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一十一 桃园之义

一千一十一 桃园之义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刘辩与巴蜀的文武寒暄一番,又在群臣的陪同下穿街走巷,对百姓嘘寒问暖,极尽笼络人心之能事。

并下令大赦益州,凡死刑以下的囚犯俱都适量减刑,并且免除成都百姓两年的赋税,无论工农学商,一年之内免收任何杂役赋税,当做对他们这两年饱受战火的补偿。

“吾皇万岁万万万岁!”

刘辩的措施很快就得到了百姓的响应,纷纷夹道叩首,山呼万岁。

安抚百姓完毕,刘辩马上又带着文武百官到张飞的府上探视,算是给足了面子:“翼德将军啊,皇叔不幸蒙难,天地同悲。朕也是忧伤不已,只是木已成舟,你我只好节哀顺变!”

将近十年的皇帝生涯下,刘辩的演技已经炉火纯青,果然把张飞感动的一塌糊涂,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哭嚎:“陛下啊,你能醒,俺真是太高兴了!只是大哥怎么没有陛下这么好的运气呢?呜呜大哥死的时候我都没在身边呢,也没人通知我一声,就连大哥最后一面也没有见到啊,呜呜真是愧对兄长,愧对桃园之情!”

孙膑解释道:“翼德将军莫要再耿耿于怀了,你当时只能趴在床上,翻个身都是不能。肋骨断了好几根,五脏六腑受了重伤,背部缝了近百针。天空还下着滂沱大雨。我们若是告诉了你,凭你这性子肯定要冒雨成都。万一感染了伤口,便是神仙难救啊!”

“也就幸亏翼德将军体魄过人。和你一块重伤的燕青现在都成了植物人,吾等岂敢大意?若是汉中王九泉之下得知你因为悲伤过度,或者参加他的葬礼影响了自己的身体,只怕九泉之下也是难以瞑目啊!”陈平在旁边给孙膑做了补充。

末了还不忘做出解释:“植物人就是像植物一样躺在床上不知道吃喝,没有任何意识。这是陛下创造的词语,对于燕青的状况非常贴切。”

傅友德、陈到、吴懿等人闻言,俱都摇头叹息:“太可怜了,这样真是生不如死啊!”

张飞也知道大家隐瞒刘备去世的消息是为了自己好,因此也不怪罪。心中只有遗憾:“诸位的好意俺张飞心领了,只是遗憾没有与大哥见上最后一面。”

顿了一顿,就要挣扎着起床:“陛下,俺有个请求!”

刘辩急忙阻止了张飞:“三将军莫要乱动,你的伤口才刚刚结痂,千万不要崩裂了。”

张飞却是不依不饶:“陛下若是不答应,俺就跪在地上不起”

说着话两眼一瞪,训斥两旁的婢女、家丁:“你们这些不长眼的东西,快把老爷我扶起!”

旁边看起也就是刚刚二十出头的夏侯娟急忙摁住张飞不让动:“夫君你休要乱动。卞神医说了一个月不能下床,万一有个三长两短,让我与苞儿怎么活下去?”

“老爹,不许乱动!”

一个虎头虎脑。简直和张飞一个模子里刻出,年约**岁的少年上前一步,死死的摁住张飞不让他动弹。刘辩猜测此人十有**就是张飞的儿子张苞。

趁着他们一家“内讧”之际,悄悄向脑海中的系统下达了指示:“给本宿主查询一下张苞的四维能力值?”

系统应声启动:“叮咚巅峰张苞统率85。武力93,智力42。政治38。”

“看起与关兴半斤八两。”刘辩在心中暗自嘀咕一声,迅速的退出系统,和颜悦色的安抚张飞:“翼德将军莫要冲动,你有什么请求直说无妨,只要朕能做到的,定然应允!”

“请陛下追封兄长!”

不等张飞开口,院子里忽然传一声洪亮的声音,众人齐刷刷的扭头看去。只见的不是别人,正是一身绿袍,头戴绿色帻帽,丹凤眼卧蚕眉,长须飘飘的美髯公关羽。

最近这半年之内,关羽在徐庶的参谋之下,率领张辽、甘宁、关铃、关平等人一举攻克上庸、西城等重镇,兵锋直指汉中,在南乡一带遭到了朱棣、李文忠的阻挡,连续大战数月,胜负难分。

刘备死后五六天,消息传到汉中地区,关羽想起桃园结义之情,不由得潸然泪下。遂命甘宁与张辽统率大军继续与朱棣、李文忠作战,自己单刀匹马,翻山越岭顺着小路跋涉了五六天,在今天凌晨抵达了成都。先到刘备的陵墓上祭拜了,这才进城探视张飞。

关羽大步流星的走进张飞的卧房,单膝跪倒在地:“兄长虽有过错,但一生以复兴汉室为己任,请陛下追封兄长!”

