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四十八 食君之禄,当报君恩!

一千四十八 食君之禄,当报君恩!


                大火从晌午烧到半夜,燃尽之时整个雒县已经变成一片焦土,到处都是残垣断壁,黑漆漆一片。

蜀道艰难,刘辩也不急着过关,免得夜间造成不必要的伤亡,在关外驻扎了一夜,次日清晨方才挥兵过关,准备继续向北推进,力争在寒冬之前拿下汉中,把战线推进到天水一带。

此刻已经是十月时节,虽然巴蜀盆地气候温暖,但漫山遍野的草木也已经枯黄,驿道两旁的杨树上只剩下些许形只影单的树叶。

次日清晨,天色未亮,便有数十骑从成都方向疾驰而。

的这些人不是别人,正是前往金陵迎接刘禅返成都的孙乾、简雍一行,而且顺道把赵的妹子赵飞雁带到了巴蜀。

孙乾与简雍进了大营之后并不急着去见皇帝,而是先派人去飞报陈平,询问一下怎么安置赵飞雁?总不能就这样塞进皇帝的营帐里,说一声“陛下,请慢用!”

陈平得到消息后,立即亲自前迎接:“哈哈这一路有劳孙公祐、简宪和两位大人了;陛下尚未醒,暂且到我的帐篷中小叙片刻。”

女扮男装的赵飞燕唇若涂脂,面如冠玉,五官如画,杨柳酥腰,即便穿着小厮的衣服,却也是清新脱俗,我见犹怜。朝着陈平嫣然一笑,微微拱手道:“陈大人,飞雁这厢有礼了!”

陈平笑吟吟的上下打量了赵飞燕一眼,不由得竖起了大拇指连声称赞:“啧啧都说女大十八变,而飞雁妹子简直是一天一变,这才有大半年没见吧?妹子更是出落的倾城倾国,好似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下凡,陛下见了你指不定怎么宠幸呢!”

赵飞燕顿时霞飞双颊,低着头嗫嚅道:“陈大人莫要取笑飞雁了,我只是钦佩陛下的雄才伟略,仰慕他的文治武功,上马能横槊,下马能赋诗。只想一睹陛下的风采,我可不敢有非分之想哟!”

陈平压低声音笑道:“飞雁妹妹就别和我说客套话了,从军者谁不想封侯拜将,好女子哪个不想母仪天下?更何况飞雁妹妹这相貌身材得天独厚,若不能进乾阳宫大放异彩,实在是暴殄天珍啊!妹子尽管放心,有兄长我出手,保证陛下对你三千宠爱系于一身!”

“还不知道兄长怎么训我呢?”赵飞燕怯生生的跟在陈平后面,向帐篷里走去,“我看陈大人还是不要声张了,我只远远的看陛下几眼就心满意足了。”

进了帐篷,陈平亲自泡了茶水给孙乾、简雍、赵飞燕等人斟满茶碗:“妹子尽管放心,子龙将军那里我早就打好招呼了!你哥哥他虽然处事谨慎,可是谁又不想做皇亲国戚呢?我就不信倘若飞雁妹妹与陛下两情相悦,子龙将军他会出面阻挠,这一切还是要靠飞雁妹妹拿主意!”

“那一切都听陈大人吩咐好了!”

赵飞燕心花怒放,捧着茶碗浅呷了一口,双颊上红扑扑一团,对未充满了憧憬。

“陈大人,今早气温骤降了不少啊,是否该让长孙刺史给大军准备棉衣了?”

帐篷门帘一挑,刚刚巡视了大营一圈的赵大步流星的走了进,却惊讶的发现自己的妹子竟然在陈平的营帐中做客,不由得错愕不已:“嗯飞雁?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赵飞燕急忙起身,低着头像是犯了错的孩子,轻唤一声:“哥哥!”

陈平笑着给赵斟满茶杯:“子龙将军看你这话说的,掐指算算,至少已经三年没金陵了吧?见到阔别许久的妹子,不是应该高兴么?”

想起前些日子大封之时陈平对自己说的那番话,再看看憨笑的孙乾与简雍,赵就明白怎么事了,摇头苦笑一声:“陈侍郎啊陈侍郎,为了舍妹的事情你可真是煞费苦心啊!”

“哎子龙将军你这话又说错了!”陈平放下茶壶,谈笑风生,“食君之禄,当报君恩。陛下御驾亲征至少已经半年有余吧,咱们做臣子的岂能不为君分忧?其二,飞雁姑娘生的这般倾城倾国,闭月羞花,入了宫之后说不定将能够母仪天下,子龙将军你也跟着沾光,岂不是一举两得的喜事?”

赵呷了一口茶,一脸无奈的道:“既然陈侍郎这么关心舍妹,比我这个亲兄长还要细致周到,那干脆就送佛送到西吧!”

说完话放下茶碗,转身就走:“我还要去巡视一番,就不因私废公了!”

