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九十三 一山不容二虎,一军不容二将

一千九十三 一山不容二虎,一军不容二将


                曹仁不愧是魏国的防御名将,两万魏军在石塘镇据险死守,就算诸葛亮亲冒箭矢指挥进攻,一时间也是无法突破曹军阵地。

“沟壑交错,箭楼相掩,鹿角林立,暗藏陷阱,这曹仁几乎将地势运用到了极致啊!”诸葛亮驻马于高坡之上,一边观察曹军阵型一边寻找破敌之策,见曹军攻守有序,不由得对曹仁称赞了几句。

忽然间曹军阵地起了冲天大火,曹军趁机撤退,向北扬长而去。这让诸葛亮与龙且颇为意外,一时间猜不透曹仁为何未败而走?

石塘镇的树木乃是曹仁提前准备好的,燃烧起之后将道路完全阻塞,汉军无法通行,苦等了半个时辰后火势方才逐渐熄灭,而曹仁早就去的远了。诸葛亮顾不得追赶曹仁,挥兵朝合肥急行。

走了两三里路程,一支人马由北而,却是姜维率部前接应诸葛亮。

骤马到诸葛亮面前,翻身下马禀报:“启禀左将军,曹军阵中忽然流传起曹操中箭身亡的消息,因此曹兵仓惶撤退,卢俊义将军与马岱率领一万五千人马出城向北追赶去了!”

“曹操虽然是僭越逆贼,但却也是一国之君,怎会如此轻易阵亡?此中必然有诈,亮当派人速速把卢俊义追!”诸葛亮闻言脸色骤变,连连摇头。

姜维一脸无奈的道:“末将也觉得此中有诈,虽然竭力劝谏,却未能阻止卢俊义将军出城。他说在城墙上亲眼看到曹操被薛镇北射中要害,又见到曹军仓惶撤退,因此对曹操之死深信不疑,故此率兵出城追袭去了。”

“人,持我的假节钺快马追上卢俊义,命他速速退兵合肥,待我与薛将军见面之后再做定夺!”

诸葛亮当机立断,派遣了亲兵快马加鞭向北追赶卢俊义去了,同时又派人联络薛仁贵,询问他箭射曹操的消息是否属实?

连续派出数名使者之后,诸葛亮又召唤龙且到面前,吩咐道:“曹贼奸诈,突然传出中箭身亡的消息,十有**有诈。你火速率领一万骑兵向北,接应卢俊义、马岱。”

“末将遵命!”

龙且答应一声,翻身上马,飞纵胯下挠头狮子雪,手提虎牙碎星斩,率领了一万骑兵当先而去。诸葛亮与姜维、陈到率领大军随后而行,以最快的速度赶往合肥城下。

一个时辰之后,诸葛亮的大军抵达合肥城外,城内的军民已经把堵死城门的石头全部拆除,当下打开城门,迎接大军到。

诸葛亮刚刚与朱升、华歆寒暄完毕,薛仁贵、尉迟恭也率领东路援军抵达城下,三军会师,总兵力超过了十万人,足以与魏军正面抗衡,因此使得汉军士气急剧上升,一个个脸上洋溢着喜悦的笑容。

施礼完毕,诸葛亮开门见山的询问薛仁贵:“听闻卢俊义率兵追袭曹操去了,而卢将军之所以断定曹操必死无疑,是因为亲眼见到薛将军射中了曹操,所以才导致了曹操死亡,不知此事是否是真?”

亲手射死敌对国的皇帝,这可是天大的功劳,虽然薛仁贵并不能断定自己把曹****死了,但却的的确确射中了曹操。万一曹操真是被自己射死的,现在否认了这桩大功将又怎么讨,所以干脆也不否认。

“嗯我在合肥西城墙脚下的确射中了曹操要害,只可惜未能割下他的首级!”薛仁贵颔首答应,虽然说得有些含糊,但也没否认。

诸葛亮对薛仁贵的话并不完全相信,虽然薛仁贵射中了曹操但也不见得一箭毙命,但碍于薛仁贵的资历也不好辩驳,当下提议道:“就算曹操中箭身亡,但曹军依旧还有十几万人,范曾老谋深算,曹仁、曹文诏用兵了得,贾复、典韦勇冠三军,不可轻敌。请薛将军速速派人把卢俊义追,吾等再稳扎稳打,收复失地!”

薛仁贵却提出了不同的建议:“兵贵神速,敌退我进,此乃用兵之道。不管曹操之死是真是假,此刻敌我兵力旗鼓相当,我们不必停留,跟着卢俊义向北追袭,赶上曹军决战于旷野,毕其功于一役便是!”

