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九百九十九 神转折,水落石未出!

九百九十九 神转折,水落石未出!


                天色阴沉,大雨如注,不时落下一个炸雷在头顶响起,吓得全城人心惶惶,缩在屋里不敢轻易出门。

“夫君,今天的这雷雨真是太吓人了!”刘封新纳的十六岁小妾把花白的身子使劲拱进刘封的怀里,嗫嚅着说道。

“自己睡去,让夫君我静静!”刘封面色阴沉的推开爱妾,双手枕在脑袋底下闭目沉思。

比起唯恐不小心就睡死过去的刘辩,以及差一点就睡死了的刘备,刘封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一晚上都没敢合眼,唯恐刘备找上门算账。

“刘备说过,这隔夜断肠散可以让人不痛不痒,在迷迷糊糊中睡死,张清当初就是这样死的,只希望刘备也在睡梦中死去!”刘封在心里暗暗祈祷。

翻个身继续暗自思忖:“其实也不用怕,若刘备胆敢真的派人抓我算账,我就把他毒杀张清,让我用阴阳酒壶毒死刘辩的事情抖出,让世人看穿他的面目。我也可以说是弄错了机关,不小心把毒酒倒错了,反正怎么说全靠我这张嘴!”

“轰隆……”一声炸雷,紧接着是明晃晃的闪电,火球几乎落到了院子里,照的房间内亮如白昼。

吓得刘封面如土色,在心里不停的咒骂:“这贼老天,真是不助我!这么响的炸雷,这么亮的闪电,只怕会把刘备吵醒,这可如何是好?”

十六岁的小妾吓得使劲蜷缩着身子向刘封的怀里拱:“夫君,这雷电太吓人了,几乎就在头顶一般!是不是你做了什么亏心事,老天爷要惩罚你?”

“臭娘们胡说八道什么?撅起屁股!”

刘封额头见怒,伸手在女人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昨晚上他就是靠着这项运动分解自己心头的忧虑,效果很是不错。每次气喘吁吁从女人的肚皮上滚下的时候,他就会大口的喘着粗气,暂时忘记了忧虑和紧张。

“雷鸣电闪的,不要干这事了吧?老天爷会看见咱们的?”女人不依。使劲夹住双腿不肯屈从。

“贼老天,天杀的老天!别人怕他我可不怕他,我命由我不由天!”刘封翻身而起,将女人一把翻了过。汹涌的波涛正对着自己,顿时喘息就粗重了一下。

“哗啦啦”的大雨下个不停,成都的大街小巷几乎变成了小溪。

浑身湿漉漉的傅友德腰悬佩剑,率领五百精锐士卒,也是刘备的心腹部队。冒着倾盆大雨,顶着雷鸣电闪,跑步到了刘封府邸,围了个水泄不通。

“给我围起,不得放走一人!”法正头戴笠帽,身披蓑衣,挥手下令。

“诺!”

士卒们答应一声,按照十步一人列开队形,将刘封的宅院围了个严严实实。这样倾盆的大雨,想要做到风雨不透是不可能了。但却能保证不让宅院中的人逃出一个。

“咣”的一声,傅友德手提佩剑,用尽全力狠狠的一脚下去,就把大门给踹开了。

挥手喝一声:“把人全部给我押到院子里,一个也不许放过!”

“哎呀……何人如此大胆?胆敢……”

十几个家丁手持棍棒慌慌张张的从厢房里跑了出,面对着官兵明晃晃的刀枪顿时傻了眼,只能乖乖的束手就擒。

刘封的妻子陈氏失宠之后起床较早,当下强做镇定的质问:“这不是傅将军与法孝直大人么?敢问夫君犯了何罪,竟然让你们兴师问罪?抑或是你们造反了?”

傅友德收了佩剑,拱手道:“对不住了少夫人。昨夜刘封将军给大王与陛下斟酒,今早起大王身体垂危,身中剧毒。怀疑刘封私通洛阳朝廷,大王特派傅某前拿人。到底是冤枉了刘封将军还是事实如此,只需一审便知!”

“啊!”陈氏目瞪口呆,一跤跌倒在雨水中,朝不远处的厢房指了指,“在哪里,在那贱人的房间里!”

法正面色如霜。一挥手:“给我抓人!”

厢房之内,刚刚爬上女人身体的刘封被嘈杂的脚步声,以及杀气腾腾的叱喝声吓了一跳,急忙跳下穿衣服。

女人则吓得脸色如土,不停的抱怨“让你骂老天爷,这不就报应了么!”

“咣”的一声,刘封刚刚穿上衣服,房门就被踹开。

满脸雨水,相貌粗犷的傅友德骈起右手食中二指朝刘封一戳:“呀,把涉嫌谋害大王的逆贼刘封拿下!”

刘封一边去穿鞋,一边去摸床头的佩剑:“傅友德你血口喷人!”

