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九十 天将雄师

一千九十 天将雄师


                不消片刻功夫,被蒙在鼓里的四名曹兵就被司马懿带进帅帐拜见曹操。

“吾等拜见陛下!”四名曹兵受宠若惊,一脸的诚惶诚恐,战战兢兢的跪伏在地。

除了薛仁贵之外,曹操并没有见过诸葛亮、尉迟恭、韩世忠等人,只是看过探子临摹的画像。此刻看这四名士卒的相貌,与画像上倒是有几分相似,再加上日近黄昏,死后满脸血污,怕是城头上的守军也看不清楚。

曹操朝司马懿微微颔首:“仲达有心了!看攻城略地光靠武勇也不行,还要辅以谋略!这件事便委托在你的身上,如果能够奏效,破城之后必有重赏!”

“多谢陛下!”司马懿作揖领命,露出了一个会意的笑容。

司马懿很快就带领四名曹兵出了帅帐,唤十几名虎贲军士卒,把令箭一扬,喝道:“奉陛下口谕,将这四人拿下!”

四名被蒙在鼓里的曹兵一脸惊恐,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问道:“仲达大人何处此言?小人等不知犯了何罪?”

“尔等并无罪,我只是代陛下向你们借一样东西!”司马懿背负双手,冷冷说道。

“不知仲达大人要借什么?若是我等有值得大人借用的东西,愿意双手奉上,还请大人饶命!”四名曹兵脸色如土,跪地求饶,磕头如捣蒜。

“借你们人头一用!”

司马懿亲自拔剑砍下了一颗人头,曾经病怏怏的冢虎此刻屠杀起,冷酷而绝情,毫不拖泥带水。

转眼之间,刚才还充满了憧憬的四名曹兵就尸首两处,做梦也没想到被天子召见不是造化而是劫数。他们的头颅被换上了武将的头盔,脸上被刻意涂抹了灰尘与血渍,然后被挑在了旗杆上。

正在指挥作战的范增听了司马懿的计划之后不由得击掌叫好,马上派曹洪率领三百士卒挑着四颗首级,围着合肥城敲锣打鼓,实施攻心之策。

“叮咚司马懿鬼谋属性发动,降低合肥城内包括朱升在内的所有文武将校智力13点不等,朱升智力3,下降为91!”

冷风刺骨,斜阳西沉,落日的余晖洒在四颗苍白的头颅之上,让城头上的军民倍感压抑。

曹洪在马上得意洋洋的咆哮:“哈哈城头上的守军给我看好了,我大魏皇帝早就在石塘镇、金牛坞布下了天罗地网,只等援兵自投罗网。愚蠢的诸葛亮、尉迟恭全部中了埋伏,已经尸首两处!而被你们敬若天神的薛礼,脑袋也被摘了下!”

曹洪一边大声吆喝,一边命身后的士卒把人头高高举起,让城墙上的汉军观看。

“,睁开你们的狗眼看清楚,这是不是薛礼、诸葛亮、尉迟恭、韩世忠等下贱之徒的头颅?”曹洪一边破口大骂,一边亲自举起“薛礼”的人头让城墙上的守军看个清楚。

曹洪所过之处,城墙上汉军人心惶惶,一片哗然。

“看起真是薛镇北的首级啊,难不成我大汉的战神已经战死沙场?苍天无眼啊呜呜!”

“我见过诸葛孔明将军,这头颅的鼻梁、眉眼绝对是他,诸葛亮将军今年才刚刚二十岁出头,难道就这样战死沙场,将星陨落了吗?”

“我不认识韩世忠将军,但曾经在京城服役半年,那个肤色黝黑的头颅似乎就是尉迟敬德将军啊,只是下颌的胡须有些少,或许是被曹兵的刀枪蹭掉了吧?”

北风怒号,空气中带着呜咽之声,像是大地悲歌,在为战死沙场的大汉忠良哭泣。汉军将士的情绪很快低落下,许多人在哭泣呜咽,军心逐渐呈现崩溃之势,刚刚燃起的斗志逐渐消弭,目光中满满的都是绝望。

“援军中了埋伏,几位带头的主将全部战死沙场,短时间内合肥再也没救兵了吧?”

“事已至此还等什么救兵啊,大家戮力死战吧,杀一个不亏,杀一对赚一个!”

“我等都是军人,食君之禄当报君恩,战死沙场也是死得其所!只可惜了合肥城内的四万百姓,全民皆兵,家家上阵,才助我们苦撑了二十多天。听说曹贼凶残,只怕合肥城破之后不会放过百姓,十有**会屠城呢!”

看到军心萎靡,朱升、卢俊义、马岱等人纷纷站出鼓舞士气:“将士们不要中计,薛将军戎马多年,诸葛亮足智多谋,怎会轻易中计?此乃曹贼的攻心之计,为的就是打击将士们的信心,摧毁我们的斗志,大伙儿不要中计!继续昂起头颅,挺起胸膛,攥紧手里的弓弩,坚守到底!”

