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三十七 曹操的复仇

一千三十七 曹操的复仇


                深夜,成武县曹军大营。

“元让,元让,元让啊”

听到夏侯惇在断龙谷中伏身亡的消息之后,曹操的脸颊不停的抽搐,嘴里呢喃自语,连声呼唤夏侯惇的表字。

没想到这次声势浩大的南伐之战,开场竟然如此凄惨,夏侯渊首先在济南国铩羽而归。遭到了魏延、马超、王猛等人的强力阻击,但至少曹彰强攻漯阴成功,屠了满城百姓,损失也不算太大,只是阵亡了李典,算是小输一场。

而夏侯惇在沛县这一战,简直是输掉了裤衩。

更让曹操气愤的是,裤衩这东西都是刘辩发明的。虽然各路诸侯都对其恨之入骨,但也不能不佩服这家伙思维能力的天马行空,发明的一些小东西,譬如裤衩、口罩、手套,还有给妇女制造的胸罩等等,极大的方便了百姓的生活,这也是刘辩众望所归的原因之一。

沛县之战,七万五千人马折了四万多,许褚负伤,多尔衮投降,这些虽然让曹操心痛,但至少还能接受,但夏侯惇的死亡却让曹操无法释怀。

这已经不是自己的部将,而是自己的兄弟,是和自己一起穿开裆裤长大的兄弟;是读私塾的时候,自己被人欺负就会挽起袖子开打的兄弟;是小时贪吃把自己驮在肩膀上扛起摘果子吃的兄弟

是长大了一起偷看女人洗澡,然后被人追的时候挺身而出让自己跑路的兄弟;是自己和袁绍一起调戏新娘,然后耍了袁绍,被袁氏宗族围攻之时,怒吼一声上前拼命的兄弟

想到这里,曹操忍不住泪流满面。

滚烫的泪珠从眼眶里溢出。顺着脸颊滑落,湿了胡须,滴落到手背上。

但曹操知道自己不能出声,不能抬手,不能擦拭,不能抽泣。自己是大魏皇帝,自己必须挺住!

好汉打掉牙和血吞,哪怕再痛再伤也不能哭,就算落了泪也不能哭出声!

莫道枭雄无泪,只是未到伤心之时。

看到主公伤心的样子,典韦嘴唇微微抽搐,想要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唉!”

范增叹息一声,挥挥手招呼满帐文武离开。“让陛下静一会吧!”

所有人识趣的离开,帅帐里只留下曹操一个人静坐。

就这样坐着,坐着,不知过了多久,曹操猛抬头,帐外已经露出了鱼肚白。

双腿已经有些麻木,曹操艰难的起身,到亲兵们准备的铜盆面前洗脸。

盆中倒映出曹操有些憔悴的容颜。胡须与鬓发之间隐然已经有些花白,这一夜之间自己苍老了许多。

“我曹孟德在此对天发誓。誓要血洗徐州,以慰元让在天之灵!”曹孟德盯着铜盆中自己的倒影,喃喃自语。

帅帐外响起马蹄急促的声音,原是郭子仪、贾复、陈子、荀攸等人护送了夏侯惇的尸体前拜见曹操。

而从沛县撤的残兵已经与郭子仪的兵马在单父县会合,由王彦章、单雄信、文聘等人暂时掌管,等待曹操的下一步指示。

在范增、郭嘉、曹参、曹文诏等文武的陪同下。郭子仪、贾复等人一起进了帅帐,便看到曹操双目圆睁的坐了帅案后面。昨夜萎靡的斗志,悲伤的表情抛到了九霄外,换上了一副倔强不屈的表情。

“臣等该死!”

除了郭子仪之外,贾复、陈子、荀攸等人一起跪倒在帅案前请罪。“臣等未能审时度势,协助骠骑将军破敌,反而中了秦琼、徐达的诡计,害得骠骑将军在断龙谷中伏身亡!”

曹操目光如炬,朗声道:“起吧,胜败乃兵家常事,若要问责,元让乃是三军主将,他的责任最大!”

顿了一顿,继续道:“你们只要记住,把失去的加倍拿,血债血偿,这才是王者应有的气度!接下我们要做的不是自哀自怨,而是振作信心,重整旗鼓,卷土重。怕什么?小小的挫折又算什么,兵力优势还在我们这边,卷土重未可知,我们应当以更猛烈的进攻报复他们!”

一字一句,声如洪钟,振聋发聩,极大的鼓舞了满帐文武的信心。

“陛下圣明,我等定然全力复仇,血债血偿!”

在贾复的引领下,曹参、曹文诏、典韦、董平、李通等武将一起拱手作揖,发出了整齐划一的呐喊。

曹操点点头:“很好,那么我们接下便好好的策划一下,看看下一步究竟该何去何从?”

“报!”

