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三十九 奇袭青楼

一千三十九 奇袭青楼


                金陵,秋雨霏霏。,

雨声飕飕催早寒,胡雁翅湿高飞难。

绵绵秋雨一连下了三四天,气温骤降,乾阳宫里的太监宫女早早穿上了厚厚的衣衫。

如诗如画的金陵城外,雁雀被淅沥的秋雨淋湿了翅膀,想要展翅高飞却是无从发力,只能发出几声凄厉的哀鸣,向老天央求早点结束这场秋雨。

青石铺就,如诗如画的金陵城内到处烟雨朦胧,街上的行人纷纷撑着各种油伞上街,反而平添了一股诗情画意。

秦淮河上丝雨纷纷,河面上桨声烛影,河畔两侧红袖乱招,青楼勾栏的生意并没有因为连绵秋雨受到影响,反而异常火爆。

其一,下雨天文人骚客,达官商贾无处可去,所以很多人便青楼消遣。

其二,一年一度的科举刚刚结束,榜单已经发了出去,沛县萧鹤高中新科状元,三甲也已经公布。高中的喜上眉梢,落榜的顾影自怜,但更多失意者则是钻进了青楼消遣,一泄心中的郁闷。

“红袖”据说是秦淮河畔八大青楼之一,矗立在秦淮河畔的青楼建筑群中央,楼高四层,雕梁画栋,气势不凡。

内据说有从十四岁到三十岁不等的各色女子,卖艺不卖身的,卖身不卖艺的,又卖身又卖艺的,既不卖身又不卖艺的,总计加起三百余人。此外还有打手爪牙,厨子、跑堂、洗涮工等等加起两百多人。

一介青楼能够发展到这种傲视同行的规模,自然少不了与官场打交道,坊间传言红袖的老板姓顾,是当朝学部尚顾雍的堂弟,姓顾名安。

朝中有人好说话,有了当朝九部尚之一做后台,红袖的生意自然蒸蒸日上,时常能够弄到比起其他青楼货色好一些的女子。要不是大汉朝明文规定,十四岁以下女子不得从事青楼行当。红袖甚至还能弄到更嫩的雏妓。

霏霏秋雨之中,秦淮河上不时有乌篷船划过,许多勾肩搭背,手摇折扇的浪荡公子。在童撑着雨伞的陪同下,嘻嘻哈哈的跳上河畔,在迎宾少爷的笑脸相迎下走进红袖的门槛,挑选着自己中意的姑娘寻欢作乐。

自从午后,红袖内便宾客盈门。络绎不绝,满楼红袖乱招,莺莺燕燕不绝于耳,脂粉的香味在楼上飘荡。

不时有摇头晃脑的生或者脑满肠肥的权贵左揽右抱,拥着花枝招展的姑娘,淫笑着走上楼梯。一脸脂粉的老鸨站在楼梯间殷勤的招呼着客人,脸上几乎笑开了花。

“哐哐哐哐哐”

整齐划一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大约三百名身穿皂衣,腰悬佩刀的差役冒着绵绵秋雨列队而。

惊得河畔各家青楼的姑娘以及嫖客纷纷探出头张望,一个个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哎呦看这阵势怪吓人的,似乎是金陵府的差役,不知道谁家惹了大祸?”

“一下子出动三百多名差役,绝对不是小门小户,至少是八大青楼这样的规模!”

“反正不是红袖,有顾尚撑着肯定不会出什么问题!”

“切看你这话说的,红袖背后站着顾尚,难道其他七家就没有后台么?听说凤凰台、潇湘馆两家的背后是陆氏,燕春楼的背后站着张氏,其他的后台至少都是太守、侍郎这样的级别。哪个是好惹的?”

“嘘好好看戏,差役们好像在红袖门前停下了,这下有热闹看了,果然是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为首的四名捕头正是金陵府府尹包拯手下的四大头目。王朝、马汉、张龙、赵虎。

“围起,一个不许走掉!”王朝在门前驻足,拔刀出手,吆喝一声。

“诺!”

众差役发出一声嘹亮的呐喊,纷纷踩着脚下的雨水,在张龙、赵虎的带领下把这座偌大的楼围了个水泄不通。

“啊呀怎么了?怎么了?”

“咋了。咋了,这是犯了什么王法了?”

一时间红袖里乱作一团,操着各种口音的姑娘们受到惊吓后吓得叽叽喳喳,犹如老鸹窝里丢进了一块石头。

但这个年代的皮肉生意毕竟是光明正大,有营业执照的,姑娘们害怕归害怕,但也不用藏头露脸,不用四处逃窜,而是安安静静的站在原地等待老鸨处置。

平日里张牙舞爪,仗势欺人的打手早就吓得魂飞魄散,躲在各个角落里不敢抬头,唯恐惹上了麻烦。

最终还是抹着一脸脂粉,三十六七岁,风韵犹存的老鸨迎了上去,强做笑容肃拜道:“诸位官爷,突然冒雨光临,不知所为何?我们可是老实本分的做生意,该交的各种赋税一分钱也不会少!”

