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八十四 以汉军之道还治汉军之身

一千八十四 以汉军之道还治汉军之身


                日近黄昏,北风更冷。( 最新章节访问:. 。

鏖战了一整天的曹兵依旧没有撤退的意思,漫山遍野的呐喊着持续向合‘肥’城发起强攻,一‘波’还未平息一‘波’又侵袭,如同被飓风催动的海‘浪’般不断的拍打着合‘肥’城墙。

一天的厮杀下,曹军已经在合‘肥’城下填上了一万六千多条‘性’命,整个城墙脚下密密麻麻的堆满了尸体,闭着眼睛踩下去,十有**会踩到尸体上面。溅出的血水汇集在一起,甚至在地面上凝结成了触目惊心的“血冰”,一脚踩上去,稍不留神就会摔个四脚朝天。

但在城墙下纵马驰骋,高声鼓舞军心的曹‘操’斗志却越越旺盛,数次冒着箭雨冲到城墙底下给魏军将士鼓劲:“儿郎们,看到了吗?城墙上的箭雨越越稀疏,滚石擂木越越少,这说明城内的物资器械正在逐渐匮乏,将士们继续猛攻下去,天亮之前一定可以破城!”

“给我狠狠的‘射’曹‘操’!”

马岱一直在城墙上盯着曹‘操’的行踪,率领了数十名‘射’术‘精’湛的弓弩手从南城墙跟到了北城墙,此刻抓住机会一跃而起,喝令朝曹‘操’‘乱’箭齐发。

“嗖嗖嗖”

随着马岱一声令下,这些强弓兵纷纷挽弓搭箭,朝曹‘操’怒‘射’一‘波’箭雨。比起寻常的弓兵,他们的铁胎弓更硬,‘射’程更远,准头更‘精’确。一阵破空之声响起,数十枚羽箭凌空洒向曹‘操’头顶。

“我曹孟德戎马多年,当年大破黄巾,也曾经亲自冲锋陷阵,何惧尔等弓箭?”

曹‘操’临危不‘乱’,叱咤一声将手中龙渊剑挥舞的寒光闪烁,泼水难进,将数十支雕翎箭纷纷击落在地,同时勒马后退。身为君主‘激’励军心固然能够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但做事也必须小心翼翼,万一有个闪失,那将会对军心造成致命‘性’的打击!

“保护陛下!”

大魏皇帝亲自西城墙督阵,负责带队的曹参与史进自然不敢怠慢,如影随形的跟随在曹‘操’左右。看到城墙上突然冒出一‘波’强弓兵朝曹‘操’集火,急忙上前拨打雕翎,喝令盾牌兵上前遮挡弩箭,同时命弓弩手朝城墙上还‘射’。(

就在曹军一团‘混’‘乱’之际,乔装打扮成曹兵的薛仁贵已经悄悄‘逼’近了曹‘操’,距离尚有两百五十丈左右的距离。眼见惊天大功即将到手,薛仁贵的一颗心不由得狂跳不已,不动声‘色’的摘下万里起烟,就要弯弓搭箭‘射’曹‘操’。

身为一国之君,曹‘操’身边自然少不了‘侍’卫,许褚除了一开始被远远甩开之外,很快就带领了百十名亲卫兵簇拥在曹‘操’周围百丈的范围之内,警惕的观望周围,避免有意外发生reds;。

看到薛仁贵突然弯弓搭箭,马上就有曹‘操’的亲卫兵叱喝一声:“呔那士卒是何人?速速闪开一旁,不许靠近陛下!”

薛仁贵并不理会,拉得弓弦如满月,眯着一只眼睛瞄准了背对着自己徐徐后退的曹‘操’。

城墙上密集的箭雨让曹‘操’放弃了靠近城墙的打算,在盾牌兵的簇拥下缓缓退后,决定撤退到安全范围内再继续督战,丝毫没有察觉到背后的危险。

比起亲卫兵,许褚更加心细如发,老早就注意到薛仁贵有些异常,正待上前盘问,却看到薛仁贵弯弓搭箭瞄准了曹‘操’,登时大吃一惊:“呔你这小贼竟敢把弓箭对准陛下?”

就在许褚大喝一声的同时,薛仁贵右手一抖,韧劲十足的弓弦发出“啪”的一声脆响,带着呼啸的风声,犹如流星一般‘射’向曹‘操’的后背,位置瞄准了心脏。

许褚一声虎吼,震得三军将士耳膜嗡嗡作响,曹‘操’对这个声音比任何人都要熟悉,下意识的侧身躲避。只是身体微微晃动,便听到“咄”的一声破甲之声响起,背部传一阵剧痛,整个人不由自主的从马上跌了下去。

“薛仁贵在此,曹贼吃我一戟!”

薛仁贵一箭‘射’落曹‘操’,登时‘精’神大震,血脉贲张,催马‘挺’戟直取曹‘操’。在向前冲锋的同时报上了自己的名号。

大丈夫驰骋沙场,为的就是封侯败将,名垂青史,如果隐姓埋名何异于锦衣夜行?更何况是‘射’杀一国之君这样的惊天大功,薛仁贵更是不会藏着掖着,在纵马‘挺’戟的同时自报姓名。

“休伤我主!”

