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一十九 大魏皇帝万岁

一千一十九 大魏皇帝万岁


                “叮咚系统提示,本次出世的制衡人物为战国时期赵国名臣蔺相如统率68,武力52,智力97,政治94。。植入身份为李世民在高丽境内新提拔的文官。”

“蔺相如啊?”刘辩起身打个呵欠,准备上床入寝。

若是搁在以前,定然会觉得这蔺相如是一个牛人,但现在嘛,就不要提孙膑、孙武、诸葛亮、陈平等一大帮全史顶尖智囊了,就连自己都上升到了98的智力,又怎么会在乎李世民增加了区区一个蔺相如?

仔细数数,李世民除了李绩、李牧两大统帅之外也没有几个谋士,无非就是李善长、李密、李鸿章等几个人。除了李善长还能值得一看,其他几个人只能算是马马虎虎,多增加一个蔺相如实在是微不足道,对大势没有任何改变。

刘辩忽然觉得,比起武将方面的压倒性优势说,自己在文官方面的优势更加不可撼动,随便扔出几个州去差不多就能碾压其他各路诸侯。除了曹操的文官稍微强势一些,包括李唐、罗马、贵霜、安息在内,简直不堪一提。

纵算同为四大帝国又如何?他们的人才储备只是某一个时期的,而自己麾下的精英可是自中国上下两千年历史中最出类拔萃的顶尖人才,纵然是罗马帝国也照碾不误!

不过对于李二吸收人才的光环,刘辩不能不服:“你说李二他把姓李的人才都吸去了也就算了,这蔺相如只是发音相似,竟然也被李世民拐走了,天可汗的魅力还真不是盖的!”

一觉睡醒,天色已经大亮。

看到天子洗漱更衣完毕,文鸯一脸喜气的进禀报:“启奏陛下,微臣刚刚收到从金陵发的飞鸽传,有喜事禀报!”

“有何喜事?”刘辩大步迈出门槛,准备去一趟刘备旧部大营,安抚军心。鼓励他们在沙场上给自己卖命厮杀。

文鸯喜滋滋的道:“信是三宝公公寄的,说孙美人已经于数日前产下一位公主,请陛下赐名?”

“哦尚香生了?”刘辩停下脚步,轻轻揉了一下太阳穴。忆起了自己与孙尚香的婚事。

犹记得那是去年在交州歼灭了贵霜兵团之后的事情,大概也是在五六月的初夏。因为孙尚香洞房花烛夜耍性子,让自己陪着她出城射猎,竟然遇上了小乔冤魂索命的诡异一幕,导致自己不明不白的在床上病了好几天。

幸亏袁天罡及时出现。提议在郁河边上建造一座铜雀台,在里面朔造小乔的雕塑,锁住她的冤魂,才让自己摆脱了噩梦缠身的局面。现在想,刘辩依旧心有余悸,对这诡异的事情无法解释。

“不要说在这封建落后,愚昧迷信的年代,就是在朕穿越前的高科技世界,也有许多诡异的事情无法解释,朕还是顺其自然的好。但将若是有时间了。朕定要南巡一次,去铜雀台看看小乔的塑像!”

刘辩暗自在心底叹息一声,没想到曹操写的铜雀春深锁二乔没有出现,但却锁住了小乔。

看到刘辩不说话,文鸯继续禀奏:“里面还有孙娘娘的附信一封,请陛下给小公主赐名。”

刘辩沉吟了片刻,忽然觉得自己以前给儿女取的名字太侧重与和这个世界吻合,譬如刘齐、刘恪、刘治,缺少了灵性。给女儿取名字的时候偷懒,顺手拈了穿越前女明星的名字用。譬如刘逸菲、刘涛、刘诗等又没有美感,这一次自己一定要好好给女儿起一个好听的名字。

事情说起容易做起就困难了,刘辩绞尽脑汁的思索了半天,目光扫到花园中琳琅满目的各种鲜花。灵机一动:“马上修一封传金陵,册封朕与孙美人的女儿为丹阳公主,赐名刘琳琅。擢升孙美人为九嫔,赏赐‘修容’封号!”

“谨遵圣谕!”文鸯答应一声,寻找文吏拟定圣谕去了。

掐指算算,除了孙尚香于去年八月底怀孕到现在生产了之外。还有穆桂英和上官婉儿分别于去年有了身孕,按照怀胎十月计算,估计再有两三个月就要生了,到时候自己的继承人队伍又将扩大。

至于刘辩十分宠爱的美人甄宓,是于去年年底被纳娶进乾阳宫的,到开春二月初刘辩率军入蜀,大概相处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去掉中间在其他嫔妃那里夜宿的时间,大概同房了二十个夜晚左右,至出征之时刘辩尚不知道甄宓是否怀孕。入蜀之后战事激烈,一直疏于过问,也不知道甄宓现在是否有了身孕?

