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二十八 偷鸡不成蚀把米

一千二十八 偷鸡不成蚀把米


                沙场上战鼓隆隆,号角呜咽,千军万马的厮杀声震彻霄,近十万人挥舞着刀枪浴血肉搏,不时的有残肢断骸飞在空中。

庞德咬牙怒目,催马向前,手中由上等镔铁锻造的斩马刀奔着马超狂砍猛劈,毫不留情,每一刀下去都力逾千钧,几乎使出了浑身解数。

在庞德心中深知这位昔日少主的厉害,手中这杆金色的龙骑尖究竟有多么可怕,即便是大魏朝廷最厉害的龙虎双煞也没有必胜的把握。既然今日各为其主,就必须全力以赴,否则只能是横尸当场!

“叮咚系统提示,庞德当前特殊属性‘奋进’正在持续爆发中,统率+3,当前统率上升至89。武力+3,坐骑沙里飞+1,基础武力97,当前武力101!”

马超一脸冷峻,手中长枪如电,在秋阳的照耀下卷起一团团金光。既然庞德不念旧情,自己也就没必要手下留情。

庞德冷面寒霜,不时的发出咆哮叱喝声,他的出手速度比马超逊色不少,只能依靠着扎实的武艺根基,以及势大力沉的招数相抗衡。

枪刀往,马走连环,酣战了十余合,马超虽然稳稳占据了上风,但庞德也没有露出致命破绽,防的滴水不露。偶尔抓住机会反攻一刀,却也迫使的马超小心招架。

“叮咚庞德第二属性‘奋起’发动,每支撑超过十个合,武力+1,最高可增加7点武力。受奋起属性影响,庞德当前武力上升至102!”

马超奔驰如风,挥洒自如,长枪如同蛟龙出海,变化莫测。庞德沉着应战,一口大刀挥舞的如同虎踞山岗,虽忙不乱。见招拆招,遇式化式,硬抗了三四十合,丝毫不露败相。反而有越战越勇的趋势。

就在马超被庞德缠住之时,李典被麾下的亲兵救了去,但被马超一枪戳破了肺部,虽然经过医匠全力救治,也是天乏术。大叫三声不甘:“典欲助陛下成就霸业,却出师未捷,先死战场,我心不甘,不甘,不甘啊!

得知大将李典战死沙场,曹军的军心开始动摇,夏侯渊与魏延,庞德与马超捉对厮杀,一时间难分胜负。关键时刻。还是达奚长儒接管了军队的指挥权,下令鸣金退兵,暂时撤平原,再图后策。

“弓兵先退,长枪兵次之,重步兵随我断后!”

达奚长儒挥舞着一柄朴刀,奋力厮杀,连续砍翻十余名穷追不舍的汉兵,扯着喉咙嘶吼。

徐盛催马挺枪冲杀过,企图率部堵住魏军撤退的的道路。被达奚长儒提着大刀一阵猛砍猛劈,战有六七合,抵挡不住,拨马败走。

听到身后响起鸣金之声。夏侯渊知道今天绝无取胜的机会,再鏖战下去怕是也讨不到便宜。当下虚晃一刀逼退魏延,拨马就走:“今日暂且放你一马,改日再战!”

“夏侯渊休走,留下人头!”魏延那里肯舍,催马紧追。

赶了一段路程。被严阵以待的达奚长儒策马拦住,喝令弓兵一阵劲射,挡住了魏延追赶的去路,护着夏侯渊摆脱了纠缠。

夏侯渊得到达奚长儒的救援得以全身而退,但庞德被马超死死缠住,一时间难以脱身。危急时刻,从漯阴赶支援的曹彰率部杀到,一声虎吼加入战团。

“马超休要猖狂,可识得大魏齐王******?”曹彰怒吼一声,催促胯下黄骠马,挥舞手中虎头墨鳞刀,与庞德双战马超。

“我管你是谁,龙骑尖下照杀不误!”马超冷哼一声,长枪翻飞,以一敌二,愈战愈勇。

“叮咚马超‘激昂’属性发动,武力+2,当前武力上升至109!”

得了曹彰相助,庞德压力顿减,两人并肩作战,且战且退,追随着大队人马奔平原方向退却。

魏延与马超挥兵追赶,曹军退而不乱,靠着庞德、曹彰、达奚长儒、乐进四员大将断后,让汉军不敢逼的太紧。只是一边鼓噪呐喊,一边拉弓放箭,但有落队跌倒者便一拥而上,将之捕获。

追了三十余里,鲁智深率部从著县杀到,呐喊一声加入战团。

魏延与马超不知道这是从哪里的援军,唯恐前面还有埋伏,不敢再向前穷追,混战一场后,鸣金收兵。

战事结束,双方各自清点伤亡,曹军阵亡近万,并且折了大将李典。而汉军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在马超援之前,已经阵亡了六千余人。幸亏马超枪骑兵的出色表现,才扭转了被动的局势,清点一番,折损的兵力同样差不多将近万人。

马超婉拒了魏延城设宴答谢的请求,拱手道:“渤海方面局势紧张,曹彬率部势汹汹,李绩带着李元霸在章武虎视眈眈,企图坐收渔翁之利。我还要返去驰援卫卿将军,就不在这里耽误功夫了!”