看看天色稍亮,陈平吩咐赵飞燕与孙、简二人在帐篷中等候自己的佳音,然后转身直奔御帐而去。

虽然没能围歼刘赵联军,但连下绵竹关与雒关之后,基本上已经打开了北上汉中的道路。一路向北,重镇梓潼、剑的守军都只有六千人,而守将则是泠苞、张卫,以及从江州逃的刘循、成公英等人,基本上可以兵不血刃的直抵汉中。因此刘辩心情大好,昨夜这一觉睡得非常踏实。

刘辩刚刚洗漱完毕,就看到陈平走了进,躬身施礼道:“启奏陛下,有喜讯报!”

“喜讯?”刘辩愕然,“什么喜讯?张辽、甘宁拿下汉中了?还是尉迟恭平叛成功,不会这么快吧?”

陈平故弄玄虚的道:“人生四大喜事之一!”

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

刘辩琢磨了一通,也就第一条靠谱。

自己乃是堂堂的大汉皇帝,自然不用金榜题名。至于久旱甘霖,自己的确是干旱了大半年,可惜一大帮国色天香的嫔妃都远在数千里之外的金陵,纵然鞭长也是莫及。他乡遇故知更是扯淡,这辈子自己都甭想有个故知了!

“陈卿的意思是准备给朕做媒?”

刘辩咂吧了咂吧嘴唇问道,这陈平真是善于揣摩圣意,这样的“忠臣”想不受宠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陈平微笑着点头:“微臣上次跟陛下说的子龙妹妹的事情,不知陛下是否还记得?”

赵飞燕是刘辩自己召唤出的,怎么会不记得?但也不能表现的太急色,一副懵懵懂懂的样子:“陈卿说的是子龙的妹子?好像有那么一点印象,不过远在江东,何喜讯之说?”

“呵呵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陈平笑眯眯的把真相道:“启奏陛下,微臣已经吩咐孙乾与简雍把飞雁姑娘从金陵带。待会儿就把她领让陛下过目,若是能够得到陛下青睐。那就赏赐个名号,近日就纳了吧?”

“什么,这家伙竟然把赵飞燕弄到成都了?”刘辩心中又惊又喜,陈平这家伙真是太善解人意了,自己已经大半年没碰女人了,这几天终于可以开荤了么?

这让刘辩在心中暗自决定,以后身边最不能放走的两个人,一个是拥有兵圣属性的孙武,另外一个就是善解人意的陈平。

“大军正在征伐途中,朕半路纳姬,怕是不太好吧?”刘辩虽然恨不得现在就一亲芳泽,但也没忘了推辞几句。

陈平笑吟吟的道:“刘、赵二贼已经向西部逃窜,从绵竹到汉中一路空虚,而且眼看冬季即将临,寒冬将至。年前也没有多少用兵的日子了,陛下可以暂时在成都坐镇一些时日,派遣一员大将统兵向北进攻汉中,等明年开春之后陛下再亲征汉中便是。”

从成都到金陵三千五百里路程,路途迢迢,因此刘辩这个冬季不打算江东了,准备明年一鼓作气扫荡西汉,拿下洛阳、长安之后再凯旋京。而陈平这个时候把赵飞燕给自己弄到了成都,简直是雪中送炭,这个冬天的漫漫长夜就不用再担心寂寞空虚了。

片刻之后,陈平带着换了一袭白裙的赵飞燕到了御帐,肃拜施礼:“民女赵飞雁拜见陛下!”

刘辩凝目看去,只见这女子年约十七八岁,当真是风华绝代,美艳不可方物,一颦一笑间出尘脱俗,犹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尤其是那窈窕婀娜的身材,配上瀑布般的青丝,怎一个倾国倾城倾天下!

“果然是极品尤物!”

刘辩朝赵飞燕竖起了大拇指,以不容抗拒霸道口吻做了决定:“传朕旨意,册封赵氏飞雁美人头衔,由陈平送上六聘礼,择日纳娶!”

赵飞燕闻言心花怒放,肃拜盈盈施礼:“多谢陛下厚爱,飞雁愿尽心竭力侍奉陛下!”

皇帝准备纳娶赵妹子为美人的消息很快传得沸沸扬扬,众文武一起向天子道贺,又陆续向赵恭贺。羡慕他生了个好妹子,从此成为皇亲国戚,再加上自己的功绩与名气,将的前途定然不可限量。

虽然喜事临门,但兵贵神速,刘赵大军正顺着阴平山路全力向北撤退,所以东汉军也不能松懈下,必须抢先一步占据汉中这座战略要冲,打开进军雍凉的道路。

刘辩做出决定,命徐晃率部作为先锋向北一路进攻梓潼、剑等地,命孙武为第二路军主将,率领赵、虞子期、吴懿等人提兵五万紧随其后,其他人马暂时在雒县驻扎下,修葺城池,谨防刘赵突然杀个马枪。至于自己,就暂时成都享几天艳福。()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