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九十一 九死一生逃出生天!

一千九十一 九死一生逃出生天!


                南风劲吹,姜维率领一千名伞兵顺风起飞,朝合肥上空飘去。

黄月英在几年前为诸葛亮产下儿子诸葛瞻之后,便一直待在襄阳老家抚养爱子。闲暇之余对孔明灯进行了多次升级改良,使得丈夫发明的这种飞行器安全性大幅提升,从一开始的只能顺风飞翔,到现在已经有了可以控制方向的“伞舵”。

后黄月英又发明了可以起降高度的操控器,配备了紧急关头用保护性命的降落伞。这东西比起天灯简单多了,是刘辩在一封信中提及,由黄月英亲手制造出的。

经过黄月英三年磨剑,悉心改造,现在东汉的这支伞兵劲旅已经具有了相当的战斗力。而这也是伞兵旅改良装备之后第一次投入战斗,诸葛亮对它的表现充满了期待,虽热正在督兵猛攻石塘镇,却总是忍不住抬头眺望天空。

诸葛亮的推断准确无误,凛冽的西北风慢慢变成了西南风,而且风力在五级左右,最是适宜天灯飞行。倘若风力再大一些,则会对伞兵产生极大的威胁,随时有灯坠人亡的可能;如果风力小了,则天灯飞行缓慢,容易遭到敌军攻击。

“此乃天佑大汉,看合肥可以保住了!”

诸葛亮仰头望着繁星般掠过的天灯,脸上露出了喜悦的笑容,同时向龙且、陈到传令:“给我猛攻石塘镇,天亮之前务必抵达合肥城下!”

石塘镇杀声震天,弩箭纷飞,而合肥城的战斗却更加惨烈。

城内的弩箭几乎已经消耗殆尽,不要说普通士卒箭壶里空空如也,就连专门负责放箭的弓弩兵手中也只剩下可怜巴巴的三两支羽箭。

没了羽箭的威胁,曹兵的进攻更加肆无忌惮。许多人顺着梯攀上城墙,与汉军展开了血肉横飞的肉搏,只不过由于攀上城墙的人数还没有形成规模,俱都被卢俊义、马岱率部一次次舍生忘死的击退。

但城下的曹军都看得出,只要继续进攻下去,最迟一个时辰便可以占领合肥城墙,因此俱都呐喊咆哮着,挥舞着刀枪猛攻城池。先登城墙者已经战死,这份大功目前依旧名花无主,只要努把力,说不定就会落到自己头上。

“嘿吼!”

一个魁梧的身影纵身一跃,猛然登上了城墙,手中一双镔铁大戟挥舞的银光闪烁,瞬间就砍翻了五六名汉兵,将城墙上冲开一片豁口。

四五个虎卫健儿乘机登上城头,围拢成一团,护住梯所在的位置,给后续增援的同伴创造登城的条件。

“吾乃陈留己吾人典韦是也!”

典韦吼声如雷,镔铁大戟上下翻飞,插进迎面一名汉军偏将腹中,咬牙怒目,“薛礼、诸葛亮已经战死,尔等还不快快束手就擒?还要做无谓的负隅顽抗么?”

“卢俊义在此,逆贼休得猖狂!”

一声叱咤响起,颌下留着一尺美髯的卢俊义手提麒麟点钢枪冲向典韦,一个毒蛇出洞,银枪挽起三朵枪花,疾刺典韦胸口。

“好枪法,合肥城内倒是有几个人才!”

没想到除了薛仁贵之外,合肥城内尚有如此悍将,典韦一边挥戟格挡,同时不由自主的夸赞一声。

“叮咚典韦恶属性正在持续爆发中,步战时武力+3,基础武力值100,武器+1,当前武力上升至104!”

两员虎将在城头上闪转腾挪,枪戟往,拼了性命厮杀成一团。几乎是刀刀见血,招招夺命,一副不是你死便是我亡的局面。

典韦身长力大,膂力过人,再加上熟悉步战,双戟变化多端。面对着水浒第一好汉,恶战了二十合左右,便稳稳的占据上风,逼迫的卢俊义步步后退。

趁着典韦挡住卢俊义之际,顺着梯攀爬上的曹兵越越多,逐渐的超过了三十人,正在慢慢形成规模。一个个嘶吼着,红着眼睛挥舞着刀剑与汉兵肉搏,直杀的血肉横飞,人头乱滚。

“典将军,小的们助你一臂之力!”

看到典韦久战卢俊义不下,便有两名虎卫军上前助阵,一个手持红缨枪,一个手持朴刀,与典韦左右夹攻。

“叮咚卢俊义‘全兵’属性爆发,每遭到多一种兵器夹攻,则武力+2,上限6点。当前武力+4,基础武力98,麒麟点钢枪+1,武力上升至103!”

看到这两名曹兵扭动着笨拙的身体,反而阻挡了典韦的发挥,起到了捉紧掣肘的作用,卢俊义心中大喜。手中长枪挥舞的金光闪闪,抓住机会朝典韦连刺数枪,反而又把典韦逼了墙角。

“滚开!”

