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五十 蜀道难于上青天

一千五十 蜀道难于上青天


                寒风凛冽,旌旗招展。

各路大军依计行事,孙武率领五万人马穿过雒县,朝绵竹关急行,越向北走越能感到寒风愈愈大。

后面一阵急促的马蹄声,黄忠催马扬鞭追了上,径直到孙武面前施礼参拜:“末将黄忠奉了陛下圣旨,前孙将军麾下听候调遣!”

孙武急忙翻身下马把黄忠扶起:“呵呵黄老将军不必多礼,你戎马多年,老当益壮,有你辅佐,定让三军将士如虎添翼,收复汉中,指日可待!”

黄忠又与赵施礼相见,与吴懿、虞子期等新加入的将领认识一番,然后跟随着浩浩荡荡的大军顶着十月的寒风向北进军。

向北走了三十多里路,到一个巨大的三岔路口,继续向北就是绵竹关,向西便是汶山、阴平一路,地上的车辙、马蹄印等杂乱的痕迹依稀可见,还没有被风沙掩盖,估摸着刘赵联军也就是刚刚走过一天左右的时间。

“吁”

一身藏青色长袍,身披灰色披风,头戴纶巾的孙武一副儒将打扮,勒马带缰,伸手吩咐大军暂时停止前进。

喝止了大军之后,孙武翻身下马,在一帮文武的簇拥下攀爬上了一座山峰,举目向西远眺。

只见西面山脉连绵,山路陡峭,怪石嶙峋,崎岖坎坷,比起奔绵竹关方向不知艰难了多少。怪不得天子前些日子曾经写过一首蜀道难的诗歌,感慨蜀道难难于上青天!

孙武扭头扫视了一眼身边的随从,沉声问道:“诸位可有熟悉巴蜀地理的人?”

赵、黄忠都是初次入蜀。对于巴蜀的地理自然一问三不知,一起举荐吴懿:“吴子远先为刘璋效力。后又跟着刘备,若是论熟悉巴蜀的地形。 想三军之中就数他了。”

“那好,下山后派人把吴子远找讲解一下巴蜀西部的地形。”孙武一抖长袍,带着众文武随从一起下了山坡。

吴懿奉命统率后军,护送粮草,听闻主将召见,急忙快马加鞭的赶了上。

听了孙武的询问,吴懿如实道:“将军的话,末将祖籍陈留,十五年前跟随先主刘焉如蜀。在巴蜀也算待了半辈子。对于益州全境的地形虽然不敢说像张松那样了如指掌,也算是掌握了一个**不离十。”

“愿闻其详!”孙武点了点头,对于吴懿的答很满意,“刘、赵二贼率部直奔阴平,同样以汉中作为目标,这一路比起绵竹、梓潼远了多少?多久才能抵达?”

吴懿略作沉吟之后,肃声答道:“从绵竹到汉中大约八百里路程,如果不考虑敌军的沿途阻截,按照日行四十里计算”

“每天只能走四十里么?”黄忠初乍到。对于蜀道难还没有太深的概念,听吴懿说每天只能走四十里,忍不住抚须发问,“在别的地方每天至少能够行军七八十里。若是急行军日行百里也是不在话下!”

吴懿笑笑:“呵呵要不然陛下怎么会发出蜀道难,难于上青天的感慨呢?我说的日行四十里,还是指的雒县到绵竹。再由绵竹到梓潼的这四百里坦途。等过了梓潼向北,到了剑境内。当真是山势崔巍,一夫当关万夫难开。一天能走二十里路就不错了!”

孙武点头:“蜀道的确崎岖,许多地方稍不留神,就会有人失足坠崖,折损将士。”

吴懿继续做出分析:“如果不考虑敌军阻拦,正常情况下,我军应该在十一月初就能抵达汉中境内。但沿途还有部分刘赵残兵把守,多久能够兵临汉中城下,末将就不敢保证了。”

孙武抚须道:“关长将军已经快马返汉中坐镇,徐公明将军的兵马也已经向北攻打梓潼、剑。就凭泠苞、张卫之流,梓潼不过七千兵力,剑五千余人,一战可定。正常情况下,十一月中旬应该能够兵临汉中城下。”

顿了一顿,孙武话锋一转,沉吟道:“但本将想的是,或许还有另外一个局面,比攻克汉中还要振奋人心。”

“还可能出现什么局面?”吴懿与赵、黄忠等人俱都不解,一起发问。

孙武微微一笑:“这就要看阴平的地形了,不知刘赵联军走阴平这条路,多久能够抵达汉中?”

