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二十五 一怒屠城

一千二十五 一怒屠城


                最新播报明天就是515,周年庆,福利最多的一天。nn,除了礼包包,这次的515红包狂翻肯定要看,红包哪有不抢的道理,定好闹钟昂

七月中旬,夏侯渊率部度过黄河,分头进击济南国治下历城、漯阴、著县等地。

绵绵的秋雨之中,一将胯下黄骠马,手提虎头墨鳞刀,督率着八千人马冒雨急行,目标直指漯阴县城。

只见这年轻的武将估摸着也就是十六七岁的年纪,生的面目剽悍,小小年纪颌下便生了一撮赤黄色的胡须,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被曹操唤作黄须儿的曹彰。在曹操登基称帝之后被册封为齐王。

比起曹操其他儿子,曹彰简直就是个另类。

曹操的身高不足七尺,相对较矮一些,虽然多年驰骋沙场下,也算的上弓马娴熟。早年的时候更是提剑跃马,亲冒矢石,征讨黄巾叛军。

但大多数时候曹操身上的文人气息更浓厚一些,经常吟诗作赋,对酒当歌。而且水平颇高,就连刘辩手下的李白、陈琳这帮文官也赞不绝口,盛赞曹操“上马可横槊,下马能赋诗”。

当然,在东汉这帮文官眼中,曹阿瞒虽然文武全才,但比起“马上马下都能横槊赋诗”的大汉皇帝还是稍逊了一些风骚。

只不过无人知晓,刘辩的诗歌除了几首打油诗之外,其他的全都是剽窃的。不过刘辩也不在乎,孔乙己不是说过么,偷不算偷,那么自己剽窃诗歌也不算偷咯,这叫把文学发扬广大。

也许是曹操的身上充满了文学基因,他的几个儿子曹丕、曹植、曹冲,以及爆表乱入成了儿子的曹雪芹身上都充满了文人风范。一个个从小就表现的聪明睿智,出口成诗,各个被视作神童。这也让曹操颇为骄傲。

而曹彰却长得别具一格,身高超过了八尺五寸,十三四的时候就孔武有力,一个人就能打败其他的四五个兄弟。甚至就连兄长曹昂也不是对手。唯一能战胜他的,也只有爆表出世的曹宁;只可惜死在了冉闵的双刃矛下,直让曹操恨得咬牙切齿,发誓早晚把冉闵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曹彰自从十四岁的时候就跟着夏侯渊开始了戎马生涯。只可惜连续三年下一直以防御为主,没打过几次大规模的战役。这让曹彰心中憋着一口气,现在终于全面开战,曹彰便自告奋勇,向夏侯渊讨了八千兵马,急袭漯阴县城。

泥泞的秋雨中,年轻的曹彰策马扬鞭,当先冲锋,朝着漯阴县城飓风一般席卷而。

两个半时辰之后,魏军兵临城下。县令闭门死守,率领着七百县兵,以及组织的三千余名士族门客及寒门百姓登上城头死守。

“攻城!”

随着曹彰一声令下,八千魏军冒着秋雨,扛着梯直扑城墙之下,一时间弩箭纷飞,杀声震天。

县城的兵丁几乎就是民团,装备落后,平日里缺少严格的训练,战斗力比起正规军不可同日而语。

不过半个时辰的厮杀。魏军几乎就要登上城头,就在这时一支援兵从东面杀到,飘荡着“辛”字旗号。原是王猛派遣的“兵曹”辛弃疾率领的八千郡兵前增援。

“哈哈本王正恨没有用武之地,区区千余名县兵怎能显出孤的勇武?想不到就有汉兵送上门讨死。看我去杀他个片甲不留!”

曹彰留下副将率领四千人继续攻城,自己分了一半兵马前迎战辛弃疾,在马上大刀一指:“将何人?报上名,本王刀下不死无名之鬼!”

辛弃疾破口大骂:“叛国逆贼,也敢称王道孤,看我将你生擒活捉。绑到朝廷斩首祭旗!”

话音落下,辛弃疾手中双剑一挥,下令全军突击。

“杀啊!”

随着辛弃疾一声令下,八千郡兵踩着脚下的泥泞,举着刀枪,朝魏军扑了上。

“吾乃大魏皇帝之子齐王******,挡我者死!”

曹彰率领着三千多全副甲胄的曹军向前迎战,虽然以寡敌众,但却毫无惧意。

震天的杀声之中,曹彰左冲右突,一口虎头墨鳞刀挥舞的虎虎生风,每一刀下去几乎都有收获,不时的有人头飞在雨中。殷红的鲜血从腔子里喷出,溅洒了一地,将泥土染得斑驳陆离。

郡兵人数虽多,但战斗力比起县兵也就是稍微强了一些,虽然超过了曹兵两倍,却依旧占不到便宜。双方列开阵脚互相砍杀,一时间难解难分,呈现胶着态势。

曹彰跃马冲锋,砍杀,所到之处无人能挡,一个多时辰下,砍杀了一百七十余名郡兵,杀的青州兵有些胆寒。只要曹彰冲杀过,俱都纷纷躲避,导致阵脚大乱,逐渐被对面的魏军压制了下去。

“曹贼,休要猖狂!”

