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四十一 奉孝鬼谋

一千四十一 奉孝鬼谋


                蔡夫人对于刘琮的无礼轻叱一声,命下人奉上茶水。nn,

直接开门见山的询问:“我们母子现在已经是大汉子民,不知大魏皇帝派你们有何事?如果没有要紧的事,麻烦离开,莫要连累了我们一家,否则我便报官抓人了!”

为首的使者微微一笑:“呵呵夫人不必如此充满戒备,想这些年夫人的风光不如刘荆州在世的时候吧?”

“这个还用你说!”蔡夫人冷哼一声,“夫人我好歹也是做过几年王妃的人!”

使者抚须诡笑:“是啊,好歹当年刘荆州带甲十几万,朝廷钦封的楚王,而夫人你也是高高在上的楚王妃,比起现在做青楼勾栏的生意不知道高尚了多少倍!没有经历过荣耀,就不知道其中的风光,我想夫人一定很想再做王妃吧?”

“当然想了!”蔡夫人不假思索的答一声,蹙眉道,“可是光想又有个屁用,琮儿他连个一官半职都混不上,我又去哪里做王妃?总不能嫁给刘辩的儿子做王妃吧?呵呵”

蔡夫人一边抱怨一边忆,目光中满满的都是对过去的眷恋和不舍。

使者嘴角微翘:“刘辩不能给你,可是大魏皇帝能给你!”

“此话怎讲?”蔡夫人与刘琮一起问道。

“呈上!”使者朝随从吩咐一声。

包袱呈上,麻利的摊开,只见里面赫然是一颗印绶。

使者拿在手中将底部朝蔡夫人母子晃了一下,底部用篆体字写着“楚王之印”四个大字,“陛下说了,若是夫人与刘琮公子愿意弃暗投明,大王愿将曹冲公子的楚王转授给公子,并由你的子孙世袭罔替。”

“我?”刘琮指着自己的鼻子又惊又喜,哈喇子几乎流出了,“我愿意,我愿意。我愿意弃暗投明!”

说着话一把从使者怀里夺过印绶抱在怀中,连吻数下:“哈哈哈哈哈从今以后我就是楚王了!”

比起欣喜若狂的刘琮,蔡夫人倒是冷静了许多,沉声道:“无功不受禄。我们母子现在既无兵又无权,不知道能够大魏皇帝帮上什么忙,竟然以王位相授?”

“呵呵夫人没有兵权,可是令弟蔡德珪将军有兵权啊!”

使者呷了一口茶,将此行的目的娓娓道。“刘辩大封众将,四象五虎六麟七子八骠九骁十胜等等可是都没有蔡将军的份啊!想蔡将军肯定不甘心,这也说明刘荆州的旧部在刘辩的眼中可有可无啊!”

蔡夫人微微颔首,目光中有怨恨之色:“除了黄忠这个背主求荣的家伙之外,德珪、黄祖、傅巽、韩嵩等人俱都碌碌无为,刘辩还真是看不上我们荆州旧部!”

“呈上给夫人看看!”

使者再次吩咐随从把另外一个包袱呈上打开,里面赫然又是两颗印绶,向前一推说道:“这两颗印绶分别是安西将军、安南将军大印,是我们大魏皇帝许诺给蔡德珪、黄祖两位将军的。麻烦夫人设法通知两位将军,只要他们肯倒戈归魏。大王兵临长江之时,定然言出必行!”

使者说着话又从怀里掏出信呈交给蔡夫人:“这里是大魏皇帝的亲笔信,请夫人过目!”

蔡夫人接过拆开,飞快的浏览了一遍,最后沉吟道:“此事干系重大,我必须与德珪商量一番才能给尊使答复。”

“呵呵,应该的应该的!”使者起身作揖,“这样的话,我等便告辞了,明日便秘密离开金陵。夫人与蔡将军商议好了之后。可派使者赶往淮南一带寻找我曹魏大军。目前陛下正率领二十万雄师南下,席卷淮南,饮马长江,指日可待!”

蔡夫人也听说过曹魏大军压境的战报。心中对于曹操的胜利竟然充满了期待,点头道:“请尊使放心,我明日便派人快马赶往濡须口联络德珪,若是德珪有意弃暗投明,一定会派使者北上拜谒大王。”

当下几名使者拱手告辞,在秋雨中悄悄离开了蔡府。

到街巷上。几个人左绕右拐,穿街走巷,走了小半个时辰,到了一座富丽堂皇的府邸门外驻足,悄悄的交头接耳。

“这就是芙蓉老板朱腾的宅院吧?把信塞进去!”

