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五十一 城在人在,城亡人亡!

一千五十一 城在人在,城亡人亡!


                前有堵截,后有追兵,杨延昭只能催马向前,奋力死战:“儿郎们,随我冲过去!”

手中长枪卷起一团银光,上下翻飞,战有二十余合,杀的曹参节节后退,身后的汉军潮水般蜂拥而过,冲开一条血路。

扭头看看身后,还有四五千将士处在包围之中,杨延昭并没有急着离开,而是大声的督促将士们先走,自己断后。

“将士们快走,本将断后!”

血染征袍的杨六郎一声怒吼,催马向前,迎着冲刺过的一员魏军偏将冲了上去,两把兵器同时向对方刺出。

“噗嗤”一声,杨延昭手中的长枪刺穿了对手的咽喉,而对方的马槊在距离杨延昭胸口一尺左右的地方垂了下去,主人“噗通”一声,倒栽于马下。

有了杨延昭的浴血死战,曹军的包围始终无法合拢,源源不断的汉军从缺口中逃了出去,向着寿春方向溃逃。

乱军之中,典韦手持一双大铁戟徒步冲锋,所到之处,尽皆披靡。

“吃我一戟!”

眼看着距离杨六郎只有数十丈的距离,典韦怒吼一声,一个箭步向前蹿出,把四十斤的铁戟朝杨六郎抛射了出去。

“叮咚典韦特殊属性‘恶’发动,武力+3,基础武力99,双铁戟+1,当前武力上升至103!”

“叮咚典韦特殊属性‘掷戟’发动,武力+7,当前武力上升至110!”

只见这柄玄铁铸造。泛着黝黑光芒的大铁戟裹挟着风声,犹如炮弹一般朝杨六郎呼啸而。

“好大的力道!”

杨六郎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忽听得风声呼啸,一件巨大的兵器飓风般朝头顶掠。不及多想,急忙挥枪格挡。

只是典韦的这一击得太快,杨六郎刚刚作出反应,闪电般的铁戟已经从胸前划过,撕破了甲胄,胸前被撕扯的血肉模糊。

另一侧的戟刃深深的切入战马的颈部,登时连人加马摔倒在地,还没有得及爬起,早就有大批的重甲兵手持刀枪团团围了上。齐声大喝“投降免死!”

“大丈夫可杀不可辱!”

杨六郎奋力从地上爬起,挥舞着扭曲了的长枪与曹军厮打,逼迫的曹军纷纷后退。

“跪地受缚!”

随着一声咆哮,典韦旋风般冲进人群之中,手中铁戟一下子勾住杨六郎的长枪,猛地向怀里一拖,伸脚在地上一绊,登时就把杨六郎摔倒在地。左脚踏出,狠狠的踩住杨六郎的后背。喝令左右:“呀,我我捆了!”

杨六郎虽然失手被擒,但拱卫符离的汉军至少逃走了六七千,一路向南逃窜。史进、曹参纵兵追赶。在半路里遇上马岱率领的五千骑兵救援,一场混战后,各自收兵。

听闻杨延昭失手被擒。马岱一面退兵进入寿春死守,一面派遣了使者飞报驻扎在汝阴的薛仁贵。告知他符离失守,杨延昭被擒的噩耗。请他速做定夺。如果寿春再失守了,曹操的大军便可以兵临合肥城下,距离濡须口不过一百多里的路程,那时和蔡瑁、黄祖联合在一起,局势就恶化了。

符离之战落下帷幕,曹操率领十余万大军蜂拥过境。

典韦押解了杨六郎见曹操,喝令下跪:“见到我大魏皇帝,还不快快下跪?”

杨六郎昂首挺胸,高声怒斥:“叛国逆贼,也敢妄自称帝?早晚必被我东汉大军所擒,满门抄斩,挫骨扬灰!”

曹操勃然大怒:“好一个不识时务的家伙,刀斧手何在?给我推出去斩了,将首级祭奠夏侯元让的在天之灵!”

“诺!”

帐外四五个雄赳赳气昂昂的彪形大汉答应一声,涌进帅帐,提了杨六郎就要准备拖出去枭首祭旗。

“且慢!”

关键时刻,范增站出阻止了曹操的决定。

曹操余怒未消:“范卿为何替这汉将求情,莫非与他有旧?”

范增手抚胡须,摇头笑道:“非也非也,微臣与杨家既不是旧识亦不是故交,素无瓜葛。臣之所以阻止陛下斩杀杨延昭,听说他们杨家对于刘辩说堪称满门忠烈。杨业的八个儿子,大多战死在了雁门,目前只剩下六郎延昭,七郎延嗣,而杨延昭的堂兄杨再兴在长坂坡死的更是悲壮。陛下可以拿着杨延昭逼迫杨业倒戈,也可以向刘辩提出条件让他赎人,让刘辩落个里外不是人!”

杨延昭破口大骂:“你们这些叛国逆贼,早晚身败名裂!大丈夫可杀不可辱,请速速杀我!”

