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三十一 先登扬威,门神逞雄!

一千三十一 先登扬威,门神逞雄!


                三万骑兵同时冲锋,漫山遍野的席卷而,犹如狂涛骇浪,声势惊人。

秦琼立马横枪,面色如霜,岿然不动,当曹军骑兵相距只有两百丈的时候方才大喝一声:“先登死士何在?”

“杀!”

一直竖着耳朵聆听的麴义如同嗜血的饿狼闻到了血腥味,嘶哑着喉咙喊出了一声爆发力十足的呐喊,亲手端着特制的强弩,顺着骑兵中间预留的通道向前冲锋。

“杀啊!”

七千先登死士发出整齐划一,嘹亮雄浑的呐喊,按照五十人一排,紧随着麴义的步伐向前冲刺。

“轰隆隆”马蹄声轰鸣,曹军铁骑的前锋已经相距汉军阵地不过一百二三十丈的距离,马蹄卷起的扬尘已经呛眼刺鼻。就在这时,先登营出手了!

“给我狠狠的射!”

麴义第一个弯腰下蹲,抱着特制的强弩,而且是专门用对付骑兵的连弩,自下向上斜着连射三弩。

“倏倏倏”的声音在战场上荡,此起彼伏,犹如烟火喷出的声响。

整整一百二十排,一百二十名手持连弩的先登死士做着与麴义一样的动作,半跪在地上斜斜着向上射出弩箭,一时间如同飞蝗,迎着疾驰而的骑兵一阵爆射。

“咴咴咴”

一瞬间,本犹如巨浪奔腾的曹军铁骑仿佛撞上了岩石,整齐划一的浪潮瞬间就变得浪花飞溅,四散五裂。

飞蝗般的弩箭或者射中了战马的脖颈,或者射中了战马的脸颊,或者射中了战马的腿部。弩弓强大的力道使得弩箭深深插入了战马的躯体,剧痛之下人立而起发出撕心裂肺的嘶鸣,将马上的骑士纷纷掀落马下。

后面疾驰的骑兵刹不住脚,潮水般的马蹄席卷而至,将那些失足落马的倒霉鬼踩的血肉模糊。而受了惊吓的战马要么扭头乱窜,要么人立而起,使得冲锋的阵型越越乱。

每列弓弩手排在最前面的弩兵射完之后立即调头。迅速的绕过一列战马,由另一侧的通道迂,从而给后面的同伴留出射击的空间。跟上的弩兵射完之后再次向折返,继续给后面的同伴腾出空间。如此鳞次栉比,一人紧跟着一人,一排紧跟着一排,犹如高速运转的机器,井然有序。忙而不乱。

“嗖嗖嗖”

“倏倏倏”

紧密的弩箭犹如一帘雨幕,在最短的瞬间之内,由先登营的七千名弓弩手将两万一千只弩箭,精确无误的射进了冲锋的曹军骑兵之中。

这一波怒射下,再加上自相践踏,少说也有四千多骑被射的人仰马翻,跌落在地。被后面跟上止不住步伐的同伴一阵践踏,满地都是模糊的血肉,空气中弥漫着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这一套对付骑兵的作战方法是由麴义设计并向秦琼提出的,从两三年前就开始操练阵型。直到今天终于派上了用场。而先登死士手里的连弩制作原理与诸葛连弩同出一脉,只不过经过了麴义的改良,适合蹲在地面由下向上斜射,这样可以最大程度的射伤马匹,以及马上的骑士。

看着先登营把强弩的威力发挥的淋漓尽致,射的势汹汹的并州铁骑人仰马翻,秦琼不由得发自肺腑的感慨一声:“啧啧麴将军对付骑兵果然有一套,看界桥之战大破白马义从并非偶然了!”

当每排的最后一名弩兵射完了弩匣里的最后一支弩箭时,秦琼双腿在胯下呼雷豹上猛地一夹,手中金纂提炉枪向前一招:“骑兵冲锋!”

“杀!”

随着秦琼一声中气十足的呐喊。一万五千名被鼓舞的热血沸腾的汉军骑兵各自握紧了手里的刀枪,爆发出一声直冲霄的呐喊,然后催动铁骑向前冲锋。

“轰隆隆”

人数虽少,但以逸待劳。再加上受到先登营的鼓舞,汉军骑兵一个个军心大震,斗志昂扬。仿佛猛虎下山一般,举起武器大砍大伐,畅快淋漓的收割着人头。

可怜被夹在中间,又中了弩箭的曹军骑兵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后面有同伴止不住马蹄踩踏过,迎面又有汉军骑士毫不留情的砍杀下,只能用血肉之躯硬抗,下场自然就是变成一团模糊的肉酱。

“吃我一枪!”

秦琼吼声如雷,长枪所到之处,泛起一团金色的光芒,每一枪下去,必然挑落一人下马。

被汉军以诡异的战术给予了迎头一击,死伤惨重,这一刻的许褚有些抓狂,发出咆哮的怒吼,索性把甲胄解下挂在马鞍上冲锋,“呀,射吧,朝老子的身上射啊!”

