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零六 巨毋霸拜父

一千零六 巨毋霸拜父


                狭路相逢,面对着巨毋霸庞大的身躯,孙膑等人不由得一脸错愕。

没想到本方大营与成都距离如此之近,西汉的人也敢前埋伏,而且是单枪匹马,胆量可谓不小。

但当看清者正是前几日重伤了张飞的巨毋霸之时,不由得俱都倒吸一口冷气,面对着巨毋霸铜墙铁壁一般的躯体,任谁都会倍感压力,甚至连呼吸都下意识停止了。

“保护孙宾大人冲过去!”程咬金最先反应过,策马冲锋,手中的宣花斧奔着巨毋霸劈了过去,“劈脑门!”

六十多斤的青铜宣花斧裹挟起一团风声,奔着巨毋霸的肩膀就劈了过。没办法,谁让人家长得这么高,虽然程咬金嘴里吆喝着劈脑门,但竭尽全力也就是勉强能够达到巨无霸肩膀的高度。

“叮咚程咬金天罡属性爆,第一斧武力+3,基础武力94,当前武力值上升97!”

“叮咚巨毋霸居高属性动,身高一丈二,过程咬金四尺五寸,武力+5,基础武力1o3,武器绞神剪+1,当前武力上升至1o9!”

“叮咚巨毋霸巨体属性动,自身体重五百八十斤,过程咬金四百二十斤,武力+8,当前武力上升至116!”

此刻刘辩正在御帐中批阅奏折,琢磨着自己的诈死之计十有**被苏秦、赵匡胤看穿了,正打算走出大营宣布自己苏醒的消息,没想到系统的提示音就突然响了起,登时吓了一跳。

“哎呀这巨毋霸怎么和程咬金打起了?肯定不是程咬金脑门被驴踢了跑到雒县挑战巨毋霸,十有**是苏秦派巨毋霸在路上伏击,19点的武力差啊,弄不好程妖精就真的要下地狱做妖精了!”

刘辩弹簧一般跳了起,以最快的度冲出御帐,大喊一声:“成都、子龙,火出营救人。孙膑等人有危险!”

见天子突然心急火燎的冲出了营帐,正准备用晚膳的赵和宇文成都不及多问,各自绰了武器翻身上马,朝成都方向疾驰而去。文鸯也随后点起一千精兵杀出营门。接应孙膑、养由基一行去了。

就在刘辩收到系统提示的瞬间,巨毋霸已经做出了反应:“哈哈不自量力的家伙,霸爷送你归西!”

伴随着一声怒吼,长达一丈的绞神剪犹如螃蟹的铁钳一般奔着程咬金绞了过去,只听“咔嚓”一声。瞬间就把程咬金的宣花斧拦腰剪断,斧头跌落地下,手中只剩下半截斧柄。

“杀啊!”

随着一声呐喊,程咬金身后的数十名士卒挥舞着刀枪掩杀了上去,孙膑在养由基的保护下,趁机策马从巨毋霸的身边掠过。

巨毋霸虽然不认识孙膑,但看他峨冠博带,一身官袍,知道这是个大人物,登时舍了程咬金就去追赶孙膑。手中的绞神剪一分。化作双刀,左劈右砍,上下翻飞,瞬间就砍杀了十余人,每一刀下去必有一颗人头飞起,挡者披靡。

“怪不得娘说俺从小运气就好,既然孙宾大人冲了过去,我还是走为上策吧!”

看到巨毋霸舍弃了自己去追赶孙膑,然后又被士兵阻挡,程咬金喜出望外。拨马头,反而奔着成都疾驰而去。

“我这可不是贪生怕死,此乃调虎离山之计也!”程咬金一边逃一边给自己找借口,同时扭头大喊。“喂傻大个,你追我啊?再不追,程大爷就走了,别怪我不等你啊!”

“吼嗬”

巨毋霸懒得搭理程咬金,手中双刀上下翻飞,转眼间就砍翻了数十人。 其余士卒触了求生本能,震惊之下各自逃命。巨毋霸催马提刀,紧追孙膑、养由基不舍,“汉将休走,留下人头!”

看到巨毋霸追赶甚急,养由基在马上转过身弯弓搭箭,奔着巨毋霸就是一记怒射,箭如连珠,连数支,同时大声提醒孙膑:“孙大人先走,我阻挡一下巨无霸!”

话音未落,离弦之箭带着破空之声****巨毋霸面目,疾如流星,快似闪电。

巨毋霸眼疾手快,急忙低头躲闪,利箭带着风声擦着头皮飞过。还没得及喘口气,又有破空之声在耳畔响起,急忙挥舞武器格挡,碰撞的火花四溅,连挡加闪,方才把养由基的连珠箭全部化解。

趁着巨毋霸躲闪之际,孙膑与养由基快马加鞭,渐行渐远,把巨毋霸远远甩开。也顾不得等程咬金,奔着本方大营仓惶逃命。

程咬金拍马向西走了一里多路,耳听得身后不断响起士兵的惨叫之声,心中突然生出一阵愧疚感:“上次在沙场上落荒而逃,被军中将士讥笑我贪生怕死,倘若这次舍了孙先生逃命,还不知道被人怎么戳脊梁骨呢?奶奶的,砍掉脑袋碗大个疤,死则死矣,何惧之有?”

