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三十六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一千三十六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从沛县到下邳尚有三百里路程,中间需要顺着波涛浩渺的微山湖向南走上六七十里路,然后再穿过留县一路向东便可抵达。

夏侯惇立功心切,亲自率领近两万骑兵在前方追击,贾复、王彦章两员骁将亦是快马随行。多尔衮统中军,文聘率后军,总计五万余人,一路蜿蜒逶迤犹如一条长蛇,急速的向南追赶。

大军一路急行,到晌午时分总算把一望无际的微山湖甩到了身后,再向南走便进入了参差不平的丘陵地带,道路两旁都是崎岖险峻的山坡。

前方有山谷,形似一条蛟龙盘踞,可惜龙头部分有断层,远远看去犹如被斩断了首级一般,因此得名“断龙谷”。

贪功心切的夏侯惇并没有想到这“断龙”二字与自己有何关系,一路上不停的催促队伍急行,并不断的派遣斥候快马刺探前方汉军的行踪。

傍晚时分,斥候传了振奋人心的消息:“报启禀骠骑将军,前方四五里便可追上汉军的后部,正向下邳方向仓皇逃窜,看起阵型混乱,军心惶惶!”

“哈哈此乃天助我等成就大事!”夏侯惇的笑声中透着兴奋,伸手扶了扶黑色的眼罩,更透露出一股独目苍狼的凶悍,“将士们全力追击,灭了这支徐州军主力,整个徐州便唾手可得!”

“杀啊!”

在夏侯惇的激励下,曹兵士气旺盛,纷纷策马扬鞭,夏侯惇匹马当先,引领着近两万名骑兵狂风般追袭。多尔衮与文聘亦是不敢落后,各自挺枪跃马。率部紧随其后。

狂追了小半个时辰的功夫,前方的汉军尾部已经隐约在望,依稀能够看到阵型散乱。旗帜歪斜,队伍杂乱无序。夏侯惇更是喜出望外,拼命的纵马追赶,恨不能插上翅膀。

秋风吹,漫山遍野的草木随风摇摆,大有一种草木皆兵的气势。

“快跑啊,曹兵追上了!”

看到夏侯惇距离埋伏圈越越近,徐达心中暗喜,命令士兵们丢弃了马车辎重。假装溃逃,实际上用堵塞道路。

发现汉军无心恋战,呈现溃逃之势,夏侯惇更加喜不自禁,扬鞭策马挥舞长枪:“汉军休走,快快下马投降,饶尔等不死!”

“嘿嘿,有大鱼上网了,这可是曹魏的骠骑大将军啊!”

秦用躲在山坡的草丛之中,攥紧了手中各重七十斤的镔铁狮吼锤。眼看着夏侯惇距离自己越越近,心中既兴奋又紧张。暗自琢磨倘若砸死了夏侯惇,该是多大的功劳?

马蹄声震耳欲聋。由于山谷越越狭窄,使得曹军骑兵冲锋的速度大为减缓。一时间人喊马嘶之声在山谷中荡,直冲霄。

“都督慢点冲锋,这地形有些不利,小心伏兵!”看着山谷越越险峻,王彦章心中有些不安,急忙催促战马追上,大声提醒夏侯惇。

“倏”的一声,一个黑黝黝的圆形金属从天而降。犹如炮弹一般呼啸而。

夏侯惇还没反应过,便被结结实实的砸中了头顶。登时闷哼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跌下马。

“夏侯将军!”

幸亏贾复眼疾手快,在马上一个俯身抓住了夏侯惇的腰带,猛地提了起放在马背上,方才避免了被潮水般冲锋的铁蹄踏成肉酱的厄运。

急忙大声呼唤,却发现夏侯惇脸色苍白,浑身无力,昏迷不醒的趴在马背上,任凭怎么召唤都没了反应,鼻子里只有进的气没有出的气,怕是凶多吉少了。

“给我放箭!”

秦用一锤把夏侯惇砸下马,整个人兴奋的弹了起,咆哮一声,喝令放箭。

一瞬间山谷两侧弓弩齐发,箭如飞蝗,巨大的岩石滚滚而下,犹如山洪暴发一般。

眨眼间山谷内人喊马嘶,惨叫声此起彼伏,刚刚还气势汹汹的曹兵顿时如同坠进了屠宰场一般,被乱箭射的抱头鼠窜,被滚石砸的哭爹喊娘。

前进的道路被马车阻塞,不得通行,被弩箭射的急眼的曹军骑兵纷纷拨转马头向逃命,反而践踏的后面的步兵阵脚大乱,一时间人仰马翻,自相踩踏,死者不计其数。

贾复与王彦章仗着坐骑神骏,武艺了得,将手中武器挥舞的滴水不漏,拨打着头上的雕翎与滚石,冲开后面的乱军,没命的向山谷外逃窜。

就在秦用率部痛射曹军骑兵之时,武松也挥兵杀了出,用箭雨和滚石招呼脚底下的曹兵,直杀的血流满谷,尸积成堆。

当杀的曹军六神无主,溃不成军之际,徐达也督兵调头,尾随在曹军后面,与从山坡上掩杀下的秦用、武松两支兵马会合一处,穷追猛打,收割着大好人头。

文聘在后部尚且安全一些,听到前面人喊马嘶,杀声震天,知道中了埋伏,急忙提兵后撤,做出接应准备。

而多尔衮所部在中间乱成一团,头上顶着箭雨石雹的袭击,背后还要遭受仓惶逃命的骑兵践踏,一时间惨叫连天,死伤无数。

“杀啊,休要放走一人!”

