂祭奠之际,诸葛亮突然把脸一沉,亲手拿出天子御赐的假节钺,用严肃的目光盯着马岱:“马伯瞻你可识得我手中的物品?”

节是皇帝的御赐信物,其外形仿佛一根竹竿,用旌、锡、金、银等贵重物品作为装饰,是代表皇帝出使的信物。而钺则是一种形状如斧头的信物,用白银铸造而成,与符节搭配使用,称之为“假节钺”,其意义相当于御赐的尚方宝剑,有权先斩后奏。

在东汉之前,皇帝御赐的钦差大臣或者武将有三种任命方式,分别是是持节、假节、使持节。

持节者平日里有权斩杀无官位之人,若是到了战争时期,权力还可以提升一些,有权直接斩杀俸禄在两千石以下的官员。也就是除了地方最高的享受两千石俸禄的太守及国相之外,下属官员全部可以先斩后奏。

比持节更高一级的是“使持节”,不管是太平时期还是战时,都有权利斩杀两千石以下的官员,可以未经朝廷准许,直接斩杀。因为权力巨大,所以朝廷很少授予地方官员“使持节”这个职位。

除了持节、使持节之外,还有另外一种任命叫做“假节”。

“假”节就是暂借的意思,并非是虚假、伪造的意思。但“假节”所管辖的对象只适用于管理军队,到了战时可以斩杀违背军令的士卒或者偏将以下的武官,却无权过问地方人事,因此一般都会被授予武将管理军队。

再后因为战事频繁,刘辩又下诏在持节、使持节、假节三种封号之外增加了两种封号,一种是假节钺,另一种更高的则是假黄钺。

获赐假节钺者,不管平时或者战时都有权利斩杀地方文官与杂号以下的将军,权力之重,文武百官无不震慑。而享有假黄钺封号者更是至高无上,除了有权利斩杀太守、杂号将军之外,甚至还有权力斩杀持节的文官、假节的武将,简直就是皇帝出巡,文武百官更是闻之色变。

到目前为止,整个东汉朝廷获得假节钺权力的不过四人,分别是坐镇中原的岳飞,督兵河北的李靖,以及南征贵霜的吴起,此三人俱都先后获得假节钺的赏赐,有权利直接斩杀地方以及杂号将军,而不必禀奏朝廷。

至于诸葛亮,则是在离开成都的时候被刘辩授予了假节钺的权力,为的就是怕薛仁贵自恃身份而不受约束,让诸葛亮拿出假节钺吓唬一下这个便宜姐夫兼大舅兄。

在刘辩看,要想击败倾巢而出的曹操,必须把淮南的兵权集于一人手中,避免造成各自为战的局面。两相比较,刘辩认为诸葛亮比薛仁贵更适合统率三军,因此在诸葛亮离开成都之前秘密授予了“假节钺”,命他总督淮南战场,抵御曹魏的进犯。

只是诸葛亮性格笃厚,和薛仁贵发生争执的时候为了避免激化矛盾,因此没有抬出假节钺压制薛仁贵。却很聪明的选择在这个时候,当着满堂文武将校的面表明自己“假节钺”的权力。

除了诸葛亮及三大军团主将之外,其他的小军团主将大多都是“假节”,包括秦琼、薛仁贵、霍去病、卫青、魏延、戚继光、陆逊、赵括等小军团主将或大军团副将一律都是假节。而各州的地方刺史,像王猛、王守仁、商鞅、张居正等人则被授予了“持节”的权力,用约束地方官员,震慑不法之徒。

正是因为东汉拥有“假节钺”权力的人寥寥无几,所以卢俊义和马岱在看到诸葛亮的使者手持假节钺的时候也没有放在心上,甚至用“将在外上命有所不受”绝诸葛亮的命令。

而当诸葛亮此刻手持假节钺,当着薛仁贵以及满堂文武质问马岱的时候,众人方才大惊失色,纷纷在心里嘀咕一声:“啊呀这、这诸葛孔明原是拥有假节钺权力的人?真是没想到啊!”

“啊呀原孔明是陛下御赐的假节钺大将啊?为何不早说呢!”薛仁贵有些汗颜,微微摇头连声自责。

不过薛仁贵仔细想想,如果诸葛亮刚一到合肥就抬出假节钺压制自己的话,只怕自己还真未必会服他的气。十有**会修给天子问个明白,凭啥让诸葛亮一个年轻生骑到自己头上?难道自己的功劳和资料还不如一介生么?

而现在诸葛亮轻松化解了合肥之围,运筹帷幄,调兵遣将,稳稳的掌控着大局。先是命龙且提前救援,从十几万曹军的围困之下救了马岱与四千多将士,又命姜维设伏射杀了曹文诏,比起薛仁贵九死一生闯阵,更加潇洒从容。

如果说薛仁贵万军之中取上将首级的行为是“一力降十会”,而诸葛亮的用兵之道就是“四两拨千斤”,两相比较,诸葛亮的表现更具有统帅风范,这让薛礼不得不心悦诚服。此刻看到诸葛亮抬出假节钺非但没有感到反感,反而对诸葛亮的笃厚心怀感激,觉得诸葛的确更加比自己适合担任主帅。

看到诸葛亮一本正经的质问自己,马岱不由的脸色骤变,嗫嚅道:“这、这是陛下御赐的假节钺吧?有权利直接斩杀杂号将军及太守以下的文武”

“马伯瞻?”诸葛亮咳嗽一声,“本将派使者持假节钺召唤你与卢俊义退兵,你二人却视若无睹。卢俊义已经战死沙场,功过相抵,亮不再追问。可你非但不予以阻拦,反而鼓励卢俊义抗命,以至于造成重大伤亡,亮问你是否知罪?”

“我末将知罪!”

虽然正是寒冬腊月,大堂外寒风呼啸,但马岱却额头见汗,面色如土,不由自主的单膝跪倒在地,“末将当时被大功冲昏了头脑,忘记了假节钺的权力。也没有看清形势,更没有阻止卢将军,以至于中了曹军埋伏。末将知罪,愿受处罚!”

诸葛亮微微颔首:“马岱你抗命不遵,蔑视假节钺,以至于造成主将卢俊义阵亡,折损了一万多将士。按照大汉军律,当处以斩首之刑,不知你可是心服口服?”

在认罪之后马岱如释重负,心头倒是坦荡了起,额头上不再冒汗,脸色也不再苍白。单膝跪在地上微微一笑:“左将军处置得当,马岱无颜面对三军将士,愿受斩首之刑,以儆效尤,让三军将士以后不会再重蹈覆辙!”

“马伯瞻敢作敢当,果然是条汉子!”诸葛亮把假节钺收了,高声召唤一声,“刀斧手何在?”

马上有四名魁梧剽悍,手捧大刀的侩子手列队走进了灵堂:“不知左将军有何吩咐?”

诸葛亮朝马岱一指,轻拭眼角的泪珠,叱喝一声:“把这蔑视假节钺,抗命不遵,害死主将的马岱推出太守府斩首示众。悬首营门,告诫三军,日后若有抗命不遵者,定斩不赦!”

(ps:上一章序号又错了,两个1098,只是作者没权利修改标题,只好直接跳正确序号。)()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