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一十三 真龙天子,百毒不侵!

一千一十三 真龙天子,百毒不侵!


                汉中王府的事务,日常都是由孙乾、简雍管理,包括侍卫、杂役、厨子、婢女等都是由二人安排,实际身份相当于刘备的管家。,

由于前些日子忙着帮刘备瞒天过海,孙、简二人便把差事委托给了其他人,以至于被荆轲、秦舞阳冒充厨子,花钱打点混进了王府。满心以为刘辩必吊唁,届时趁机刺杀,谁知道传刘辩昏迷不醒的消息。

就在荆轲、秦舞阳以为白忙活一场,准备收拾收拾离开的时候,忽然又传了刘辩起死生的消息。二人顿时喜出望外,悄悄准备好了行刺物品,卯足了劲等着刺杀刘辩,终于抓住了刘辩如厕的时机出手。

却不料秦舞阳贪功出手,打草惊蛇,非但没有刺死刘辩,反而被一击毙命,也让刘辩有了防备,侥幸逃过一劫,最后还累的荆轲被众将群殴而死。

“叮咚刘辩击杀秦舞阳成功,获得复活碎片一枚,当前拥有的碎片总数上升至20枚!”

“叮咚荆轲被宇文成都、关羽、赵、龙且同时击中,致命伤为关羽手中的木凳,击碎头颅毙命。宿主再次获得复活碎片一枚,当前拥有的碎片总数上升至21枚!”

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众将纷纷扔掉手中的器械,包括圆凳、灯台、鱼盘等任何可以随手拿起的物品,宇文成都急眼之下甚至拎起大理石桌案冲了出。

因为筵席不允许携带兵器,众将情急之下只好拿起这些东西杀了出,跟在后面的徐晃、傅友德等人手中的武器也是五花八门,程咬金甚至拿着筷子冲了出,扯着嗓子大吼:“让开,让开,都给我让开,让俺护驾!”

“陛下,是否无恙?”众将扔掉器械后,一起拱手请安。

“无妨。只是受了点皮外伤!”

刘辩扔下刚刚抢到的朴刀,示意众将不必牵挂,只是胳膊被划破了一道两寸左右的伤口而已。

低头去看这个名留青史的刺客,只见死状惨不忍睹。被宇文成都一桌案扫中脊背,至少断了好几根肋骨。又被赵将手中的七尺高的青铜灯台当做长枪,狠狠的刺中了腹部;而龙且则把手里的陶瓷鱼盘狠狠地砍在了荆轲的肩膀上,瓷盘裂成数块,而荆轲的肩头也是鲜血淋漓。

但最致命的还是关羽的当头暴击。十几斤重的木凳又准又狠的敲在荆轲的脑门上,直接脑袋开花,颅骨爆裂,白花花的脑浆迸了出。

而这一击也充分表现了关羽在抢人头上的强大实力,出手快、准、狠,虽然比赵、龙且慢了几步,但一出手就拿下了人头。由此可见,关羽前世能够斩将如麻,并非是靠运气,在杀人方面关老二还是有独到心得。

孙乾和简雍面面相觑。犹如土色:“这、这是怎么事?人啊,这两个厨子是何身份,速速查清!”

房玄龄、法正一脸愠怒,怒视孙、简二人:“王府的侍卫以及杂役不是一直由你们二人安排么,为何反问我等怎么事?刺杀天子可不是小事,你二人须要交代个明白!”

“这、这房大人,我们二人的品性你也知道的,岂敢有非分之想?”孙乾与简雍额头见汗,吱吱呜呜的辩解。

刘辩伸手阻止了房玄龄、法正的指责:“两位爱卿莫急,朕适才听他们二人对话。不像汉人口音。倒是与我上次在临江遇刺的那个刺客口音相同,十有**也是自贵霜,切莫错怪了孙公祐、简宪和二人!”

“多谢陛下明察秋毫!”孙乾与简雍如蒙大赦,一起长揖到地谢恩。

刘辩朝陈平、文鸯一指:“你们二人跟着孙乾、简雍去搜查这两个厨子的寝室。看看有何可疑物品?确认下他们的身份,调查下有无余党?”

文鸯与陈平答应一声,带着数十名侍卫,在孙乾、简雍的引领下前往杂役的居所调查去了。

刘辩一脸若无其事的对众文武道:“两个小毛贼而已,十有**是嬴政派的,切莫坏了咱们的雅兴。诸位接着开怀畅饮。”

“陛下切莫大意,刺客通常都会在凶器上涂毒,让我帮陛下检查一番。”同样以医部员外郎身份出席筵席的李时珍命人拿自己随身携带的药箱,请刘辩走进大堂包扎伤口。

“是啊,是啊,陛下千万莫要大意!”众文武齐齐施礼,恭请天子先进大堂包扎伤口,发生了这种事情,谁还有心情继续畅饮?

