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七十六 瓜分刘辩女人

一千七十六 瓜分刘辩女人


                寒风劲吹,刺骨凛冽。 .访问:. 。

纵然身处巴蜀盆地之内,山风呼啸而,也吹得人脸颊生疼。幸亏汉军的装备超越了这个时代,口罩、棉帽、手套这些看似不起眼的小发明,却大幅降低了汉军被冻伤的比列,否则往年到了这个年头,除非到了生死存亡之际,否则各路诸侯都将会进入休养生息的状态。

黄忠一身戎装,手持五石的铁胎弓,腰悬一壶羽翎箭,寻找了一个最佳的伏击地点隐蔽。作为一名出‘色’的‘射’手,不仅仅要箭术了得,在预判上也应该表现出超人一筹的能力,马忠就是这方面的奇才,可惜到现在死活不知。

身为大将,对于狭窄‘逼’仄的山谷都有本能的戒备之心,每当行进到这种地形之时,都会小心翼翼的提防伏兵。所以孙武便选择了地形稍微开阔的伏虎岭设伏,这样可以大幅降低刘裕的防备之心。

从远处看,伏虎岭的地势犹如扇形,两面的山峦呈现六十度的山坡,中间的通道并不算太狭窄,大约二十丈的距离,可以容纳五六辆马车并排同行。单单从这方面看,此处并非最佳的伏击地点。

但换个角度看,相对宽阔的道路才有可能放松刘裕的戒备之心,否则若是险峻崔巍,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地形,刘裕势必会小心翼翼的通过,少不得派出大批斥候搜索两侧的山峦之中是否藏有伏兵。

而且这伏虎岭的地段又足够长,东西绵延七八里路,足够把十万左右的兵马全部鲸吞进,给予敌军最大的重创。另外伏虎岭两侧的山峦‘乱’石嶙峋,山‘洞’密布,可以提供极为隐蔽的掩体;却又植被稀疏,没有漫山遍岭的枯草,不用担心遭到火攻,形成两败俱伤的结果。

此外,在伏虎岭的两端有山沟、河流,非常利于堵截,把钻进口袋里的敌军包围在其中,形成关‘门’打狗的局面。所以孙武权衡一番之后才选择了伏虎岭作为主战场,此地看似不凶险不险峻,实则暗藏杀机,于无声处听惊雷,只要能够‘诱’敌入围,十有**就是个全歼的局面。

天气‘阴’沉,冷风呼啸,虽然已经迫近晌午,但没有丝毫的暖意。躲在‘乱’石后面的汉军时不时的摘下口罩和手套,呵一口气暖和一下有些僵硬的手指。

黄忠面‘色’如霜,忽然挽弓搭箭,奔着不远处一名正在搓手取暖的士兵‘射’了出去。

“倏”的一声,离弦之箭带着风声****而出,正中这名士兵的手背。登时发出一声惨呼,一跤跪倒在地,痛苦的翱道:“谁‘射’我?”

黄忠起身叱喝道:“敌军的探子很快就会到,谁再敢出声,定斩不赦reds;!虽然天气寒冷,但将士们已经在山上苦等了一月之久,难道这片刻的寒冷也忍受不了么?忍耐一时的寒冷,换下半辈子的锦衣‘玉’食,难道连这些毅力都没有么?”

受伤的士兵退了山谷中包扎,其他的将士无不凛然,再也没有人敢呵气搓手,一个个犹如木偶雕塑一般躲在‘乱’石背后,一动也不动,等待着敌军钻进口袋。

“哒哒哒”

“驾驾驾”

晌午时分,山谷脚下的道路上响起了急促的马蹄声,数十骑绝尘而,一边纵马驰骋一边抬头仰望,不时的指指点点,嘀咕着什么。

山上的伏兵都知道这是刘裕提前派出哨探的斥候,当下更是一个个屏住了呼吸,犹如风化了一般动也不动,唯恐‘弄’出声响。

很快的,这批斥候就继续策马向前,看他们并没有意识到这片山坡的危险。大约半个时辰之后又折了大部分,这次甚至连打量两侧的山峦都懒得做,只顾挥动手中的马鞭,全力向返程。

邓芝跟随在孙武身边,情不自禁的竖起了大拇指:“将军的地形选择的真是恰到好处,看起这些斥候毫无察觉。”

孙武抚须微笑,目光中满是欣慰:“呵呵以有心算无心,就算是白起复生韩信再世,也难保不会中计。更何况我军已在此处准备了一个月之久,要是还敌军斥候发觉了,还是干脆家种田去吧!”

