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五十四 梁山好汉逆袭

一千五十四 梁山好汉逆袭


                司马懿做梦都没有想到如此远的距离竟然还会中箭,就像薛仁贵没有料到司马懿会用火牛阵、决堤对付自己一样。

尺有所长寸有所短,司马懿用自己的谋略战胜了薛礼,又在薛仁贵万军僻易的武力下吃了亏。两人在各自擅长的领域占了便宜,又在对方擅长的领域吃了亏,把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道理变成了三天河东三天河西。

“呃这么远的距离,薛仁贵是怎么射到我的?”司马懿躺在指挥台上,捂着肩膀呲牙咧嘴的自言自语。

风很大,卷的他的长袍以及高台四周的旌旗猎猎作响。司马懿的内心此刻很感激这凛冽的寒风,要不是薛仁贵逆风射箭,弄不好这一箭已经射穿了自己的喉咙。

“三箭震洛阳的薛仁贵,果真名不虚传!”司马懿老老实实的躺在指挥塔上,一动也不敢动,倘若再上这么一箭,恐怕自己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嗖嗖嗖”

三千曹军弓弩手整齐划一的把阵脚向前推进,乱箭齐发,犹如飞蝗一般密集。

起初,薛仁贵只想下山冲杀一番,斩一员曹军上将鼓舞士气,但无心插柳之下杀到了曹军大营前面,并射了司马懿一箭,几乎可以说是个意外的收获。虽然不知道司马懿是死是活,但面对着蜂拥而至的曹军,却也不敢恋战,只能调转马头,向山坡上冲锋而去。

赤兔神骏。四蹄生风。驮着薛仁贵在乱军中犹如风驰电掣,一杆震雷青龙戟挥舞的寒光霍霍,如同十月惊雷,所到之处血肉横飞,尽皆披靡。一路冲杀下,又阵斩了魏卒一百三十余人,偏将、校尉各一人。轻而易举的重新杀上了山坡。

“魏将阎行首级在此!”

薛仁贵在麾下将士们的欢呼声中翻身下马,把首级抛给了一名亲兵,下令悬首旗杆之上,鼓舞三军士气。

“大汉必胜,大汉必胜,大汉必胜!”

受到薛仁贵的鼓舞,汉军士气升,纷纷挥舞着兵器高呼口号。在连续吃了败仗的情况下,三军主将单骑冲阵所带的信心和勇气是无法估量的。这让萎靡的军心得到振奋,让三军将士心头陡然产生了必胜的信念。

朱升在山坡上目睹了薛仁贵单骑冲阵,阵斩魏军大将阎行,并且射了司马懿一箭,万军中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不由佩服的五体投地:“薛将军单骑冲阵。万军僻易。折旗而返,这份武勇直逼霸王啊!但寿春危急,不宜再恋战下去,不如趁军心高涨之际向东突围,杀奔寿春去吧?”

薛仁贵也知道现在不是赌气和曹仁争胜负之际,自己作为淮南战场的主将,必须肩负起拱卫寿春、合肥的重任,当即挥手下令:“三军向东突围,本将在前面开路,卢俊义殿后!”

号角呜咽。薛仁贵匹马当先,率领着三千骑兵从山坡上杀下,猛冲曹仁的阵脚。朱升率部居中,卢俊义手提麒麟点钢枪断后,总计两万五千多人马犹如一阵旋风般向山坡下冲杀了过。

“放箭,给我狠狠的射!”

曹仁早就做好了防备,在山脚下布置了鹿角、荆棘等防御物,命弓弩兵躲在后面攒射,阻止薛仁贵的冲锋。

一时间弓弩齐发,箭如骤雨,汉军骑兵受到鹿角、荆棘阻挡,冲锋的速度大为减缓,许多将士纷纷落马。

虽然薛仁贵奋勇冲锋,连续挑开了许多鹿角、荆棘,但率军冲锋却比不得单骑冲阵那般去自如,冲了数次都无法突破曹军的防御,反而折了数百骑,这让薛仁贵怒不可遏。

危急时刻还是朱升提醒薛仁贵,把军中的马车集中起,从山坡上搜集柴草枯叶,在上面抛洒硫磺、火硝等易燃物,点燃之后借着山坡的陡峭推下去,冲开荆棘、鹿角,大军随后突围。

“好,此计甚妙!”

薛仁贵对朱升的提议赞不绝口,方才发现自己因为朱升的身份有些瞧不起他,这几次在司马懿手下吃亏,足以说明谋士的重要性。朱升能够先后在孙氏、朱元璋手下得到重用,又被天子派辅佐自己,说明他还是有些本事的,自己不该先入为主的带着偏见看他。

在朱升的安排下,汉军很快集结了一百多辆马车,时值初冬,草木枯萎,山坡上也不缺柴草,很快就堆积的满满当当。在上面抛洒了硫磺、火硝等易燃物之后,由数百名勇士在车子后面推着,借着山坡的弧度向下冲锋。薛仁贵再次率领骑兵衔尾而行,只等“火车”冲开障碍物,便冲杀进曹军阵中突围。

“冲啊!”

