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八十三 纵千军万马吾来矣!

一千八十三 纵千军万马吾来矣!


                看到曹操亲冒矢石,提剑冲锋,城头上的薛仁贵喜出望外。

常言道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看这曹操身边也没有一个像样的武将护卫,若是能够出其不意的射杀了曹操甚至将其活捉,足以摧毁曹军的斗志。

薛仁贵打定主意,立即招替身在城墙上假冒自己放箭,而他却悄悄下了城墙换上了一袭缴获的曹军甲胄,准备冲出城外冒充曹兵浑水摸鱼,悄悄接近曹操发起出其不意的偷袭。若能将之一举擒杀,不但合肥之围可解,只怕曹魏政权也将会陷入动荡不安之中,从此将会由盛转衰。

为了保卫合肥,薛仁贵已经下令把四座城门从里面砌死,抱定了玉碎的决心。否则在曹军填平了护城河之后,用冲城车猛撞城门,不会消耗太多时间就可以撞开城门,蜂拥而入。而用砖石砌死之后,城门就和城池连成了一体,任凭曹军百般冲撞,也不会被破门而入。

只不过这样坚固倒是坚固,若想走出城门却也要费一番力气。幸好薛仁贵胯下有赤兔宝马,跳跃能力惊人,登萍度水如履平地,所以薛仁贵并不愁如何出城。

“驾!”

换了一袭曹军甲胄的薛仁贵顺着合肥的街巷朝东城墙飞驰而去,而没有选择直接从南城墙跳跃下去。

否则就这样贸然冲出去杀向曹操,定然会成为众矢之的,被曹军拼命围攻,就算曹操身边没有骁将护卫,但双拳抵不住四手好汉架不住人多。所以薛仁贵决定迂偷袭,先从东城墙突围出去,然后再绕到南面,冒充曹兵悄悄逼近曹操,发起出其不意的偷袭,说不定能够建下奇功。

“快看啊,城内有曹军奸细!”

“快去报告将士们抓人!”

看到穿着曹军甲胄的薛仁贵大摇大摆的在街上纵马驰骋,正在街巷上搬运物资的百姓们纷纷大吃一惊,吆喝吵嚷声此起彼伏,甚至有许多精壮男子摸起镰刀、铁锹等农具试图围堵捕捉这名大胆的奸细。

见此情景,薛仁贵大感欣慰,这次合肥城面对十几万曹军猛攻二十天依旧屹立不倒,除了三军将士戮力死战之外,更与百姓们的支持密不可分。城内四万多老弱妇孺,无论寒门百姓还是世家大族,上至六十岁老妪下至十岁幼童,几乎人人上阵户户出力,各自竭尽所能。

挖壕沟抵御曹军地道,缝制帐幔火烧撞墙车,向城墙上搬运滚石擂木,运输弓箭武器,箪食壶浆支持将士们日夜作战;正是靠着百姓们的倾力帮助,才一次次让曹军铩羽而归,破坏了曹操的各种阴谋诡计,让合肥城屹立不倒,十几万曹军难越雷池一步。

“父老乡亲们莫慌,某乃薛仁贵,此番穿上曹军甲胄,有秘密计划执行!”薛仁贵一边勒马带缰放缓速度,一边在马上向百姓们拱手解释。

“可不是嘛,这奸细原是薛将军,倒是我等眼拙了!”

“哈哈薛将军忽然假冒曹兵,想必有破敌之策,这下子合肥安全了,薛将军真是合肥百姓的守护神啊!”

听了薛仁贵的解释,百姓们定睛一瞧,这奸细可不就是薛仁贵将军嘛?人群中登时响起一团哄笑,许多义愤填膺的汉子更是露出了惭愧的笑容,不好意思的伸手挠着头皮。见薛仁贵神龙见首不见尾,不知谁夸赞了薛仁贵一句,登时惹得百姓们齐声附和,民心高涨。

薛仁贵顾不得耽误时间,万一曹操退了去,自己的计划就竹篮打水一场空了,当即向百姓们抱腕施礼:“请诸位桑梓继续协助将士们守城,本将出城一趟,去去就!”

百姓们自发的让开一条道路,目送穿戴了曹军甲胄的薛仁贵顺着街巷向东一路驰骋,很快就顺着阶梯上了合肥东城墙。

合肥城墙周遭三十余里,单单一面城墙就有七八里路,薛仁贵在南城墙换了曹军甲胄的事情,东城墙的将士们并不知晓,突然见到一名身穿曹军甲胄的家伙从城内冲上了城墙,不由得一阵惊慌,纷纷举起长枪上前围攻。

幸好这些士卒比百姓熟悉薛仁贵,就算不识得他这张脸庞,也认得薛仁贵胯下火炭一般的赤兔马,急忙纷纷喝止同伴:“诸位住手,的是薛将军!”

