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四十三 锦囊妙计

一千四十三 锦囊妙计


                尉迟恭虽然看似鲁莽,但其实粗中有细。 。 更新好快。

傍晚时分距离濡须口大营还有三四里路程,看到前方静悄悄一片,这一路上连个巡逻的士兵都没发现,心中大感异常。

“嘶这情形有些不太对劲,莫不是蔡瑁、黄祖得到了风声?”尉迟恭翻身下马,招呼一行百余名随从到树林中隐蔽,派了几名‘精’干的锦衣卫悄悄‘摸’到濡须口大营刺探。

一顿饭的功夫之后,锦衣卫慌慌张张的禀报:“敬德将军不好了,大事不好,整个大营中的将士正聚集在一起听蔡瑁训话,营‘门’前堆积了小山一般的尸体,蔡、黄二人似乎反了!”

“到底迟了一步啊!”尉迟恭闻言勃然大怒,心中的怒火“噌”的一下子烧了上,摘了双鞭就要冲进大营去拼命,“看我去把这两个逆贼的头颅打爆!”

众随从慌忙拦住:“将军暂息雷霆之怒,军营中被杀了这么多人,而且这支队伍的班底以荆楚旧部组成,估计蔡、黄二人已经完全控制局势。将军虽然骁勇过人,但双拳难敌四手,好汉架不住人多,咱们还是先金陵禀报,再做决断吧!”

尉迟恭别无他法,也只能破口大骂几句,带着随从折返金陵,再做计较。

是夜,蔡瑁纵兵劫掠濡须口附近的县城,连破襄安、临湖两县,强掳‘精’壮五千人从军,又征调老弱‘妇’孺一万五千人到濡须口附近修建工事,摆出了防御长江南岸征讨的架势。

而黄祖则带了五百‘精’骑,连夜快马加鞭,顺着驿道赶往长江上游相隔五百里的江夏,准备依靠黄氏宗族的力量拿下江夏,与濡须口东西呼应,控制长江中游这段水域。

夜‘色’深沉,乾阳宫内却灯火辉煌。

何太后在十几名宫‘女’、太监众星捧月般的簇拥下到了上官婉儿的宫苑,屏退左右,附在‘挺’着大肚子的儿媳‘妇’耳边道:“哀家已经物‘色’好了婴儿。也给你找好了稳婆,三天之后你便诈生就是了。有哀家给你做主,保证天衣无缝!”

上官婉儿虽然忧心忡忡,但也不敢悖逆何太后的意思。如果失去了这个后台的支持,自己在乾阳宫中将会更加举步维艰。<strong></strong>

“婉儿谨遵母后懿旨!”上官婉儿肃身答应,“只是觉得这样做愧对陛下!”

何太后伸手扶了下头顶的发髻,字字千钧的道:“‘女’人不狠,地位不稳!更何况这尔虞我诈的后宫。当年哀家能够母仪天下,可是费了不少心机。更何况婉儿你现在面对的竞争对手简直是如狼似虎,若不出奇招,何以制胜?”

次日清晨,早朝刚刚开始,尉迟恭便快马返了金陵,大步流星的到了太极殿,气喘吁吁的把蔡瑁、黄祖残杀士兵,倒戈降魏的事情报告了一番。满堂文武听完之后不由得一片哗然。

“把蔡氏全族推到菜市口斩首示众!”濡须口挨着鲁肃的家乡不远,得知消息后不由得惊怒‘交’加。当先提议把蔡夫人及刘琮等人斩首示众,震慑叛军。

刘伯温却摇头否决:“若是大开杀戒定然会‘逼’的这些叛军更加死心塌地的为曹魏效力,而是应该以怀柔政策感化叛军之心,让他们看到朝廷并不会因为他们被裹挟着做了叛军而滥杀他们的亲眷,让他们思念朝廷的恩德,‘乱’其军心。”

众人尽皆称善,当下由刑部执行刑罚,只将蔡夫人、刘琮等主犯十余人斩首于菜市场,悬首城‘门’,以儆效尤。

蔡瑁手中只有一万五千左右的兵马。短时间内无力威胁金陵。但作为前沿重镇,一旦曹‘操’突破了寿‘春’、合‘肥’两道防线,便可以直‘逼’濡须口,威胁金陵。所以必须在曹魏大军突破寿‘春’、合‘肥’之后出兵讨伐。

“留下敬德将军拱卫金陵。珙愿提两万五千人马渡过长江前往濡须口讨伐蔡、黄二贼,枭其首级而还!”孟珙大步出列,主动请战。

尉迟恭抢着道:“哎璞‘玉’将军乃是防御金陵的主将,大汉的国都还要靠你拱卫,还是让俺尉迟恭提兵去讨伐蔡、黄二贼吧!”

一直坐在上面的太子刘齐一脸的‘波’澜不惊,对于目前的局势也没有太大的压力。毕竟还只是个十岁的孩子。

咳嗽一声道:“父皇临走时曾经留给我一个锦盒,说是里面有锦囊妙计,现在是否是时候拿出看看了?”

不等众文武答话,刘齐吩咐郑和道:“三宝公公,麻烦你去我的房间把父皇留下的锦盒拿!”

“奴婢遵旨!”

