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五十五 绝境突围

一千五十五 绝境突围


                寿春城下杀声震天,十万曹军围城猛攻。

曹操已经下达命令,三日之内不惜一切代价破城。因此曹军日夜强攻,梯、冲城车、霹雳车、井栏等各式武器轮流上阵,十几个时辰的猛攻下,至少在城墙下面填上了近万将士的性命。

而城内的守军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在主将马岱的率领下,人人浴血,各个拼命,用弩箭、滚石、擂木打退了曹军一波又一波的猛攻。但面对着近百架霹雳车的狂轰滥砸,面对着三丈高的井栏压制,守军同样付出了巨大的伤亡代价,城头上遍地血渍残肢,到处都是战死的将士。

更重要的是曹军兵多将广,可以发起一轮又一轮的进攻,可以交替休息保持旺盛的精力。而城头上的守军只有不到两万,在战死了三千余人之后,剩下的不要说去休息,就是连吃饭的时间几乎都没有,只能一边在城墙上放箭一边啃干粮,甚至连水都不及喝;适才就有一名士卒被干粮噎住喘不上气,当场从城墙上摔下去丢了性命。

天色阴晦不定,北风肃杀,有零星的雪花飘落。

曹操全副甲胄站立在帅帐门前,伸开手掌让雪花落在手心,呢喃自语道:“落雪花了啊?这个冬天得真是太早了!”

话锋突然一转,变得杀气横生:“传朕命令,继续猛攻寿春,先登城墙者封万户侯,赏黄金千两,良田百顷!”

“杀啊,破城!”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典韦、司马错、史进等曹将奋勇当先,冒着箭雨石雹向寿春的城头发起了凶猛的攻势。

曹操在和铁木真争夺中原的时候,就已经命令中原各地秘密制造霹雳车,此次进攻淮南,总计调集了一百余架威力强大的霹雳车。此刻隔着护城河一字排开,朝寿春的城头抛射岩石,一时间寿春上空巨石纷飞,呼啸往,令人不寒而栗。

除了霹雳车之外,曹军的另外一个大杀器就是井栏,说的通俗一点就是能够移动的箭楼。高度一般在三丈到四丈之间,几乎可以与大型城池的城墙平行,并且有保护装置,每一台上面可以容纳七八名弓箭手射击,对于城墙上的守军是个极大的威胁。

千军万马之中,司马错手挽弓箭,亲自站在一架井栏的顶部,指挥着数十架井栏与城墙上的汉军互射,“给我狠狠的射,压制汉军的弓弩手,保护典韦将军登城!”

在司马错的指挥下,四五百名曹军弓弩兵乱箭齐发,与城墙上的汉军互射。彼此高度相当,互有伤亡,但受到井栏压制,守军对于城墙下面冲锋的曹军却威胁大减,典韦趁机手提双戟,引领着五六千勇士扛着梯跨过护城河,向城墙发起了凶猛的攻势。

一百多架霹雳车同时激集火,声势骇人。一块块岩石落在城头,石屑纷飞,不时有汉军被呼啸而的石块砸中,连闷哼都不及发出就一头栽倒在地。

一块青石带着呼啸的风声直奔马岱的头顶飞了过,而正在指挥作战的马岱这对此浑然未觉,正挥舞着佩剑,歇斯底里怒吼:“给我顶住,顶住!”

“将军,躲开!”

一名跟随了马岱多年的西凉士兵大喊一声,奋不顾身的扑了上去,用自己的身躯把马岱撞开。而从天而降的岩石却把他当场砸到在地,变得血肉模糊脑浆迸裂。

“二娃?二娃,你醒醒?”

马岱扭头看去,才发现舍身救自己的正是跟随了自己多年的亲兵陈二狗,因为在家中排行老二,因此乳名被唤作二狗。平时自己对他还算照顾,没想到关键时刻竟然奋不顾身的救了自己一命,当即弯腰去查看伤势,却是已经神仙难救。

战场上死亡如影随形,马岱没时间却伤感,只能狠狠的咒骂一声,弯腰搬起一块滚石,狠狠的向城墙下面砸去:“老子砸死你们这些狗娘养的叛军!”

圆滚滚的大石头砸在梯上,蹦蹦跳跳的不规则运动,连续击中了两名曹兵,纷纷哀嚎着从梯跌落,俱都骨骼折断,当场毙命。

马岱这才出了一口心头的恶气,弯腰再去寻找滚石,却发现城头上已经空空如也,只剩下几块鹅卵石一般大小的碎石。

旁边一名满脸烟灰的屯长强做笑容:“嘿嘿禀报将军,滚石没了,擂木也没了,弩箭已经所剩无几!”

一个留着络腮胡子的校尉手持盾牌替马岱遮挡对面井栏上射的羽箭,气喘吁吁的道:“将军,曹军攻的太猛,咱们的滚石、擂木已经全部砸完,而弩箭也开始告急,寿春怕是守不住了,弃城退守合肥吧?”

