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六十五 屠龙刀的秘密

一千六十五 屠龙刀的秘密


                尽管刘无忌说的一本正经,但显然没人会把一个孩童的话当真。 。 更新好快。

“童言无忌,童言无忌!”蔡瑁的谋士陪着笑脸,示意蔡瑁继续巡视,“这孩子信口雌黄,估计绝非善类,其父亲非‘奸’即恶,将军莫要再和他‘浪’费‘唇’舌,派人送到濡须城外充作劳役便是。”

刘无忌才不会错过‘诱’杀蔡瑁的好机会,跨前一步挡住了蔡瑁的去路:“蔡将军你以为小爷是信口雌黄么?我有如山铁证!”

“铁证何在?”见刘无忌言之凿凿,蔡瑁又停下了脚步。

刘无忌朝远处一指:“就在江边的小船上,甲板底下有一口宝刀,名唤屠龙。你派人去搜查一番,便知我说的是真是假。”

蔡瑁挥了挥手,马上有几个亲兵去江边的小船搜索了一番,将刘无忌提前藏好的屠龙刀带呈给蔡瑁:“启禀将军,果然发现一口宝刀。”

“真有屠龙刀?”蔡瑁惊讶不已,从亲兵手里接过屠龙刀仔细端详起。

只见这柄刀的外形被铸造成一只栩栩如生的青龙,刀身散发着一股让人不寒而栗的锋芒,重量估‘摸’着在三十五六斤。而且这柄刀的纹路看起非常神秘,看起像是地图又像是上古奇怪的文字,让人看后好奇心大起,不由自主的产生这柄刀里面隐藏了重大机密的感觉。

“这柄刀是哪里的?”

蔡瑁对于刘无忌说的话有五分相信了,看这把刀的做工及材质,绝不是普通百姓能够拥有的,自己戎马多年,还从没见过这种宝刀。

刘无忌冷哼一声:“当然是祖上传下的,此刀名唤屠龙,削铁如泥,不信你试试!”

蔡瑁命亲兵拔刀举在空中,挥起屠龙刀斩去,只听“呛啷”一声脆响,士兵手中的钢刀应声而断。切口处整齐圆润,犹如被切开的豆腐一般,让在场众人忍不住齐齐大喊一声“真是宝刀啊!”

蔡瑁爱不释手的把玩着屠龙刀,扫了刘无忌一眼:“就算这屠龙刀是把宝刀,又与你说的富可敌国的宝藏有什么关系?”

刘无忌指了指屠龙刀上的纹路:“先祖新朝皇帝王莽在位之时,眼见赤眉军、绿林军蜂拥而起,唯恐天下不保,因此把大批金银宝物埋藏在一处秘密的地方。将地图暗藏在屠龙刀与斩凤剑之中”

“斩凤剑?”蔡瑁望着手中的屠龙刀,对刘无忌的话已经相信了七分。

虽然寒冬十月,朔风劲号,但凌统的额头却忍不住见汗,抬起袖子擦拭了一下,在心中暗自嘀咕一下:“稍有不慎便是杀身之祸,这庐江王也太能扯了,我凌统服了!”

刘无忌的大眼睛骨碌碌的‘乱’转,咂吧咂吧嘴‘唇’:“不错,就是斩风剑。先祖把地图分成两份,一份藏匿在屠龙刀之中,另外一份藏匿在斩风剑之中,各自铸造了机关。只有刀剑相击,地图就会显现,顺着地图就能找到这笔宝藏。”

“将军,把这屠龙刀‘交’给铁匠炼了便是。”旁边的谋士提议道。

“愚蠢!”刘无忌一脸鄙夷,“你把宝刀炼了,地图还能存在?再说了,这么一把神兵宝刀被炼成破铜烂铁,岂不是暴殄天珍?我想蔡将军才不会像你这样愚蠢。”

听了刘无忌的话,蔡瑁心动不已,皱眉暗自思忖:若这宝藏果真存在,我第一可向曹‘操’献宝换取荣华富贵,如果曹‘操’争霸失败,我也可以隐姓埋名做个财主。

随着战争的持续,曹魏的士兵不断扩充增加,所带的结果就是军饷大幅增加,这很是让曹‘操’头疼。强征士兵容易,但要想让将士们卖命,唯有重赏才有勇夫,曹‘操’无奈之下甚至建造了一峙称“‘摸’金校尉”的队伍,专‘门’盗墓倒斗,寻找帝王陵墓。

由此可见曹‘操’缺钱到了什么地步,如果蔡瑁真的能够找到王莽遗留下的宝藏,定然是大功一件。再退一步,如果曹‘操’战败,自己也能隐姓埋名,像陶朱公范蠡那样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因此刘无忌的话犹如鱼饵一般,‘诱’‘惑’的蔡瑁一颗心蠢蠢‘欲’动。

“这斩凤剑何在?你可知晓?”蔡瑁沉声问道,喉咙忍不住‘抽’搐了几下,唯恐宝藏会一下子消失一般。

刘无忌双臂抱在‘胸’前:“我自然知晓了,就在我为什么告诉你?告诉你了,我还能有什么好处?”

