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四十六 吊打丈三巨人

一千四十六 吊打丈三巨人


                绵竹关位于雒县正北一百八十里,是拱卫成都的第二道屏障。

也是成都连接汉中的必经之路,绵竹关丢失也就意味着刘赵联军与汉中的直接联系被断绝了,再也无法得到兵力、辎重、粮草等各方面的补充。要想撤汉中只能向走崎岖险峻的汶山、阴平一带,由马鸣退汉中。

“撤兵!”

见到周亚夫只率领了三千多残兵败卒狼狈而,刘寄奴立即做出了退兵的决定,现在已经不是还能不能占据巴蜀的问题,甚至不是能否保住汉中的问题,而是刘赵联军还能否苟延残喘下去?

如果徐晃一旦派兵堵住了向西的道路,那么十万刘赵联军最后的命运只能是被瓮中捉鳖,活活困死在雒县城中。

作为中国历史上用兵才能屈指可数的皇帝,刘裕还是懂的取舍之道,没有任何的犹豫就做出了退兵的决定。

赵匡胤和赵普各自叹息一声,知道大势已去,绵竹关的丢失让他们的“拖”字诀变成了黄粱美梦,可谓一着不慎满盘皆输。若不是丢弃了绵竹关,完全可以等着曹操猛攻中原,刘辩弃守巴蜀,然后坐收渔翁之利,现在这一切都泡汤了!

“哼哼这绵竹关可是天下十大雄关之一,以四万人马守卫,竟然在一天的时间里就丢失了,周将军怎么敢用亚父这两个字羞辱先人?”

赵匡胤心中恼怒不已,当下铁青着脸,出言嘲讽面如土色的周亚夫,就算把他碎尸万段都不能解心头之恨。

在这烽火连天的年代,各地都有雄关要塞,并州壶关、雁门关,洛阳虎牢关、函谷关,司隶武关、大散关,萧关,益州绵竹关、雒关、剑门关等十个关卡被赞誉为天下十大雄关。

所谓雄关者,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更何况是四万人守关,竟然一天一夜的时间就被徐晃轻松拿下,这让周亚夫的确抬不起头,“是在下无能,连累两位了!”

赵匡胤还想责怪几句,被赵普以眼神阻止,示意周亚夫留着还有用:“呵呵胜败乃兵家常事,周将军也莫要过于自责。唯今之计,我等当速速放弃雒县,向西奔汶山县城,折返向北经阴平、广武一路,由马鸣退汉中或者雍凉。刘辩军定然穷追不舍,还望周将军振作精神率部断后,拱卫大军安全撤退!”

自己用兵不当,导致西汉联军陷入了困境,周亚夫也没有什么好辩解的,只能拱手领诺:“末将愿率部殿后!”

趁着夜色深沉,赵匡胤吩咐常遇春、常茂父子在前面开路,亲自与赵普、巨毋霸、阮翁仲居中,刘裕率部次之,周亚夫率领本部三千人马,外加杨昂的五千人断后。连夜打开雒县北门弃城而走,顺着小道向西进军。

临行之前,阮翁仲向刘裕、赵匡胤辞别:“二位将军,阮某已经在这雒县呆了两月有余。我贵霜帝国目前正遭到吴起、凯撒的猛攻,恕我不能再随你们北上,今夜就此别过,返程贵霜去了!”

对于阮翁仲的武艺,刘裕、赵匡胤赞赏有加,而好基友巨毋霸也是惺惺相惜,一起挽留道:“刘辩十几万大军目前正在雒县南方活动,一定会戒备森严。而且从成都向南一路数千里,都已经被汉军掌控,只怕阮将军你脱身不得啊,还是等局势稍微好转一些再走吧?”

阮翁仲却去意已决,翻身上马拱手告辞:“我只有一骑,快马急行,纵有百万汉军也拦不住我!”

赵匡胤蹙眉道:“既然阮壮士铁了心要走,我等也不再强留。但这两月以多亏了你的助阵,容赵某设一场小筵为你送行!喝完之后,咱们便分道扬镳。”

“是啊,阮兄弟,这两个半月以你我并肩作战,情同手足,就此离开,我心中颇有不舍。便浅酌一杯,再各奔南北不迟!”巨毋霸挽着马缰,殷切的挽留阮翁仲。

看到众人盛情难却,阮翁仲只好翻身下马:“既然诸位如此热情,阮某也不是不识抬举之辈,那就喝杯酒再走吧!”

趁着将士们悄悄收拾辎重粮草,准备列队出城之际,赵匡胤吩咐军厨做几个小菜给阮翁仲饯行。却背地里写了一封信,然后派出一名精干的亲兵快马出城,把信射进汉军大营,告知刘辩拦截阮翁仲。

两杯酒下肚之后,将士们的辎重也收拾的差不多了,近十万人列队陆续出了北门,奔汶山方向而去。

城门打开,阮翁仲策马向南而去,赵匡胤吩咐巨毋霸道:“巨将军在城门外面稍候片刻,用不了多久,阮翁仲必然去而复返!”

