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六十 螳臂当车不自量力

一千六十 螳臂当车不自量力


                斗舰上的勇士用洪炉巨斧断开铁索,毒蛇一般盘踞在水面上的铁索纷纷坠入江中,江面上欢声雷动,声震大江。

韩世忠站在船头喜上眉梢,佩剑一挥大喝一声:“全体进军,生擒黄祖者赏黄金百两,封偏将军!”

“咚咚咚咚咚”

梁红玉一抖披风,一双玉臂挥舞起鼓槌,敲击出昂扬顿挫的声音,鼓舞着三军将士奋勇向前。

“杀啊,生擒黄祖!”

眼见得铁椎被竹筏悉数从江中提起,烘炉巨斧断开铁索,三万汉军将士信心大震,群情激昂,爆发出一阵山呼海啸的呐喊。水手们奋力划动船桨,战舰扯满风帆,犹如龙舟竞渡一般奋勇向前。

一百余艘竹筏成群结队的向下游行驶,转过一个弯之后,水流加快,更是把黄祖军的小船撞击的歪歪斜斜,溃不成军。许多船只被竹筏上的稻草人引起大火,直烧的叛军哭天嚎地,犹如下锅的饺子一般纷纷跳进江水中逃生。

“向前冲锋!”

朱桓站在斗舰的船头,用长枪推着面前的竹筏前进;其他将士俱都做出一样的动作,纷纷站在船舷上用竹篙顶在竹筏的尾部,借着水流的速度推动竹筏向前,逼迫着叛军战船向下游撤退。

黄祖军战船虽多,但大部分都是小型民船,最多只能容纳十人左右。遭到竹筏的撞击后,要么被大火引燃,要么在江中侧翻。转过一个弯之后。江面陡然加宽了至少一倍,顺水而下的竹筏已经不足以席卷整个江面。叛军急忙把小船驶向岸边。躲开如影随行的竹筏,方才逃过了被大火焚烧的厄运。

只是这些刘表旧部虽然逃过了竹筏的冲撞。但却躲不开接踵而至的汉军战船,在江面上密密麻麻,犹如过江鲫鱼一般席卷而,使得叛军无不胆战心惊,许多人失去了反抗的勇气。

黄祖手持佩剑,扫了一圈周围的残兵败卒,还剩下大约三百余艘大小不一的船只,估计也就是三四千人的残兵败将,面对着乘坐楼船、斗舰的汉军战船。无异于螳臂当车。当即扯着嗓子嘶吼:“不要慌,掌控好船舵,向江夏方向行驶,咱们城死守!”

在黄祖的指挥下,两百余艘船只争先恐后的向下游行驶而去,因为没有秩序,自相碰撞之下,又有许多小船侧翻,使得船上的叛军纷纷跌进江中。

朱桓手持长枪立于船头。但凡见着江水中有人,便是一枪下去戳死。其他将士纷纷效仿,挥舞起刀枪,朝水中大肆收割着人头。喷出的鲜血染红了江水,整个江面上漂浮着密密麻麻的尸体,直让人触目惊心。

“休要走了黄祖!”

朱桓一边挥枪刺杀。一边奋勇当先,率领着数十条战船顺流而下拦截黄祖。

汉军船大。行驶速度远胜叛军小船,经过了一个时辰的追逐之后。由十艘斗舰,三艘楼船,二十余条艨艟组成的船队成功的超越了叛军,在朱桓的指挥下纷纷调转船头,与韩世忠前后夹击叛军战船。

朱桓纵身一跃,跳上面前的一艘小船,挥枪将船上的叛军悉数挑落江中,大声呼喝:“韩将军有令,生擒黄祖或得首级者,赏黄金百两封偏将!”

“抓黄祖!”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汉军将士前后夹击,犹如猛虎下山一般,或者驱赶大船撞翻叛军小船,或者直接跳下小船,挥舞着大刀杀个痛快。一时间人头乱滚,血肉横飞。

“投降,我们投降啊!”

前有堵截后有追兵,以区区民船对付汉军的坚船利舰简直是蚍蜉撼树,螳臂当车,绝望的叛军纷纷在水中求饶,有些水性不好的干脆游到汉军的船下向上攀爬,嘴里不停的吆喝:“救命啊救命,我等愿降!”

韩世忠一剑挥出,寒光闪烁,一个个刚刚攀上船舷的叛军人头顿时飞了出去,无头尸体“噗通”一声坠进江中,旋即被波涛吞没,消失的无影无踪。

“给我杀!”韩世忠再次挥剑砍翻一名叛军,厉声喝道:“叛国逆贼,反复无常之徒,一个也不许降,给我全部杀光!”

“杀啊!”

得了韩世忠一声令下,汉军士卒挥舞起刀枪剑戟,狠狠的收割人头,不放过任何一个叛军,直杀得血染长江,浮尸遍布。

眼见上天无路入地无门,黄祖指挥着从江夏郡缴获的十几艘艨艟负隅顽抗,纷纷弯弓搭箭朝汉军还射:“看见了吗,投降也是死路一条,兄弟们奋力死战啊!杀一个不亏,杀两个赚一个!”、

“撞上去!”