蔡瑁冷笑一声:“小孩子倒是能‘花’言巧语,若是你的祖辈知道这件事情的话,早就去把宝藏挖出做个富可敌国的财主了。又何必冒着三九寒冬,在江上捕鱼换取微薄的收入,为你母亲买‘药’治病?”

刘无忌煞有介事的说道:“小子我也不隐瞒你,我祖上新朝皇帝造了屠龙刀与斩风剑之后分别传给了两个子嗣,代代相传。两百年后传了七八代,原先的亲兄弟后人也变成了陌路,在大江南北过着毫不相关的日子。屠龙刀由祖上传到家父手中,为了找到宝藏,他自年轻时候便寻找王氏后裔,探访斩风剑的下落,并终有收获”

“哦在哪里?”蔡瑁脸‘色’一变,急不可耐的问道。

刘无忌朝东南方向一指,恨恨的说道:“就在长江对岸的芜湖县青阳镇上的一个盐贩子家中,姓王名严,他也是先祖的后裔。家父找到他后商量着把屠龙刀与倚天剑合在一处取出地图,找到宝藏均分。

谁知这王严不顾同宗之谊,竟然毒杀了家父,并派人到我们在柴桑家中强抢屠龙刀。幸亏被我大哥拼死阻拦,我们和母亲才得以逃生到乌江县隐居起,而大哥却死在了王严的爪牙刀下;我们母子在乌江无依无靠,因此才穷困潦倒。”

听刘无忌说的有鼻子有眼,又有屠龙宝刀作为证据,蔡瑁及手下的心腹几乎相信了七八分。甚至就连凌统都相信了七八分,还以为这才是刘无忌的真正身世,庐江王的身份是虚构的,晃了晃脑袋才清醒了过。

蔡瑁一把抓住刘无忌的衣襟,嘎声道:“带我去找这王严,拿斩凤剑。”

“不去!”刘无忌头摇的像拨‘浪’鼓,“杀了我也不去,对我有什么好处?”

蔡瑁‘露’出讨好的笑容:“其一,我可以替你报杀父之仇,其二,若能真的找到宝藏,我可以分你们兄弟三成。”

“不行,至少五成!”刘无忌一本正经的伸出五根手指头和蔡瑁讨价还价,“本是我们王氏的宝藏,分你五成是看在你帮忙的份上。”

蔡瑁‘阴’笑一声,心说我先依着你,到时候还不是随心所‘欲’:“你小子倒是个做生意的好手,那就依你!”

“口说无凭,立下字据。”刘无忌依旧不依不饶,力争把戏演的惟妙惟肖。

蔡瑁照做,写了一张手书‘交’给刘无忌:“王公子,这下该相信本将了吧?”

刘无忌点点头:“事不宜迟,咱们现在动身!”

芜湖县城就在长江对岸,顺着濡须口向下游走四五十里便到,唯恐走漏消息,蔡瑁只挑选了五十名心腹随行。命凌统、刘无忌兄弟上船,准备离开濡须口赶往芜湖县下辖的青阳镇。

谋士劝谏蔡瑁道:“将军,这两个少年有些古怪,况且那芜湖乃是东汉下辖,要不让小人带人去寻找这斩凤剑吧?”

但蔡瑁却怕宝藏消息走漏,人心隔肚皮,谁知道这谋士肚子里打的什么算盘?

当即一口绝:“不必了,从濡须口到芜湖县,不过半天的时间。区区一个盐贩子,家里也就十几个仆从,本将定能去自如。就凭两个少年,能耍出什么‘花’招?再说这屠龙刀可不是寻常兵器,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你好生守卫濡须口,本将去去就。”

随着蔡瑁一声令下,一艘艨艟顺江而下,前往下游对岸的芜湖县城而去,一个半时辰之后便进入芜湖境内,寻找了一个隐秘的地方停泊了下。

蔡瑁在长江上多年,对于青阳镇并不陌生,知道距离泊舟之处不过七八里路。当即留下四五人看守船只,其他人带着凌统、刘无忌上了岸,前去镇上寻找这个叫做王严的盐贩子,夺斩凤剑,集齐藏宝图。

时值隆冬,天寒地冻,又有战事发生,一行四五十人走在荒坡上,人迹罕见。

走了三四里路,刘无忌忽然对蔡瑁说道:“蔡将军,这屠龙刀还有一个秘密,小子适才忘了告诉你。你把刀给我,我指给你看看!”

“哦还有什么秘密?”蔡瑁不复多疑,把屠龙刀‘交’给了刘无忌,迫切的问道。

刘无忌把屠龙刀掂了掂,突然朝蔡瑁劈了出去,出手如风,疾如闪电:“秘密就是这屠龙刀可以砍下你的脑袋!”

事情得太突然,蔡瑁做梦都想不到这个少年的出手竟然如此了得,不及躲闪,直觉的脖子里一凉,整个脑袋便被斩了下,登时滚落在地。

(ps:最近有款同名游戏在市面上招摇撞骗,借用三国之召唤猛将的ip吸引玩家,其本质是一家小公司制作的垃圾游戏,想要捞一笔钱就跑。所以在这里提醒兄弟们不要上当,目前已经由追究其法律责任,此游戏与本书没有任何关系。)q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