魏延与徐盛作揖致谢:“多亏了孟起将军麾下的这支骑兵风驰电掣,在千钧一发之际赶救援,否则只怕今日就要丢掉济南国了!”

“同为大汉臣子,食君之禄当报君恩,不必言谢!”

兵贵神速,马超唯恐耽误了战机,拱手辞别魏延等人,翻身上马与秦良玉率部向北而去。想那边的战火已经燃起,日后自己麾下的这支骑兵少不得奔波救火。

就在夏侯渊大战魏延之际,廉颇率领近七千郡兵夜袭高唐县城,一举攻破城门,将县令、县尉等魏国官兵一千余人尽皆俘获。并准备强行迁徙城内的一万两千居民乘船度过黄河,进入青州境内定居。

有高唐的乡绅向廉颇恳请放过百姓:“故土难离,乡音难忘。两军交战,百姓何辜?请将军高抬贵手,放过桑梓们吧?”

瑟瑟秋风吹得廉颇花白的胡须迎风飘扬,冷声道:“我本不想为难你们这些百姓,但曹彰纵兵屠城在先,血洗了漯阴县城。本将这才把你们迁过黄河,补充损失的人口,也警告曹魏,不要滥杀无辜!”

顿了一顿,继续慷声说道:“比起曹彰的恶行,本将已经算得上仁慈,只不过是把你们迁徙过黄河,没有劫掠你们一粒粮食。为何?只因你们是大汉的子民,而不是曹魏的子民!所以你们应该以投奔朝廷的怀抱为荣,而不是在曹魏的政权下苟且偷生!”

听说曹彰把相隔八十里路的漯阴给屠城了,高唐的百姓登时万分惊恐,这才感到曹魏政权的血腥与可怕,两军交战尚且不杀使,怎能无缘无故的屠杀百姓?

“我等生是大汉的子民,死了便是大汉的鬼魂,愿随老将军过河!”

廉颇提前安排了一些斥候假扮百姓混进人群中,此刻趁机煽动人心,起哄呐喊,很快就让高唐百姓纷纷改变了主意,决定追随廉颇的大军过河。

辛弃疾得到了廉颇吩咐,率领残部在黄河岸边准备了数十艘竹筏、小船,连夜接应廉颇的兵马,以及从高唐郡劫掠的百姓过河。

忙碌了一整个夜晚,直到清晨之时,七千郡兵以及一万两千多百姓方才全部度过了黄河,朝著县方向络绎而行,准备暂时前往东平陵县城安居。

夏侯渊在退兵途中得知偷鸡不成蚀把米,非但没能拿下历城与著县,反而被廉颇偷袭了高唐,掳走了一万两千多百姓。不由得勃然大怒,当即与庞德率骑兵前追袭。

“廉破休走,留下人头!”

夏侯渊率部狂追了一日,傍晚时分眼见即将赶上,纷纷鼓噪呐喊。

廉颇亲自断后,喝令辛弃疾率部护住百姓,决心拼死阻挡。

危急关头,山路两旁忽然伏兵齐出,乱箭齐下,原是青州刺史王猛与辛毗亲自率领万余郡兵前接应。

得知廉颇度过黄河攻打高唐县城掳掠百姓之后,王猛猜测夏侯渊定然不会善罢甘休,少不得率领骑兵前追袭,便在山路两侧的草丛中设伏,果然等到了夏侯渊的追兵。

随着王猛一声令下,草丛里的伏兵弓弩雷发,箭如雨下,射的曹军骑兵人仰马翻,阵脚大乱。

夏侯渊与庞德不知有多少伏兵,也不知道究竟是哪支兵马在此设伏,只能胡乱冲杀了一阵,被廉颇全力挡住。只能恨恨的鸣金退走,眼睁睁看着廉颇驱赶着百姓奔青州内陆去了。

曹兵退走之后,王猛收集郡兵,先安抚了百姓,又责备廉颇道:“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曹兵残暴,我军不能效仿,而是应该反其道而行之,用恩泽感化百姓,而不是强迫他们背井离乡!”

当下王猛亲自向百姓致歉,并下令送他们过河,任何人不得侵犯,否则定斩不赦。

高唐的百姓闻言纷纷跪地叩首:“王刺史宅心仁厚,陛下心系百姓,大汉秩序井然,百姓安居乐业。我等生是大汉子民,便不做魏国鬼魂,既然已经到了青州,便请王使君收留!”

既然这些百姓不肯再去,王猛也不勉强,吩咐辛弃疾带领五千郡兵沿途护送,把他们分别安置在东平陵、台县、土鼓等县城,并勒令地方官吏好生款待,不得为难,以安民心。

安置好了百姓,王猛与廉颇驻兵著县,与历城的魏延互为犄角,拱卫青州门户。同时派出斥候快马南下,前往徐州刺探战报,不知那边战况如何?()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