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九十四 玉麒麟归天

一千九十四 玉麒麟归天


                北风凛冽,卢俊义与马岱率领一万五千人马出了合肥北门,向北穷追曹兵不舍。

为了把汉兵调离合肥战场,曹操命令舍弃一些辎重甲胄,以放松卢俊义的戒备之心。否则在合肥近郊作战的话,诸葛亮与薛仁贵两路援军随时都有可能加入战场,反而对曹军形成内外夹攻的局面。

一路上看到曹军舍弃的甲胄辎重络绎不绝,绵延十余里,卢俊义对于曹操之死更是深信不疑,传下命令:“全军急行,哪个若是敢妄自取地上的物资,定斩不赦!”

在卢俊义的约束下,汉军无不凛然,对于地上的辎重视而不见。只要能追上无心恋战的曹兵,大杀一通,想就是大功一桩,比起地上的这些杂物可是有价值的多了。

“杀啊,杀曹兵,赢赏金!”汉军一边顶着寒风急行,一边鼓噪呐喊,鼓舞军心。

向北追了约莫四十里地,忽然身后马蹄声响,却是诸葛亮派的使者一行五骑携带了假节钺前追赶卢俊义,勒令退兵。

“奉左将军之命,特请卢将军退兵!”

使者平日里受诸葛亮耳濡目染,身上多了一些文人气质,少了一些军人的霸气与果断,对卢俊义说话的时候语气颇为恭敬。

抬手不打笑脸人,既然对方客客气气,卢俊义倒也不好意思冷着面孔,但态度却异常坚决:“这位使者对不住了,俗话说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更何况我并非左将军的部曲,恕我不能从命!”

使者闻言不由得一脸尴尬,举起手里的假节钺道:“这卢将军,左将军可是持有陛下御赐的假节钺,你若是不遵命,只怕面子上不好看吧?”

卢俊义你微微一笑:“诸葛将军率部远,我与他井水不犯河水,不受他管辖,你便是抬出假黄钺也是无济于事。我卢俊义只听薛镇北与陛下的吩咐,其他人的话概不从命!既然诸葛将军已经知道卢某率部追袭曹操之事,想薛将军也已经得知此事,而薛将军却没有派人召唤卢某,可见薛将军是支持追袭曹军的。这样的话,卢某就更不能从命了!”

看到卢俊义态度坚决,使者只好向从后面赶上一探究竟的马岱求援:“马将军,你看这事该如何处置?抗命不遵,只怕左将军面子上不太好看吧?”

马岱双臂抱在胸前,思忖片刻道:“我觉得卢将军说的有道理,我等是薛镇北麾下武将,不受诸葛将军管辖,所以不必听从调遣。我等被曹兵在城下辱骂了将近一月之久,现在终于有了复仇的机会,岂能置若罔闻?”

卢俊义朝前方一指,对使者说道:“你看这满地的辎重甲胄,你看那曹军仓惶逃窜的队形,谁敢说其中有诈?若是诸葛将军执意勒令卢某退兵,让人不得不怀疑诸葛将军别有意图啊!”

使者自然明白卢俊义的话外之音,意思是说如果诸葛亮强行勒令卢俊义退兵的话,难免有阻碍他人立功的嫌疑。当下只能摇头叹息一声,调转马头返合肥禀报诸葛亮去了。

斥退了诸葛亮的使者,卢俊义在马上高声鼓舞军心:“将士们,无数双眼睛在盯着我们,这一次不成功便成仁,大家拿出血性大杀一场,让东汉百万将士刮目相待!”

在卢俊义的激励下,这支汉军斗志熊熊燃烧,呐喊着加快了追赶的步伐。由卢俊义在前面引路,马岱断后,又追了十几里逐渐赶上了曹军的后部。

“全军冲锋!”

卢俊义纵马挺枪,一马当先的冲进曹军阵中,长枪翻飞,杀的曹军人仰马翻,四散溃走。

看到主将骁勇,汉军士卒人人奋勇,各个争先,挥舞着刀枪犹如潮水一般呐喊咆哮着冲进曹军阵中,与对方展开了血肉横飞的厮杀。

“大魏征西将军郭子仪在此!”