王朝面色冷峻,喝一声:“顾安何在?”

“你说我们老爷啊?他、他他不在,去吴县了!”老鸨一脸为难的吱呜道。

马汉冷哼一声:“哼据我们的眼线报,晌午时候还看见他在楼上喝茶,你竟敢在这里替他遮掩,你可知道包庇犯人,一律同罪?”

“随我!”

王朝手提钢刀,一个箭步窜上了楼梯,引领着五六十名差役挨个房间里翻,每一脚踹开都是一副香艳的画面,当然也有追求情调的落榜生在听姑娘们弹琴弄筝。

最终在四楼的一间豪华厢房中,把肥头大耳,正在两个靓丽女子陪同下小酌的顾安提了出。反扭了胳膊,从四楼的楼梯上一直拖到了一楼。

而这平日里作威作福惯了的顾老板此刻扯着嗓子发出杀猪一般的叫声:“为何抓我?为何抓我?你们可知我是谁?睁开你们的招子看看!”

“啪”的一声,王朝的刀鞘抽在了嘴巴上,血渍飞溅,掉落两颗门牙:“奉包大人之命前捉拿逼良为娼,出卖雏妓的恶贼顾安!”

“哇哈哈疼死我了!”顾安捂着嘴巴大叫,一边朝老鸨挤眉弄眼,示意赶紧去搬救兵。

数十名差役在红袖的楼底仔细搜索了一番,从秘密地牢中救出了十几名蓬头垢面,衣衫不整,满脸惊恐的女孩,从十岁到十六七岁不等,一个个脸色苍白,表情呆滞。

这些都是被顾安的爪牙买或者抢,关在地牢中不肯屈从的女孩,但大部分已经被夺走了贞操。

“你还有何话可说?”王朝盯着顾安大声怒问。

顾安狡辩:“这些都是我花钱买的,是她们的父母心甘情愿卖给我的!”

“还敢狡辩?”马汉又是一刀鞘抽了过,又掉落一颗牙齿。

顾安大声叫骂:“你们敢滥用私刑?我要找人告你们,我们吴郡顾氏不是好惹的!”

王朝一挥手:“马上派人入宫禀报包大人,就说人赃并获!”

差役翻身上马,冒着秋雨直奔乾阳宫而去。

秦淮河两侧的青楼前面此刻几乎人山人海,纷纷出观看:“哎呀,想不到竟然拿着红袖开了刀,看包大人果然不给顾氏面子啊!”

乾阳宫,太极殿。

满朝文武正在早朝,由于今天给萧何等一帮新科状元、举人授衔,安排职位,所以时间格外的长一些。

年已十岁的太子刘齐坐在龙椅旁边,代替父皇监国。

连续两年的大殿生涯下,这个少年的眉宇之间已经有了许多英气,一言一行之间表现的成熟稳重,从不会妄言,还能对大臣保持谦虚恭敬,深得满朝文武好评。

但毕竟只是十岁的孩童,因此朝政平日里都是由左右丞相刘基与荀彧主持。

“萧鹤,陛下之前的诏中就说听过你的贤名,让留心注意你,你能够不负圣望,考取状元,殊为不易。经过朝廷探讨,决定委任你前往吴郡担任太守,加以磨炼!”刘伯温亲手把印绶交给萧何,一脸欣慰的叮嘱道。

萧何有些意外,急忙肃拜谢恩:“多谢陛下钦点,多谢太子隆恩,多谢丞相提携!”

刘齐正襟端坐,伸手示意萧何平身:“爱卿平身!”

就在这时,金陵府的差役到了乾阳宫,把消息报告给了李元芳,请锦衣卫统领李元芳代为通传一声。

李元芳得知消息之后立即走进大殿,在黑脸的包拯耳边捂着嘴巴说了几句。

包拯脸色微变,当即手捧笏板出列:“启奏太子,两位丞相,金陵府的差役破获了一场大案,微臣先行告退。”

荀彧朝刘齐微微点头,由刘齐开口批准:“包爱卿去吧!”

包拯朝顾雍露出一个莫测的笑容:“顾尚,若有得罪之处,还请海涵!”

顾雍一惊,不知包拯这话什么意思,正要开口询问,包拯却已经大步流星的出了太极殿。

又过了半个时辰,本届科举三甲全部册封完毕,状元萧何前往吴郡出任太守,其他人也俱都量才适用,要么去地方做县令,或者郡国做主薄,或者到九部做基层官吏。

散朝之后顾雍急匆匆离去,早有红袖的人把消息报知,顾雍大惊失色:“哎呀,我要被这厮连累了!还让我保他,包黑子油盐不进,谁能保住他?”(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