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三十三 马踏连营

一千三十三 马踏连营


                “我乃大魏皇帝麾下龙虎双煞中的镇东将军贾覆,今日特取你性命!”

征战沙场都是为了扬名立万,千军万马之中贾复自报姓名,誓要阵斩秦琼立下一番惊天动地的大功。。

话音未落,催马挺戟,手中一丈八尺的银月盘龙戟一个推窗望月,直奔秦琼的咽喉刺了出去。势挟雷霆,疾如闪电,一团银光让人不寒而栗。

秦琼手中长枪飞舞,一杆金纂提炉枪卷起一团金色光芒,守得滴水不漏。

枪戟往,马踏连环,两员大将酣战十七八合,渐渐的贾复靠着娴熟的武艺,精妙的变化,慢慢的对秦琼形成压制之势。

“啧啧怪不得曹阿瞒拿这家伙和荆布出唬人,看的确有些手段,我当拿出看家本领了!”

秦琼心中打定主意,左手虚晃一枪,右手突然反手从背上抽了金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奔着贾复的脑门扫了过去,快似流星,迅若光芒。

“叮咚秦琼杀手锏发动,武力瞬间+5,当前武力飙升至105!”

贾复慢慢的占据了上风,心中暗自嘀咕这秦琼的武艺不过尔尔,最多比许褚略微强点,和王彦章、夏鲁奇之流差不多一个水平。放松之下有些大意,没料到秦琼竟然暗藏杀招!

“哎呀”

金光一闪,一股寒风奔着后脑勺扫了过,贾复大吃一惊,急忙低头躲闪。

只听咔嚓一声,饶是贾复躲得够快,头盔上突出的用拴着红缨的金顶被秦琼一锏扫中,登时折断。只把贾复震荡的一阵眩晕,浑身直冒冷汗,要是这一锏稍微再靠下点,怕是要把自己当场震晕,跌下马。

要问贾复的头盔上为何多了这么一个东西。其原因无非以下几个:一可以显示大将的威武,二大将冲锋的时候,盔缨随风飘荡,可以让后面的士兵跟紧目标。紧随着主将的步伐执行作战计划。

其三,如同二十一世纪海军帽上的飘带,可以让武将感觉风向,从而在厮杀的时候占据有利方位。其四,若是一个圆滚滚的铁盔。武将拿放的时候不方便,有这么一个凸出的尖顶,便于武将佩戴摘取。

正是由于以上几个原因,所以冷兵器年代的武将头盔大部分都有这么一个尖顶,倒不是贾复自己别出心裁,特立独行。

当然,凡事无绝对,也有些艺高人胆大的猛将只戴束发冠,譬如吕布、岳、李元霸等等;而许褚杀的兴起之时更是经常光着膀子肉搏,因此也不是所有人都佩戴头盔的。

贾复吃了一个亏。不由得又惊又怒,策马绕了几步,定了定神之后咆哮一声:“好你个秦琼,竟然暗锏伤人?莫非欺我贾复不会用暗器么?”

秦琼一击得手,砸断了贾复头顶的盔缨,得意之下未免又有些遗憾。若是再靠下三寸便可以击中贾复的后脑勺,纵然有头盔保护,也少不得让贾复头脑震荡,七荤八素,却只是有惊无险的吓了他一跳。实在可惜!

“吃我一戟!”

贾复一声嘶吼,手中长戟舞动,奔着秦琼的颈部狠狠刺了出。

“叮咚贾复嗜血发动,武力+2。坐骑鳌头登山雪+1,武器银月盘龙戟+1,当前武力上升至108!”

“叮咚秦琼门神属性发动,封锁贾复嗜血属性,武力落至106!”

看到贾复暴跳如雷,出手的速度与频率明显加快。秦琼不敢大意,手中长枪挥舞的风雨不透,见招拆招,遇式化式。

又厮杀了十几个合,贾复再次稳稳占据上风,时刻提防着秦琼的杀手锏,不再给他机会。慢慢的秦琼开始露出破绽,变得现象环生,左支右拙。

关键时刻,徐达飞纵胯下青骢马,挺起手中乌金钩镰枪前助阵:“都督休慌,徐达前助你一臂之力!”

得了徐达助阵,秦琼的压力登时大幅减轻,当下一个正面硬扛,一个侧面助阵,再次和贾复变成了旗鼓相当的局势。

双方的大战从午时一直持续到傍晚,夜幕降临之时依旧难解难分。曹军远是客,汉军占据地利,夏侯惇唯恐有兵马杀出助阵,只能恨恨的下令鸣金收兵。

看到曹军退却,汉军也不敢恋战,秦琼同样下令鸣金收兵,朝沛县方向撤退。

夏侯惇后退五里扎下营寨,先谢过贾复,然后派人清点人数。却是折了骑兵八千步兵四千,总计一万两千人。而粗略看战场上遗留的尸体,汉军骑兵最多也就折了三千,步兵三千左右,以多攻少,阵亡率几乎是对方的两倍,这让夏侯惇闷闷不乐,自责不已。

晚膳之时,贾复一边向夏侯惇敬酒一边规劝:“胜败乃兵家常事,这先登营追随麴义久经沙场,多次对付骑兵积累了丰富经验,就连当年公孙瓒的‘白马义从’也吃了大亏,都督不必过于自责。”

顿了一顿,继续道:“秦琼沾了便宜,说不定今夜会放松警惕。愿求一支精锐,连夜前往沛县城下劫营,说不定能够杀秦琼个出其不意,把白天吃的大亏赚,以壮三军士气!”

“贾将军好胆色!”夏侯惇一拍桌案,竖起了大拇指,“怪不得大王夸赞你是三军翘楚,武力足以比肩二李,劫营的事情有贾将军出马,大功可期!”

贾复自然知道夏侯惇嘴里的二李指的是李元霸和李存孝,心中虽然有些得意,还是不忘谦虚几句,拱手道:“元让将军抬爱了,比二李我是不如,但是比起赵、高宠之流,却是完全不惧。既然将军器重,那末将饮完这杯酒就动身!”

夏侯惇敬了贾复一杯酒:“不知将军欲用多少兵马,只要你开口,随你调遣!”

“传闻前些日子甘宁、张辽百骑劫了朱棣大营,末将这次只用五十骑最精锐的骑士,连夜出营,摸到沛县城下,给秦琼个马踏连营!”贾复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豪气干的夸下海口。

王彦章受到贾复的鼓舞,起身拱手道:“贾将军好气魄,王彦章不才,愿助将军一臂之力!”(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