“啪”的一声,傅友德手中的佩剑抽在刘封的手背上,吃痛之下登时拿捏不住,失手坠地。

“拿下!”法正摘下笠帽叱喝一声。

“不许动!”

十几个浑身湿透了的虎狼之士一拥而上,把还没穿上裤子,刚刚裹上长袍的刘封摁倒在地。

吓得还没得及穿上衣服的小妾花容失色,大呼一声救命,春光毕露,急忙摸起锦被去遮掩身体。

“任何人不许擅动,否则格杀勿论!”法正捋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喝一声:“给我搜查,不许放过任何角落!”

被十几个甲士反扭了胳膊的刘封昂着头问道:“因何捉我?”

傅友德冷叱一声:“你干的好事,还要揣着明白装糊涂?你昨夜给陛下与大王斟的酒,大王今天清晨就已经性命垂危,还不从实招?”

“哈哈……”刘封大笑一声,“你们这些蠢货,刘备是个伪君子!是他吩咐我毒杀刘辩的,你们以为他是个心地宽厚的君子么?纯粹是愚弄世人罢了!”

“啪”的一声,傅友德抬手扇了刘封一个耳光,“亏着大王待你视若己出?这样的话你也说得出?你毒杀了大王不说,竟然还要破坏他的声誉?你的心肠何其歹毒?”

“我呸!”刘封吐出一丝血渍,“真是蠢货啊,你们为何不相信我?刘备是个伪君子,真小人,张清也是被他毒死的,用的是苏擒给的********!”

“哼……一派胡言,难不成大王让你把他自己毒死么?”法正在床榻上坐了,用刀子般的目光盯着刘封,对他的话反唇相讥。

到处都是翻箱倒柜的声音,几百个蜀兵正在搜查,挨个角落,挨个抽屉,甚至就连柴房、厕所也不放过。

刘封冷静了一下,组织了一下逻辑,重新辩解:“是刘备让我毒杀天子,我见他是个伪君子,不忠不义,两面三刀。所以才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毒杀了刘备!”

“有何证据?”法正冷冷的问道。

“证据就是我房里的……”

刘封话未说完,就有一个屯长拿着一个锦盒走进了房门:“启禀法大人、傅将军,我等在刘封的房里搜到一个锦盒,打开一看,里面赫然是汉中王大印。”

“对……这就是证据!”刘封挣扎着说道,“这就是刘备收买我的证据,他以立我为世子为条件,让我毒杀刘辩。刘备唯恐我不答应,就用这王印做证据,这是他背信弃义的铁证!”

法正面色凝重,从屯长手里接过锦盒,打开拿出王印慢慢的观察了起,片刻之后做出结论:“这王印是假的!”

“啊?怎么可能?”刘封扯着嗓子怒吼一声,“你们看看,刘备有多狡诈,竟然给了我一个假的汉中王印,骗我给他卖命毒杀皇帝!”

“哼……汉中王印当初是我找工匠雕刻的,也许别人看不出,但我法正一眼就能看穿。”法正把大印放在床上,冷冷的盯着刘封,“王印是哪里的?”

“我说了啊,是刘备送给我,骗我给他卖命毒杀天子的!”刘封嘶哑着喉咙争辩。

法正拿起锦盒慢慢端详,观察了片刻之后轻轻在盒子底部用手一抠,赫然是个夹层,伸手掀开里面有一张纸笺,还有一个平铺的药包,展开之后赫然是白色的粉末。

“这是什么?”刘封的脸色顿时难看起。

法正摊开信笺,当着众人的面朗读起:“寇封将军,大汉尚令苏擒拜上!将军乃是寇氏之子,何故拜刘备为父?徒惹天下人耻笑!现如今,刘备已是穷途末路,大厦将倾,若寇封将军再执迷不悟,定然自毁前途。

今有天大的功名送给寇封将军,还望将军当机立断。现将纸包内剧毒‘隔夜断肠散’送给将军,还望寻找机会毒杀刘备,甚至是趁着二刘相会之际,一石二鸟,将刘辩、刘备一起毒杀,则功盖天下,名垂青史。朝廷必以汉中王相授,子孙相传,永享富贵,先将印绶送上,以表诚意!”

傅友德听完后咬牙切齿,拔出佩剑架在刘封的脖颈上,怒斥道:“见利忘义的逆贼,证据确凿,你还有何话可说?”

刘封顿时呆若木鸡,惨笑道:“哈哈……哈哈……刘备阴我,刘备竟然阴我!你们相信他还是相信我?这一切都是刘备设的圈套!”

(第一更送上,兄弟们有月票推荐票的支持下,咱们的pp粉丝节已经累计币到了14528,兄弟们继续赞赏起,红包最终将是你们的。

投票流程如下:打开pp后会有个粉丝节推送活动,或者到在底部的现里面点击顶部的粉丝大作战,点开创作之路,搜索青铜剑客,转之后就会获得8张赞赏票,投给剑客之后就会积累咱们的币,到了515会分给兄弟们免费)(未完待续。)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