郑和答应一声转身而去,不消片刻功夫便折,恭恭敬敬的呈给刘齐。

刘齐示意‘交’给刘基:“‘交’给刘丞相过目吧,父皇出征之前对我说,到了危急关头便把这盒子拿出给诸位爱卿看看,我琢磨着是时候了。诸位卿家拆开看看父皇写的什么吧?”

刘伯温接过锦盒,麻利的拆开并扯出了一张纸条,只见上面写着;“贼众若至,起用道僧。郭淮凌统,皆可立功。”

“对呀,我等几乎把白马寺、朝天宫的僧道忘了!”

刘伯温一拍大‘腿’,想起了朝廷一直靡费了大量物资人力修建了白马寺与朝天宫,面向全国招募僧侣与道人,并组建了僧兵团与道士兵团。目前白马寺中已经有僧兵一万五千人,朝天宫中也有了四千道士。

虽然他们不是正规兵团,但却有着严格的训练,使得僧、道的身体素质极为出‘色’,棍‘棒’拳脚俱都不在官兵之下,在这紧要关头,这一万九千人的兵团对于金陵朝廷说简直是雪中送炭reds;。

刘基当即派出兵部尚书鲁肃亲自赶往栖霞山与钟山,分别征调僧、道两兵下山,跟随大军度过长江,前往濡须口平叛。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陛下为了推广佛教,这两年耗费了大量的财力物力。修建了这座恢弘的白马寺,如今朝廷有难,吾等岂能不慨然赴死?”得到朝廷的调令之后,白马寺主持道衍和尚召集全寺僧侣集合,大声的鼓舞军心。

“愿为朝廷效力,保家卫国!”

在姚广孝的感召下,一万五六千僧侣光亮的脑‘门’在太阳照耀下熠熠生辉,纷纷举起手里的棍‘棒’响应,一时间声彻霄,在钟山上‘荡’。

姚广孝留下了七八百僧侣看护雄伟庞大的白马寺建筑群,亲自率领一万五千僧侣下了钟山,在金陵城外集结。

比起钟山的白马寺,栖霞山上的道士则只有四千五百余人,但作为朝天宫的掌‘门’,袁天罡亦是不肯示弱,派了副手张三丰率领四千道人下山,与僧兵列阵待命。

经过商议之后,由刘基、荀彧拍板,最终决定由尉迟恭担任主将,率领两万人马,外加这支接近两万的僧道度过长江,前往濡须口平定蔡瑁、黄祖的叛‘乱’,力争在曹‘操’突破寿‘春’、合‘肥’防线之前,一举夺这座长江重镇。

由于金陵拥有长江天险,所以除了孟珙、尉迟恭、廖化等人之外,并没有留下太多武将防御。而天子又特地点了十六岁的郭淮,以及十三岁的凌统之名,所以尉迟恭也把这两名年轻的小将带上随行。

有志不在年高,别看凌统尚且年幼,但寻常的偏将已经不是他的对手,这也让军营中无人敢小觑这个少年。

而郭淮的武艺虽然比起小了三岁的凌统稍逊一筹,但到金陵的这一年悉心研读兵书,并得到了刘伯温、陈宫等人的指点提携,在用兵谋略上讲的头头是道。

除了姚广孝、张三丰、郭淮、凌统等人随行之外,一直在金陵担任兵部‘侍’郎的陈宫也被委任为参军,跟着尉迟恭一起跨江向北,讨伐叛军。

随着此起彼伏的号角响起,这支四万左右的‘混’合兵团从秣陵渡跨过长江,顺着江北的驰道浩浩‘荡’‘荡’的杀奔濡须口,打出了讨伐叛军的旗号。

大军一路急行,尉迟恭、郭淮、张三丰等人在前统兵,陈宫、凌统坐镇中军,道衍和尚率领僧兵随后,一路逶迤,全速进军。

首次从军的凌统在马上手提‘精’钢三节棍,脸上的兴奋难以掩饰,一边策马徐行一边对乔扮成校尉的刘无忌道:“小王爷啊,我觉得你还是去吧!我把你带在身边,万一有个闪失,没法向陛下和贤妃娘娘‘交’代啊!”

再有两三个月便满十岁的刘无忌虽然一脸稚嫩,头上的青铜战盔也大了许多,在头顶上不停的摇晃,但身高却已经超过了七尺五寸,比大部分士兵都要高出一些,比起十三岁的凌统也要高了两寸。

“我说凌公绩你能不能别这么絮叨?岳十二岁都能上战场,小王我马上就十岁了,去战场观摩一番还不行么?”刘无忌瞪了凌统一眼,反‘唇’相讥。

刘无忌爱不释手的‘摸’着胯下的战马“燎原火”,这匹仿佛落日余晖一般火红的战马正是穆桂英的坐骑,被刘无忌悄悄偷了出,乔扮成校尉跟着凌统‘混’进了队伍之中。

“再者说了,你都不是小王的对手,就连你都能随军出战,小王为何不能?”刘无忌得意洋洋的策马徐行,“上次偷了父王的追风白凰,大闹了一次洛阳!这次好不容易把母妃的燎原火偷了出,不大开一番眼界,小王绝不宫!”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