薛仁贵顾不得和守城的将士搭话,在城墙上勒马带缰,向下眺望,只见城墙脚下漫山遍野的曹军蜂拥而至,杀退了一波又涌一波,好似蚁群般密密麻麻。

远处旌旗招展,城墙脚下尸横遍野,血流成河,遍地都是战死的尸体,残破的旌旗在寒风中摇曳,负伤的战马卧在地发出悲凉的呜咽,天地间一片血雨腥风。

虽然将士们投惊诧的目光,猜不透主将因何换上了曹军的甲胄,但也没人敢多问。薛仁贵策马徐行,顺着城墙寻找最佳的落地之处,毕竟合肥城墙的高度超过了三丈半,薛仁贵没有足够的把握保证自己与赤兔马不会被摔伤,不敢冒然冲下去。

“砰、砰、砰”,在一阵滚石的袭击之下,一架高达两丈的冲城车被汉军砸坏,瘫倒在地,再也无法挪窝。薛仁贵立即抓住机会,叱喝胯下赤兔,犹如雄鹰展翅一般飞了下去。

“咴”

赤兔马四蹄腾空,从城墙上飘然降落,健壮的四肢在冲城车顶部稍作停留,缓冲一下降落的力度。旋即再次腾空而起,稳如泰山一般降落在地。

“这是何人?”

正潮水般攻城的曹军被吓了一跳,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弄不清楚这家伙是友是敌,或者是人是神?竟然从三丈多高的城墙上纵马跳了下,意欲何为?

有眼尖者认出了薛仁贵以及他胯下的赤兔马,急忙扯着嗓子尖叫一声:“哎哟喂,这不是薛”

话音未落,寒光一闪,薛仁贵手中的震雷青龙戟已经刺到,顿时斩下一颗头颅,把剩下的话永远的留在了肚子里。

薛仁贵长戟飞舞,纵马狂奔,所到之处犹如波开浪裂,马前无一合之敌,左冲右突杀的曹军纷纷躲避,径直向东狂奔而去。

近处的曹兵乱作一团,远处的曹兵则不明就里,还以为汉军派人突围搬救兵去了。看到薛仁贵不做停留,纵马挺戟一路向东冲杀而去,也就没人再理会,继续猛攻合肥城池,争取先登城墙的大功。赏黄金千两,赐良田千顷,婢子百人,封乡侯,子孙承袭,这样的厚赏,值得用性命去赌一次。

负责督兵攻打东城门的韩擒虎在远处见到有人从城墙上杀了下,向东突围而去,急忙策马过询问:“这个从城墙上策马冲下的家伙是何人?”

曹兵七嘴八舌议论纷纷,莫衷一是:“好像是薛仁贵亲自冲下了,十有**是打算突围去江东求救兵!”

马上就有曹军站出反驳:“薛仁贵乃是守城主将,岂能亲自出城去求援?我看的清清楚楚,这人虽然有点像薛仁贵,但肤色黝黑,两个眼睛一大一小,口歪鼻斜,绝非薛仁贵本人!”

又有人朝远处城墙上身穿白袍,指挥防守的身影一指:“在城头上指挥汉军负隅顽抗的才是薛仁贵,适才冲下城头的汉将绝非薛礼本人,他胯下骑得坐骑倒像是吕布的赤兔马。”

听着将士们的议论,韩擒虎有些头大,但见那人影早就去的远了。在千军万马之中如履平地,去自如,想就算不是薛礼亲自出城,也不是无名之辈,遂派遣了一名偏将率领五百骑兵追赶,探明此人出城的动机。

偏将唿哨一声,率领五百骑兵远远的呐喊追赶。只是薛仁贵青龙戟上下飞舞,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一路披靡,连杀百余名曹军士卒,仗着赤兔马神骏,足下生风,很快就不见了踪影。偏将无可奈何,只能收兵报韩擒虎去了。

薛仁贵策马狂奔了十余里,扭头看看身后没了动静,便在逍遥津的溪水边翻身下马,伸手抓了一团淤泥涂抹在脸上,再借着溪水去看自己的倒影,早就面目全非,连自己都认不出了自己。

把自己弄成花脸之后,薛仁贵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又捧起一把淤泥涂抹在赤兔马的全身,最后硬是把赤碳一般火红的赤兔马变成了一匹脏兮兮的叫花马,这才放心的翻身上马。

“我看这下谁还能认出我薛仁贵?”薛礼念叨一声,喜不自禁的翻身上马,双腿在赤兔马腹部猛地一夹,调头向合肥南城墙而去。

不消片刻功夫,震彻天地的呐喊声越越清晰,漫山遍野的曹军已经近在咫尺,薛仁贵策马提戟,飞快的驰骋在曹军之中,寻觅着曹操的踪影。

比起出城之时的引人注目,跟随着潮水般攻城大军前进的薛仁贵则变得默默无闻,夹杂在蚁群般的队伍里,看起就是一名普通的曹兵。

虽然偶尔有偏将、校尉投惊诧的目光,也只是垂涎薛仁贵胯下的坐骑,虽然看起脏兮兮的样子,但看这四肢与个头就绝非寻常战马,只可惜跟了一个不知道爱马的家伙,当真是暴殄天珍。

薛仁贵在南城墙下寻觅一番,未见曹操踪影,便策马向西寻找。走了三里路程,便远远看到了纵马挥剑,激励曹兵攻城的曹阿瞒,心中不由得一阵狂喜,攥紧了青龙戟悄悄逼近曹操,“曹贼合死,明天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