“剑的道路虽然难走,但好歹还是道路,阴平那鸟不拉屎的旮旯,许多地方连山路都没有。刘、赵联军这是狗急了跳墙,没了办法才选择从阴平撤退,等他们走上半月之后估计就会知道什么叫蜀道难了!二贼拖家带口,十几万大军到了阴平,每天能走十几里就算烧了高香,两个半月能走出这大山套就不错了!”吴懿想起阴平的山路,就替刘赵联军感到头疼。

孙武闻言,心中一动,眼神中流露出喜悦之色:“这样说,我军走梓潼、剑,至少要比阴平提前一个月左右?”

“只要不被阻挡的太久,少说也能提前一个月。”吴懿信誓旦旦的答道。

孙武迎着凛冽寒风朝西方一指,做了最终决定:“既然这样,那就把刘赵联军吸引,沿途设伏,送他们归西!”

“刘赵联军好不容易逃走了,还会么?”众将不解,几乎齐声发问。

孙武踌躇满志的道:“或许赵匡胤不会,但只要我们戏演得好,一定能把刘裕骗!”

“将军何以如此肯定?”赵对孙武的自信表示质疑。

孙武抚须道:“汉中乃是刘裕的老巢,若是眼睁睁看着丢失了,必定心有不甘。当他朝阴平方向走上几天之后,发现路途越越难走,即便走出茫茫群山,也没了立足之地。而我军放出大军倾巢北上,成都空虚的烟幕,十有**会惹得刘裕杀个马枪,届时我军在山路两侧设伏,定然能够重创刘裕!”

计划停当,孙武立即做出安排,先派人赶往绵竹关追上徐晃,让他拉长队形,多竖旗帜,制造出大军北上的假象。

同时又派虞子期、吴懿率领一万五千人马继续北上,采取和徐晃一样的行军策略,把队伍的队形远远拉开,增加大批旌旗,在马尾绑上树枝,弄得烟尘蔽日,浩浩荡荡,制造出大军倾巢北上的假象。

同时又派人赶往雒县,告知文鸯,严守关卡,不得放任何嫌疑人出入,力争断绝刘裕大军和奸细之间的联系。

调遣完毕之后,孙武与赵、黄忠率领三万五千人马追随着刘赵联军的步伐一路向西,走了一天一夜,赶了一百多里地。寻找了一个居高临下,道路狭窄的地形,把马匹旗帜隐藏起,在山路两边埋伏起,只等刘裕自投罗网。

一连两三天不见动静,将士们有些按捺不住,纷纷表示疑虑:“若是刘裕一心向北,不肯调头,我军在这大山之中岂不是白等了?”

孙武抚须大笑道:“将士们沉住气,这是一场耐心的较量,半月之内必有斩获。就算刘裕不亲自,定然也有一员大将率部杀个马枪,一探究竟!”

此刻已经是十月中旬,北风猎猎,吹得行人脸颊生疼。

天空隐晦不定,一阵寒潮过后,天空飘起了小米粒般的雪花。

曹操命郭子仪、陈子分兵进击沛县、彭城,与徐达大战于徐州西郊,相持半月有余,胜负难分。

与此同时,曹操亲自统率十余万人马杀奔符离县城,先锋大将曹文诏、典韦、韩擒虎,以及从曹仁麾下调拨过的史进、司马错等五路进军,浩浩荡荡的杀奔符离这座小县城。

“杀啊!”

漫山遍野之中,五万曹军踩踏着枯萎的野草,浩浩荡荡的杀奔符离县城。

城墙上,杨延昭手持长枪,目光中透露出视死若归的神色,高声鼓舞士气:“将士们,蔡瑁、黄祖兵变之后,淮南危急。若是被曹操拿下了寿春、合肥两座重镇,便可以兵临濡须口,威胁金陵,所以我等必须戮力死战,保家卫国!”

“愿随杨将军死战!”

在杨延昭的鼓舞之下,一万五千将士纷纷登上城头,高高举起手里的兵器用山呼海啸般的呐喊响应杨六郎。

很快的,战斗开始,五万多曹军冒着箭矢滚石,顶着盾牌向城墙上发起了猛攻。

箭雨纷飞,双方互射,不时有人中箭倒地,符离城下血流成河,尸积如山。

战斗从清晨持续到傍晚,曹军至少填上了七八千性命,终于砍断吊桥,用冲城锥撞破了符离县城大门,城池就此宣告失守。

“突围!”

杨六郎手提长枪,率部从南门突围,准备杀奔寿春。

曹军哪里肯舍,漫山遍野的追袭,杨六郎长枪翻飞,迎面遇见史进,奋力杀退,一路且战且走。被曹军尾随追袭,伤亡惨重。

又向南走了十余里,斜刺里杀出一支伏兵,列队堵住了杨延昭的去路:“曹惭在此,奉大魏皇帝旨意,在此恭候多时!汉将还不快快下马投降,免你一死!”(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