西方二十里,白马白袍的常茂依旧威风凛凛的当先引路,后面逶迤如长蛇一般追随着五万兵马,顶着凛冽的寒风,一路向东。

马蹄声大作,数十名斥候很快就到刘裕马前:“启禀主公,前方三十里之内并无异常,道路宽阔,最窄的地方不下二十丈,大军直管放心的通行便是。”

这一路行,刘裕见惯了险峻的地形,奇峰突兀,一线缝隙的地势屡见不鲜,大有一种曾经沧海难为水的感觉,远远的朝伏虎岭眺望了几次,并没有放在心上。

马鞭向前一指,高声鼓舞士气:“将士们,再向前一百多里就可以抵达绵竹关城下,过了绵竹关八十里就是富庶‘肥’沃的成都。稻米堆积如山,蜀绣美轮美奂,巴蜀的美人儿更是肤白貌美,尔等有些人差不多三年没有碰到‘女’人了吧?”

“主公的话,已经三年半了!”

在刘裕的鼓舞挑唆之下,这些将士们的斗志逐渐燃烧了起,一个个的目光中放‘射’出凶狠的目光,犹如饥饿了许久的恶狼。

刘裕马鞭一甩,高呼道:“那就戮力死战,拼死拿下成都,本将允许你们抢劫三日。三日之内,无论烧杀掳掠,概不追究!你们看上的金银财宝,锦绣绸缎,尽管放肆的抢吧!你们看不顺眼的房屋建筑,尽管大胆的烧吧!你们垂涎三尺的‘女’人,尽管放心的上吧!”

“攻破成都,抢钱抢粮抢‘女’人!”

用掳掠的手段鼓舞士气是屡见不鲜的事情,历史上许多名声赫赫的大将在无法破城的情况下,也经常用这种策略刺‘激’士气,‘激’发麾下将士的‘欲’.望,往往能够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但因为过程极不光彩,所以作为胜利方,史书通常不会记载或者一笔带过。

此刻在刘裕的鼓舞和刺‘激’之下,五万联军士气高昂,一个个发出歇斯底里的嘶吼,鼓着脖子扯着嗓子,嘶声大喊,仿佛找到了高.‘潮’的感觉。呐喊声直冲霄,在山谷中‘荡’,甚至远在二十里之外的汉军都能清晰的听到他们的呐喊声。

“驾!”

看到士卒们群情‘激’昂,年少气盛的常茂更是血脉贲张,手中的马鞭不停的‘抽’在的卢的‘臀’部,催促胯下战马加快速度,一边驰骋一边与身后的随从谈笑:“听闻刘备的妻子甘氏肤白如‘玉’,胜过阳‘春’白雪,这次攻破了成都,谁敢和我抢这个‘女’人,休怪小爷槊下无情!”

策马紧随的将校们一阵哄笑:“哈哈常将军好重的口味,你今年不过才十**岁,因何对一个半老的徐娘感兴趣?”

常茂撇嘴:“尔等懂个屁,常言道好吃莫过饺子,好玩莫过嫂子!这甘氏也不过三十出头的样子,这样的‘女’人才有滋味哩!再说了,我倒是对穆桂英、貂蝉、武如意感兴趣,可那些婆娘都远在金陵,咱们也鞭长莫及啊!”

“听斥候说北上攻打剑的队伍中并没有发现黄罗伞盖,亦没有天子的旗帜,如果刘辩没有班师金陵的话,那就是躲在成都里面享福呢!听闻这个好‘色’之徒走到哪里都会带着嫔妃,说不定咱们攻破了了成都,真的能抓到几个也不一定哦!”

一名偏将紧紧策马跟在常茂马后,做出了鞭辟入里的分析。他的这番话更是让常茂身边的将士陷入了高‘潮’之中,一时间欢声笑语,各种戏谑声此起彼伏。

“若刘辩的‘女’人在成都,那是最后不过,我常茂多了不要,穆桂英与武如意再加上甘氏足矣!”

“那就把貂蝉赏赐给小的吧?听说这可是吕布到死都没有解开的心结!”

“俺要大乔好了,可惜小乔在‘交’州为了周瑜殉情,否则的话姐妹双.飞,肯定快活赛过神仙啊!”

“既然你们都把刘辩的‘女’人瓜分完了,老子干脆要刘辩算了,尝尝爆皇帝屁眼的滋味如何?”

一阵肆意的哄笑,随着战马的驰骋而‘荡’漾:“娘的,孙三你这瘪犊子真是重口味啊!”

常茂的双‘腿’狠狠的夹在坐骑腹部,任凭白‘色’的披风在风中飞扬,手中的长槊高高举起,大声叱喝:“将士们加快速度啊,早点拿下成都,早点睡最美的‘女’人reds;!”

轰隆隆

马蹄声急如骤雨,士兵的步伐犹如夏日雷鸣,一个时辰之后逐渐深入了伏虎岭中段。黄忠站在山坡上,手中的弓箭正好瞄准了白马白衣的常茂,拉得弓弦如满月,只等孙武一声令下。

孙武也看到了鹤立‘鸡’群的常茂,缓缓举起了手中的号角,吩咐左右道:“那骑乘的卢马者必是刘裕,待我号角响起,‘乱’箭‘射’下!”

话音落下,牛角号已经凑到了孙武面前,鼓足气息吹动,发出了一声嘹亮雄浑的长鸣,声震寰宇,山谷‘荡’。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