“哦主公如此踌躇满志?”巨毋霸对于阮翁仲颇为不舍,听了赵匡胤的话不由得喜出望外,当下喜滋滋的在关门外驻马等候。

看到阮翁仲策马离开,这两个月以一直提心吊胆,唯恐被认出的齐国远总算长舒了一口气:“谢天谢地,这个猴子总算离开了,从明天起终于不用再刻意躲着了!”

汉军士卒接到赵匡胤射的信,急忙拿去交给刘辩:“启奏陛下,接到信一封。”

“咦这信里面说阮翁仲准备向南返贵霜,到底是何人射?”纵然刘辩智力绝伦,也猜不到其中的奥妙,“估计十有**雒县城中有阮翁仲的仇敌吧?又或者是有人打算弃暗投明?”

但既然信中言之凿凿,便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于是召唤了赵、宇文成都到面前,吩咐二人各自点起五千骑兵,沿途阻截阮翁仲。

“臣等遵命!”

宇文成都与赵一起作揖领命,各自带了五千骑沿途阻截阮翁仲去了。

赵等人前脚刚走,就有斥候前禀报:“启奏陛下,雒县城中人喊马嘶,车马辚辚,疑似敌军有大动作!”

听了斥候的禀报,刘辩恍然大悟:“明白了,这是徐晃攻下了绵竹关,切断了刘赵的退路,他们打算由阴平方向撤退。而阮翁仲不肯再跟着向北,想要返贵霜,赵匡胤出于报复心理才故意把阮翁仲的行踪泄露了!”

立即吩咐侍卫道:“火速传朕旨意,告诉子龙、成都,如果不能擒获、斩杀阮翁仲,便放他向南!”

刘辩深知巨毋霸和阮翁仲联手的威力,如果不能解决阮翁仲,干脆就放他离开吧;当他和巨毋霸联袂作战,激活“居高临下”组合的时候,将是一个极为可怕的威胁!

派人向赵、宇文成都传达了命令之后,刘辩又全副披挂,下令全军做好追击准备,估计用不了多久,刘赵联军就会弃守雒县。

一时之间东汉大营内人喊马嘶,包括关羽、文鸯、虞子期、庞娟、吴懿等文武全副披挂,整个大营十几万人马几乎全军出动,朝十几里之外的雒县城墙下掩杀了过去。

赵还没有等到斥候送的命令,就在旷野中遇见了准备匹马南下的阮翁仲。两丈三的身材犹如一座铁塔,在十月的秋风中格外的惹人注目,不用特意搜寻,便能一眼就注意到他的存在。

“阮翁仲哪里走?还不快快下马受缚!”

赵挺枪纵马,引领着五千骑兵潮水一般扑了上去。

阮翁仲领教过赵的厉害,更何况对方身后带着潮水般的骑兵席卷而,当下不敢恋战,懊恼的咒骂一声,拨马就走:“真是怪哉,这才刚刚出门就遇上了大规模的东汉骑兵,而且这分明是有备而嘛!”

阮翁仲在前面策马狂奔,赵在后面紧追不舍,胯下的照夜玉麒麟撒开四蹄,疾驰如风,不消五六里路程便逐渐赶上了阮翁仲。

“吃我一枪!”

眼看着双骑并行,赵叱喝一声,手中长枪奔着阮翁仲的背部刺了出去。

“叮咚赵龙胆属性发动,武力+3,坐骑照夜玉麒麟+1,武器龙胆夺魂枪+1,基础武力102,当前武力值上升至107!”

看到赵长枪闪烁,阮翁仲不敢大意,将手中的镀金铜人挥舞开,且战且走,朝着雒县返程,早知如此自己就该听人劝阻,暂时追随刘赵联军北上,将寻找个机会再返贵霜。

“叮咚阮翁仲临下属性爆发,自身高度一丈三尺三,对手赵身高八尺八寸,超过四尺五寸,故此降低赵5点武力,下降至102!”

“叮咚阮翁仲‘巨力’属性发动,面对技巧类武将时降低其5点武力,当前赵被降低至97!”

“叮咚赵绝境属性发动,武力+5,当前武力升至102!”

阮翁仲且战且走,仗着身高臂长,手中一百二十斤的铜人势大力沉,面对着赵丝毫不落下风。

两员大将你追我逐,踩踏的烟尘滚滚,杀的难分胜负,一路直向雒县城下而。

“叮咚赵与阮翁仲鏖战超过10个合,降低阮翁仲1点武力,当前武力下降至98!”

“叮咚赵与阮翁仲鏖战超过20合,再次降低阮翁仲1点武力,下降至97!”

“叮咚赵与阮翁仲鏖战超过30合,再次降低阮翁仲1点武力,下降至96!”

(上午参加了一个会议,下午台式机死机了五次,竟然是五次!看这陪了我五年的家伙该退役了,下午重装了系统再不行的话,就先用笔记本了,下一更预计会在晚上10点半左右)()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