等弩箭射完之后,武松手提戒刀从山坡上冲杀下,七千士气高涨的汉兵潮水般掩杀下,大肆收割着魏军的人头,几乎没有遇见多少抵抗。

徐达纵马挺枪,率领两万人马从后面赶上,与武松前后夹击,逼迫的魏军一堆堆的跪地投降,请求饶命。

就连多尔衮也丢了武器,向徐达请降:“我本乌桓族人多尔衮,只是被曹将生擒,为求活命方才归顺。实乃身在曹营,心属大汉,愿就此归降,为朝廷效力,将功赎罪!”

“呀,把多尔衮暂且监押了,头禀报朝廷,听候处置。”徐达命人把多尔衮收缴了兵器,暂且监押起,头再做处置。

一直厮杀到半夜时分,这场伏击战终于结束。

夏侯惇被秦用一锤击中头颅,死在了贾复的马背上。两万两千骑兵折损了一万余骑,只有不到一万一千骑拼命逃出了山谷。而多尔衮率领的一万七千步兵全军覆没,死的死降的降,包括主将多尔衮在内,无一逃脱。

只有文聘率领的一万七千后部人马受到的冲击最小,死在乱箭之下,被马蹄践踏,折损了两千余人。等仓惶向西撤退到老鸹岭之时收拢败兵,尚余马步两万五千余人,却是折损了一半还要多。

更惨痛的是军团主将,大魏皇帝新任命的骠骑将军,曹操最为倚重亲近的大将夏侯惇阵亡。这个凶悍的独眼龙死在了“断龙谷”,为自己最后的生命画上了休止符。

一场大败,折了主将夏侯惇,以及三万多人马,曹军人心惶惶,士气几乎降落到了冰点,在贾复、王彦章、文聘、曹刿等四人的引领下仓惶朝沛县方向撤退,并派遣了使者把噩耗分别飞报曹操与郭子仪。

就在夏侯惇追袭徐达之时,麴义听闻沛县城中只留了五千人马守御,当即卷土重,于夜间直叩城门之下。

陈子与荀攸下令闭门紧守,但麴义早就预留了许多内应,趁乱打开城门,放下吊桥,接应麴义大军入城。

城中缺少大将,陈子、荀攸都是文弱的谋士,无法抵挡麴义麾下的这支虎狼之师,只得弃城败走。

半路里遇见了王彦章、贾复聚拢的败兵,听闻夏侯惇阵亡,俱都惊出一身冷汗,没想到这一战竟然输的如此之惨。折损了一多半兵马不说,还折了骠骑将军夏侯惇,堪称当头棒喝,对于曹操的伐汉大业无疑是致命性的打击,三军士气定然会大幅受挫。

“唉误中汉军奸计,竟然利用车辙优势我军入伏,实在无颜见陛下也!”曹刿羞愧难当,简直抬不起头。

荀攸叹息道:“事已至此,再自责也是无济于事。没想到这秦琼竟然用兵如此厉害,实在是低估了他的能力,才有今日之祸!”

有斥候在撤退的途中刺探到了此战的内幕,禀报道:“听闻秦琼负了伤,已经返下邳休养。这一战汉军的主将是从朱元璋麾下投降的徐达指挥。”

“这徐达只不过是朱元璋麾下的一员无名下将,用兵竟然如此了得?”

贾复、王彦章、文聘等人闻言面面相觑,惊讶不已,感叹这世上简直是卧虎藏龙,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徐达竟然能够打出这么一场经典的伏击战,实在让人匪夷所思。

如果只是让秦琼诈死,以荀攸、陈子、曹刿组成的智囊团未必会轻易中计,但徐达几乎摸透了曹军将帅的心理,利用弃守沛县、放火烧营、车辙散乱等环环相扣的心理战,最终骗过了夏侯惇智囊团,让这位蜀汉的骠骑将军一头钻进了布袋,最终阵亡在秦用的大锤之下,此战堪称经典,足以载入史册。

陈子叹息道:“骠骑将军阵亡,兵马折损了一多半,士气低落已无法再战,徐达马上就要率部杀了过,我等还是退往单父县会合郭子仪将军,将噩耗告知大王,再做决断吧!”

众人尽皆称善,收拾残兵败卒,连夜奔西北方向寻找郭子仪的兵马去了。沛县之围暂解。(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