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六十二 战鼓急,莫欺少年穷!

一千六十二 战鼓急,莫欺少年穷!


                寒风劲吹,气温越越低。79

尉迟恭不习水战,在濡须口遭到蔡瑁完爆,损兵折将,丢盔弃甲的退历阳县城。一怒之下弃舟登岸,派人把所有船只全部送金陵,彻底放弃了从水中拿下濡须的念头。

“这在江上打仗和陆地完全不是一事啊,脚下软绵绵的像是踩着棉‘花’,浑身是劲也用不上!”

尉迟恭与姚广孝策马并行,率领着败兵赶往濡须山下的大营,一边走一边向姚广孝吐槽,“我就不明白了,蔡瑁手下的士兵怎么做到的在船上健步如飞,稳如泰山?而我们的将士却东倒西歪,脚下不稳?”

姚广孝一手控缰,一手捻着佛珠,微笑道:“敬德将军莫要懊恼,尺有所短寸有所长,蔡瑁上了陆地肯定不是你的对手。同样的道理,蔡瑁麾下的水师在长江上多年,就连孙家水师、韩世忠将军的水师也很难轻松占到便宜。甚至连陛下也对蔡瑁的水战能力赞赏有加,称赞他是大汉水战前十的将领,因此一直得到重用,敬德将军输了这一战也不必耿耿于怀!”

“狗娘养的蔡瑁,等改日在岸上相逢,老子非要一鞭打爆他的头颅,一雪前耻!”尉迟恭抚‘摸’着下巴浓密的虬髯,郁闷的咒骂道。

一阵马蹄声从东面而,一路追赶上尉迟恭方才下马施礼:“尉迟将军,小侄这厢有礼了!听闻将军在濡须山东方受阻,小侄特地绕道合‘肥’前助战。”

尉迟恭与姚广孝一起看去,认得这是黄忠的次子黄锡黄飞鸿,上半年一直在白马寺教习僧兵练武,前些日子因为兄长黄叙辞世,返南阳老家奔丧,想这是处理完丧事归了。

姚广孝是白马寺住持,对于白马寺首席教头黄飞鸿的武艺自然了若指掌,而尉迟恭也曾经多次去白马寺参观武僧训练,对于黄飞鸿的拳脚功夫也是印象深刻。此刻见到黄飞鸿前助战,俱都喜出望外,一起下马施礼。

尉迟恭拍着黄飞鸿的肩膀,大笑道:“哈哈我当是是谁呢,原是飞鸿贤侄,你的拳脚功夫可是炉火纯青,攀爬起不输猿猴,有你助阵,定能拿下东关,突破这道天险,从濡须山杀奔濡须城,全歼叛军。”

“呵呵敬德将军谬赞了,锡也只是粗通拳脚而已,岂敢当炉火纯青这四个字?”黄飞鸿抱拳谦虚,“不过为了尽早解合‘肥’之围,小侄一定会竭尽所能,助将军拿下东关!”

傍晚时分,尉迟恭与姚广孝率领四千多将士返大营,陈宫、张三丰、郭淮等人迎接进帅帐,听说在江上遭到蔡瑁强势阻击,无不摇头叹息,一脸郁闷。( ’)

酒筵之上,尉迟恭攥拳发誓:“既然水上进不去濡须坞,咱们便横下一条心,哪怕填上万余‘性’命,也要强攻拿下东关。若是时间久了,合‘肥’沦陷,曹军主力进入了濡须,那局势就更糟糕了!”

面对着固若金汤,既有大江又有崇山峻岭,还有险关长城的濡须,就连姚广孝与陈宫也是束手无策。独臂的陈宫面‘色’凝重的饮酒,而姚广孝则双目微闭,不停的捻动手里的佛珠。

“这样只能强攻了,明天小子愿意担任先锋!”

上一战浅尝辄止,十四岁的凌统还没有过足瘾,此刻听了尉迟恭的决定,顿时兴奋莫名,主动站起请缨。

尉迟恭把脸一黑,挥手道:“小家伙去去去,你当攻城是闹着玩的么?这是把脑袋拴在‘裤’裆上的事情!若不是陛下在锦囊中提到了你的名字,本将才不会带你呢。你就乖乖的在大营中给我看护好粮草辎重,不要给我添‘乱’,本将就很欣慰了!”

听了尉迟恭的话,凌统明显感受到了不被器重,闷闷不乐的答应一声:“小校谨遵将军之命!”

尉迟恭懒得搭理凌统,继续安排明日的攻城事宜,吩咐黄飞鸿、张三丰道:“你们二位拳脚了得,善于攀爬,明日清晨便各自挑选三千名‘精’卒冲锋在前,本将率领一万主力随后。让郭伯济指挥着霹雳车与井栏作为掩护,就算攻到天黑,尸积成山,也要横下一条心,攻破东关!”

张三丰与黄飞鸿、郭淮一起施礼:“我等谨遵尉迟将军之命!”

计议停当,筵席散去,众人各自帐养‘精’蓄锐,只等天亮后攀上濡须山,争取一鼓作气攻破东关。

“喂凌公绩脸‘色’这么难看?”