刘辩急忙上前扶起关羽:“原是长将军到,快快请起,快快请起,有话好好说!”

包括孙膑、陈平、房玄龄、法正等人见到关羽之后,俱都肃然起敬,纷纷拱手施礼:“原是君侯到,我等这厢有礼了!”

张飞在床上冷哼一声,朝关羽翻白眼:“哼你这红脸贼还知道啊?”

抱怨了一声之后,马上向刘辩求情:“俺大哥可是大汉的忠臣,一辈子都在为复兴汉室奔走,请陛下追封兄长。”

房玄龄、法正、傅友德、陈到、吴懿、庞娟等刘备嫡系一起作揖施礼:“请陛下追封汉中王!”

刘辩微微颔首:“好,朕就追封皇叔刘玄德为‘蜀王’,谥号‘昭烈’。其汉中王爵位由其子刘禅继承!”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臣等一定会继承昭烈蜀王的遗志辅佐陛下,扫平诸侯,重振汉室!”听了刘辩的追封,在关羽的带领下,所有的刘备旧部纷纷跪地叩首,山呼万岁,发誓效忠。

张飞则躺在床上嚎啕大哭:“大哥啊,兄长啊,你的在天之灵听到了吗?陛下待你也是不薄啊,你现在是昭烈蜀王了,九泉之下可以瞑目了!”

为了收买巴蜀文武的人心,刘辩继续道:“待会儿朕要亲自去皇叔的陵墓上祭奠,麻烦房卿准备一下物品。”

“臣遵旨!”房玄龄一脸欣慰的答应了下,对于这个大汉天子的表现非常满意。

一身戎装的庞娟则遗憾不已,在心中暗自叹息:“兄长啊,看你真的误会陛下了,他对待汉中王算得上仁至义尽,你实在不该用自己的肚量揣测陛下。”

给刘备请了谥号,关羽这才走到张飞的床榻边查看伤势:“翼德啊,你竟然伤的如此厉害,是何人所为?”

“红脸贼,滚开,俺不想看见你!”张飞把头一扭,叱骂一声。

旁边的张苞插嘴道:“二伯,是一个叫巨无霸的家伙伤了俺爹!”

关羽手抚胡须,脸上掠过一丝杀气:“三弟你看好了,愚兄这就去斩了巨无霸,为你报仇雪恨!”

话音刚落,关羽一抖长袍向刘辩告辞:“陛下稍等,容我去雒县城下叫阵,斩了这巨无霸的首级献于陛下面前!”

如果只有一个巨毋霸,关羽或许能够一决胜负,但配上阮翁仲,关羽几乎没有任何胜算。

刘辩急忙阻拦:“长将军留步,那巨毋霸异于常人,决不可等闲视之。朕会设法攻破雒县,早晚取他的首级,不必急于一时!”

傅友德、赵等人纷纷劝阻:“君侯暂息雷霆之怒,这巨无霸绝非等闲之辈,我等从长计议不迟!”

“哎红脸的家伙,别逞能了,俺都被巨无霸打成这样子了,你的武艺还不如俺,去白白送死吗?俺虽然不把你当二哥了,但也不希望你因为俺死在沙场上,害得俺一辈子内疚!”张飞刀子嘴豆腐心,看到关羽一脸怒不可遏的样子,便大声的嘟囔。

关羽慷慨陈词:“三弟啊,无论你如何看待兄长,在我的心里,大哥永远是大哥,三弟永远是三弟!”

“唉真不要脸啊,算了,看你说的还算人话,俺以后不骂你了。”张飞虽然扭着头不肯看关羽,但语气却缓和了许多。

看到兄弟二人的关系有所缓和,刘辩放声大笑:“哈哈这样才对得起你们兄弟的桃园之情嘛!既然君侯到,那就由房卿准备筵席,接风洗尘吧!”

探视完了张飞,刘辩在房玄龄、法正、孙膑、陈平、关羽、赵等人的陪同下到刘备的陵墓前祭奠一番,慷慨陈词,声泪俱下,惹得身后的文武无不抹泪。

祭拜完了刘备,刘辩又与关羽一起到汉中王府探视甘、吴两位夫人。等刘辩寒暄完毕之后,关羽单膝跪地施礼:“两位嫂嫂,二弟的迟了,还望二位嫂嫂恕罪!”

甘夫人垂泪道:“叔叔不必自责,这些年亏着你选择了正确的道路,才让大王保住了汉室忠臣的名声,我想他在九泉之下一定会感激你的抉择。你的作为,对的住桃园之义。”

刘辩吩咐刚刚准备好了酒筵的孙乾、简雍道:“忙完这几天,你们二人便去金陵接阿斗,让他在成都与王婶团聚。待将弱冠之后前往汉中封地赴任!”

关羽再次单膝跪地谢恩:“陛下如此厚待,吾等必然誓死效忠,纵马革裹尸,亦绝无怨言!”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