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二十七 各为其主,刀枪无情!

一千二十七 各为其主,刀枪无情!


                马蹄声隆隆,震彻的山摇岳动。

五千枪骑兵排列着整齐划一的方阵向前冲锋,每千骑一列,犹如席卷而的浪潮,仿佛可以吞噬海滩上的万物,不可阻挡。

马超匹马当先,迎风疾驰,战袍被吹得猎猎作响,犹如天神下凡,让对面的曹兵望而生畏。

“叮咚马超狂飙属性发动,统率+4,当前统率上升至97。武力+5,龙骑尖+1,火凤燎原+1,当前武力上升至107。所属部队纪律上升,移动能力上升!”

紧随着枪骑兵的是秦良玉率领的弓骑兵,人手一支强弓,一边疾驰一边弯弓搭箭,只等前面的枪骑兵冲散了对手的阵型之后,再跟上去一波爆射。

马超犹如经验丰富的猎豹,总能捕捉到最好机会,当枪骑兵前锋队伍距离李典军团只剩下三十丈左右的时候方才大喝一声:“掷枪!”

随着马超一声令下,第一列骑士各自卯足了劲将手中一丈有余的长标铁槊狠狠的投掷了出去。

刹那间风声呼啸,一千支重达十二三斤的标枪携带着清晰可闻的“倏倏”之声从天而降,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寒光闪烁,让人不寒而栗。

“盾牌!”

被马超的枪骑兵冲的阵型大乱,李典一边挥枪遮拦,一边大声喝令身后的士兵撑起盾牌遮挡。这标枪势大力沉,寻常的士卒根本招架不住。即便能够挑开。但人群如此密集,还是会伤及同伴。

但曹兵也不是人手一顶盾牌,七千左右的兵力,只有三千重装步兵拥有圆盾。看到遮天蔽日的枪雨从天而降,急忙举起手中的盾牌招架。

那些没有盾牌的士兵则只能惊恐的张大嘴巴,挥舞着手里的长枪或者刀斧胡乱的拨弄。即便还隔着数丈的距离,却已经惊慌失措。乱了方寸。

一阵“叮叮当当,哆哆梆梆”的撞击声,此起彼伏。遮天蔽日的长枪或者被拨打到一旁,或者刺到盾牌上,然后枪头稍稍一偏,就刺到了旁边的同伴身上。

伴随着撕心裂肺的惨叫,有人被刺中了肩膀,也有人被刺中了肋部或者是腿部,更倒霉的是直接从张开的嘴巴里穿了进去。连惨叫都发不出。更有甚者,一标枪下去,一下子刺透两人,完美的演绎了同生共死的含义。

第一波枪骑兵抛完之后,马上以人字形分开,纷纷抽出腰刀。呼啸着策马向前冲锋。第二波枪手如出一辙的闷哼一声。使出吃奶的力气将寒光闪烁的标枪朝曹军方阵中投掷了出去。然后同样两旁分开,抽出腰刀,再次以“人”形方阵包抄了上去。

可怜有的曹军以为第一波枪雨射过之后没了危险,刚刚把盾牌放下喘口气,第二波枪雨就呼啸而至。还没得及再次举起盾牌,就被携带着呼啸风声的长枪当头刺下,戳透了喉咙,当场毙命。

连续五波枪雨射过之后,李典手下的队伍已经惨不忍睹,至少有一千余人被标枪刺中。或者匍匐在地,或者直接钉在了地面上,一动也不能再动。

受到惊吓的曹兵失去了斗志,纷纷掉头逃窜,犹如无头苍蝇般乱作一团,蜂拥一般朝夏侯渊的中军冲了过去,眼看即将把自家队伍的阵型冲乱。

夏侯渊勃然大怒,在马上大刀一挥,叱喝道:“给我放箭,谁敢后退,立杀无赦!”

随着夏侯渊一声令下,千余名弓弩手弯弓搭箭,朝溃散的李典军射出一波箭雨,瞬间射倒了百余人,强行将溃散的趋势镇压了下去,避免了本阵被冲乱的危险。

“传令李曼成,给我顶住!”

夏侯渊一边派遣传令兵向李典下达指示,一边奋力的挥刀厮杀,抬手之间砍翻了几名汉兵。

没想到马超军团突然援,魏延喜出望外,当下抖擞精神直取夏侯渊:“夏侯逆贼,还不快快下马受死?”

夏侯渊怒不可遏,绰了长刀直取魏延,打算个擒贼先擒王:“姓魏的休要猖狂,鹿死谁手,犹未可知!”

马蹄奔腾,转眼间两员主将就狭路相逢,各自使出浑身解数,大刀卷起一片寒光,厮杀在了一起。

李典军团在夏侯渊弓兵的阻挡之下停止了溃逃,只能举起武器,硬着头皮向前冲锋。向后退就是死,向前冲或许还有活路。

李典挥枪连刺数名逃兵,厉声训斥:“谁敢后退,定斩不赦,全军给我向前冲锋!”