又是“蓬”的一声巨响,曹军的霹雳车抛过一块青石,击中了马岱面前的墙垛,碎石飞溅,灰尘弥漫。

马岱咬牙切齿的弯腰,使出浑身力气搬起巨大的石头从城墙上砸了下去,将一名刚刚冲到梯底下的曹兵砸到在地,结结实实的压在巨石之下,低声嘶吼道:“薛将军有令,城在人在城亡人亡,谁也不许再提撤退!没滚石,就用曹军投过的砸去,没弩箭,就捡起曹军的射去!”

蓦然间,寿春南面突然杀声大作,一飚大约五千左右的骑兵疾驰而,从曹军背后开始掩杀,冲的曹军阵脚大乱,“薛”字大旗在寒风中猎猎招展,越越清晰。

“薛将军?”络腮胡子校尉的脸上露出欣喜若狂的笑容,不由得攥拳嘶吼,“哈哈薛将军了,救兵了,我们得救”

又是一声巨响,一块狼牙状的岩石呼啸而至,狠狠的砸在校尉的头盔上,登时闷哼一声,一头朝四丈高的城墙下倒栽了下去,落地之时,一动也不能再动,十有**是不能活了。

“狗娘养的霹雳车!”

马岱的双眼几乎在喷火,弯腰搬起这块狰狞的岩石,从墙垛上探出头去,狠狠的朝梯中央砸了过去。

只听“咔嚓”一声,接近四丈高的梯承受不住巨大的撞击,拦腰折断,把顺着梯向上攀爬的四五名曹军纷纷跌落在地,各自在地上翻滚哀嚎,痛苦不已。

“冲锋!”

乱军之中,薛仁贵当先开路,手中震雷青龙戟卷起片片寒光,朝寿春城门下冲杀。五千骑兵四人一队,排列着整齐划一的队形向前冲锋,目标直指寿春北城门。

“吹号角通知城内的马岱,弃城!”薛仁贵一边冲锋,一边下令吹响号角。

随着薛仁贵一声令下,沙场上响起抑扬顿挫的号角声,三长两短,这是放弃阵地的暗号。

“弃城!”

接到了退兵的命令,马岱立即翻身上马提刀冲锋。如果能够活下去,没有几个人愿意去死,那只是没有办法迫不得已的选择。

城内剩余的一万两千人马纷纷放弃阵地,在南城门集结,等城门敞开之时,跟随着马岱的步伐向前冲锋,与城外的曹军厮杀在一起。一时间杀声震天,血肉横飞。

曹操在高处观战,当看到薛字大旗所向披靡之时,嘴角微微翕动:“薛仁贵骁勇过人,除了贾覆、荆布之外无人可以抗衡,这次在汝阴单骑冲阵斩了阎行,更是表现出了万军中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的实力。传朕命令,不可正面与他斗将,用弓箭射杀他!”

同时又派出斥候飞报曹文诏、韩擒虎,告知他们薛仁贵从南边杀的消息,命曹文诏率领虎豹骑前围堵,既然普通兵团困不住他,那就让重甲虎豹骑试试薛仁贵的战斗力吧!

曹操的命令传下去之后,曹将更是不敢直撄薛仁贵的锋芒,见“薛”字大旗到处,纷纷退避三舍。却让汉军骑兵轻而易举的杀到了寿春城下,与马岱的队伍合兵一处。

不等马岱施礼,薛仁贵就嘶吼一声:“马伯瞻率部先走,本将殿后!”

马岱应允一声,挥刀当先奋力死战,薛仁贵提戟断后,率领着队伍奋勇向外突围。

走了两三里路,薛仁贵忽然发现前面走不动了,只能纵马向前查看,却发现曹将史进提着一条镔铁齐眉棍拦住了去路,马岱苦战难以取胜,队伍受阻,前进不得。

“吃我一箭!”

薛仁贵在两百丈外勒马带缰,弯弓搭箭,奔着史进射出了一支雕翎,势挟风雷,疾如闪电。

“暗箭伤人算什么好汉?”

危急关头,一柄大铁戟呼啸着飞过,就在羽箭即将射中史进之际将之击落,方才让史进免于一死。

曹军不敢与薛仁贵正面厮杀,纷纷弯弓搭箭,箭如飞蝗。薛仁贵纵马掩杀,率领着骑兵一阵突击,冲开一条血路,掩护着马岱率部朝合肥方向撤退。

典韦、史进挥兵随后掩杀,被薛仁贵远远的开弓搭箭,例无虚发,连珠箭般射出数十支,射杀曹军数十人。余众惊慌,不敢向前,纷纷挽弓还射,但距离太远,根本无法形成威胁。

等曹文诏率领一万虎豹骑返之时汉军已经走得远了,曹文诏向南穷追了三十里路,天色渐黑,山路逐渐难行,唯恐中了埋伏只能退兵。曹操拿下重镇寿春,距离合肥尚有一百五十里路程,下令稍作休整,数日之后便席卷合肥,誓要饮马长江,剑指金陵。()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