四五百名勇士推着柴车,冒着曹军的箭雨向山坡下面冲锋,一个个视死如归,勇往直前。当距离荆棘、鹿角只剩下百十丈的时候,方才点燃柴草,借着山坡推了下去。

一时间大火弥漫,熊熊燃烧的篝火引燃了鹿角、荆棘,反而炙烤的曹军阵脚大乱,慌不迭的向后撤退,自相践踏之下阵脚大乱。

看着鹿角与荆棘纷纷被大火付之一炬,化为灰烬,薛仁贵催马提戟,率部从山坡上冲了下,潮水般卷了曹军阵中。凭借着一柄青龙戟所向披靡,率领着骑兵冲开了一条血路。

曹仁知道薛仁贵的厉害,不敢正面抗衡,看到薛仁贵冲杀了过,绰刀便走。曹仁深知作为三军主将,不能凭意气行事,要懂得进退之道,这才是一个合格的主将。大魏皇帝把中原兵团交给自己,自己更应该审时度势,量力而为,匹夫之勇不足取!

就连曹仁都退避三舍,其他曹军自然不敢直撄锋芒,被汉军潮水般掩杀了过去,突围向东奔寿春方向而去。曹仁却与曹洪、张燕二将尾随追袭,企图杀伤汉军的后部,扩大战果。但卢俊义匹马断后,手中一杆麒麟点钢枪上下翻飞,杀的曹军不敢近前。

曹洪在远处见了勃然大怒,咆哮一声:“曹子廉在此,汉将留下人头再走!”

“要留下卢某的人头,也得拿出本事!”卢俊义冷哼一声,长枪如电,卷起一片寒芒,与曹洪厮杀成一团,且战且走。

“子廉将军休慌,飞燕前助你!”

张燕提兵杀到,看到曹洪缠住了卢俊义,却又不是对手,便绰了朴刀加入战团。纵然以二敌一,却也不是对手,反而被卢俊义杀的手忙脚乱,招架不迭。

曹仁欺负卢俊义落单,琢磨着以三敌一,无论如何也能把卢俊义留下,当即催促战马,挥舞凤嘴刀加入了战团。

“叮咚卢俊义特殊属性‘全兵’发动,当前对手中使用两种武器,武力+2,基础武力98,麒麟点钢枪+1,当前武力上升至101!”

卢俊义以一敌三,长枪翻飞,防的滴水不露,丝毫不落下风,一路护着汉军后部向东撤退。

薛仁贵率部突出重围之后,调转马头接应,远远的看见卢俊义被曹仁等缠住,便呐喊一声,绰戟加入战团:“薛仁贵在此,曹将休要猖狂!”

看到薛仁贵冲杀过,曹仁莫名心惊,拨马先走。却把张燕闪在了卢俊义的枪下,只听“噗嗤”一声,被刺中胸膛,一枪搠穿了胸膛,当场毙命。

曹洪受到惊吓,急忙催马败走,方才避免了一死。后面的曹军蜂拥而至,薛仁贵与卢俊义不敢恋战,拨转马头,且战且走,慢慢的摆脱了曹军的追袭,一路急行奔寿春而去。

战役结束,曹仁挥兵进入汝阴,清点战果,却是折了阎行、张燕两员大将,被射伤了司马懿,难言乐观。

这结果让曹仁一脸悲愤,一拳狠狠砸在汝阴县衙大门上,面目狰狞的咒骂:“薛礼,我曹子孝与你誓不两立,早晚求得一员大将,将你斩于阵前!”

幸好司马懿的伤势不重,经过医匠包扎之后并无大碍,一脸郁闷的道:“此次未能全歼薛礼,怕是会对陛下攻占淮南的战略有影响。请速派斥候报于陛下,派出队伍阻挡薛礼,勿要使之进入寿春与马岱会合!”

从汝阴到寿春大约一百五十里路程,薛礼率部抵达阳渊县城之时,斥候飞马报:“启禀薛将军,曹魏大军已经包围寿春,猛攻了一天一夜,马岱将军正率部死战。得知我军到,曹操已经派遣了韩擒虎、曹文诏分兵前阻截,要想进入寿春,困难重重。”

朱升抚须建议:“寿春现在已经是绝地,况且周围地势平坦,易攻难守,曹军集结了十几万大军猛攻,怕是守不住了。不如放弃寿春,退据合肥吧,有合肥新城与旧城逍遥津互为犄角,易守难攻,比在寿春决战要好得多!”

薛仁贵沉吟片刻,同意了朱升的建议:“朱允升言之有理,你与卢俊义率主力大军赶往合肥去吧,本将自提骑兵杀向寿春,接应马岱出城。绝不能坐视城中的将士困守孤城而不闻不问,我薛仁贵就算血染沙场,也要去冲开一条血路!”(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