“叮咚许褚裸衣属性爆发,武力+3,当前武力上升至101!”

终于等到先登死士弩箭射完,与汉军铁骑短兵相接的时刻。赤裸着上身的许褚发出一声声泄愤的嘶吼,手中泼风大刀挥舞的虎虎生风,每一刀下去都会砍翻一名汉军骑兵,恨不能把适才吃的大亏全部赚。

“许褚休要猖狂,可识得历城秦叔宝?”

乱军之中,秦琼发现许褚进入了暴走状态,便冲散曹军骑兵,直取许褚。

“吼嗬得好,看我斩你首级于马下,以祭战死的将士在天之灵!”许褚发出一声兴奋的嘶吼,大刀裹挟着呼啸的风声,奔着秦琼的脑门劈了上。

“哼大言不惭!”

秦琼冷哼一声,手中金纂提炉枪犹如毒蛇出洞,强行招架了许褚一刀。

只听“呛啷”一声金铁交鸣,压过了周围的人喊马嘶之声,在烈日下迸发出耀眼的火花,硬碰硬的刚了一招。

“啧啧这许褚的力气不小嘛!”

“嘶秦叔宝果然有两小子,用枪硬抗竟然也有这样的力量,倒是俺小瞧他了!”

强强相遇,互不相让,一个碰撞之后两人的手指都有些发麻,不由得各自在心底夸赞一声。

“叮咚秦叔宝门神属性发动,封锁许褚裸衣,当前武力值下降为98!”

“姓许的,果然有两下子,再吃秦琼一枪!”

相对于许褚的大刀,秦琼的长枪分量更轻,所以重新攥紧的速度更快,叱喝一声,奔着许褚的胸膛就刺了过。

这哥们真是“善解人意”,而且也善解他自己的衣裳,唯恐自己瞄不准要害部位,竟然卸掉了甲胄,脱去了战袍。自己不好好招呼,都对不住人家这份送死的心情!

却不料许褚艺高人胆大,看到秦琼这一枪刺的又快又急,当下直接不躲避,抬起胳膊让秦琼的长枪从腋下刺了个空,然后狠狠的用铁臂向下夹住。

嘴里喝一声:“给我撒手!”

“撒手就撒手!”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秦琼以匪夷所思的速度从背上摘下一支四棱金装黄金锏,奔着许褚的背部狠狠的抽了下去。

“叮咚秦琼特殊属性‘杀手锏’发动,瞬间武力+5,基础武力98,坐骑呼雷豹+1,武器金纂提炉枪+1,当前武力上升至105!”

只听啪的一声,秦琼手中金光闪闪的黄金锏狠狠的抽在了许褚的背上,能够让人清晰听到肋骨断裂的声音。

“哇呜”

许褚口吐鲜血,莫要说再去抢夺秦琼的长枪,就连手里的大刀也把持不住,脱手跌落。拼尽最后的力气拨马败走,逆着本方冲锋的铁骑,寻找活命的机会。

“许褚哪里走,留下人头?”

秦琼一击得手,气势高涨,催马紧追。胯下呼雷豹发出凄厉凶狠的嘶鸣,震慑的周围战马纷纷躲避,更是加快了秦琼追赶的速度。

危急关头独目夏侯惇从斜刺里杀出拦住了秦琼去路:“秦叔宝,休要伤我大将!”

“哈哈,夏侯惇?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投,看秦某将你挑于马下!”

乱军之中撞见夏侯惇,秦琼大喜过望,遂舍了许褚战夏侯惇。

当然,夏侯惇率领千余骑冲杀了过,从斜刺里截住了秦琼的去路,就算不舍却也是追赶不上了。

“叮咚夏侯惇独龙属性发动,震慑汉军部分将士降低13点武力!”

千军万马之中,两员主将挥舞长枪,你我往的厮杀成一团。

夏侯惇虽然使出全身解数,但面对着宝马金枪,又有杀手锏傍身的秦琼,不过十几个合便只有招架之力,再无还手之功!

“气死我也,大丈夫何惧生死?”夏侯惇发出一声咆哮,手里的长枪大开大阖,看起要与秦琼性命相搏。

“叮咚夏侯惇刚烈属性发动,当遭到伤害或者被挫败之际,武力+3,当前武力上升至97!”

“叮咚秦琼门神属性发动,封锁夏侯惇刚烈属性,当前武力下降至94!”

任凭夏侯惇咆哮怒吼,使出浑身解数,面对着从弱自若的秦琼渐渐的左支右拙,现象环生。

幸亏旁边的数名校尉见到主将危急,纷纷策马救,拼死向前才让夏侯惇从秦琼的长枪下逃脱了出。而换的结果就是被秦琼一枪一个,一锏一个,连杀三名校尉,直让鲜血染红了战袍。()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