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四十五 连环计

一千四十五 连环计


                法正机会抓的恰到好处,徐晃的突击无比坚决。

而且这白雀山的坡度适中,因为是硬质岩石,所以山上缺少植被,不会对俯冲的东汉将士造成影响,可以将冲刺的威力挥到了极致。

徐晃策马狂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正捧着大碗吃面的新文礼砍下了头颅,而其他将士也不甘示弱,山洪一般掩杀下,挥舞起手中的刀枪,居高临下的收割着猝不及防的西汉军人头。

这一刻,两万多西汉将士几乎被打懵了,除了主将新文礼遭到阵斩之外,其他的东汉将士几乎皆有斩获。

一得益以法正捕捉机会的能力,二得益于白雀山的地形,三大家都知道如果不能拿下绵竹关,接下的下场就是断粮溃散,饿死在巴蜀的大山之中,所以人人奋勇各个争先。

一阵山呼海啸般的冲刺,八千悍卒挥舞着狂刀冲下山坡,转眼间就砍杀了近万名西汉士卒,一个个红着眼睛犹如择人而噬的猛兽,出手狠毒,一刀下去就人头落地。

主将战死,被杀的溃不成军的西汉士卒丧失了斗志,纷纷丢掉了手里的兵器,没命的向绵竹方向抱头鼠窜。

“休要走了一名叛卒!”

伴随着一阵急促的颦鼓之声,傅友德与张宪各自率领两万人马从斜刺里杀了出,与从后面追赶的徐晃形成了包围之势。

就算是放敌军向东逃窜,也绝不能让他们向西逃绵竹关向周亚夫报信。否则绵竹关中至少还有一万多人,想要拿下关卡,势必会付出巨大的伤亡。

不得不说,法正在地形选择上表现出了极高的水准,不仅让徐晃借助白雀山的地形成功的阵斩了新文礼,而给傅友德、张宪选择的埋伏地形犹如葫芦一般,中间一段狭长地形,两万人马把出口一堵,和徐晃前后夹攻。几乎不曾让西汉军走脱一人。

被打懵了的西汉军失去了斗志,群龙无,只有小股部队负隅顽抗,很快就被张宪、傅友德身先士卒的砍翻。杀的人头乱滚,尸横遍野。

“愿降,求不杀之恩!”

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剩余的一万多名西汉军丢下武器,跪地投降。

徐晃下令把这些俘虏全部缴了武器。卸了甲胄,就地包围起,留下三千全副武装的士兵看守,若有人胆敢轻举妄动,立斩无赦。

法正又吩咐张宪:“有劳张将军率领万余人换上西汉军的甲胄和旗帜,利用新文礼的尸体诈开城门;请徐公明将军随后掩杀,能否一举拿下绵竹关,就在今夜!”

此刻已是亥时,夜幕漆黑,秋风劲吹。天地间一片萧瑟。

张宪点了一万将士全部换上了西汉军的甲胄,不管是带血的还是破损的,扛起残破的旗帜,一边呐喊鼓噪,佯装与东汉军厮杀,一边朝绵竹关撤退。

徐晃则率领着一万多人随后掩杀,大张旗鼓,虚张声势,与张宪军在黑夜中上演了一出追逐大戏,力争把周亚夫从城中骗出。在野外解决战斗。而法正则与张松率领了三千将士,就地监押近万名俘虏。

傅友德为了避免出现意外,亲自乔扮成西汉军士卒,带了数十名得力悍卒。押解着一名叫做邓迁的降将,运送着新文礼的尸体,提前去绵竹关下诈城。

两万多东汉军泾渭分明,在黑夜中举着明晃晃的火把,一支仓惶撤退,一支尾随掩杀。潮水般向绵竹关涌。

傅友德带了几十名悍卒,骑乘着缴获的马匹,用战马载着新文礼的尸体,提前一步赶到了绵竹关下,大声叫门。

“快开城门,快开城门!新文礼将军战死了,我军正被东汉军追杀,请周将军出城接应!”一名冒充头目的东汉校尉扯着嘹亮的嗓门大声叫门。

守门的士卒迅报周亚夫:“启禀将军,城下了数十名将士,说是新文礼将军战死了,请你出城接应败兵!”

周亚夫一直在城头上等待新文礼归,不时的派出斥候刺探军情,这刚刚下了城墙准备吃点宵夜,再城头上等候战报,就得到了新文礼阵亡的噩耗。

“什么?新文礼以两万五千人追逐七八千东汉将士,会战死沙场?”周亚夫急忙扔下手中的碗筷,以最快的度到了绵竹关城头。

“何人带头?站出搭话!”周亚夫手按佩剑,一脸警惕的问道。

傅友德站在邓迁后面,借着夜幕的掩护用钢刀顶住后背,低声告诫道:“依计答,若是说错半个字,我一刀戳破你的心脏!”