韩世忠亲自掌舵,指挥着楼船劈波斩浪朝叛军的艨艟撞击而去,其他的斗舰纷纷效仿,凭借着自身体积庞大的优势欺凌着弱小的叛军战船。

一时间,江面上的撞击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木屑纷飞,浪花飞溅。艨艟上的叛军受到巨大的撞击后站立不稳,左右摇晃,一个个跌跌撞撞,踉踉跄跄。

“撒黄豆!”韩世忠亲手从脚下的麻袋里抓起一把黄豆,向脚下的叛军战船上撒去。

其他汉军纷纷效仿,将一把把黄豆撒向叛军船只,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犹如雨点敲打在甲板上。登时让叛军站立不稳,纷纷跌倒在地,摔得船板上噼里啪啦作响,手中兵器戳死同伴或者自己者大有人在。

“放箭!”

汉军战船逐渐形成围拢之势,把最后的百十艘小船团团围在中央,随着韩世忠一声令下,弓弩齐发,将走投无路的叛军纷纷射倒在地。就算有人跳进江中,也无法躲开汉军小船的追杀,当真是天罗地网,插翅难飞。

朱桓指挥着斗舰慢慢的靠近黄祖乘坐的艨艟,抡起臂膀将手中的长枪掷出,不偏不倚,正中黄祖胸口,自前胸入后背出,登时惨叫一声跌倒在甲板上:“我不甘心,不甘心哪!”

朱桓纵身跳上敌军战船,小心翼翼的躲避着脚下的黄豆,连续砍翻了数名叛军,到黄祖面前查看,早就没了气息,遂一刀割下头颅。身后的将士乱刀齐下把黄祖分尸,有人抢了胳膊,有人抢了小腿,有人抢了手掌,说不定能够换两亩薄田的赏赐也不一定。

傍晚时分战事结束,韩世忠利用诸葛亮的策略一战击破黄祖,诛杀叛军八千余人,击沉各种船只七八百艘,包括黄祖在内无一逃脱。

江面上一片狼藉,除了殷红的鲜血以及残肢断骸,各种无头以及烧焦的浮尸之外,就是毁坏的战船,随着江水向东浩浩荡荡的流淌。而那些竹筏也大多被烧坏,零落成一根根竹子,或者随波逐流或者沉入江中,而被提出的铁椎也已经倾倒在江中,等待的将是慢慢腐蚀生锈的命运。

击破黄祖之后,长江上再也没了阻拦,一路顺江而下,过了江夏后再有三四天的时间便可以抵达濡须口。

韩世忠召唤一名偏将吩咐道:“江水一路向东,都是在我大汉境内,这么多浮尸随波逐流,唯恐带瘟疫。本将留给你三千将士,联合沿江的几个县令,清理江中的浮尸,在两岸掩埋,不得有误!”

做好了安排之后,韩世忠兵分两路,留下偏将带着三千人及四五十条战船清理江面,自己与朱桓、梁红玉顺江而下,杀奔江夏而去。

就在韩世忠斩杀黄祖之际,诸葛亮率领着龙且、姜维、陈到等三员大将提兵七万,沿着华容道、竟陵朝江夏星夜进军,并在晌午时分一举包围了江夏城池。

黄祖率部封锁长江之后,留下儿子黄射以及刘表之子刘琦带领着五千人守城,面对着乌压城一般的汉军顿时慌了手脚。

五六年前刘表兵败服毒自尽,刘琦没有跟随蔡瑁、蒯越等人投降,而是匹马出了江夏,在长沙隐居了起。直到前些日听闻蔡瑁、黄祖反叛,这才欣然出山加入了叛军队伍。没想到的是,不过才二十天左右的时间,便迎了诸葛亮排山倒海般的攻势。

“攻城!”

诸葛亮在帅旗下勒马带缰,手中羽扇一招,下令朝江夏城头发起猛攻。

鉴于城内的守军薄弱,而且疏于操练,装备落后,因此诸葛亮只投入了三万汉军。由龙且、姜维、陈到三员大将亲自率队冲锋。

“杀啊!”

冬阳之下,汉军席卷而至,一鼓未罢,龙且率先登上城墙,手中虎牙碎星斩挥舞的寒光闪烁,杀的叛军如同砍瓜切菜,迎面遇上黄祖,一合砍下人头。

龙且身先士卒,姜维也同样不甘示弱,手中一支暴雨梨花枪上下翻飞,犹如三月梨花,犹如寒冬瑞星,一路所到之处尽皆披靡,迎面撞上公子刘琦,一脚踹翻在地,喝令身后士卒绑了。

江夏百姓沐浴皇恩多年,除了黄氏族人以及刘表旧部之外,并没有多少支持,此刻见黄氏大势已去,纷纷揭竿而起,打开城门迎接汉军入城。诸葛亮催马扬鞭,率领着潮水般的汉军蜂拥入城,江夏之乱就此平定。

(咱们的qq兴趣部落一天的时间已经发展到两千人了,各种讨论非常踊跃,终于有了读者交流讨论的平台,感兴趣的兄弟手机qq点开动态找到兴趣部落,搜索青铜剑客,便可以加入讨论)(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