许褚嘶吼一声,提起虎牙大刀朝薛仁贵扑了上去,一副拼死相搏的样子。

“叮咚许褚‘虎痴’属‘性’发动,武力+4,当前武力上升至102!”就在许褚扑向薛仁贵之际,远在成都的刘辩突然收到了系统的提示,急忙放下手里的奏折,闭目凝神聆听战报。

“叮咚薛仁贵戟神属‘性’爆发,对阵非戟类武将时根据战场情况武力增加47点不等。薛仁贵当前武力+7,基础武力值102,赤兔马+1,震雷青龙戟+1,当前武力值上升至111!”

薛仁贵眼见曹‘操’的首级唾手可得,拼命的挥舞着青龙戟向前冲锋,所到之处血‘肉’横飞,曹军纷纷披靡,眼看距离曹‘操’已经只剩下数十丈,却不料斜刺里杀出一员虎将拦住了去路。

“挡我去路者,必死无疑!”

受到阻挡的薛仁贵叱咤一声,气冲牛斗,手中青龙戟挥舞的寒光闪烁,犹如青龙闹海,上下翻飞,奔着许褚猛砍猛劈,每一戟都是致对手于死地的杀招。

“我谯郡许仲康深受主公厚恩,今日就算血溅五步也绝不后退reds;!”许褚连声咆哮,挥舞着金黄‘色’的虎牙大刀与薛仁贵厮杀成一团。

“陛下可否无恙?”

眼见得大魏皇帝突然坠马,九纹龙史进自然不会错过这表忠心的机会,大步流星的冲上前去,将曹‘操’扶起背在肩上询问一声,同时喝令身边的士卒:“保护陛下,活捉薛仁贵!”

虽然被一箭‘射’中了肩膀的胛骨,锥心刺骨一般疼痛,但曹‘操’却庆幸没有被‘射’中要害。若是再稍微偏上几寸,那就不是疼痛的事情了,十有**会被‘射’穿心脏,命丧合‘肥’城下。

曹‘操’正想振作‘精’神大喊一声“皮‘肉’之伤不足挂齿”,但话到嘴边又改变了主意。在心中暗自思忖道:“既然刘辩用诈死全歼了贵霜几十万大军,秦琼用诈死‘射’杀了元让,朕何不用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一念至此,曹‘操’便缄口不语,将到了嘴边的话硬生生咽了去。一言不发的趴在史进的肩膀上,任凭史进背着自己朝大营方向撤退。

“‘射’啊,砸啊,曹阿瞒被薛将军‘射’死了!”

城头上的汉军还以为曹‘操’果真被‘射’死了,登时军心大震,爆发出一阵山呼海啸般的呐喊,直冲天际。这情形就像是中国足球队在世界杯决赛中‘射’进了压哨球一般,瞬间就燃烧了合‘肥’城的上空。

刹那间,城头上疲倦不堪的汉军顿时充满了力量,浑身一下子爆发出了用不完的力气,****的箭雨陡然密集了许多。滚滚而下的擂木、滚石也被抛的更远,砸的更狠,瞬间就让曹军吃不消,不得不纷纷后退,暂时停止了攻城。

卢俊义并不知道薛仁贵单戟匹马下了城墙,此刻得到消息后又是钦佩又是担忧,打算率兵出城接应:“人,速速把西城‘门’下面砌筑的石头拆掉,本将率骑兵出城支援薛将军,岂能让他凭一己之力对抗十几万大军?”

华歆急忙阻止:“使不得,使不得,若是卢将军率兵出城,定然会被曹军蜂拥而入。薛将军为了避免被曹军抓住机会,乃是从城墙上纵马跃下的,出城之前特意叮嘱过本官,不准任何人出城救援。薛将军说他凭借着赤兔马的脚力,可以在千军万马中去自如,若是将士们出城救援,反而会让薛将军分心!”

卢俊义听完微微颔首:“薛将军考虑的倒是周祥,赤兔马天下无双,薛将军武艺绝伦。两者结合,虽然曹兵有十几万也不见得能够困住他,若是我等贸然出城救援,还真有可能会连累薛将军分心。”

卢俊义略作思忖,最终放弃了出城救援的打算,弯腰扛起一根两丈半碗口粗细的擂木狠狠的砸了下去,大声的给薛仁贵助威。

眼见曹‘操’被史进背在身上,越走越远,不知死活,薛仁贵不由得怒火中烧,发指眦裂,连声咆哮,手中长戟挥舞的鬼神莫测,将许褚笼罩其中。

战有十五六个合,面对着薛仁贵变化多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青龙戟,许褚逐渐不支,被一戟刺中大‘腿’,从马上挑了下。

“自己讨死,别怪薛某戟下无情!”薛仁贵一声怒吼,纵马‘挺’戟,就要上前收割许褚的人头。

忽然一声“哗啦啦”的盾牌之声此起彼伏,却是曹参手持双刀,指挥着五百名重装步兵围上支援许褚。就在薛仁贵长戟堪堪刺到许褚‘胸’前之际,一扇盾牌挡在了许褚面前,救了虎痴一命。

薛仁贵不想在许褚身上‘浪’费时间,拨马舞戟转身就走,朝背着曹‘操’撤退的史进追了上去:“曹贼哪里走?留下人头再去不迟!”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百度搜索一下雲\\,或手机访问< href="http://m.23us.us" trget="_blnk">http://m.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