辛弃疾以多攻少,依旧占不到任何便宜,心中恼怒不已。手中双剑砍杀了三四十名魏兵后与曹彰狭路相逢,一声叱喝,便扑了上去。

“你有多大的胆量,也敢用双剑?”曹彰冷哼一声,手中六十斤的大刀奔着辛弃疾猛砍猛劈,犹如惊涛骇浪,声势骇人。

辛弃疾使出浑身解数,勉强招架了七八合,刀剑相交,只感到手指发麻,长剑登时脱手飞出数丈,一下子插入了本方一名士卒的背部,瞬间倒地毙命。

情急之下,辛弃疾将手中的另外一只佩剑当做暗器朝曹彰掷了出去,趁着曹彰挥刀格挡之时,拨转马头败走。

看到主将落败,这些军纪本就不强的青州郡兵军心大乱,被曹军一阵猛攻,战死了千余人,剩下的追随着辛弃疾的步伐溃逃而去。

曹彰率部紧追不舍,冷不防辛弃疾在马上悄悄的弯弓搭箭,拉得弓弦如满月,射出一支流星般的冷箭,正中曹彰的臂膀。

“小贼,竟敢暗箭伤我?”曹彰勃然大怒,抬起另外一只手拔出了弩箭,虽然并无大碍,但一时间却是再也使不上力气。

辛弃疾虽然侥幸射伤了曹彰,但却无力约束溃败的郡兵,也就是能够延缓曹彰的追赶,收拢败兵向东奔台县而去。

曹彰率部追赶了七八里路,鸣金收兵,清点人数,本方折损八百余人,斩杀了三千多青州郡兵,算是小胜一场。

但曹彰却因为中了辛弃疾的冷箭,恼怒不已,一路上都在不停的咒骂:“这一箭之仇,早晚必报!”

等曹彰率部归之时,副将已经率部攻破城门,将县令邓苞等人全部捕获,并俘虏了漯阴城中老弱妇孺九千多居民,堵住四门,一个也不曾走脱。

曹彰包扎了伤口,怒冲冲的城楼上询问邓苞:“孤亲自率兵抵达,安敢闭门据守?”

邓苞破口大骂:“你们曹家这些乱臣贼子,等陛下大军到,必然诛你九族!”

曹彰大怒,抽出佩剑,当头从中间把邓苞的脑袋劈成了两半。

声色俱历的怒视城墙下面的俘虏以及百姓,高声咆哮:“日后谁敢再说我们曹家是乱臣贼子,定斩不赦!”

“曹贼,曹贼!”

城墙下面的俘虏深感县令邓苞之恩,此刻看到被曹彰劈成两半,俱都义愤填膺,纷纷振臂大骂。

“给我杀,全部斩首!”曹彰气的有些丧心病狂,再加上肩膀上的伤势隐隐作痛,突然产生了强烈的报复心理,“把百姓也杀了,给我屠城,屠城,屠城,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魏军在攻城的时候遭到了漯阴百姓的强烈抵抗,至少有千余人死在了百姓的滚石擂木之下,此刻被曹彰激起了报复心理,当下挥舞起了屠刀,在秋雨中大肆杀戮。

一时间这座安静祥和的县城如同人间炼狱,妇女遭受****的挣扎声,百姓们被砍杀时候的惨叫声,孩童的哭爹喊娘声,直冲霄,让人不忍闻听。

整整两个半时辰的屠杀,到天黑之时,九千多老弱妇孺全部倒在了血泊之中,无一逃走。秋风苦雨,天地间一片阴霾,此刻的漯阴城犹如一座坟场。

曹彰余怒未消,下令放起大火,纵然秋雨连绵,也无法浇灭逐渐燃烧起的房屋,熊熊火光冲天而起,几乎将天空映红。

目睹着熊熊大火,曹彰这才率部向南驰援夏侯渊去了,那边夏侯渊正率领了三万多人马,与李典、乐进、庞德、达奚长儒猛攻济南国治所历城,与魏延、徐盛、魏无忌率领的三万守军决战。只要能够击溃魏延军团,便能长驱直入,直抵临淄。

就在曹彰猛攻漯阴之时,被曹军称为“和尚将军”的鲁智深正率领着八千人马围攻著县,同样遭到了县令以及城内百姓的奋起抵抗。

就在城池岌岌可危之际,奉了王猛命令,与辛弃疾分兵前救援的廉颇率领一万郡兵杀到,冒着泥泞秋雨,呐喊一声向曹军发起了反攻。

千军万马之中,年已六十余岁的老将廉颇一边纵马驰骋,一边挽弓驰射,弓弦响起,例无虚发,转眼间就射倒十余人,激励的身后郡兵信心大振。

比起辛弃疾,廉颇麾下的郡兵则秩序井然,由三千弓弩手顶在前方,两军相接之时,一波怒射,至少射倒了三四百曹军,使得鲁智深只能恨恨的放弃了攻城,掉头与廉颇率领的郡兵厮杀。

15下红包雨了!中午12点开始每个小时抢一轮,一大波515红包就看运气了。你们都去抢,抢的币继续订阅我的章节啊!(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