一念及此,程咬金拨转马头重新杀了,挥舞着半截斧柄大声叫骂:“傻大个休要猖狂,程大爷又了!”

眼看着煮熟的鸭子飞走了,巨毋霸心下正懊恼,忽听得背后有人哇哇大叫,急忙扭头看去,不正是刚才用板斧的那个家伙么?

“好狂妄的家伙,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投,你这颗脑袋霸爷笑纳了!”巨毋霸咆哮一声,催马提刀朝程咬金冲杀了过去。

“失算了,原孙宾大人与杨游击已经逃走了,早知如此,俺何必送死?”程咬金心中叫苦不迭,自己跑了就跑了,干嘛又自投罗网?关键孙膑与杨游击已经逃得无影无踪,自己这人头送的毫无价值!

“敌将休走!”

巨毋霸双腿使劲猛夹胯下坐骑,恨不能把程咬金剁成肉酱,一泄心头的恶气。

忽听的“噗通”一声,由于巨毋霸双腿夹的太猛,胯下大宛白马双腿一软,瞬间马失前蹄,把巨毋霸庞大的身躯给掀了下。

“畜生误我!”

幸亏巨毋霸眼疾手快,身高臂长,在落地的瞬间用双刀一个支撑,方才避免摔了一个狗啃泥的下场,但却也把头盔跌落在地,一脸狼狈之色。

“哇哈哈俺程咬金的福将之名果然名副其实!”

看到巨毋霸如此狼狈,刚刚还抱头鼠窜的程咬金登时笑的合不拢嘴,得意洋洋的朝巨毋霸挥挥手,“大块头,不逢年不过节的何必给程爷行跪拜大礼?莫非你想认程爷做义父?那我就勉为其难的收下你这个义子吧!”

“混账东西别走!”

巨毋霸气的咆哮怒骂,只恨胯下战马不给力,气的挥舞双刀跺脚怒骂。

“你这孽子真是无礼,竟敢辱骂义父?也不怕像刘封一样被雷劈了!”程咬金看到巨毋霸的坐骑从地上跳了起,唯恐巨毋霸追了上,当下一边逞口舌之利,一边策马远去。

就在程咬金与巨毋霸斗嘴之际,孙膑与养由基策马扬鞭,仓惶逃命。冷不防斜刺里冲出一匹快马,奔着养由基就是一锤,风声虎虎,势若雷霆。

“不好!”

养由基一路上光顾着扭头提防巨毋霸了,不曾想前面还有埋伏,当听到马蹄声响起的时候,呼延庆手中的八十斤大锤已经当胸袭,情急之下急忙挥舞铁胎弓招架。

只听“咔嚓”一声,养由基手中的铁胎弓瞬间被大锤砸的变形,余势未衰,正中养由基的前胸,登时一口鲜血吐出,跌落马下。

孙膑大惊失色,现有条向北去的小路,当下催马扬鞭,落荒而逃。

与巨毋霸一样,呼延庆也把峨冠博带的孙膑当成了大鱼,当下顾不得查看养由基是死是活,双腿在胯下坐骑腹部猛地一夹,挥舞着大锤全力追赶:“汉官休走,自己下马受缚,饶你不死!”

此刻已经斜阳西沉,天地间起了薄雾,被养由基稍微一阻挡,孙膑就逃的远了,呼延庆不肯放弃到嘴的肥肉,拎着双锤,循着马蹄声紧追不舍。两人一前一后,向北而去。

就在呼延庆追逐孙膑远去之后,宇文成都与赵催马赶到,现养由基躺在地上,急忙下马扶起。虽然伤势不轻,但至少呼吸尚在,急忙询问:“孙宾大人与程咬金何在?”

养由基努力的朝北一指:“孙宾先生落荒而逃,被呼延庆紧追不舍,请两位将军搭救!”

又朝西一指:“巨毋霸在西边埋伏,不知道程咬金是否无恙?”

后面尘土飞扬,人头攒动,赵与成都知道是文鸯率兵赶到,当即叮嘱养由基在地上再躺一会,当下分道扬镳,赵向北搭救孙膑,而宇文成都则提镗向西寻找巨毋霸去了。

宇文成都催马向前走了二里路,正与满腹牢骚的巨毋霸狭路相逢,当下勒马带缰,手中凤翅镏金镋一指:“你这蛮将好大的胆子,竟敢孤身一人犯险,今日定让你有无!”

巨毋霸也同样大喜过望,催马向前,手中的双刀合并在一起化作绞神剪,咆哮道:“霸爷我还以为今日要空手而归呢,想不到又有杂鱼送上门,这颗人头老子笑纳了!”

(从昨天开始到现在一直在谈版权,所以耽搁码字了,兄弟们见谅)(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