几个人悄悄把一封匿名举报信塞到了门缝中,然后悄悄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与此同时,受了曹操所托的文聘快马加鞭到了濡须口大营,秘密见到了蔡瑁、黄祖二人,操着几乎与金陵使者一样的说辞游说蔡瑁、黄祖归降。

对于刘辩大封,自己二人遭到冷落之事,蔡瑁与黄祖也是颇为不满,对此满腹牢骚。但也知道天下大势正在向刘辩倾斜,自己若是背叛了刘辩,别无去路,也只能忍气吞声,低人一头。

此刻听了文聘的话,曹操竟然要以安西将军、安南将军这样的重要职位相授,心中不由得颇为悸动,但却又不敢轻易答应,毕竟还需要权衡一番。开弓就没有了头箭,只要自己两人做出了背叛东汉的决定,那只有跟着曹操一条路走到黑。

“文仲业啊,此事非同小可,我们二人需要好好权衡一番。家眷都在金陵呢,我们就算要反,也应该先派人把家眷接出!”蔡瑁与黄祖对视了一眼,做了最后的总结。

“两位同僚所言极是,那么文聘便先北方等待你们的消息。”

文聘按照曹操的吩咐拱手告辞,临走之前再次把局势给描绘了一番,“虽然夏侯元让将军在徐州败了一场,但曹子孝将军也在豫州击败了薛礼,目前正与大魏皇帝率领着接近二十万大军南下,整个淮南的守军不过五万左右,自然可以一战而定。只要两位将军率部倒戈,我曹魏大军拿下寿春、合肥之后便可以兵临长江边上,剑指金陵!”

濡须口扼守长江北岸,东掣金陵,西望柴桑,地理位置至关重要。一直是度过长江的重要口岸,若是蔡瑁与黄祖直接投降,的确可以让曹操直接威胁到金陵。这也让蔡瑁与黄祖相信曹操的诚意,因为自己二人能够给他带巨大的战略利益,所以曹操付出两个高级将衔的代价还是值得的。

夜幕之下,文聘辞别蔡、黄二人,匹马单枪离开大营,向北而去。

文聘走后,蔡瑁与黄祖便返帅帐商议。

蔡瑁首先开口:“黄兄,你意下如何?”

被孙策射瞎了一只眼睛的黄祖抚须沉吟道:“曹操的条件不可谓不动人,但曹操能有多大把握战胜刘辩呢?这一点上我们必须慎之又慎!就怕我们倒戈了曹操,却最终败于东汉,那样的话咱们可要面临灭族之祸了!”

“不然的话,明天托人到吏部和兵部探探口风,看看能否把你我的将衔向上提一提?”蔡瑁提出了一个折衷的方法,“同为失败的诸侯部将,为何关羽官拜前将军,张飞官拜平西将军,你我却只是杂号将军?”

“善!”黄祖抚须赞同,“要是能够给你我擢升,咱们便继续在刘辩手下混,若是不能一视同仁,一碗水端平,咱们就倒戈降曹!”

蔡瑁点头:“军中大部分将校都是你我的嫡系,只有千余士卒是近年招募的,另外还有两名偏将,三名校尉以及军候、屯长若干。若届时你我打定倒戈的主意,咱们设个局坑杀了便是!”

计议停当,二人便各自休息去了。

次日清晨,连续下了四五天的绵绵秋雨总算停了下,天气出现放晴的势头。

朱腾家的仆人大清早起开门,却发现有一封牛皮信飘落在地面,不由得满脸诧异:“这是何人捣乱,把信夹在门缝之间?”

扫了一眼,上面写着“朱员外亲启”五个大字,急忙拿着去拍响了主人的房门。

迷迷瞪瞪的朱腾听说有人夜间遗,打着呵欠接过拆开,看完之后不由得精神一震,击掌大笑:“哈哈终于有办法搞垮蔡家的‘暖香’了,从今以后咱们就会缺一个直接竞争对手!”

朱员外立刻穿戴整齐,拿着信直奔自己一个在朝廷中担任户部员外郎的本家,把信呈了上去:“不得了啦,快信,蔡氏密谋勾结曹魏,准备献了濡须口投降!”

这个姓朱的员外郎看完之后大吃一惊,顾不上自己抱恙请假,也顾不上询问这信自何处,立即穿戴整齐,命令仆人套了马车,直奔乾阳宫而去。

到宫门前下了马车,一溜小跑进了太极殿,鞠躬作揖道:“不得了啦,下官接到秘密信,举报蔡氏一组与黄祖勾结曹魏,意欲倒戈献了濡须口,请诸位大人速做定夺!”

满堂闻言,一片哗然,刘基看过信之后立即召李元芳:“李统领速速带领锦衣卫赶往蔡府调查,不得放过一点蛛丝马迹!”

“诺!”李元芳答应一声,立即带了三百锦衣卫以最快的速度赶往蔡氏府邸而去。(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