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二十六 疯魔花和尚

一千二十六 疯魔花和尚


                秋雨霏霏下个不停,七八千曹军与一万青州郡兵呐喊着向前冲锋,片刻间就厮杀成一团。,

“嘿吼嗬!”

体型魁梧的鲁智深手持六十二斤的水磨禅杖徒步冲锋,作为曹军之中步战仅次于典韦的猛将,鲁智深的爆发力相当惊人,每一禅杖劈出都好似万钧雷霆,必有一人应声毙命。

半天的攻城下,鲁智深率领的曹军折损了接近一千,尚余七千左右,面对着一万青州郡兵,基本上势均力敌,谁也占不到便宜。

虽然同为郡兵,但廉颇训练的军队攻守有序,前后呼应,左右救援,有攻有守。面对着兵力相差不大的重装曹兵,丝毫不落下风,这就是统率能力高低的区别。

作为战国名将之一,廉颇拥有高达96的基础统率值,日常训练出的士卒自然比生出身的辛弃疾战斗力强的多。并没有被鲁智深率领的曹兵轻易占据上风,若是换了辛弃疾在此在,只怕早就败下阵。

乱军之中,廉颇挥舞着一支长戈,左右冲突,不时的收割着曹兵人头。率领着亲卫兵组成的方阵进退有序,不慌不乱,反而逐渐占据了上风,把久经沙场,装备精良的曹兵逼的步步后退。

这让鲁智深勃然大怒,吼声如雷,挥舞着禅杖向前猛冲:“洒家鲁智深,吃我一铲!”

金铁交鸣之声此起彼伏,凡是迎面撞上者几乎俱都被鲁智深以禅杖拍翻在地,要么就被一铲戳下了头颅。所到之处青州郡兵纷纷后退,又把局势重新扭转了。

淅淅沥沥的秋雨之中,两军厮杀个不停,一时间血水与雨水齐飞,呐喊声与惨叫声共鸣。

廉颇纵马挥戈,左冲右突,看到鲁智深彪悍凶猛,催马战:“那大和尚身为出家人。竟然不去修行,却跑到沙场上杀人?敢问你是哪个佛门的弟子?

“呔那老头听好了,洒家姓鲁名智深,俺可不是真正的出家人。只是早年失手打死了劣绅,被官府通缉捉拿,不得已之下才落发为僧。你们东汉的官吏各个贪财如命,视人命如草芥,洒家誓要辅佐大魏皇帝推翻你们这腐朽的朝廷!”

鲁智深一边搭话。一边挥舞禅杖厮杀,连续砍翻了数名郡兵,便与廉颇狭路相逢。各不相让,你挥起禅杖,我挺起长戈,你我往,厮杀在了一起。

风声虎虎,银光霍霍,两员大将一个徒步一个纵马,直踩踏的脚下一片泥泞狼藉。各自溅了一身泥土。两军士兵被森森杀气所慑,纷纷后退不迭,闪出了一片空旷的地带。

廉颇虽然拥有坐骑的优势,但毕竟是六十多岁的人了,而且手中的长戈属于轻兵器,在力量上占不到丝毫便宜。

而鲁智深虽然以步战骑,但双腿粗壮有力,下盘稳定,把手中六十二斤的月牙铲,又叫做水磨禅杖的武器挥舞的虎虎生风。数次相撞,都几乎把廉颇的兵器击飞。

两人一个凭借着巧劲一巧破千斤,一个凭借着力量一力降十会,酣战了四五十合。杀的难解难分。

廉颇虽然被鲁智深纠缠住,但平日里对将士们的训练却依旧展现了出。装备与经验略逊一筹的青州郡兵凭借着紧密的阵型,步步向前推进。而曹兵失去了鲁智深这个强力爆发点,反而慢慢落到了下风,被杀的节节后退。

“岂有此理?我堂堂的正规军竟然打不过地方兵团?”

鲁智深气的头皮上的青筋凸显,双目圆睁。脸颊上的肌肉不停的抖动,双手握紧了月牙铲大开大阖,吼声如雷,朝廉颇猛劈猛砍。

“叮咚鲁智深‘疯魔’属性爆发,降低对手廉颇3点武力,自身基础武力95,水磨禅杖+1,当前武力为96!”

随着鲁智深的不停怒吼,廉颇明显感受到了压力逐渐增大,看起这个花和尚准备以性命相搏,要想杀退他绝非易事。

“你这疯和尚,莫非欺负我廉破老迈?今日定要让你大开眼界,昔年老祖宗廉颇八十岁尚能食一升米十斤肉,而我不过六十五岁,岂能受你欺辱?”

面对着咆哮怒吼的鲁智深,须发皆白的廉颇气冲牛斗,挥舞着长戈奋力反击,寻找鲁智深的破绽,每一戈削出,都暗藏杀机,让鲁智深丝毫不敢大意。

“叮咚系统检测到廉颇隐藏属性老当益壮开启,已经与鲁智深酣战超过一百合,武力+2,当前武力升至96!”

