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七十三 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

一千七十三 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


                作为皇帝,必须懂得驭人之术,一味的加官进爵,赏赐拉拢是不行的;应当该赏的赏该罚的罚,恩威并施,才能树立自己乾坤独断,说一不二的威望。

刘辩大笔一挥做出了第二个决定,免去顾雍的学部尚之职,降为“署理学部尚”,也就是把顾雍从正式的学部尚降职成为了代理。并扣除俸禄半年,以儆效尤,还望满朝文武引以为戒,严格约束家眷族人,若再有此事发生,定然从严不赦。

红袖之案已经发生将近一个月,彼时蔡瑁还没有谋反。因为顾雍处置得当,再加上又是当朝两品大员,九部尚之一,背后站着德妃武如意,以及陆氏、顾氏等江东豪族,甚至整个江东的士族。所以就连刘伯温、荀彧等七位顾命大臣也感到棘手,不敢轻易处置,只好把这烫手的山芋抛给了刘辩。

刘辩思前想后,终于在这个早晨做出了决定,把顾雍降职为“署理尚”,其一在于敲打江东士族,告诉这些家伙们收敛一些,朕想办你们就想碾死一只蚂蚁般轻松。其二,打算找个机会把顾雍外调担任地方刺史,给萧何腾出位置上位,慢慢的把萧何推进中枢,直到担任丞相为止。

“是你顾雍自己犯了事,莫怪朕无情!”刘辩麻利的把晾干的信塞进信封之中,交给了锦衣卫用飞鸽发出,“王子犯法尚且与庶民同罪,既然被朕抓住了把柄,你就得认罚!”

处理完了这两件主要事情,剩下的都是鸡毛蒜皮的事情,刘辩很快就做了批复,最后把注意力转移到了益州北部的战场。

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之内,徐晃率领着法正、傅友德、张宪等人已经攻克了梓潼,斩杀了张鲁旧部杨任,目前已经兵临剑。只要击破泠苞、张卫率领的五千守军,拿下剑门关,便可以畅通无阻的直捣汉中,与关羽两路会师,合围朱棣。

倒是孙武这半个多月以一直与赵、黄忠、虞子期等人率领三万人马,埋伏在绵竹到汶山的崇山峻岭之中,似乎吃定了刘裕会杀个马枪,一心要重创刘赵联军,立下一场惊世奇功,一鸣惊人。

虽然已经过去了半月有余,但孙武依旧拥有足够的耐心,只不过刘辩对此并不抱有乐观态度。毕竟刘寄奴乃是中国历史上屈指可数的皇帝,拥有高达99的统率值,前世气吞万里如虎扫灭了东晋各路诸侯,结束了中国长达百年的战乱,建立了刘宋政权,这样的一代枭雄想绝不会轻易中计。

为此,刘辩先后派遣了孙乾、简雍以犒劳三军的名义前往孙武设伏的地点,旁敲侧击的转达了刘辩的意思,希望孙武放弃伏击刘裕的计划,挥军北上与徐晃一起合力攻打剑,争取早日拿下汉中。

但孙乾与简雍之后向刘辩禀报,说孙武罔顾左右而言他,假装听不懂孙乾、简雍的话,抱定了守株待兔到底的决心。常言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既然刘辩把军权放给了孙武,而且是第一次让孙武执掌三军,刘辩也不好越俎代庖,强命孙武撤兵,只能由着他的意思。

从绵竹到汶山的路途层峦叠嶂,地势险要,东西绵延五十里的这段山谷名曰“伏虎岭”,与成都东面的“落凤坡”相对应,都是埋伏的最佳场所。

远远看去,伏虎岭“南临益州开千里沃野,北望秦岭锁八百连,东观潼川层峦起伏,西眺岷山银甲皑皑”,当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孙武率领的三万将士就在山谷两侧的荒草之中埋伏,已经持续了长达半月之久。平日里分作两班相互倒替,一心等着刘裕自投罗网。

为了保持行踪隐蔽,孙武勒令将士不许在山上扎帐篷,就在山峦两侧的山洞中隐藏。虽然上下攀爬起有些费事,但山洞中却是风雨不透,倒是躲过了严寒的侵袭。

这日清晨,赵山洞中拜见孙武,开门见山的表明意:“孙将军,昨夜率领一万将士在山峦两侧设伏,三军将士一致托我向你转达他们请求。将士们舍家撇业,驰骋沙场为的就是建功立业,而如今我军已经在山坡上苦守了半月有余,却迟迟不见叛军踪影。而徐公明率领的将士却一路攻城掠地,逼近汉中;将士们希望将军能够改变主意,率军北上汉中,给儿郎们一个建功立业的机会!”

