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二十三 报仇不隔夜,隔夜非好汉!

一千二十三 报仇不隔夜,隔夜非好汉!


                播报关注读书,获得515红包第一手消息,过年之后没抢过红包的同学们,这可以一展身手了。

北风吹,裹挟的朱棣、李文忠等人的战袍猎猎作响。

放眼望去,只见城门下一员大将身高八尺半左右,胯下一匹白色大宛良马,一身白袍,手提一杆银光闪闪的长枪,正在耐心的等候开门。

“我乃雍王朱棣,城下的这位将军何人?”朱棣在城墙上拱手施礼,自报爵位。

去年刘彻刚刚登基,为了笼络人心,搅浑局势,了个大肆封王。比起当年董卓执政时贾诩的乱国之策有过之而无不及,一口气册封了二十多个王。

除了按照约定册封杨坚为齐王之外,又册封曹操为魏王,当然人家曹操现在已经成了大魏皇帝,自然不会再把区区一个魏王放在眼里。

其他的大小军阀也都被刘彻封王,刘裕封梁王,赵匡胤为宋王,朱棣为雍王。这还不算完,又封了铁木真元王、李世民唐王,甚至杨素、刘备、曹仁、夏侯惇、张飞等人也授予了王爵。

大家伙一看,卧槽,遍地都是王爵,也就没人当做一事了,平日里对待部下很少提封王之事。但对待盟友之时多多少少还会提起,给自己脸上抹点粉,不管怎么说这都是朝廷册封的,是刘彻盖了煌煌大印的圣旨。

城下白马银枪的大将拱手搭话:“雍王的话,末将姓高名思继,奉了齐王之令前助战。齐王与杨素将军商议过后,认为只要保住了汉中,才能让联军在巴蜀与刘辩一决高下,故此派遣末将星夜前驰援。”

“可有文书与凭证?”李文忠手按佩剑,大声询问。兵不厌诈,不能不防备此人是东汉武将假冒。

高思继存心卖弄武艺,自怀里掏出文书绑在羽箭上,拉得弓弦如满月。奔着城门抖手就是一箭。

只听“咄”的一声响,这支羽箭带着破空之声****城楼,一下子射中了城楼上的椽子,入木三分,箭支尾部的羽毛纹丝不动。

“好射术,好射术啊!”朱棣大喜过望,拍手称赞。“我军正是用人之际,得高将军相助。此番必然大破汉军!”

城门打开,高思继催马入城。

夜间设宴接风之时,朱棣对高思继道:“贼将不知将军到,你可以挑选五千精兵,于夜间悄悄出城埋伏。待凌晨之时,我与文忠率部出城挑战汉军,诈败而走。吸引张辽、甘宁追赶,你却于半路杀出,打他一个措手不及。必然大获全胜!”

“雍王此计甚妙,佩服、佩服!”杜如晦与高思继一起竖起了大拇指称赞。

深夜子时,高思继依计行事,率领了五千精锐,轻装简行,携带强弓劲孥,人缄口马摘铃。悄悄出了汉中城池,在路途上寻找了一处险要之地埋伏。

天亮之后,朱棣与李文忠披盔挂甲,率领了三万人马杀下城池,只留下杜如晦率领七千郡兵守城。

战鼓隆隆,骏马嘶鸣。尘土遮天而。

斥候急忙进入大营飞报:“启禀两位将军,朱棣、李文忠率部从汉中城杀了过,请速做定夺!”

“得好,出营杀个痛快!”甘宁一拍大腿,提起单刃戟就要出营迎战。

徐庶急忙劝阻:“甘兴霸将军且慢,君侯去成都尚未归,朱棣突然出战。只怕这里面必然有诈,不如闭门紧守,待君侯归之后再做计较!”

“切!”

甘宁发出一声轻蔑的冷哼,“徐元直你太谨慎了!这朱棣已经在汉中城里窝了三个月,现在总算出战了,我们岂能避而不战,堕了三军士气?”

甘宁说着话目光扫向张辽:“张文远,某打算率部出战,不知你意下如何?是守是战?若你不打算出营,就和徐元直守住寨栅,看我出营破敌!”

“愿助兴霸将军一臂之力!”

张辽得晚,到目前为止还是杂号将军,比起甘宁低了好几级。虽然关羽临走之时话语中透露着让张辽统率军队的意思,但对于甘宁这位安南将军,张辽还是以下将自居。

“哈哈好,我甘宁就喜欢文远你这股不服输的脾气,今日你我携手作战,让朱棣、李文忠这俩狗贼看看,纵然君侯不在,我们也能杀他个丢盔弃甲!”甘宁拍着张辽的肩膀放声大笑。

关铃与关平两位年轻的将军也都是血气方刚的青年,看到甘宁与张辽豪气干,一起拱手请求出战:“我二人愿意追随两位将军出战!”

甘宁抚摸着浓密的胡须道:“哈哈好啊,果然是虎父无犬子,两位贤侄真有君侯之风,吾等一起出战,杀他个片甲不留!”

