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八十二 看我生擒曹阿瞒

一千八十二 看我生擒曹阿瞒


                “砰、砰、砰”

五辆巨大的撞墙车交替前进,向合肥西城墙发起了猛烈的撞击,城墙脚下硝烟弥漫,碎石飞溅。。

一声声撞击犹如拱在薛仁贵的心坎上,薛仁贵知道必须马上想个应对之策,否则任凭曹军的撞墙车这样持续进攻下去,合肥的西城墙迟早要坍塌掉。

城墙上的守军呐喊着乱箭齐发,滚石擂木像山崩一样砸向城下,但撞墙车的护板宽大而坚固,可以保护躲在底下推车的士兵不受伤害。有时候车辆前进的道路被砸下的石木阻塞,马上就会有顶着盾牌的士兵上前清除障碍,保证撞墙车队城墙持续进攻。

薛仁贵正头疼之际,目光扫到正在内城墙脚下搬运物资的妇女,灵机一动顿时有了主意,立即派人唤淮南太守华歆,吩咐道:“速速集合全城妇女,把家家户户的帷帐收集起,在里面填充上稻草、秸秆等易燃物物,速速送到城墙上抵御撞墙车。”

华歆答应一声,立即派了差役前往附近的大户人家把幔帐床帏搜集了一大堆,召集了两千多妇女前缝制,不消半个时辰就制作了十几个高三丈宽三丈厚一丈的巨大布袋,并在里面填充了稻草、秸秆、树枝、鸡鸭毛等杂物,最后派人以最快的速度送上了城墙。

“砰、砰”,城墙脚下的撞墙车扔在持续的攻击城墙,在一丈左右的高度已经满目疮痍,千疮百孔,许多深浅不一的凹洞周围都出现了粗细不同的裂缝。站在城墙上的汉军甚至已经明显感到脚下出现了起伏,若是让曹军持续撞击下去,只怕后果不堪设想。

就在这危急关头,华歆派人送了制作好的大型帐幔,薛仁贵立即吩咐士兵用长戟提着,放置到城墙脚下,用抵御曹军的撞墙车。

果不其然,不明就里的曹军依旧推着撞墙车向前猛撞,已经磨损了锋刃的铁椎一下子刺进了帐幔之中,如同一拳击打在棉花上,无处发力,而得到了保护的城墙终于不用再遭受摧残。

“用铁钩锁住!”

薛仁贵见计划成功,大喜过望,亲自挥舞着一条铁索从城墙上抛了下去。“咄”的一声,不偏不倚的抓住了一辆撞墙车的拐角,将其牢牢的拴在了城墙上。

其他做好了准备的士兵纷纷效仿,将数十条带着抓钩的铁索从城墙上抛下缠住撞墙车,将其固定在城墙上,使之无法退却。

“点火!”薛仁贵亲自弯弓搭箭,射出一枚带着松脂的火箭。

随着薛仁贵一声令下,数百名弓弩手朝城墙脚下装满了易燃物的大帐幔射出火箭,登时就引燃了起。火势很快就冲天而起,五辆撞墙车被铁索抓住,无法退却,很快就被大火引燃,不消片刻功夫就变成一团灰烬。

失去了撞墙车的助阵,曹军只能硬着头皮攻城,局势很快就变得僵持起。面对着汉军骤雨般的弩箭,冰雹般的滚石,曹军伏尸成堆,付出了巨大的伤亡代价,依旧难以登上合肥城墙。

就在薛仁贵成功焚烧曹军撞墙车的时候,卢俊义正率领了五千精兵在内城墙脚下堵截从地道中钻进的曹兵。汉军在城墙脚下挖了一道深达三丈的壕沟,只要发现曹军的地道,就把洒上了硫磺、火硝等易燃物的秸秆焚烧投掷进地道,用大火与浓烟逼退曹军。

一时间地道中惨叫声连天,皮肉烧焦的味道从地洞中弥漫出,让人闻之欲呕。比起撞墙车、土丘、霹雳车、井栏等进攻手段,要对付地道实在是轻而易举,只要壕沟挖掘的够深,干柴准备的够充足,便是百万雄师也要被熊熊篝火阻挡。

