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三十五 徐天德算无遗策

一千三十五 徐天德算无遗策


                黎明时分,秦琼死在贾复流星锤之下的消息传遍了全军,一时间愁惨淡。。

众将各自依计行事,武松去清点损失,幸亏天降骤雨把大火浇灭,没有让火势蔓延起,因此几乎没有出现自相践踏的状况。

除了死在贾复戟下,王彦章枪下,以及曹军骑兵箭下的两三百人之外,汉军并没有多大的损失,可以说是虚惊一场。这里面自然少不了秦用和麴义的功劳,给予了劫营的骑兵迎头痛击,才没有让贾复为所欲为。

这场秋雨去匆匆,天亮之时天气放晴,秋阳高照。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汉军大营一片缟素,满营悲歌,许多士兵对秦琼的死讯信以为真,纷纷嚎啕大哭。

汉军大营的动作没有逃过暗中刺探的曹军斥候耳目,急忙快马加鞭返五十里外的本方大营把这个天大的喜讯报告给夏侯惇。

让秦琼诈死诱敌的计划由徐达提出并主持,最后的分歧集中在是否放弃沛县上,麴义提议应该放弃沛县,这样才能让夏侯惇彻底放弃戒备,全力追赶。

而武松则提出了相反的建议:“沛县乃是前线重镇,下邳门户,绝不能轻易放弃。万一夏侯惇不肯追赶,只拿下沛县就不走了,我们岂不是白忙活一场?反而把沛县白白的拱手让给敌人!”

“武二郎此言差矣,曹军势汹汹,岂能为了一个小小的沛县裹足不前?夏侯惇的目的在于攻掠下邳,全据徐州,怎么可能在沛县止步不前?只要追上了咱们的军队,一举歼灭,整个下邳的防御力量便几乎丧失殆尽,夏侯惇绝不会坐失这样的良机!”麴义据理力争,对武松的判断不敢苟同。

秦琼眨巴了眨巴眼睛看徐达:“徐天德,这计划是你提出的,你说该怎么决断?”

徐达微微一笑:“呵呵两位将军说的都有道理。沛县乃是前线重镇,就算主将身死,也不该轻易放弃。但是不放弃沛县,只怕夏侯惇不敢全力追袭。所以我们便折衷一下,留下部分兵马守城,稍作抵抗,便奔彭城国撤退。一可以让夏侯惇放心的追袭,二前往彭城坐镇。抵挡郭子仪兵团的进攻。”

“好,还是徐天德有主意,就这么办了!”秦琼击掌称赞,向徐达竖起了大拇指。

当下由徐达开始调兵遣将,留下麴义率领一万人守卫沛县,等夏侯惇犯之后稍作抵抗,便弃城向彭城“仓皇逃窜”。

麴义一脸担忧的道:“如果夏侯惇包围了城池,我该如何突围?”

“呵呵麴将军尽管放心,夏侯惇急于追赶我军主力,定然是自缺一隅。我以项上人头保证。麴将军定然能够安然无恙的退出沛县!”徐达手抚胡须,满面笑容的打下包票。

既然徐达言之凿凿,麴义只好率领一万人马进入沛县,并放出秦琼中了暗器身死的消息。

而秦用、武松则各自挑选了七千精锐,趁着天色刚亮,悄悄离开大营向东急行,在沛县通往下邳的险要之处设下埋伏。徐达又另外派人用马车把秦琼秘密送下邳休养一段时间。

在众将即将动身之前,秦琼亲自把印绶交给徐达,并叮嘱众将:“我不在营中之时,尔等悉数听从徐天德调遣。若是胆敢违令,军法处置!”

众将尽皆凛然,一起拱手领命:“诺!”

马车粼粼,秦琼在数百骑的簇拥之下。提前返了下邳。

在秦琼以及各路兵马动身之后,徐达吩咐队伍放火烧掉寨栅,并且拉长队伍间距,多竖旗帜,造成三四万兵马撤退的样子。

最后特意吩咐马车必须轧出杂乱无序的车辙,步兵队伍的阵型尽量凌乱。骑兵队伍松散,马蹄印迹必须不规则,看起仓促逃窜的样子。

副将纳闷的问道:“徐将军为何如此大费周章?”

徐达抚须笑道:“本将想起了历史上曹刿论战的事情,见敌军车辙痕迹整齐而不追,尔后观车辙杂乱而追击,因此大获全胜。曹操麾下武将对于这个曹姓人物的兵一定不会陌生,我等反其道而行之,定然大获全胜!”

众将校无不佩服的五体投地,一起作揖折服:“徐将军真神机妙算也,整个徐州军团无人能及啊!”

熊熊火光之中,汉军大营被付之一炬。

徐达率领两万多人马拉长距离,按照计划向下邳方向撤退,路上的车辙印杂乱无序,马蹄痕迹仓促凌乱,步兵的脚印也是仓惶不齐,给人留下一种匆忙撤退的假象。

麴义在沛县城墙上看了,不由得直摇头:“这徐达到底想要干什么?竟然把大营给烧了,一千多顶帐篷就这样付之一炬,真是可惜啊!”

