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五十二 武力至上?仲达不服!

一千五十二 武力至上?仲达不服!


                两日之后,斥候飞马报:“启禀薛将军,岳将军已经率领先锋骑兵抵达汝南城下,正式拱卫汝南城。后面吕蒙、霍峻两位将军率领的主力步兵,估计明日傍晚便可抵达汝南!”

从宛城到汝南治所平舆,大约四百五十里的路程,而且还面临着杨素、于禁的纠缠,岳与吕蒙的进军速度已经可以称之为神速,薛仁贵对此深表满意。

“果然是强将手下无弱兵,岳鹏举麾下的将士们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啊,诸位将士们,我等也要努力了!”

薛仁贵扫了一眼麾下的文武,攥拳激励士气:“既然汝南城有了吕蒙、岳的拱卫,足以抵挡曹仁的进攻。我等现在便放弃汝阴,向东增援寿春,与马岱合兵一处,据城死守,等待诸葛孔明的援军到!”

“愿从将军调遣!”

以卢俊义、马忠为首的众将校一起拱手领命,表示以薛仁贵马首是瞻。

薛仁贵站在沙盘面前,高声道:“我军若是弃守汝阴,曹仁、司马懿一定会紧追不舍。故此本将决定以退为进,先出城朝魏军猛攻一阵,趁着对方不解我军意图之时,再快速摆脱敌军的纠缠,迅速撤往寿春!”

“此计甚善,末将愿讨一支兵马在路上设伏,曹军若敢追赶,定然杀他个措手不及。”马忠表态支持薛仁贵,然后主动请缨。

对于马忠的伏兵能力,东汉将领无人不服,薛仁贵自然也不例外。听了马忠的要求,当即毫不犹豫的拨给了五千兵马,让他在汝阴到寿春的路上自行选择地点设伏。

“将士们,随我出城!”

调遣完毕,薛仁贵披盔贯甲,外罩白袍,身背万里起烟,手持震雷青龙戟,跨上赤兔马,率领着三万人马旋风般冲出汝阴县城,杀奔相隔十里的曹仁大营,准备以进为退,先杀曹军一个措手不及,再趁着曹军还没有反应过之时向寿春退兵。

见汉军出城前搦战,曹军营门大开,曹仁全副披挂,率领张燕、阎行二将,提兵三万杀出大营,与汉军遥相对峙。

相隔百丈之时,两军弓弩齐发,射住阵脚,相互叫骂。

薛仁贵催马提戟,径直到沙场中央,手中震雷青龙戟朝曹仁一指:“曹仁,你这叛国逆贼可敢出马与我一战?若你赢了,汝阴双手送上,若你输了,乖乖的给我滚许昌!”

曹仁催马向前几步,大笑一声:“哈哈薛礼啊薛礼,你这一招也就对付吕布那样的无谋匹夫有用,想要对我曹子孝激将,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将在谋不在勇,哪个要和你单打独斗?淮南空虚,我曹魏大军以泰山压顶之势而,此番誓要拿下合肥,直捣金陵!”

“无胆鼠辈!”

看看相距不过五六十丈,薛仁贵想要仗着马快生擒曹仁,双腿在胯下坐骑腹部猛地一夹,催马挺戟,直取曹仁。

曹仁自知不是薛仁贵的对手,拨马就走,直奔本方阵中而。

薛礼催马舞戟,紧追不舍,“曹贼休走!”

赤兔马四蹄生风,眼看就要追上曹仁,一瞬间曹军阵中弓弩齐发,箭如飞蝗,薛仁贵只能挥舞长戟,拨打雕翎,再也无法向前。

卢俊义心知曹将畏惧薛仁贵的威名,不敢单打独斗,手中麒麟点钢枪一招,喝令全军突击,“将士们随我冲锋!”

“杀啊!”

伴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呐喊,汉中阵中颦鼓动地,三万将士追随着两员主将的步伐,挥舞着刀枪,踩踏的脚下烟尘滚滚,潮水般掩杀了上去。

看到汉军向前冲锋,曹仁用弓弩兵断后,且战且走,并不与汉军发起肉搏,有条不紊的向本方大营后退。薛仁贵、卢俊义有心挫一下曹军的士气,挥兵向前猛追,漫山遍野的追赶。

“哞哞”

当距离曹军大营只剩下两三里路程的时候,薛仁贵忽然听到曹军背后传一阵此起彼伏的牛叫声音,不由得一阵错愕:“嘶奇怪,曹军背后因何有如此大规模的牛叫声音?”

一念及此,急忙举起画戟喝令队伍停止追袭:“传我命令,停止追袭,谨防曹军使诈!”

曹军大营中一座高三丈的指挥台,一身藏青色长袍,头戴帻巾的司马懿站在高台之上眺望战场的局势,当发现薛仁贵被曹仁吸引过的时候,不由得嘴角微翘,露出一丝阴险的笑容:“果然不出我所料,薛仁贵急于弃守汝阴,前往寿春坐镇,这是准备以退为进,幸好早有准备!”

呢喃声中,司马懿在高台上挥舞旗帜,示意曹仁的军队两旁分开,给火牛阵让开一条冲锋的道路。

随着司马懿绿色的旗帜招展,指挥台上的十六名信号兵同时挥舞绿色的大旗,向乱糟糟的曹军传达命令。

“两边闪开!”