就在这时,有斥候拉着长长的腔调,策马飞驰而。

滚落在帅帐前面,向前几步跪倒在地:“启奏陛下,中原军团捷报!”

“哦说听听?”曹操眉毛一挑,精神为之一震。

“数日前杨素率领朱儁、史万岁、邓艾,以及新近被重新启用的张须陀,提兵十万出了虎牢关,与我军的于文则、曹真、夏侯尚等诸位将军合兵一路进击宛城,缠住了岳飞兵团”

曹操抚须沉吟:“整个西汉朝廷,也就杨素能够缠住岳飞啊,这俩老对手打打停停,至少交手三四次了吧?一直分不出胜负,若无杨素,只怕西汉朝廷早亡了!”

斥候继续禀报:“趁着岳飞军团被缠住之际,曹子孝将军与司马仲达、司马对、史进、张燕、阎行等诸位将军分路进军,连克陈郡、谯郡十七县,收复所有失地。并由司马仲达设计,利用假粮草在宋县引诱薛礼劫粮,放火烧之,击杀了五千多汉军,杀的薛礼大败而走,退守汝阴!”

“干得好!”

曹操拍案而起,胡须微微颤抖:“曹子孝、司马仲达总算不负朕的厚望!”

“太好了,总算出了一口心头的恶气!”

斥候的话仿佛给满帐文武注入了一阵强心剂,纷纷攥拳欢呼:“干得好,太好了,提气!”

“稍安勿躁,稍安勿躁!”

曹操很快的冷静了下,挥手示意众将不要激动:“谯郡、陈郡的县城地处前线,没有多少兵力,拿下也不足为喜。而东汉军团的强大你们也算是领教了,我们还没有与李靖、岳飞、吴起三大军团交锋,刘辩亲自统帅的中央兵团正在巴蜀作战。仅凭魏延、秦琼两个小兵团,加上王猛的郡兵就让我军吃了大亏,所以绝对不可大意啊,下一步计划必须慎之又慎!”

范增以及郭嘉等人纷纷点头:“陛下所言极是,东汉军团的强大实在出乎预料。而且诸葛亮军团正在前救援途中,听闻目前已经过了白帝城,估计再有一月便会抵达濡须口,所以我们必须使出全力攻城掠地!”

曹操抚须陷入了沉思:“在诸葛亮兵团援之前,我们必须尽快有所突破,否则只怕会前功尽弃!诸位爱卿,你们以为下一步该如何用兵?究竟是徐州方向,还是淮南方向?”

“以臣之见,不如集结大军进攻徐州,替夏侯元让复仇!”曹参跨前一步,提出了进军徐州的建议。

荀攸表示赞成:“若是拿不下徐州,我军深入淮南,怕是也没有多大作为。以攸之见,不如全军向东攻掠徐州,在诸葛亮抵达濡须之时拿下整个徐州,把青州与东汉其他疆域彻底切断,也是一大收获!”

“不可!”范增摇头拒绝,“若是我十几万大军挺进徐州,自然可以一鼓扫平秦琼、徐达之流。但那时李靖势必会放弃河北全线,撤青州,猛攻泰山、任城、谯郡这一路,反而把我军主力包围在徐州,形成反包围之势。破徐州容易,但要想有进一步作为却难!”

荀攸反问:“按照丞相的意思,该如何用兵?”

范增的手指朝沙盘上一指:“继续进军淮南,攻其必救!目前淮南只有杨延昭的一万五千兵马,马岱的一万兵马,薛礼新败退至汝阴,兵力估计三万左右。我军急袭寿春,必能一举破城。寿春下则淮南定,向南破合肥,直抵濡须口,饮马长江,震慑金陵。让诸葛亮的援兵无法登陆,如此则大事可定!”

“嘉赞同丞相的意见!”郭嘉抚摸着下巴赞成范增的意见,“虽然徐州军团获胜,但兵力有限,我军再分一支兵马前往压制。使徐州军团不能动弹,命夏侯妙才堵住黄河,联合曹彬军团,提防李靖弃守河北师救援。只要猛攻淮南,一月之内定然可以横扫全境!”

“那么谁能抗衡徐达呢?”曹操皱眉沉吟。

据斥候禀报秦琼负伤了下邳休养,臧霸战死,徐州军团折损了一万多人,实力也有一定的削弱。只要派遣一员大将去,说不定能够重新形成压制。

夏侯惇、夏侯渊的相继失败,让曹操意识到仅靠宗族不见得能够获胜,必须尽量的让手下人尽其才,才能取得胜利。

在这一点上,自己必须学习刘辩,他启用的李靖、岳飞、吴起、秦琼等人不拘一格,无论寒门士族,不管姓什么,一律量才使用,方才铸造了东汉今日的辉煌。在知人善任这方面,不服不行!

曹操目光转动,扫了满帐文武一眼,最后落到一人身上:“你去担任攻徐主将,朕相信你能够力挽狂澜!”(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