就在汉军众将依计行事之际,曹军斥候喜滋滋的快马返曹军大营,把这个惊天喜讯报告给夏侯惇。

“报启禀骠骑将军,秦琼死啦!”斥候喘着粗气跪地禀报。

夏侯惇与陈子、文聘等人正给贾复、王彦章庆功,虽然不知道给汉军造成了多大伤亡,但至少能够杀他个进进出出,也把白天丢掉的士气给捞了。

而且贾复还用暗器把秦琼打下马,更是值得庆贺一番,最起码秦琼要在床榻上休息个十天半月,对于曹军说是个利好的消息。

此刻听斥候报,说是秦琼死了,满帐文武不由得又惊又喜,一个个双目圆睁,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什么,秦琼死了?”夏侯惇伸手纠正了一下眼罩,嘶声问道。

斥候喜滋滋的点头:“死了,汉军满营缟素,一片哭声,好像正准备退兵呢!”

生性谨慎的荀攸提出了不同意见:“秦琼可是一员骁将,怎么这么轻易的就死了?其中怕是有诈!”

斥候信誓旦旦的道:“大人尽管放心,秦琼的死因已经传到沛县城里去了。说是秦琼因为遭到劫营,仓促之下没得及佩戴护心镜,被贾将军的流星锤击中了胸膛,肝脏破裂,被抬进帅帐之后不到半个时辰,就气绝身亡。”

“呵呵我说秦琼怎么如此不堪一击,被我的流星锤轻易击落马下,原是没有佩戴护心镜啊!”贾复闻言抚须大笑,“若是没有保护,便是一头牛,我的流星锤也能把它击倒,秦琼死了也不意外!”

夏侯惇登时喜出望外,一拍大腿站了起:“既然如此,还等什么?全军拔营追袭!”

陈子力劝道:“元让将军,我也赞成荀公达的意思,不应该贪功冒进,而是应该派斥候刺探清楚再做决定!”

夏侯惇大手一挥,不以为然的道:“常言道兵贵神速,良机稍纵即逝。贾将军劫营锤击秦琼之事千真万确,又有斥候的探报,绝对不会有诈,所有人给我拔营向前,若有畏缩不前者,军法处置!”

在夏侯惇的督促之下,近六万人马拔营向东,浩浩荡荡的杀奔沛县而去。

听闻秦琼战死,汉军朝下邳仓惶撤退,大功唾手可得,贾复也不急着去向郭子仪报道,而是留下跟随夏侯惇捞一笔功绩。

当曹军到沛县城下之时,汉军大营已经被付之一炬,只剩下一片灰烬。沛县四门紧闭,城头上的守军面色惊恐,如临大敌。

“哈哈看秦琼果真死了,此乃天助我夏侯惇也!”夏侯惇在马上放声大笑,挥手下令,“不用管沛县了,给我向东穷追,先把汉军主力歼灭了,沛县、下邳全部唾手可得!”

荀攸与陈子再次站出劝阻:“夏侯将军不可如此贪功,就算要追赶,也应该先拿下沛县,循序渐进,免得被断了后路。”

夏侯惇蹙眉道:“既然如此,那给我围三缺一,放这些汉军逃生!等他们撤走了,我等再去追赶向下邳撤退的汉军,那才是块肥肉啊!只要灭了这支队伍,徐州只剩下区区两万郡兵,还不是任凭我等予取予求?”

随着夏侯惇一声令下,陈子、文聘、王彦章各率一支人马攻打沛县东、南、西三座城门,留下北门给麴义逃命。

麴义率部胡乱的抵抗了一阵,便仓促撤出沛县,把城池丢给了曹兵,心中纳闷的道:“真是怪哉,这徐天德计算的竟然如此准确!只是曹兵给我留了北门,一时半会的倒是没法去彭城了。不过也无妨,待曹军向东追赶之后,我再给他个马枪!”

夏侯惇兵不血刃的拿下沛县,脸上几乎笑开了花,拨给陈子、荀攸五千人马守城,准备亲自统率主力大军向东穷追。

大军即将启程之前,曹刿下马道:“元让将军莫急,让我查看一番是否有诈?”

曹刿蹲在地上时而起身时而伏下,弄得满身泥土,最后信誓旦旦的对夏侯惇道:“车辙杂乱,马蹄仓促,脚步无序,看汉军撤的极为仓促,秦琼死亡十有**是真。可快马追赶,必有斩获!”

夏侯惇踌躇满志,长枪一招,亲自带头冲锋:“全军冲锋,杀他个片甲不留!”

ps:最后推荐一下老牌大神开荒的玄幻新作纨绔邪皇,也是历史人物的大混战,只不过是玄幻类型,感兴趣的兄弟可以搜索一下读几章试试。(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