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五十七 插翅难飞

一千五十七 插翅难飞


                汉军水师乘坐三百余艘大小不一的战船,在江面上如同过江之鲫,旌旗招展,浩浩荡荡。顺着长江一路向东,走了两千五百余里,暂时在赤壁县的港口扎下,等待斥候的消息。

“什么,黄祖用铁索拦住了长江?”听了斥候的禀报,韩世忠拍案而起。

黄祖乃是江夏第一大族黄氏的首领,族人过万,再加上召集了隐居的刘表旧部,出其不意的诛杀了江夏太守王朗控制了江夏城池,虽然让韩世忠吃惊,但却也是情理中的事情。

只是让韩世忠没想到的是,这个江夏地头蛇竟然想出了这么一个怪招,先在长江中布置了暗桩、铁椎,又在江面上用铁索拦截,摆明了是要把援军阻挡在长江上游,给曹操占领淮南创造条件。

“我等因为大雨以及南蛮复叛在路途上耽误了二十多天的时间,淮南想必已经告急,却是再也容不得耽误时间。诸位随本将亲自前往那铁索横江之处刺探一番,制定破敌之策!”

听完斥候的禀报,韩世忠一面派使者向西通知诸葛亮帮自己参考破敌之策,一面亲自带了朱桓、梁红玉,乘坐一艘楼船,另外带领了七八艘斗舰、艨艟、走舸等大小不一的船只顺江而下,直奔斥候禀报的流域去观察敌情。大队船只则暂时留在赤壁候命。

顺着长江向下游走了五十余里,那个相貌粗犷的屯长朝前面险峻的江段一指:“启禀韩将军,前面那段水路就是黄祖布下大铁锥的地点,请将军小心应付。”

韩世忠微微颔首,吩咐朱桓道:“你率领一艘艨艟,一艘走舸顺江而下,试探一番!”

“末将遵命!”

朱桓答应一声,跳到一艘艨艟上,率领着五十余人,乘坐了一大一小两艘战船顺江而下,试探暗桩铁椎的虚实。

“抛锚暂停!”

韩世忠在船头一声令下,楼船以及随行船只靠近岸边抛锚,暂时停止了行驶,静静的观察朱桓的动作。

大约半个时辰之后,韩世忠在楼船上看到两艘大小不一的船只先后侧翻,慢慢沉入了江底。

幸亏朱桓等人早有准备,并没有造成伤亡,在寒冷的江水中躲避着暗桩,逆着江水奋力的朝本方船队游。韩世忠急忙命令几艘船只上前接应,把人全部从水中拉上,到船舱里更换了衣衫,避免感染了风寒。

朱桓更换了衣服之后,便直奔楼船的甲板上见韩世忠,还未开口就先打了个喷嚏:“阿嚏这天气够冷的啊!黄祖这狗娘养的真是狡诈,水中的暗桩高低不同,深浅不一,相互交叉,错综复杂。无论是吃水很深的楼船,还是吃水很浅的走舸,都无法安然通过这片暗桩,实在是棘手啊!”

就在朱桓与韩世忠说话之际,铁索另一端的黄祖船队也发现了汉军船只的行踪,在江面上列队行驶,击鼓鸣号,鼓噪呐喊,肆意猖狂的挑衅。依稀能够听清楚他们嘴里呐喊这:“韩世忠,有本事插上翅膀飞过啊!”

“这些家伙真是太狂妄了,当初真不该给黄祖兵权!”

韩世忠摇头叹息一声,心中颇为自责,只恨自己未能洞察黄祖的狼子野心,以至于让他今天这般猖狂嚣张。若是这次能够打破江夏,一定要灭尽黄氏一族,韩世忠在心中暗自想到。

水中的暗桩铁椎至少绵延了三四里水路,隔的太远无法看清江面上的铁索,于是韩世忠跳上一艘走舸,亲自驾着小船,带领了三五个士卒贴着江岸向下游行驶,以求在最近的角度观察铁索,制定过江之策。

小船顺水走了一顿饭的功夫,期间数次听到铁椎摩擦船底的声音,都被韩世忠敏捷的撑篙躲闪开,避免了走舸被铁椎刺破船底的厄运。慢慢的到距离铁索只剩下四五十丈的地方,三道黑黝黝的铁索已经清晰可见。

放眼眺望,只见这一段江面由上向下渐呈狭窄之势,南北大约八百丈左右的距离,江流湍急,两岸奇峰险峻,山势突兀。中间有个曲折拐弯的地方,形似盘龙,因此被称之为“龙头”,而黄祖的三根铁索就设置在这个地段。

远远看去,三根铁索至少有成人手臂一般粗细,黑黝黝的横跨在波涛翻滚的江面上,犹如三条毒蛇一般昂首吐信,耀武扬威的拦住了江面。无论是高达数丈的楼船,还是低矮不过半丈的走舸,俱都在上游戛然而止,无法通过。

就在韩世忠观察铁索之时,得到了消息的黄祖也率部而。因为所用的船只大部分都是劫掠、强征所得,故此绝大部分都是小型民船,只有从江夏郡缴获的十几艘艨艟算是大型船只,但胜在船多,在江面上密密麻麻的排开,犹如过江之鲫一般蔚为壮观。

“韩将军别无恙啊?”

黄祖远远的看见了铁索对面的韩世忠,遂率部溯江而上,把近百艘大小不一的船只在江面上耀武扬威的排开,站在为首的大船上向韩世忠喊话。

“黄祖逆贼!”

韩世忠勃然大怒,弯弓搭箭朝黄祖射出一支雕翎:“这两年韩某不曾亏待于你吧?朝廷也不曾亏待于你吧?竟然做出这种通敌叛国之事,你可知道此举将会让你的族人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两船相隔太远,韩世忠的羽箭射出一百余丈之后就变成了强弩之末,坠进江中不见了踪影。

黄祖在船上放声大笑:“哈哈韩世忠,不要白费无谓的功夫,我自幼生长在江夏,比任何人都熟悉地形。有这三根铁索拦江,你便是插上翅膀也无法飞过!”

“黄祖逆贼,休要得意的太早,我早晚破掉你的暗桩与铁索!”韩世忠收了弓箭,恨恨的发下誓言。

黄祖抬手扶了扶黑色的眼罩,那是五六年前拜孙策所赐,变成了和夏侯惇一样的独眼龙,可惜却没有夏侯惇独目苍狼的霸气和杀气,看起更像是街头的算命先生。

“嘿嘿你都说早晚了,证明你毫无把握破掉我的铁索与暗桩!”黄祖站在船头咧嘴奸笑,“若是等到明年,不用你破坏,我自己就会毁掉铁索让你通过,不过到那时大魏皇帝早就攻破了金陵!看在之前你对我还算不薄的份上,速速率部投降,我在大魏皇帝面前保举你个一官半职,你看如何?”

“无耻逆贼,看我取你性命!”韩世忠怒气更盛,撑了走舸向前靠拢,企图射杀黄祖。

只是船下发出尖锐的摩擦声,韩世忠心知暗藏了铁椎,再加上黄祖军乱箭齐发,箭如飞蝗,只能暂时撑船退。会合了朱桓、梁红玉等人暂时返赤壁水师大营,仔细的谋划一条破敌之策。

(今天外出了,所以更新比较晚,兄弟们见谅)()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