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八十九 攻城为下,攻心为上!

一千八十九 攻城为下,攻心为上!


                贾复并不知道刘无忌的身份,但却惊诧于这个少年的武艺,看起只不过十二三岁的样子,武艺竟然如此了得,简直是天纵奇才,武学奇葩。

如果贾复知道刘无忌因为骨骼精奇比同龄人高出一头,其真正年龄还差一个月才满十岁的话,只怕要当场吐一口老血了。

自己打不赢四象大将之一的薛仁贵也就算了,还打不赢八骠之一的尉迟恭;打不赢尉迟恭也就算了,竟然还打不赢一个牛鼻子道士;打不赢道士也就算了,现在面对一个少年短时间内竟然也沾不到便宜,东汉朝廷的人才何其之多?纵然用卧虎藏龙也不足以形容东汉的人才储备!

“唰唰咔嚓咔嚓!”

芦苇丛中的钩镰枪此起彼伏,酣畅淋漓的收割着虎豹骑的马腿,贾复知道自己没时间分神,稍有不慎便会被砍翻坐骑。只能奋力逼退刘无忌,催促胯下战马,挥舞长戟遮挡着两侧毒蛇一般探出的钩镰枪,小心翼翼的退出了芦苇丛。

“汉军援兵已至,暂时退合肥报陛下!”

曹文诏马槊横飞,护住战马,紧随着贾复的步伐退出了草丛。粗略的清点下人数,大概折损了七八百骑左右的样子。看到南面尘土滚滚,料知汉军援兵即将到,曹文诏不敢恋战,与贾复引领了剩余的虎豹骑,向合肥方向撤退。

“杀啊,全军冲锋!”

就在薛仁贵、尉迟恭遭到虎豹骑追袭之时,龙且也率领两万先锋部队逼近合肥西南方向的石塘镇,在这里遇上了列阵据守的曹仁。

凛冽的寒风之中,龙且催促胯下挠头狮子雪,挥舞着七十五斤的虎牙碎星斩当先冲锋:“吾乃上将龙驹,我大汉二十万援兵已至,尔等叛党还不速速跪降?”

曹仁一身黑黝黝的玄铁甲胄,特制的头盔护住了半边脸颊,看起有点像是二十一世纪动漫中的机器人。此刻伫立在鹿角后面,冷哼一声,挥剑喝令:“放箭!”

“叮咚曹仁特殊技能‘坚壁’爆发,统率+3,武力+3,当前统率上升至96,当前武力上升至91!”

曹操在围攻合肥之时,唯恐诸葛亮援军抵达,因此派遣了曹仁率领了两万人马前石塘镇凭险据守。曹仁抵达后在道路上设置了鹿角、荆棘,挖掘了壕沟,修筑了箭楼,牢牢地扼守道路,阻挡汉军的增援。

一时间石塘镇杀声震天,双方弓兵互相仰射,天空中箭如飞蝗,龙且率兵全力冲锋,短时间内难以突破曹仁的防御,只能一边猛攻,一边派人禀报后面的诸葛亮。

就在龙且率领援兵猛攻石塘镇的时候,范增也正指挥着十万曹军猛攻合肥。城内的箭雨越越稀疏,甚至就连太守府、县衙、粮仓、库府也全都被拆完,能用的物资已经越越少,如果援兵依旧不能抵达城下,天黑之前合肥城十有*会告破。

“将士们,把地上的羽箭捡起还射!”

满脸血污的卢俊义弯下腰,从脚下的两具尸体上拔了羽箭,搭在弓弦上小心翼翼的瞄准了冲锋的曹兵。城内剩余的箭矢已经不足三万,每一支都弥足珍贵,卢俊义无奈之下干脆拔出了刚刚射死了自己亲兵的羽箭朝曹兵还射,弓弦响起,应声射倒两名曹兵。

卢俊义一边开弓搭箭,一边扯着嗓子鼓舞士气:“将士们,看到南面的烟尘了吗?这说明我们的援兵已经近在咫尺,大家再坚持半天,薛将军就会带着援兵解合肥之围!”

“城在人在,城毁人亡!”

城墙上满身尘土,满脸烟灰的汉军扯着嗓子嘶吼,俱都小心翼翼的弯弓搭箭,尽可能的瞄准城下的曹军,避免浪费了羽箭。既然箭支越越少,就只能提高命中率,否则根本无法阻挡住潮水般进攻的曹军。

守城的将士中不乏戎马半生的老兵,从早年的戍边抵御匈奴,再到剿灭黄巾,再到董卓之乱,最后到诸侯混战;从军近二十年的大有人在,但却从没有人经历过如此残酷的攻城战。

自从昨日凌晨曹军不顾一切的攻城,到今天晌午已经持续了十六七个时辰,合肥城下尸横遍野,满地都是尸体,目测曹军至少已经填上了两万五千多士卒的性命。

在这场空前惨烈的攻城战之中,曹军精锐尽出,除动用了虎豹骑、虎卫军、虎贲军等精锐之外,还投入了霹雳车、井栏、撞墙车、攻城锥等特制的攻城器械,挖掘了地道,修筑了比合肥城墙还要高的土丘,因此对城内的守军造成了巨大的杀伤。在曹兵阵亡两万五的同时,城内军民的伤亡也超过了万人,这一刻合肥城内外遍地血渍,找不到一寸干净的地方。

“砰!”