曹仁跨马舞刀,与阎行、张燕二将勒令后退的曹兵两边分开,但凡脚步稍微慢一些,便纵马碰撞。

中原土地肥沃,尤其是谯郡、陈郡、颍川等地,因此百姓几乎家家都有耕牛。司马懿料定薛仁贵会弃守汝阴,以进为退,因此于数日前命魏军从民间半抢半买征调了一千余头黄牛,秘密藏在营寨之中,只等薛仁贵犯,便引到寨栅前面,使出火牛阵冲撞。

“哞哞!”

曹军寨门敞开,一千余头黄牛身上绑缚了刀枪钩戟,尾巴上拴着芦苇枯草个,上面沾了松脂、硫磺等助燃物。曹军弓箭手躲在远处,朝这些黄牛乱箭齐发,瞬间就引燃了许多芦苇,这些黄牛拥挤在一起,犹如星火燎原一般,瞬间越烧越多,几乎每个牛尾巴上都着了火,滋滋的燃烧着,火势惊人。

为了避免受到惊吓的黄牛向营寨中逃窜,反而将自家阵脚冲乱,因此司马懿早就做了准备,在把黄牛驱赶到营门前面的时候,在牛群周围挡上了栅栏,这样一,受到惊吓的黄牛只能拼命的冲出营门,向南逃窜。

曹仁也按照司马懿的吩咐做了准备,在军队两旁分开之后,用一大片盾牌彼此相连,构筑了一道盾墙,让冲出营寨的火牛犹如洪水一般顺着沟渠向前流淌,以汹涌之势冲进尾随追赶的汉军阵中。

“哞哞”

这些黄牛被尾巴上的大火烧的生疼,一个个发出歇斯底里的鸣叫,成群结队,犹如浪涛一般冲向汉军,卷起漫天的尘土,遮天蔽日。

“不许撤退,拒马枪!”

司马懿的阴招防不胜防,薛仁贵又惊又怒,情知后退只能被这些牛群追在后面践踏,造成大量的死亡,还不如硬着头皮扛住。这些牛群皮糙肉厚,虽然速度不及战马,但冲击力却绝对不可小觑。

“吼嗬!”

薛仁贵连声怒吼,挥舞手中青龙戟,连续砍翻了数头发狂的黄牛,指挥着身后的汉军用拒马枪挡住火牛阵。

此刻汉军的阵脚就像是一道堤坝,而这群火牛就是奔腾而的洪水,你如果能够拦住它,便能让它服服帖帖,或者让它改道别处。一旦被冲毁堤坝,就会呼啸而过,吞噬一切。

“顶住,顶住啊!”

冲在最前面的汉军士兵挺着拒马枪,结成阵势,死死的扛住火牛的冲击。哪怕被冲进一头,也绝不能再让第二头牛冲进,就算冲进第二头也绝不能让第三头冲进

一千多头火牛歇斯底里向前冲锋,汉军将士死死的扛着长枪顶住,避免阵脚被冲的七零八落。

随着时间的推荐,后面受阻的火牛情急之下开始乱窜,奔腾之势稍稍减缓,汉军且战且走,有条不紊的后退着。

尽管被这波火牛阵造成了不小的伤亡,估摸着至少有千余人葬身在牛蹄或者牛角之下,但至少没有被冲乱阵脚,形成溃败之势。否则那样的话,就不是几千人的伤亡规模了。

慢慢的这些黄牛尾巴上的芦苇已经燃烧殆尽,遍地黄牛尸体,有被大火烧死的,更多的是被汉军长枪刺死的。火牛阵的威胁终于被消弭殆尽,薛仁贵急忙下令撤退。

司马懿在高台上看的清楚,连声称赞:“啧啧薛礼还算有些本事,竟然没有被火牛阵冲乱,不过想要全身而退,又岂会这么容易?”

司马懿放下手里的令旗,扭动着长度有些夸张的脖颈,吩咐身边的传令兵:“吹号角,命曹洪决堤!”

“呜呜呜呜呜呜!”

曹军大营内按照约定,响起了循序渐进的号角声,依次传递,飘扬出十几里路程。

“决堤放水!”

早就按照司马懿的吩咐在颍水上游筑造堤坝,屯水多日的曹洪听到号角响起,当即下令决堤放水,截断薛仁贵的退路。

一时间洪水奔腾,席卷而下,将许多猝不及防的汉军冲走。薛仁贵急忙率部撤退到高地躲避洪水,庆幸被冲走溺毙的将士不是太多,只是向东去的道路被洪水截断。

曹洪率领了一万人乘坐竹筏小船,顺水而下,在水面上朝被困在高地的汉军弓弩齐发,双方互射。

忽有士兵大声呼喊:“曹将军,快看下游有一支汉军被冲散了,快去抓人!”

曹洪站在竹筏上,以手遮目向下游眺望,只见道路两旁,草木从中许多埋伏的汉军被奔腾而至的洪水冲了个措手不及,被浪涛向下游卷起,许多人正在水面上挣扎,浑浊的江水上海飘荡着“马”字旗帜。

曹洪大喜过望,手中长枪一招,舍弃了薛仁贵,率领部曲顺着洪水,向下游收割人头去了。()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