诸葛亮摇头道:“敌我兵力虽然旗鼓相当,但曹军若是用的诈败之计,定然早就在路上做了埋伏。更何况曹仁率部向西北,曹文诏率部向东北,魏军三路撤退,我军若是只追一路,反而会被其他两路绕道包围,陷入不利的局面。因此不宜轻敌冒进,而是应该稳字当先,循序渐进。”

没想到大军刚刚会师,两员主将就产生了分歧,这让尉迟恭、朱升等人很是尴尬。

按照将衔说,天子在成都大封的时候特地表明了诸葛亮左将军的身份位于四镇之上,也就是说从职位上说,诸葛亮的地位高于薛仁贵。

但从资历上说,薛仁贵是最早的从龙之臣,三箭震洛阳,威震天下,之后数次虐的吕布丢尽颜面。而且本人骁勇善战,乃是大汉帝国高级武将中最勇猛的一员,又是天子的姐夫,并且妹子又是天子的美人,所以众人潜意识里却更加尊敬薛仁贵。

或许这些原因综合起,也让薛仁贵对诸葛亮不爽,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生,何德何能位于自己之上?虽然话语中没有直说,但看起却对诸葛亮的话不以为然。

“我看这样好了”

薛仁贵乃是习武之人,不像诸葛亮这么多耐心和礼节,当下直接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孔明将军,你的人马你自己统率,我的队伍由我指挥。你如果要稳扎稳打,那你就留下看守合肥,我自率兵向北追赶魏军!”

诸葛亮拱手作揖道:“仁贵将军,你是从龙之臣,德高望重,亮岂敢喧宾夺主?愿将三军交于镇北将军指挥,只是亮窃以为曹军匆忙撤退多半有诈,决不可轻敌冒进啊!”

薛仁贵不愿意再与诸葛亮啰嗦,翻身上马,对尉迟恭道:“敬德将军,我麾下的人马被卢俊义带走一万五之后,只剩下不足两万人,想借你的兵马一用,不知你可有意见?”

“嘿嘿薛镇北看你这话说的”尉迟恭挠头憨笑一声,扫了陈宫、姚广孝一眼,“既然薛将军决定追袭,俺尉迟恭陪你便是!”

局面有些错综复杂,两员主将又起了争执,姚广孝和陈宫一时间却也拿不定主意。陈宫认为应该全军追袭,无论曹操之死是真是假,汉军的兵力现在已经不弱于曹军,完全可以在旷野中进行一场大战,如果能够获胜,便可以长驱直入,横扫中原。

而姚广孝却支持诸葛亮的意见,认为应该稳扎稳打,不可冒险用兵。毕竟这十几万人马是拱卫金陵的主要力量,若是吃了败仗,曹操便可以长驱直入,兵临濡须口,直捣金陵。

薛仁贵却已经不耐烦,手中青龙戟朝北方一指,叱喝道:“沙场用兵,战机稍纵即逝,似尔等瞻前顾后,吵吵嚷嚷,如何才能抓住胜机?卢俊义已经率兵追赶去了,薛礼身为主将岂能坐视不理?纵然曹贼使诈,本将却也是戎马半生,岂会轻易中了他的埋伏?你们这些文人留下镇守合肥便是,我自提兵支援卢俊义去!”

接应卢俊义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就算薛仁贵不说,诸葛亮也已经提前派龙且向北去了,当下朝薛仁贵拱手道:“薛将军,接应卢将军自然是应该的,只是曹贼奸诈,这一路上须当小心用兵,切勿轻敌冒进!”

“驾!”薛仁贵马鞭一挥,引兵向北,“本将戎马一生,岂能不知提防伏兵?”

此刻已是清晨,朝阳初升,薛仁贵率领了守卫合肥的一万五千人马,另外加上尉迟恭率领的将近四万人马,离开合肥一路向北追赶卢俊义去了。

望着薛仁贵率兵向北而去,诸葛亮召唤姜维、陈到二将到面前,吩咐道:“曹仁麾下的都是步兵,往速度缓慢,不足为惧。倒是曹文诏、贾复率领的人马以骑兵为主,去如风,或许见薛镇北大军向北追袭之后,会杀个马枪。你二人立刻率领三万兵马向东,寻找险要之处设伏,说不定会有所收获!”

“谨遵左将军之命!”

姜维与陈到答应一声,点起三万人马向东北方向寻找地点设伏去了。

各路人马分头去后,诸葛亮率领剩下的近三万人马进入合肥城中驻扎,帮助百姓修葺城墙与民宅,让合肥城外空荡荡一片,伪装出大军倾巢追袭的假象。说不定曹文诏、贾复会做出错位的判断,率兵卷土重,前偷袭合肥,正好将其引诱进姜维的埋伏之中。

薛仁贵为了加快追袭曹操的速度,尽早接应卢俊义,只带了尉迟恭、郭淮两员武将,以及张三丰、黄飞鸿等人率领的僧兵和道兵。却把姚广孝、陈宫、朱升等谋士留在合肥城内与诸葛亮守城,对于错综复杂的局势,这些智囊也有些乱花渐欲迷人眼,猜不透下一步究竟会出现怎样的局势?(未完待续。)

『\\,或者直接访问网站< href="http://www.23us.us" trget="_blnk">http://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