鲁智深使出浑身解数占不到便宜,眼看着身边的士卒被青州郡兵整齐的方阵杀的步步后退,而著县城门缓缓打开,县令率领着千余名县兵以及百姓杀出救援。只能虚晃一铲逼退廉颇,率部向西南方向撤退。

天色已晚,曹军虽退未败,况且有强弓硬弩压阵,廉颇也不敢穷追。当下在著县城下驻扎,派人联络辛弃疾,刺探漯阴与历城那边的战报去了。

从漯阴到著县不过六十里路,数名斥候快马加鞭,不消两个时辰便折返了。

“启禀老将军,漯阴城已经变成一片废墟,到处都是尸体烧焦的味道,已经被屠城了!”斥候面色苍白,心有余悸的向廉颇禀报。

“什么?屠城?”廉颇的脸颊不停的抽搐,“漯阴城中可是有近万百姓啊,两军交锋,百姓何辜?”

一阵愤怒之后,廉颇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联络辛弃疾的败军,让他们向黄河岸边集结,固守我军的退路。儿郎们随我度过黄河,进攻高唐!”

血战过后的七千五百青州郡兵一个个义愤填膺,跟随着老将廉颇的步伐,向西急行军,目标直指黄河北岸的高唐县,准备以攻为守。

次日清晨,天气放晴,天空一片湛蓝,万里如洗,大地上荡漾着深秋的味道。

济南国治所西方二十里,人喊马嘶,旌旗招展。

夏侯渊率领的三万五千人马席卷而,目标直指拥有三万人口的历城,誓要一鼓作气拿下这座重镇。

夏侯渊将人马分作五支,每支七千,自统中军,李典在左,乐进在右,达奚长儒次右,庞德率领七千骑兵次左,以雁行方阵向前推进。

魏延横刀立马,率领一万五千队伍早早列成阵势,恭候多时,看到曹兵掩杀了过,乱箭齐发,射住阵脚。

看到魏延兵少,夏侯渊懒得搭话,手中三尖两刃戟一招,催促全军冲锋:“给我向前猛攻,一举击溃魏延!”

“杀啊!”

随着夏侯渊一声令下,曹军阵中号角呜咽,战鼓隆隆。三万多人马漫山遍野席卷而,声势浩大。

“退!”

魏延调转马头,下令退兵,并亲自率领弓兵断后,用仰射阻止曹军的追袭。

夏侯渊挥兵猛追了四五里,眼看就要赶上,高声督促:“将士们给我拼命追击,凡斩士卒一人者,赏钱一千,良田一亩。斩校尉一人者,赏黄金五十两,良田百亩!斩魏延者,封关内侯,赏黄金五百两,赐良田百顷!”

“杀啊!”

“杀汉兵,捉魏延!”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在夏侯渊的鼓舞之下,三万五千魏军士气高涨,一个个鼓噪呐喊,挥舞着刀枪,奋力追赶。

李典催马赶上夏侯渊,提醒道:“妙才将军,魏延不战而退,前方必有埋伏,小心追赶!”

夏侯渊一脸不屑:“纵有埋伏,又有何惧?传我命令,命庞德、达奚长儒拉开方阵向前推进,若魏延果真设有埋伏,便给他个反包围,一举歼之!”

“随我!”

得了夏侯渊命令,庞德飞纵胯下沙里飞,一声唿哨,引领了七千训练有素的精骑向北疾驰,准备绕个大圈子。

而达奚长儒亦率领着七千马步混合并兵马向南移动,与庞德率领的骑兵划出一个弧形,与中央的三支队伍朝历城方向席卷而去。

又追了五六里,前面的地形逐渐陡峭起,丘陵上的乱石林立,秋风吹,树木晃动。

看到曹军追了上,埋伏多时的徐盛与魏无忌各自率领伏兵掩杀出,乱箭齐发,与魏延率领的中军一起向西发起反攻,与曹军厮杀成一团。一时间血肉横飞,人头乱滚,杀的难解难分。

双方正僵持之间,庞德率领七千骑兵从侧翼杀出,纵马舞刀,所向披靡,马前无一合之敌:“南安庞令明在此,谁敢与我一战?”

这支精锐骑兵由庞德训练了一年有余,据说战斗力不在虎豹骑之下,此刻突然杀了出,犹如虎入羊群,直杀的汉军阵脚大乱。

“徐文向,给我顶住庞德的骑兵!”魏延奋力死战,拨给徐盛四千骑兵,五千步兵,命他掉头向北去扛住庞德,免得遭到包围。

就在此时,达奚长儒跨马提戟,同样率领着七千人马由南面掩杀过,慢慢形成合围态势。

千钧一发之际,忽然北面马蹄声大作,一飚骑兵席卷而,马字、秦字大旗迎风招展,一员虎将头顶白狼啸月盔,身穿兽王连环甲,银白色的披风猎猎作响,手持龙骑尖,胯下火凤燎原,犹如一团火焰般疾驰而。

“奉李征东之命特援,枪骑兵准备抛射!”(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