邓迁急忙颔,清了清子嗓子,拱手答应:“周将军的话,是末将邓迁抢了新将军的尸体,拼命送了城下。”

看到了熟人,周亚夫的戒心至少放下了一半,肃声喝问:“新文礼将军勇冠三军,以三倍兵力追赶徐晃,因何阵亡?”

“将军的话,徐晃率领的队伍只是前诱敌的,后面还有两万伏兵呢!”邓迁扯着嗓子,按照商量好的措辞答周亚夫,“新将军追的太急进了包围圈,被三路夹击,遭到了徐晃的阵斩!”

“哎呀还是轻敌了!”周亚夫在城墙上击掌跺脚,懊恼不已。

周亚夫的副将在旁边吆喝道:“把新将军的尸体抬上城墙看看!”

早有几个东汉士卒按照吩咐把新文礼的尸体与头颅抬到了城墙底下,高高举起火把照明,“请周将军仔细查看,这就是新将军的尸体啊,已经尸两处了!”

城墙上下一同举起火把照明,照耀的如同白昼,周亚夫等人看的清清楚楚,脚底下这尸两处的人不是新文礼又是何人?

远处杀声大起,满山遍野的火把掩映,犹如星辰闪烁,依稀能够听见“攻破绵竹关,生擒周亚夫”的呐喊,以及“周将军救命”的哀嚎声!

傅友德在城墙下用钢刀狠狠的戳了一下邓迁的背部,邓迁忍着疼痛拱手求救:“将军啊,救兵如救火,快快出兵救援后面的兄弟们吧,还有万余人被东汉军尾随追杀。将军你再不出兵,怕是就要全军覆没了!”

在邓迁的带领下,数十名乔装打扮的东汉士卒一起拱手求援:“请将军出兵援救兄弟们,迟了就要全军覆灭了!”

举目远眺,杀声愈愈近,闪烁的火把照耀的大地一片通红。

周亚夫咬咬牙,吩咐副将率领三千人守城,自己带领其他人马杀下关去救援败兵,能救多少算多少,绝不能见死不救。

伴随着“吱呀呀”的声音响起,绵竹关的城门缓缓敞开,周亚夫跃马挺枪,引领了一万余人杀出关门,呐喊着向东接应败兵,“将士们休慌,周亚夫前接应!”

一万多西汉将士跟着呐喊:“兄弟们不要惊慌,周将军前接应你们了!”

夜幕之中也看不清面孔,更何况数万人马也不可能彼此认识,只是看着撤退的这支队伍甲胄、旌旗都是本方人马,周亚夫挥军冲杀了上去,与撤退的这支兵马混合成一团。

“给我杀!”

看到周亚夫中计,张宪喜出望外,挥枪戳翻了身边的一名校尉,大吼一声。

原东汉的将士纷纷在臂膊上缠了白布,以此和真正的西汉军区分,当下前后夹攻,内外混战,直杀的周亚夫所部晕头转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周亚夫情知中计,挥舞长枪奋力冲开一条血路,被张宪、徐晃尾随着追杀,又遭到傅友德等数十人的拦截,想要返绵竹关却也是不能,只能率领残部向南奔雒县逃窜,投奔刘裕、赵匡胤去了。

主将率兵出城,绵竹关的城门一直敞着,副将率领了三千人上下戒备,等着周亚夫大军返。

夜幕之中,张宪、傅友德率军直奔城门,一股脑儿的蜂拥入城,砍翻了副将,斩杀了千余名守军,余众投降的投降,溃逃的溃逃,绵竹关就此落入东汉军手中。

天色大亮,绵竹关的城头插上了东汉的旗帜。

张宪又率领五千人到白雀山会合法正,把一万多名俘虏押解进了绵竹关,全部打散收编,混入了队伍之中,充作炮灰。并且暗中排查,将一千多名西汉的死忠秘密坑杀,以除隐患。

清点士卒,东汉军折损的兵力不过五千,大破周亚夫、新文礼的四万人马,轻而易举的拿下了绵竹关这座雄关要塞,断了北方与雒县的直接联系。可谓大获全胜,极大的鼓舞了军心。

徐晃、傅友德、张宪三员大将几乎对法正佩服的五体投地,一起向法正拜谢:“法孝直先生算无遗策,这次我等能够立下大功,全靠了先生运筹帷幄啊!”

法正大笑着还礼:“呵呵三位将军客气了,法正只是熟悉地形而已,能够击败周、新二将,还是亏了你们骁勇善战。”

被法正出尽风头,张松也是心有不甘,提醒道:“虽然我们拿下了绵竹关,切断了雒县和梓潼的直接联系,但西汉联军还可以向西走汶山、阴平、马鸣一带撤汉中。所以我军必须设法阻拦其撤退的要道,如此才能把刘赵二贼困死在巴蜀盆地!”(未完待续。)8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