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三十 一百步笑五十步

一千三十 一百步笑五十步


                秋风瑟瑟,天高淡。

秦琼留下糜芳率领五千人守卫大营,亲自统率一万五千骑兵居中,麴义率领先登营埋伏在后面,徐达在左,武松在右,总计四万五千人马离开大营,向北迎战,决心给夏侯惇迎头一击。

行军途中,秦琼命秦用、臧霸领着骑兵先走,自己勒马带缰等着麴义的先登营赶了上,高声道:“麴将军,听闻当年你在袁绍麾下效力的时候,曾经大破公孙瓒的白马义从,这次面对夏侯惇的并州骑兵,就靠你的表现了。此战是胜是败,你麾下的先登营至关重要!”

麴义的相貌与秦琼有几分相似,同样是浓眉虎目,方面重颐,颌下生着浓密的虬髯,只不过身材比秦琼稍微矮了半头。

听了秦琼的话,麴义不由得露出一丝自豪的笑容:“既然都督提起此事了,那末将就说句大言不惭的话。当时公孙瓒麾下的白马义从纵横幽燕,打的匈奴、鲜卑等异族望风而逃,号称‘天下无两’的精锐骑兵。即便是曹操麾下现在如日中天的‘虎豹骑’在名气上也是略有不及啊!”

“麴将军提起的这虎豹骑的确是个麻烦,幸好夏侯惇麾下的这支骑兵并非虎豹骑,不然的话此战怕是难打了!”听麴义提起曹操麾下这支精锐的重装骑兵,秦琼不由得眉头蹙起,手抚虬髯沉吟了一声。

据伺候禀报,目前曹操的中路大军前锋郭子仪所部已经抵达了单父县,其战略意图有两个可能。一个是攻掠彭城,直逼徐州治所下邳。第二个意图亦有可能是进攻寿春。趁着诸葛亮援兵未到之时兵临合肥,继而攻占濡须口。直接威胁江东。

秦琼手中可以调动的兵马约有十万人左右,在拨给杨延昭两万人,命他前往符离拱卫淮南门户之后,又向彭城增派了两万人,下邳留了一万人。实在再也抽调不出兵力防御了。

作为徐州军团的主将,秦琼还是把防御重心放在了徐州,因为这是他的战区。虽然淮南那边更加空虚,敌军更加强大,犯之敌是由曹操亲自统率的十几万人马;但淮南暂时由薛礼接掌了防御。所以秦琼也只能各扫门前雪,先图谋保住徐州之后再救援淮南。一看 那让人头疼的虎豹骑,只好让薛仁贵去想办法对付了。

“不过请都督放心,到了战场上咱们按照计划行事,定然能够让夏侯惇的骑兵吃一次大亏!”麴义拍着胸脯夸下海口,将秦琼的思绪打断。

秦琼大笑一声,朝麴义竖起了大拇指:“要不然本将怎么会拒绝徐天德的计划,一意孤行的出与夏侯惇野战?这次就靠你的先登营立功了!”

麴义踌躇满志的拱手答应:“定然不负都督所望!”

交流完毕,秦琼策马扬鞭。追赶前面的骑兵部队去了。

麴义则扫视了一圈列队前进的先登营,扯开嗓子大吼一声:“儿郎们,我等沉寂了那么久,以至于让天下人忘记了先登营的名字。这一次是时候重演界桥之战的辉煌了。可有信心?”

“必胜!”

在麴义的鼓舞下,七千先登营的将士各个攥紧了手里的强弓硬弩,发出了整齐嘹亮的呐喊声。沙场建功,扬名立万就在今朝。

大军向北走了四十里。便看到北面尘土飞扬,旌旗蔽日。马蹄声震彻的地动山摇,号角呜咽,鼓角争鸣,七万曹军呐喊着掩杀而。

“列阵!”

秦琼背挂双锏,手握金纂提炉枪,在秦用、臧霸的拱卫之下,大喝一声。

一万五千骑兵按照行军途中的吩咐排开了阵势,但细微观察就能发现每列骑兵中间都留了足够一排弓卒冲出的缝隙,这就是给麴义先登营预留的冲杀出的通道。

隐藏在骑兵后面的便是麴义的先登营,按照每两百人一队排列,各个弯弓搭箭,只等麴义一声令下,便从骑兵预留的缝隙中冲杀出去,给犯的曹军铁骑迎头痛击。

在骑兵左翼的是徐达率领的长枪兵,前面的数千人握紧了手中的拒马枪,做好了抵挡曹军骑兵冲阵的准备。右翼的重步兵则由步将武松领衔,手提一根熟铜水火棍,腰悬一口玄铁朴刀,随时准备冲上前去与敌军弓兵肉搏。

夏侯惇在远处看到汉军做好了防御准备,手中长枪高高举起,下令暂缓进军速度,同时派出斥候刺探汉军兵力。

片刻之后,斥候飞马折:“报启禀夏侯将军,据目测前方的汉兵大约五万人左右,中央的骑兵团由秦琼亲自统率,目测在一万五千左右!”

“只有五万人么?”

听了斥候的禀报,夏侯惇的一只独眼瞪的滚圆,脸上浮现出一丝不屑的表情:“秦琼这厮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凭着从龙之臣的资历混了一个四征将军,真把自己和李靖、岳飞相提并论了?就凭区区五万人马,一万五千骑兵就敢出野战,看我此番杀他个丢盔弃甲,让他知道天高地厚!”

夏侯惇的语气中充满了轻蔑,却浑然忘记了自己的骠骑大将军也是靠着资历与关系才上去的。论本事,整个曹魏军团超过他的不在少数,若非因为和曹操同族,又岂能得以身居高位?

“王彦章、许褚做好准备,与本将率领骑兵掩杀过去!”夏侯惇长枪一招,下达了军事部署,“文聘、多尔衮各自率领一万五千步兵在两侧呼应,陈子、曹规率一万人马殿后接应!”

“杀啊!”

随着夏侯惇一声令下,王彦章催马挺枪当先冲锋。许褚亦是不甘落后,同样跨马提刀,与王彦章双骑并出,引领着三万铁骑,犹如潮水一般向汉军阵地席卷而。

“叮咚王彦章‘当先’属性爆发,武力+3,镔铁大枪+1,当前基础武力上升至103!”

三万铁骑犹如潮水般席卷而,震动的山摇岳晃,而秦琼却横枪立马岿然不动,在心中默默的计算着双方的距离,“五百丈、四百丈、三百丈”(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