一块巨大的岩石被霹雳车投掷到了城墙上,带着呼啸的风声犹如一枚炸弹般飞向城头。挂在头顶保护的牛皮帐篷已经千疮百孔,失去了屏障作用,被岩石轻而易举的穿透落在城墙上,石屑飞溅,并将一名躲闪不及的士兵砸的血肉模糊。

“把岩石撬开,当做滚石砸去!”

城内的滚石已经告罄,每一块石头都弥足珍贵。汉军顾不得悼念被砸死的战友,在薛仁贵的指挥下用铁钳、大锤等工具把这块足足一千斤的岩石破碎成十几块,然后举在头顶,狠狠的砸下城墙。

一阵“噼里啪啦”的石雹从天而降,至少砸死了五六名攻城的曹兵,守城的将士一个个眼里噙着泪花,默默的念叨:“被砸死的兄弟,你在九泉之下可以瞑目了,你的性命至少换了五六个贼兵!你的鲜血绝不会白流,将的大汉江山如画,万里春风,青史会铭记你的功勋!”

一块岩石并不足以化解合肥遇到的危机,城墙脚下的曹军依旧如同潮水般从四面八方涌,举着盾牌呐喊着发起猛攻。

所有人都看到了破城的希望,现在的合肥破败不堪,满目疮痍,在寒风中如同摇摇欲坠的灯笼,随时都会戛然坠地。封千户侯,赏千两金,赐千顷田的大功就在眼前唾手可得,所有人都红着眼想要拿下先登城墙的大功,庇荫子孙,享受下半辈子的荣华富贵。

在这种想法的激励下,曹军非但没有因为满地尸体而退缩,反而像饥饿的野兽一般咆哮着扑向合肥城墙,尽管头顶上依旧箭雨纷飞,但曹兵却个个奋不顾身。

“拆内城墙!”

看到曹兵攻势凶猛,朱升灵机一动,挥舞起一把大锤,把内城墙的墙垛敲下了半截,亲手抱起从城墙上砸了下去。

城头上的滚石已经少得可怜,擂木更是寥寥无几,就算有也是几根婴儿手臂般粗细的树枝,从城头砸下去也就是吓唬一下曹兵。

得了朱升一声令下,汉军顿时如梦初醒。内城墙探出的墙垛用许多岩石砌筑,正好拆掉御敌,能坚持一刻算一刻吧!

马上有人挥舞起铁钳插进墙缝之中,有人挥舞铁锤敲击石块,很快就从城墙上撬下一大堆石头。其他的将士则抱起弥漫着灰尘的石头从城墙上狠狠砸了下去,靠着从内城墙上拆下的这批石头,汉军又挡住了曹军的一波猛攻。

寒风凛冽,即便坐在帅帐之中,曹操的胡须也是被吹得不时抖动。

汉军援兵已至,薛仁贵、尉迟恭已经率领近四万人马抵达了逍遥津南面十五里的金牛坞。曹操已经分兵三万给曹文诏、贾复,命二人卷土重,在金牛坞挡住自濡须的援兵,为攻破合肥争取时间。

而在石塘镇方面,曹仁的表现让曹操感到放心,死死的挡住了汉将龙驹的道路。只需要再争取半天的时间,就可以拿下合肥,毕其功于一役。

“陛下!”肩伤尚未痊愈的司马懿走进帅帐,咳嗽一声,作揖施礼:“城内的汉军之所以还能继续保持高昂的斗志,无非是因为看到了获救的希望。兵法攻心为上攻城为下,只要我们能够摧毁守军的斗志,就可以摧枯拉朽般拿下合肥!”

“哦仲达有何妙计?”

曹操双眉微蹙,下意识的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肩膀。与司马懿的箭伤一样,都是左臂肩头,同样拜薛仁贵所赐。

不同的是自己是被从背后射的,而司马懿是被从正面射的,在有些时候,曹操甚至能够从司马懿的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这让曹操在诧异的同时甚至起了戒备之心,这个司马懿不简单啊!

听了曹操的询问,司马懿拱手道:“陛下的话,其实很简单,找几个和薛仁贵、尉迟恭相貌酷似的士卒砍头,用旗杆挑着就说援军已被杀退,如此则守城的汉军士气必然下降。汉军精神一旦崩溃,就是我军破城之际!”

“一时间又去哪里找和薛仁贵、尉迟恭相似之人呢?”曹操虽然对司马懿的策略表示赞成,但却提出了质疑。

司马懿却露出诡谲的一笑:“启奏陛下,这几日臣一直在军中留心查看,还真找到了几个和薛仁贵、尉迟恭相似的士卒,甚至还找到了酷似诸葛亮、韩世忠的家伙,我这就带给陛下过目!”(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