转瞬间双方刀兵相接,展开了肉搏,马超麾下的枪骑兵挥舞着弯月一般的腰刀,嘶吼着收割人头。霍霍的刀光之下,不时有人头飞起,从腔子里喷出的鲜血足足半丈有余。

而曹军中亦有身强体壮的力卒,挥舞着数十斤的大斧朝枪骑兵砍过去,连人带马砍倒在地,马上就有身后的同伴跟上乱刀分尸,一泄心头之恨。

震天动地的杀声之中,双方互有伤亡,总体说汉军骑兵占据着较大的优势。但陷入了乱战之后,杀伤力却比冲锋起锐减了不少。

就在这时,秦良玉率领弓骑兵杀到,朝还没有与本方前锋部队纠缠到一起的曹兵仰射出一波箭雨,瞬间又带走一波人头。

但比起从天而降的标枪,这些箭雨的威胁就小了许多,至少可以遮挡拨打,也不会像呼啸而下的标枪那样可以摧毁曹军的信心,震慑曹兵的斗志,让他们乱了阵脚。

在李典的指挥下,许多曹军弓兵纷纷弯弓搭箭,朝汉军骑兵还射。

一时之间,头顶上箭雨纷飞,互射,许多羽箭在头顶上相撞,发出噼里啪啦的撞击声,蔚为壮观。

马超在乱军之中横冲直撞,但凡遇见,皆是一枪毙命。不消一顿饭的功夫就刺杀了三百余名曹兵,偏将一人,校尉一人,军候、屯长、队率十余人,收割人头的效率比起曹彰、鲁智深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千军万马之中,马超犹如一头猛虎冲进了羊群,所到之处曹兵纷纷躲闪,但凡逃得晚了,身上少不得被槊个窟窿,当场丧命。冲开一条血路,正好与李典狭路相逢,也不答话,抬手就是一枪。

李典慌忙招架,却不料这是马超的虚晃一枪,还没反应过就感到腹部一阵剧痛,身体不由自主的被挑下马。

“西凉锦马超,服也不服?”

没想到这员曹军主将不过一合之敌,马超大失所望,一声叱咤,举起金光闪闪的龙骑尖,就要给李典捅上一个窟窿。

“休伤我军大将!”

说时迟那时快,斜刺里杀出一匹土黄色的战马,挥起手中斩马刀,怒吼一声,奋力将马超的龙骑尖荡开。

冷不防遭到阻拦,长枪与大刀结结实实的撞击在一起,震得马超十指微微发麻,扭头看去,的不是别人,正是昔日父亲麾下的大将庞德。

“庞令明?”马超收了长枪,字字千钧的吐出了三个字。

庞德在马上微微抱刀施礼:“少主,别无恙!庞德这厢有礼了!”

马超剑眉微翘,星目怒视:“庞令明,亏你还记得我是少主!你胯下的这匹沙里飞当初还是我让给你的,你就是这样报答昔日的少主么?”

庞德微微一笑:“得罪了,孟起将军!你也说了是昔日的少主,庞某当年的主公是马寿成将军,如今已经不在人世,你我也就没了瓜葛。况且当年我吸引了朱棣、杨广的五六万追兵,为你投奔东汉创造了条件,也算是报答了老主公的恩情。今日一战,各为其主,不必手下留情,且看谁是雍凉第一悍将?”

马超发出一声轻蔑的冷笑,手中龙骑尖朝庞德一指:“就凭你一个下将,也配与我马超争锋?”

“庞将军,吾等当年的理想可是做个匡扶汉室的忠臣啊,万万不可迷失了方向!悬崖勒马,为时未晚,你现在反戈一击,定能将功赎罪。”

就在马超与庞德的大战一触即发之际,秦良玉挥枪杀退曹兵,策马赶了过,远远的大声劝谏。

庞德再次朝秦良玉微微拱手:“得罪了少夫人!士为知己者死,大魏皇帝待庞德不薄,册封我为安西将军,关内侯,又赏赐我八骏骁将的称号,我岂能再变节叛主?不必多说废话,今日唯有死战,生死各安天命!”

“曹操只是用这些官衔收买庞将军为他卖命!”秦良玉努力的劝谏,试图说服庞德。

庞德大笑一声:“哈哈刘辩对你们的册封又何尝不是?人各有志,不可强求,念在往日的情分上,我不为难少夫人,你且后退,免得刀枪无情,误伤了你!”

马超发出一串冷笑:“就凭你也配?夫人看好了,我今日定取你这忘恩负义之徒的首级!”

话音未落,双腿在胯下坐骑上猛地一夹,犹如离弦之箭般蹿了出,奔着庞德的面目就是一枪,快如闪电,疾若惊雷。

“得罪了!”

庞德同时爆发出一声怒吼,催促胯下沙里飞,挥舞起六十余斤的斩马刀,奋力一击,将马超的龙骑尖崩开,发出一声直钻耳膜的金铁交鸣之声。(未完待续。)

ps:  内容你直接复制粘贴:

ps,推荐朋友新末日土行者,有兴趣的可以搜索一下名看看,简介:残酷的末世到,丧尸横行,幸存者为了物资而互相杀戮,整个世界变得危险万分。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