许多曹兵在地道中撤退不及,被弥漫的浓烟熏倒之后再也爬不起。后面的曹兵被呛的喘不上气,睁不开眼睛,摸着黑向撤退反而自相践踏,造成了大量的伤亡。

“唉退兵,放弃地道!”曹参见汉军早有准备,只能叹息一声,下令放弃了从地道中潜入城内的打算。若是碰了南墙不头,再继续尝试下去,只能白白付出无谓的牺牲。

鏖战从清晨一直持续到晌午,曹军几乎用上了十八般武艺,霹雳车、井栏、撞墙车、梯、土丘、地道等等几乎所有能够想到的办法全部尝试了一遍,但面对着铜墙铁壁的合肥,依旧难越雷池一步。

马蹄声哒哒,斥候不断的把东汉援军的动向禀报给曹操:“启奏陛下,诸葛亮的援兵已经过了六安县城四十里,预计最迟明日半夜即可抵达合肥城下。尉迟恭的退伍已经过了秦皋,估计明日傍晚即可兵临逍遥津!”

“的如此之快么?”

曹操闻言停下了挥动鼓槌的双臂,一上午持续不断的敲击下,已经让他的双臂肿胀酸痛,比起攻城的将士没有丝毫的轻松。虽然寒风刺骨,但曹操的内衣已经被汗水浸透,只是曹操不顾麾下谋士的劝阻,依旧咬着牙击鼓助威,激励三军将士戮力死战。

只是半天的时间下,合肥城内军民一心,在薛仁贵的率领下粉碎了曹军的各种攻城手段,使得合肥城下尸横遍地,血流成河。即便曹军付出了阵亡超过一万的代价,依旧难以踏上合肥的城墙半步。

汩汩流淌的河水染红了不远处的逍遥津,使得结了冰的河面变得团团殷红,犹如妖艳夺目的牡丹,让人触目惊心。寒风吹,空气中弥漫着血腥的味道,让人忍不住下意识的掩鼻捂口。

“传朕命令,拼死攻城,不破合肥,誓不收兵!”曹操叱喝一声,翻身上马,双腿在胯下爪黄飞电上猛地一夹,离弦之箭般射了出去,手提龙渊剑投入了攻城的大军之中。

千军万马之中,全副披挂的曹操身着玄铜甲胄,身披一盏朱红色的披风,被寒风吹得猎猎作响。胯下战马矫健的驰骋跳跃,迅速的从千军万马中穿过,一往无前的杀向合肥城墙脚下。

“主公且慢,让俺许褚保护你!”

看到曹操突然纵马扬鞭加入了攻城大军之中,许褚大吃一惊,急忙提了虎牙大刀,催促胯下战马紧随曹操左右。但许褚胯下坐骑只是普通的战马,即便许褚全力追赶,也是望尘莫及,只能远远的缀在后方,密切关注曹操的安全。

“嗖嗖嗖”

城墙上箭如雨下,曹操纵马舞剑,拨打雕翎,防的滴水不露。一边驰骋一边大声鼓舞士气:“城内汉军的弩箭快要射完了,儿郎们再加把劲,天黑之前一定可以攻破合肥!先登城墙者,赏黄金千两,赐爵乡侯,良田千顷,婢女百人!”

“杀啊,冲啊,拿下合肥城,活捉薛仁贵!”

看到大魏皇帝纵马提剑,亲自冒着箭雨石雹冲锋,威风不减当年剿灭黄巾之时。漫山遍野的曹军登时士气大振,群情激奋,猛然间爆发出一阵山呼海啸的呐喊,向合肥城墙发起了一波更加凶猛的攻势。

一时间城墙上箭雨纷飞,石木滚滚,城墙下脚步震天;一架架梯搭在城墙上,数不清的曹军悍卒扛着盾牌,在霹雳车、井栏的掩护下猛攻城池。

薛仁贵一直在城墙上驰骋,那边危急就去那边增援,忽然在南城墙脚下发现了曹操的痕迹,不由得喜出望外,大叫一声:“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投,看我出城活捉曹阿瞒!”(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