孙武闻言抚须大笑:“哈哈倒是让子龙将军受难为了,不过请代我向三军将士转达,最多再等十日,必有斩获。否则,我孙吴愿自求贬为庶民,向三军将士谢罪。”

听孙武说的斩钉截铁,甚至不惜以自己的前程做赌注,赵倒是有些不好意思,拱手道:“孙将军言重了,既然你断定刘裕迟早杀个马枪,那就再让将士们等几日吧,毕竟你是三军主将,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

“子龙将军,让你为难了!”孙武伸手拍了拍赵肩膀,表达自己的谢意,“也感谢你对孙吴的信任,请相信我的判断,刘裕一定会去而复返,最迟十日便见分晓。”

孙武正与赵谈话之间,忽然有一儒士大步流星的走进了山洞,高声道:“小吏也认为刘裕有很大的可能杀一个马枪,但此人生性谨慎,若是能够派遣一位能言善辩之人前往游说,定然会大大增加刘寄奴钻入圈套的可能性。”

孙武凝眸视之,认得说话之人是吴懿旧部的一个参军,姓邓名芝字伯苗,祖籍南阳新野。在孙武执掌三军后的几次军议中,这邓芝的表现引起了孙武的注意,遂加以提拔留在身边效力,于是邓芝才敢毛遂自荐。

听了邓芝的话,孙武微微颔首:“邓伯苗所言极是,但要派人去引诱刘裕,必须是一个能言善辩,胆量过人之辈。否则在刘裕的逼问之下露了马脚,反而会前功尽弃,故此本将一直没有走这一步。”

邓芝拱手请命:“小吏不才,愿自告奋勇前往刘裕军中见机行事,迟早要说服他卷土重,前伏虎岭自投罗网。”

“邓伯苗啊,并非本将不信任你,但此事干系重大,万一露出破绽反而会弄巧成拙,让三军将士之前付出的努力付诸东流,所以”孙武手抚胡须,委婉的表达了自己的忧虑。

邓芝却信誓旦旦的道:“小吏愿立下军令状,若是完不成任务,甘受军法处置。若小吏因为不能完成任务畏罪潜逃,请将军将邓芝的族人下在大狱中问罪,绝无半句怨言!”

见邓芝说的斩钉截铁,孙武不由得肃然动容:“邓伯苗你果真有如此把握?”

邓芝却已经从袖子里掏出了一张纸笺,双手呈给孙武:“小吏已经写好了军令状,现在交于将军,若小吏不能成功,任凭处置!”

见邓芝说的豪气干,踌躇满志,孙武便不再忧虑,朗声道:“既然邓伯苗有如此胆色,本将又岂能畏首畏尾?你下山寻找刘裕去吧,若是能够尽早引诱刘裕入围,本将在陛下面前给你保举一个兵部员外郎头衔。”

“多谢孙将军提拔,正所谓富贵险中求,我邓芝此去不然不负孙将军与将士们的厚望!”邓芝闻言大喜,向孙武鞠躬道谢,迅速的下了山坡,翻身上马向西追赶刘赵大军去了。

此刻已经是十月下旬,寒风凛冽,吹得甲胄寒彻骨髓。

刘裕、赵匡胤率领近十万联军离开绵竹之后一路向西,到了汶山县城后折返向北,一路翻山越岭朝着阴平郡进发。

但一路行,路途越越崎岖坎坷,许多地方甚至没有道路,需要消耗大量的人力填沟架桥,开山凿岭,才能让骑兵队伍与车辆通行。

等队伍抵达了江油县城之后,行军速度已经由刚开始的日行四十里下降到日行二十里,走了半个多月的时间,不过才走了六百里左右的路程。距离更加险要的阴平郡尚且还有四百里的路程,而从阴平到刘裕的老巢汉中尚且有四百里路程,按照现在的行军速度,只怕再有两个月才能走出巴蜀的山川进入汉中平原。

这样的行军速度让刘裕大动肝火,甚至杀了十几个不肯出全力搭桥开路的士卒。但蜀道崎岖,遍地岩石,开凿起异常费力,再加上天寒地冻,就算联军将士全力以赴,大军也只是每天多走两三里的路程而已。

这日天色迟暮,日薄西山,大军刚刚扎下营寨,刘裕就心急火燎的找赵匡胤:“赵兄啊,照这个速度下去,等咱们走出巴蜀的山川之时,只怕汉中也早就丢了,小弟我连立足之地也没了啊!”

“呵呵德舆兄弟不必着急,若汉中真的丢失了,你就跟着我去雍州好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有刘裕的汉中在前面挡着,赵匡胤的天水至少还能保住一段时间,因此比起刘裕赵匡胤则淡定了许多。(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