徐庶苦谏:“朱棣已经闭门三月左右,此番突然大张旗鼓的杀出城,必然早有准备。就算几位将军打算出战,也要留下重兵防御大营!”

张辽颔首道:“徐元直所言有理,朱棣若是没有准备,绝对不会贸然出击。便留下关平贤侄与徐元直守营吧!”

计议停当,大营内留下关平、徐庶率领一万人守营,甘宁、张辽带了关铃、傅肜,以及从上庸大牢解救出的向宠,提兵三万出了营门,向西迎战。

汉中这块黄土高原之上,一片苍茫,风吹旌旗招展。

两军在旷野上狭路相逢,乱箭齐发,射住阵脚。

呐喊声中一身戎装的朱棣亲自出马叫阵:“叛国逆贼,朱棣在此,谁敢与我一战?”

甘宁大喜过望:“哈哈此贼自己送死,想是打算去金陵地牢与他的父亲作伴,让我去将他生擒活捉!”

话音未落,旁边早有一将催马出阵:“何劳上将亲自出手,且看我斩朱棣首级!”

甘宁急忙视之,出马之人正是偏将傅肜。

当下两人也不答话,挥舞兵器,马走连环厮杀在了一起。

历史上的明成祖不仅下马能治国,上马亦能横槊,算得上孔武有力,骁勇过人,与傅肜战有十余合,卖个关子一刀将傅肜斩于马下。

“朱贼受死!”

瓦罐不离井上破,将军难免阵前往,甘宁没想到傅肜竟然如此不堪一击,早知如此就不让他出去白送人头了。

一声叱喝,甘宁催马杀出阵,挥舞单刃戟直取朱棣。

战有五六合,朱棣抵挡不住,虚晃一枪拨马便走。

“朱贼留下人头再走!”甘宁催马舞戟,紧追不舍。

对面一声叱咤,李文忠手持黄铜马槊,驱赶着一匹乌黑的战马杀出阵截住了甘宁:“锦帆贼休要猖狂,吃我李文忠一槊!”

千军万马的助威声中,两员大将使出浑身解数,马走龙蛇,戟槊往,酣战了二十余合,难分胜负。

李文忠虚晃一枪,拨马便走:“好你个锦帆贼,倒是有些本事!今日姑且放你一马,改日再战!”

看到甘宁连胜两阵,张辽与关铃双骑并出,大刀一挥,率领着三万汉军犹如猛虎下山一般掩杀了上去。只杀的朱棣军阵脚大乱,且战且走。

一路掩杀下,穷追了二十余里,到一地形复杂之处,张辽急忙下令鸣金收兵:“不好,此处怕是有伏兵!”

只听一通鼓响,一员白马银枪的大将率领五千精兵杀出阵,迎面正与向宠相遇,抬手一枪便刺于马下,早有士卒上前枭了首级。

朱棣与李文忠率部调头掩杀了,与高思继左右夹攻,反而将东汉军杀的阵脚大乱,自相践踏之下,死伤不计其数。

李文忠与高思继两员虎将左冲右突,张辽与甘宁苦战不能取胜,辛亏关铃断后退敌,关平率领五千人出营接应,方才避免了一场大败,但营后清点人数,却也折损了七八千人。

朱棣与李文忠大获全胜,下令在三十里之外安营扎寨,准备明日再趁热打铁,继续向汉军叫阵,趁着关羽不在汉中之时,彻底打得东汉军失去信心。

甘宁与张辽营之后闷闷不乐,俱都闷声不语。

徐庶宽慰道:“两位将军休要自责,胜败乃兵家常事,那朱棣与李文忠也是久经沙场之辈,输在他们手上也不丢人。头等君侯返,再赢便是!切不可妄自菲薄,影响了军心士气,数万将士还要靠两位将军以身作则呢!”

甘宁突然拍案而起:“奶奶的,老子不甘心!谁说我妄自菲薄了?今夜就去劫营,把白天输掉的赢!”

“不可、不可,这朱棣的用兵能力不可小觑,定然懂得骄兵必败,谨防劫营的道理,只怕定然在营中设伏。等我军自投罗网,决不可意气用事!”听了甘宁的话,徐庶吃了一惊,急忙全力劝阻。

甘宁走出营帐放眼望去,只见天地间一片白茫茫,似乎起了一层薄雾,不由得大喜过望:“哈哈此乃天助我也,为了避免打草惊蛇,某只带百骑去劫营!”

张辽被甘宁的豪气鼓舞,拍着胸膛道:“算我张辽一个,今日输的这一战,无论如何也要找!”

关铃亦是拱手求战:“两位将军如此豪壮,小侄亦是不甘落后,愿随两位连夜劫营,一血今日之耻!”

ps.追更的童鞋们,免费的赞赏票和币还有没有啊515红包榜倒计时了,我拉个票,求加码和赞赏票,最后冲一把!(未完待续。)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