煌煌灯光之下,刘辩褪去半截上衣,袒露出受伤的左臂,让李时珍给自己检查。

只见伤口长约两寸半,深度也就是两厘米左右,充其量只能算是皮肉伤。但流出的血液却是紫褐色,让李时珍登时大吃一惊:“不好,刺客的凶器上果真有毒!”

“那赶快救驾啊?”众文武大吃一惊,同时吩咐陈震、廖立,“速速去把卞雀神医召协助!”

刘辩一脸平静,泰然自若的道:“诸位爱卿不必担忧,朕乃是真龙天子,天命所归,绝对不会有事的。朕喝了刘封的‘毒药’都能安然无恙的醒,区区皮肉伤当无大碍!”

怕什么,反正自己还有一次复活机会,就算这是见血封喉的剧毒,自己也能个起死生。刘辩在心里暗自思忖。

“请陛下放平臂膊,微臣帮陛下把毒药吸出。”

李时珍亲自动嘴,给刘辩吸出了大约一碗血,紫褐色这才逐渐变成了正常的鲜红色。这让众人悬着的一颗心方才落地,但刘辩心里却有些怪怪的感觉,要是有个女医匠该多好?

“都说男女授受不亲,但朕觉得应该是男男授首不亲才对!幸亏被荆轲伤了胳膊,万一伤了大腿,那简直太污了!”刘辩很奇怪在这个时刻,自己竟然能够想的这么遥远,果然是思想有多远,自己的前程就有多远。

“奇怪,这毒药看起很厉害,为何药性竟然如此之弱?”

李时珍一脸诧异,百思不得其解。刚看到流出的血液呈现紫褐色,还以为弄不好渗进了天子的肺腑,没想到竟然如此之浅,轻而易举的就被化解了。

就在这时,陈平、文鸯等人把从两个刺客房间里搜出的东西全部打包带了,除了一些衣衫、碎银子、药包、匕首之外,还有一封用贵霜文字写的信笺,足以证明孙乾与简雍的清白。除此之外还有六七种颜色不同的药粉,乱七八糟的掺杂在一起。

“让我看看!”

李时珍弯腰查看了片刻,不由得哑然失笑:“呵呵,诸位看这几个牛皮药包里的毒药是刺客随身携带的剧毒,但可能受了雨水侵泡,返潮之后失去了效力。所以这刺客又买了几味原材料配置毒药,但这里面至少有三种是假药,所以没有致命危险。”

“假药?”

刘辩不由得哑然失笑,想不到一千八百年前就有人卖假药,还阴错阳差的救了自己一命,真是让人啼笑皆非。

听了李时珍的分析,众文武悬着的一颗心方才落地,纷纷露出笑容:“哈哈陛下乃是真龙天子,吉人天相,冥冥之中有上苍庇护!这刺客九泉之下若是有知,怕是会被气活了吧?”

既然李时珍确定自己没有大碍,刘辩还想让众人继续开宴,只是遭此变化,众人也就没了心情,纷纷劝刘辩去休息,保重龙体。

“王府中有客房数十间,请陛下在此下榻吧?”孙乾躬身施礼,在前面带路。

当下刘辩与陈平、孙膑在文氏兄弟的保护下暂时下榻在汉中王府,刚刚从汉中归的关羽也在此住下。诸葛亮、孙武、徐晃、赵等众将连夜出城,各自返大营坐镇,免得刘赵联军趁夜劫营,而房玄龄、法正等人则各各家,一场风波也匆匆去也匆匆。

夜色阑珊,汉中王府增添了近千侍卫,如临大敌。

刘辩掩了房门,在案面前端坐,闭目凝神,向系统吩咐道:“现在没事了,把爆表出世的人物给朕报上吧?好像朕现在拥有的复活点与碎片也足够复活一位人物了,这次收了这么多人,估计愉悦点也增长了不少,给朕查询一番,现在能够召唤几个人才?”

系统应声启动:“叮咚宿主目前拥有复活碎片21枚,复活点1030个,愉悦点188个,仇恨点115个,请宿主下达指示!”

刘辩抬了抬有些疼痛的左臂,脸上露出喜悦的笑容:“哈哈,这次把刘备麾下的文武几乎一网打尽,不光收了大批人才,这各种点数也是赚了个盆满钵益啊!曹操蠢蠢欲动,我军正是用人之际,这次的点数简直就是及时雨啊,此时不召唤更待何时?”

“现在即将提供爆表名单,请宿主做好记录!”系统用清晰的语音向刘辩发出提示。

刘辩急忙睁开眼睛,摊开纸张,用意识吩咐系统:“朕已经做好准备,请把爆表名单报上吧!”

(这几天被系统内置的15拉票广告词烦死了,这都是内置的,几乎所有都有,假冒作者ps,神马玩意啊!)(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