被两名虎卫军阻挡了进攻的路线,压缩了施展身手的空间,典韦心中恼怒不已。但考虑着二人本是好意,也不好出手攻击,只能一边挥戟格挡,一边叱骂二人。

这两名士卒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哪里惹恼了主将,只能悻悻的退下。旁边却又冲上了三四个士兵前助战,各自操着长枪、手斧、砍刀围了上,“吾等助将军一臂之力!”

“叮咚卢俊义全兵属性再次爆发,武力+2,当前武力上升至105!”

于是在火把照耀之下,城墙上出现了滑稽的一幕。

本典韦一个人占尽上风,杀的卢俊义节节后退,但因为登上城墙的曹兵越越多,许多人上前助战,反而被卢俊义抖擞精神重新夺了优势,将包括典韦在内的曹兵逼向了外城墙。

典韦好几次挥戟刺出,但因为怕误伤了本方士卒,只能中途变招。城墙上乱哄哄一团,典韦被踩了数次脚趾,最终不由得勃然大怒,抓起一名曹兵扔下了城墙:“鸡多不下蛋,人多瞎胡乱,都给我滚开!”

“快看啊,好大的星星?”

城墙脚下的曹兵忽然被头顶上明晃晃的“星星”吸引,俱都下意识的停下了进攻的脚步,纷纷仰头伸着脖子朝天空眺望。

一颗颗火球般明晃晃的东西自西南方向而,密密麻麻,铺天盖地,犹如天空的星辰突然降落到了地面一般。估摸着距离地面大约一百五十丈的高度,亮的耀眼,神秘的让人心生敬畏。

姜维控制着一盏灰白色的孔明灯,旋转操控机关,让天灯缓缓降落到距离地面一百二三十丈左右的距离。突然从吊篮里探出身子,端起诸葛连弩,朝地面上密密麻麻的曹军射出一梭子弩箭。

“咄咄咄”

破甲入肉的声音像机关枪一般响起,如此密集的人群,大幅增加了诸葛连弩的杀伤力。姜维手中的十支连弩射完之后,至少射中了五六名曹兵,纷纷捂着伤口痛苦的跪倒在地惨叫。

“这哪里是星星啊,这分明是传说中的孔明灯!”

随着一声惊恐的呐喊,地面上的曹兵仿佛捅了马蜂窝一般,纷纷下意识的蹲下身子抱住脑袋,或者举起盾牌挡在头顶。

“给我狠狠的射!”姜维一面控制着伞舵,一面向周遭的伞兵下令。

得到姜维一声令下,空中的千名伞兵纷纷从吊篮中探出身子,端起诸葛连弩向地面府射。

一时间,黑黝黝的短弩犹如冰雹般从天而降,射的地面上的曹兵人仰马翻,乱作一团,惨叫声此起彼伏。

“汉军伞兵袭,将士们还射!”正在督战的曹参弯弓搭箭,朝天空还射。

稳住了阵脚的曹军弓弩兵纷纷扬起头颅,拉得弓弦如满月,跟着曹参一起向空中射击。

只是同样一百二三十丈的距离,从天空射下,力道犹在。从地面射向空中,最后却变成了强弩之末。

而且经过黄月英改良之后,这些孔明灯还可以自由调节高度。如果吊篮里面的伞兵感受到了危险,只需要旋转升降机关,就可以让天灯再上升一些,从而离开曹兵的射程范围。

曹军朝天空猛射一阵,非但没有射中一盏孔明灯,反而被射到天上的羽箭落后伤了自己许多同伴。曹军只能停止了放箭,曹参急忙下令调霹雳车过,试试能否击中头顶上的汉军伞兵?

但伞兵并不恋战,继续顺风飞翔,飘向了合肥城池上空,齐声呐喊:“城里的将士们再坚持一段时间,诸葛将军已经率领十万大军援!此刻就在城南十五里的石塘镇,天亮之前定然抵达城下,我等奉了诸葛将军之命前给你们送羽箭!”

伞兵们一边鼓舞城内的军心,一边降低孔明灯的高度,把捆绑好了的羽箭从天空中抛进合肥城。每人五十支羽箭,一千伞兵总共带了五万支羽箭,这些足够城内的守军坚持一天。

“援兵啦,援兵了啊,援兵真的了啊!”

“援兵了,羽箭也了,合肥守住了,我们得救了!”

看到一支天将雄师从南而,射的曹军人仰马翻。最需要的羽箭仿佛下锅的饺子一般从天空投进城池中,这一刻合肥城沸腾了,百姓们喜极而泣,将士们声嘶力竭的呐喊!

数万老弱妇孺满城寻找空投下的羽箭,然后以最快的速度送上城墙,交给满脸血污的将士们杀敌。

虽然持续的鏖战下,让百姓们一个个疲倦到了极点,但这一刻脸上的笑容却怎么也掩饰不住。

无论六十岁的白发老翁,还是扎着垂髫的七八岁幼童,眼眶里都洋溢着泪花,“合肥城守住了,我们不用被屠城了,我们还可以活下去!”()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