“朕还琢磨着把甄宓扶上皇后之位,必须早点让他产子啊,有了皇子才有资本竞争皇后之位。”刘辩再次下令修一封,飞鸽传到金陵,询问甄宓的身体状况。

战争的时候刘辩没有闲暇,此刻由孙尚香产子一下子想起了许多事情。

去年南征交州的时候,被自己从服部半藏手下救的日本女王卑弥呼,跟着赵括大军南征的时候就已经有了五六个月的身孕。按照时间算算,差不多在正月初自己入蜀的时候就生了,也不知道是男是女,卑弥呼会如何对待这个孩子?

除了卑弥呼之外,在汉尼拔、展昭的保护之下,返了孔雀王国的埃及艳后在那段日子里没有少和自己缠绵缱绻,也不知道肚子有没有动静?

“或许有一天会出现这样的局面,世界各地的国王都是我刘辩的儿子,从日本到东南亚,再到贵霜、安息,甚至罗马以及尚未开发的美洲,全都说着汉语的人口?”

刘辩站在争奇斗艳的花丛之中,胸怀万丈的憧憬着未的局面。

而在相隔数千里之遥的邺城,已经快要到了知天命年龄的曹操决定接受麾下文武的建议,登基称帝。

曹操询问的信分别送到许昌、平原、涿郡、太原等地之后,得到了曹仁、程昱、夏侯渊、荀攸等人的强烈支持,就连司马懿、贾诩这种一向冷静的谋士都支持曹操称帝。

他们的意见与范增、郭嘉大同小异,认为天下诸侯已经被扫平,曹操已经不需要再用汉室忠臣的幌子遮掩。

前几天已经向天下人发出了讨伐汉室的檄文,以臣伐君,此为不智。不如干脆登基称帝,宣称大汉无道,当取而代之,以此鼓舞军心斗志,给麾下大将看到一个光明的前程,并笼络那些对汉室不满的百姓前投奔。

炎炎夏夜之中,病重的戏志才躺在床上,对前探视的曹操哀求道:“大王啊,能够得到你的器重,臣虽死无憾!只是不能见到大王登基称帝,扫平天下,心中却是遗憾啊!今日戏昌身死,还望大王明日登基称帝,昭告天下,以振军心!”

“好孤答应你!”曹操目光如炬,攥着戏志才枯瘦的手指,字字千钧的答应了下。

“万岁万岁万万岁!”

听了曹操的话,戏志才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连呼一串万岁,当场气绝身亡。

曹操面色如霜的高声下令:“传孤旨意,追封戏志才为良乡侯,厚葬与邺县城北!”

在范增、郭嘉等人的谋划之下,曹操已经准备好了所有登基的用品,龙袍、辇驾、私刻的玉玺,已经装饰一新的魏王宫。

次日天色未亮,几乎所有在冀州的文武早早到了魏王宫,除了范增、郭嘉、蒯良、刘馥等邺城的文官之外,荀攸提前从太原赶了,夏侯渊从平原快马返。司马懿、曹洪从许昌赶了,曹参从濮阳赶了,曹彬、贾诩也从涿郡返,一起参加曹操的登基大典。

到了卯时,也就是范增查询的吉时,身穿龙袍的曹操在几名太监掌扇的簇拥之下缓缓登上大殿,在龙椅上坐定。

銮台脚下文武分立两旁,文官由郭嘉领衔,范增次之,向下依次是贾诩、程昱、荀攸、蒯良、刘馥、司马懿、满宠、陈子等文官。

而武将方面,则由夏侯惇、夏侯渊兄弟二人领衔,向下依次是曹彬、曹参、贾复、英布、郭子仪、王彦章、曹文诏、典韦、许褚、庞德、单雄信、董平、文聘、韩擒虎、李通、达奚长儒、多尔衮等武将。

曹操缓缓扫视了脚下文武一圈,朗声说道:“刘邦本是一介亭长,因秦失其道,得以问鼎天下,绵延汉祚四百载。自桓灵以,朝廷失道,卖官鬻爵,民不聊生。宦官外戚,相继专权,路有白骨,饿殍遍地。

正如太平道所言,苍天已死,新帝当立。我曹孟德在此宣布登基称帝,定国号为“魏”,以邺城为国都,改名邺都。立长子曹昂为太子,以范曾为丞相,夏侯惇为骠骑大将军,曹仁为车骑大将军,夏侯渊为骁骑大将军,督率三军,克日南下,讨伐无道汉室!直捣金陵,生擒刘辩!”

随着曹操洪亮的声音落下,脚下响起了山呼海啸的欢呼:“大魏皇帝万岁万岁万万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