忽然一声山崩地裂般的呐喊自斜刺里杀出三万人马,打着“郭”字旗号,将汉军的退路切断。却是从彭城方向前增援的郭子仪与单雄信提前得了曹操命令,在此处设下伏兵,看到卢俊义率部进了包围圈,便杀出断了汉军退路。

“不好啦,我们中埋伏了!”忽然陷入了包围圈之中,登时让汉军军心大乱。

卢俊义顿时如梦初醒,急忙下令前部变后部,后部变前部,由马岱当先突围,自己提枪断后。

范增在高处令旗一招,曹参、文聘、曹洪、史进等各路人马纷纷调转阵脚,从四面八方向掩杀,与郭子仪形成前后夹击之势。千军万马之中,徒步冲锋的典韦与手持虎牙大刀的许褚尤为惹人注目,在战场上好似虎入羊群,所到之处无人可挡。

曹操在山坡上看到仅仅引诱了不过一万五千人马入围,不由得恼怒不已,派蒯良前去责备郭子仪,怪他沉不住气杀出的太早。好不容易设下了这么大的圈套,竟然轻易的挥霍掉,简直就是牛鼎烹鸡,雷声大雨点小。

郭子仪向蒯良解释道:“蒯大人,并非子仪贪功,只是据斥候飞马报,汉将龙驹已经率领骑兵前增援,估计再有半个时辰便能抵达战场。而且薛仁贵也正率军前增援,集合汉军各路兵马,总数在十万之上,纵然将其困在中央,我军也不见得有必胜的把握。与其孤注一掷的赌那镜花水月,还不如抓住机会全歼卢俊义率领的这支兵马!”

各路曹军潮水般掩杀而,汉军遭到前后夹击,死亡无数。马岱奋力死战,被单雄信阻截,苦战不能突围,只能且战且走,寻找脱困的机会。

眼看身边的将士纷纷倒下,卢俊义面色如土,双目喷火,奋力死战:“吧,今日我卢俊义中了你们的诡计,虽然马革裹尸,亦在所不惜!只可惜连累了麾下将士,九泉之下却是不安!”

“叮咚卢俊义全兵属性发动,当面对三种以上的武器时武力+6,基础武力98,麒麟点钢枪+1,当前武力上升至105!”

卢俊义长枪飞舞,拼命死战,但凡追到面前的曹兵,尽皆一枪刺死。

眼见曹军围困重重,无法突出重围,卢俊义索性不再撤退,而是迎着潮水般掩杀而的敌军迎了上去,同时大声鼓舞士卒死战:“儿郎们,既然已经陷入重围之中,无路可退,干脆豁出生死,决一死战吧!杀一个不亏,杀一双赚一个!”

眼见无路可退,汉军的杀气忽然被激发了出,纷纷红着眼睛,歇斯底里咆哮着,与追赶的曹军厮杀成一团。

虽然兵力处在劣势,但曹军要想歼灭这支一万多人的队伍却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双方的酣战一直持续了一个多时辰,南面马蹄声逐渐响起,却是龙且率领骑兵愈愈近。

曹操在远处望见南面尘土大起,不由得面露焦虑之色,沉声下令:“命令将士们全力猛攻,在汉军援兵到之前,全歼这支队伍!”

“汉兵哪里走?速速跪地受死!”

曹洪见本方以十余万人围剿一万五千汉军,将近十比一的优势,因此一路上横冲直撞,手中长枪挥舞的银光闪烁,一路上刺杀了不少汉兵。

卢俊义在不远处看到曹洪如此嚣张,催促胯下坐骑,悄无声息的朝曹洪冲刺了过,手中金枪一闪,疾刺曹洪咽喉:“贼将吃我一枪!”

曹洪正在追杀汉兵,不曾注意到卢俊义何时掩杀到了自己身旁,不由得骇然变色,急忙挥枪格挡。却不料卢俊义这一枪乃是虚晃,招数陡变,出手如风,曹洪眼前金光一闪,还没反应过便被刺中喉咙,从马上挑了下。

曹操在山坡上看到,不由得心如刀绞,攥拳嘶吼一声:“我的子廉兄弟啊传令下去,得卢俊义首级者,赏黄金千两,赐良田百顷!”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许多曹军偏将潮水般杀向卢俊义,将其团团围住。

乱军之中许褚拍马舞刀直取卢俊义,两马相交,互不搭话,枪刀往,恶战十几合,难分胜负。卢俊义虽然略占上风,但许褚力大剽悍,况且有多名曹军偏将助阵,急切间也难以突出包围。

“吃我一戟!”

一直在远处掠阵的典韦突然爆发出一声惊雷般的怒吼,抓住机会将手中四十斤的镔铁戟猛地抛了出。犹如一只苍鹰从天空中俯冲下,“咄”的一声刺透了卢俊义的甲胄,穿透了后背。

卢俊义惨叫一声跌落马下,直感到五脏六腑俱都破裂,口中鲜血狂喷,仰面朝天长啸一声:“某有心杀贼,却无力天,马革裹尸,死得其所!”

卢俊义既死,汉军士气更加低落,战死沙场者不计其数。单雄信手持马槊穷追马岱不舍:“卢俊义已经授首,尔等还不快快下马受缚,可饶尔等不死!”

危急关头,南面的马蹄声由远及近,一员汉将白马银刀,率领一万铁骑席卷而:“卢俊义、马伯瞻两位将军休慌,龙驹奉了孔明将军之命前救援!”(未完待续。)

『\\,或者直接访问网站< href="http://www.23us.us" trget="_blnk">http://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