人性本是多疑,也容易在逆境中消极悲观,尽管朱升等人全力鼓舞军心,但士气却再也不能恢复如初,许多人心中惴惴不安,满眼绝望。犹如机械般进行着防御,仿佛行尸走肉一般,刚刚燃起的求生**在逐渐消散。

“全力攻城,子时之前拿下合肥!”

曹操在帅帐得知司马懿计策奏效,不由得攥拳嘶吼一声,仿佛心中的石头落地。十几万大军猛攻了二十多天,距离破城近在咫尺,总算没有功亏一篑,否则合肥城下的三万将士算是白死了!

石塘镇西南方十五里。

五万汉军在黄昏中朝合肥进军,哪怕提前一炷香的功夫抵达城下,也足以对战局产生至关重要的影响。因此容不得这支队伍懈怠,几乎各个咬紧牙关,顶着寒风,踩着脚下的积雪朝合肥奋力疾行。

但从庐江到六安的这条山路太崎岖,又加上前些日子下的积雪不曾消融,因此这支队伍的行军速度大受影响,全力进军之下依旧比计划晚了半天左右的时间。

诸葛亮已经接到了龙且的报告,曹仁在前方石塘镇凭险死守,大军一时难以穿过这座要塞,请诸葛亮早做决断。否则再贻误下去,只怕合肥十有**守不住了。

“十几万曹军压境,合肥城内的弩箭怕是消耗的差不多了吧?”诸葛亮一边策马徐行,一边呢喃自语。

一路行,诸葛亮已经反复观察了多次合肥地形图,石塘镇的地形犹如一个葫芦口,被曹军扼守住之后一时间还真难以突破。更何况曹仁乃是曹魏屈指可数的守城大将,坐镇中原多年,就连岳飞都曾经夸赞过他;如今背靠曹操,全力防守,不拿出点真本事只怕这石塘镇还真不容易过去!

“叮咚诸葛亮‘观天’属性发动,增加50专业智力点,当前观测天象能力变化为150点!”

诸葛亮一边策马徐行,一边抬头看天,片刻之后脸上露出欣喜之色:“天助我大汉,此乃天助大汉也!”

“孔明将军何处此言?”胯下白马,身穿绿袍的姜维对这个与自己年纪相仿的左将军发自心底的钦佩,因此说话的语气也毕恭毕敬。

诸葛亮脸上的喜悦之色掩藏不住,手中羽扇朝北方不远处的一座山峰指去:“风向马上就转变为西南风,姜伯约速速准备五万支弓箭,带着伞兵攀到山峰上。等西南风吹起之后放飞天灯,飞到合肥上空,把这些羽箭空投进合肥城内。一给城内的将士提供弓箭,二鼓舞军心!”

姜维抬头看看,依旧北风呼啸,但出于对诸葛亮的尊重,还是拱手领命:“末将谨遵左将军之命!”

孔明灯乃是诸葛亮亲手创造,自然格外重视,因此军中常备有一千左右的伞兵,长年累月的训练下,这些士卒已经能够娴熟的操控天灯。此刻得了诸葛亮一声命令,每人背负七十支羽箭,拎着折叠成一团的天灯,以及必要的松脂等助燃物,在姜维的率领下朝不远处的山峰攀爬而去。

待姜维率伞兵上山之后,诸葛亮继续与陈到统率大军朝石塘镇进军,就算曹仁筑造起一道铜墙铁壁也必须给他撞开。若是姜维能够成功的把羽箭空投进合肥城内,五万支弩箭至少可以让守军坚持一天一夜。

这样的话诸葛亮就可以从容不迫的和曹仁周旋,抓住机会突破防线,尽早兵临合肥城下,与自濡须的尉迟恭部队会师逍遥津。

不远处的这座山脉名叫“舜耕山”,传说舜帝曾经在山脚下开田垦地,在山上筑庐起居,故此得名。山脉主峰高五百多丈,乃是合肥地区最高的山脉之一,若是顺风飞翔,十五里之后便可以飞抵合肥上空。

当将士们走到山脚下的时候,头顶上还是凛冽的北风;可当姜维率部用了一个时辰,举着松明火把攀上山峰之时,风向却已经突然转变,从西北风变成了西南风。

“太好了,孔明将军当真是神机妙算,便是周公在世只怕也要自叹弗如啊!”

千余伞兵一阵欢呼,在大风中撑起天灯,点燃松脂,让热气蒸腾。各自背负羽箭迅速的钻进吊蓝之中,借着呼啸的西南风从山峰上腾空而起,犹如漫天柳絮一般朝合肥城上空飞翔而去。(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