唯恐被众文武识破身份后没了自由,因此刘无忌到现在还没有暴‘露’,一直以屯长的身份跟在凌统身边,与他同吃同住,只求大战之时能够在战场上一展身手。

自从上次前往洛阳救人之后,刘无忌就对横刀杀人,刀头‘舔’血的刺‘激’念念不忘,认为只有你死我活的搏斗才能提高自己,相比之下在皇宫里练习拳脚,比武切磋简直就是儿戏。正是这种强烈的愿望,才使得刘无忌偷盗了穆桂英的马匹,跟着凌统‘混’进了军队之中。

虽然再有两个月即将年满十岁,但刘无忌到底是少年心‘性’,还以为自己和凌统做的这些天衣无缝。岂不知知子莫若母,穆桂英早就猜到儿子跟着凌统上了战场,但出于磨砺刘无忌的目的,再加上穆桂英对儿子的武艺充满了信心,所以也就瞒着无忌离宫的消息,由着他在外面闯‘荡’。

凌统拎起陶壶倒了一大碗开水,一脸郁闷的道:“尉迟敬德这家伙不光脸黑,心更黑!他看不起我,觉得我只配看守粮草,不让我跟着攻城。”

“嘿嘿凌公绩你莫要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人家尉迟将军是担心你年幼,照顾你的安危,才让你在家里看护粮草辎重reds;。”刘无忌在帅帐中闭目凝神,推练太极拳,竟然是有模有样,最后还给凌统介绍了一番吕‘洞’宾故事的由,“这是父皇给我讲的!”

凌统撇嘴:“那郭淮也就是比我大了三岁而已,尉迟黑子凭啥让他上战场而留着我看护辎重啊?”

“大三岁也是大啊!”刘无忌双掌平推,中气十足,“再说了,人家郭淮的确比你稳重,说话做事有大将风范,不像你这般‘毛’躁。”

凌统闻言大为不满:“小王爷啊,你真是不够意思!咱们兄弟在一块习武四五年了,你竟然胳膊肘子向外拐。既然你这样说,那我现在就去向尉迟恭辞行京,我看谁带你攻城,谁带你上战场?”

刘无忌赶紧收了拳脚,笑嘻嘻的给凌统倒了一大碗水:“公绩哥哥看你这话说的,我这不是就事论事嘛!我这几天琢磨了一个妙计,正想着带你立功呢,没想到你现在竟然就打起了退堂鼓。”

“什么妙计?”凌统闻言登时喜出望外,“说听听,你要是能帮我压过郭淮,出一口心中的恶气,让尉迟恭刮目相看,日后我唯你马首是瞻。”

刘无忌得意洋洋的道:“这几日暗中听士卒议论,说那国家和蔡瑁”

“不是国家,是郭嘉,城郭的郭,嘉奖的嘉!”凌统咳嗽一声,一本正经的给刘无忌纠正错误。

刘御一脸不以为然:“管他国家还是郭嘉呢,反正这是个坏人!听说他和蔡瑁抓了许多百姓给他建造战船,濡须山那边至少有数万百姓日夜‘操’劳。我琢磨着咱们悄悄去一趟濡须坞,乔装成百姓,被曹军捉了之后,找机会靠近蔡瑁和郭嘉,一刀杀掉。濡须城里群龙无首,岂不是就不攻自破了么?”

凌统皱眉道:“曹军把咱们抓了,会让咱们轻易靠近蔡瑁和郭嘉?”

刘无忌嘲笑一声:“你别穿上甲胄后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你还差一个多月才满十四岁呢,我也不到十岁。咱俩还只是两个孩童,虽然个子长得高一些,可是咱们把甲胄脱掉,换上童装,梳起两个垂髫,谁都会放松警惕。你我找机会靠近蔡瑁和郭嘉,说不定就有机会了!”

凌统转动着手里的大碗沉‘吟’道:“说的好像有些道理!”

“敢不敢去拼一把?不去的话,小王我自己去建功立业了,将别怪我没带你!”刘无忌拍了拍包袱,示意现在就走。

“现在就走?”凌统‘露’出犹豫的神‘色’。

刘无忌一脸鄙视:“切怪不得尉迟将军不重用你了,用兵打仗兵贵神速,你当小王我和你儿戏么?咱们连夜赶到长江岸边,‘弄’一条小船溯江而上,假装是捕鱼的,等到了濡须口说不定就被蔡瑁的士兵抓住了。咱们两个孩童,想也不会把你我怎样,多半会送去做劳役,咱们便见机行事!”

“拼了!”凌统把大碗仍在‘床’上,脱掉甲胄,将三节棍缠到腰间,只穿了一套便装。

两个人到马槽,告诉看护马匹的士卒有重任需要连夜执行,牵了马匹悄悄出了汉军大营,一路向南奔历阳县城而去。

四更时分便抵达了长江岸边,在沿途的一个村庄里叫开‘门’,与这户渔夫讨价还价,购买了一艘小船,并把马匹暂时寄下。这渔夫见两个少年出手阔绰,给的价钱足够自己购买两艘新船,当即痛快的答应下,琢磨着若是两个少年在江中沉了船,自己甚至连马匹都不用还了,简直是一本万利。

“两位小公子请!”

这渔夫亲自‘操’着船桨,顺着村前的小河,载着刘无忌与凌统到长江入口,这才挥手辞别。

凌统水‘性’了得,‘操’起船桨逆水而上,与刘无忌朝蔡瑁军驻守的濡须口而去。为了掩人耳目,沿途在水中撒了几次网,收获竟然颇丰,当下对于骗过蔡瑁军更是信心十足。

(六月一号,祝各位书友节日快乐,咱们永远都是儿童,什么节也过!也请各位兄弟投出保底月票,让剑客小朋友也过一个节日)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