曹操抚须沉吟了片刻,最终同意了范增的提议,派遣了一员偏将率领五百骑兵把杨六郎押解老巢邺城关押,拿着他慢慢的和刘辩讨价还价。若是刘辩答应了自己的条件,便给他个得寸进尺;若是刘辩不答应,少不得落个不顾忠良的骂名。

符离县城被攻下之后,汉军防线瓦解,向南到寿春都是一路坦途,曹操亲自率主力大军直逼寿春。

命曹文诏、韩擒虎、司马错、史进等人分兵攻掠各县,三日之内连下蔪县、山桑、交县、龙亢、虹县、义城等十余县,前锋直逼下蔡,距离寿春只剩下八十里路程。

北风猎猎,天色阴沉,狂风卷,旷野里的枯草随着旋风飞舞,久久不能落地,天地间一片肃杀之意。

汝阴县城之内,薛仁贵接到马岱的求救信之后,坐立难安。

目前曹仁、司马懿正率领五万兵马对汝南虎视眈眈,只要自己放弃了汝阴向东固守寿春,曹仁势必会长驱直入,兵临汝南治所城下。

汝南是朝廷近年新设置的豫州郡治所,下辖南阳、汝南、庐江、淮南四郡,而且汝南与南阳都是人口大郡,经过豫州刺史谢安多年的持续发展,汝南已经恢复了鼎盛时期的十之七八,治所平舆城内的人口规模超过了十万。

如果一旦被曹操拿下了汝南,其战略意义不在寿春之下,一可以大幅度的增加曹魏治下人口,二可以大幅提振曹魏军心。

此次曹魏决战,魏军主攻,汉军主守,从东到西,从青州到荆州,绵延两千里的战线上,军事重镇共有九座,分别是历城、临淄、彭城、沛县、下邳、寿春、合肥、汝南、宛城。

到目前为止,曹魏的攻势已经持续了两个多月,虽然掠地无数,但拿下的大多是无关紧要的县城,对于大局没有多大的影响。

九大重镇之中,魏延、王猛联袂守住了青州门户;秦琼、徐达在沛县、彭城一带重创魏军,并射杀了夏侯惇,给曹魏当头棒喝。若是汝南丢失,这将是曹魏第一次攻陷大汉重镇,真正意义上的一场大捷,足以起到振奋军心的作用。

“绝不能丢掉汝南!”

薛仁贵狠狠的一拳砸在桌案上,可恨的是自己手下的兵马只剩下三万五千人,面对着潮水般进军的曹魏主力,实在是分身乏术。

对于薛仁贵说,汝南不能丢。但寿春不仅仅是淮南的治所,更是拱卫金陵的门户,同样不能丢。一旦寿春丢失,曹魏便可以长驱南下,兵临重镇合肥,距离濡须口只剩下百十里路程,到时候会合蔡、黄叛军,几乎可以剑指金陵,这更是薛仁贵不能承担的责任。

“救兵何时能至?”薛仁贵阴沉着脸,询问帐下的幕僚。

幕僚拱手答道:“将军的话,清晨时分,有使者从宛城报:尽管遭到了杨素、于禁两路夹击,但岳都督数日前在博望坡小胜一场,已经派遣了吕蒙、岳霍峻三将提兵四万前汝南增援,预计五日左右便可抵达汝南城下。”

薛仁贵稍微松了一口气,攥拳道:“好,岳鹏举果然不负我,在这紧要关头还能分出四万兵马增援,够义气!”

“主将何人?”旁边的卢俊义听幕僚把吕蒙放在前面,疑惑的问道。

幕僚拱手答道:“卢将军的话,据说是吕蒙!”

“吕蒙?”卢俊义与马忠对望了一眼,不太明白岳飞为何选择吕蒙担任主将,而不是儿子岳?

薛仁贵抚须沉吟道:“既然岳鹏举选择吕蒙,就证明他有值得岳都督看重的地方,我等就不要胡乱猜疑了。只要岳的援兵抵达了汝南,我等便放弃汝阴,朝寿春星夜进军。死守这座淮南核心,等待孔明援军抵达之时,便是反攻之日!”

做完决定之后,薛仁贵立即发出一支令箭给斥候:“快马赶往寿春,命令马岱死守寿春,哪怕战至最后一人,也绝不能放弃阵地!城在人在,城亡人亡!”

“诺!”

使者答应一声,接了令箭催马出城,奔寿春方向疾驰而去。

岳飞的援军正在路上,这让薛礼稍微松了口气,顿了顿再次询问幕僚:“武关霍去疾那边现在是何战况?”

幕僚拱手答道:“皇甫嵩率领丁延平、邓愈攻打武关,与霍去疾将军大战于武关城外。冉闵将军阵斩西汉偏将十三人,与樊梨花、贞德等女将三路进军,大破皇甫嵩,目前已攻破上洛关,距离长安只剩下四百里路程。”

薛仁贵摇摇头,叹息一声:“看霍去疾有望攻破长安,拿下大功。这个时候也不好再强行让他分兵救援,还是咬咬牙等着诸葛孔明的援军登陆合肥吧!”(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