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零二 士为知己者

一千零二 士为知己者


                窗外雨水淅沥,室内一片悲恸。

在两大神医宣判了刘备的死刑之后,甘、吴两位夫人嚎啕大哭,满堂文武无不垂泪。

纵然刘备有千般不是,但人死为大,更何况刘备向待人宽厚,仁义之名巴蜀皆知。想起刘备昔日的恩情,包括房玄龄、法正等人无不哽咽流涕,泪流满面。

见此情景,陈平心中陡生一股愧疚之感,向众人抱腕道:“事已至此,诸位同僚请节哀顺变。幸亏大王健在之时与陛下冰释前嫌,诸位现在便都是汉臣了,还望收起悲伤之情,厚葬大王,日后朝廷还需要仰仗诸位的力量。”

房玄龄代表众人还礼:“大王一生都在为重振汉室而操劳,我等自然会尽心竭力报效朝廷,绝无二心。”

刘备既死,再留下去也就没什么意思,陈平拱手告辞:“陛下尚未苏醒,我与李郎中就暂时营了。诸位大人丧之时,请派人通报一声,满营文武定吊唁!”

“大王不幸辞世,已经让巴蜀百姓悲痛万分,若是陛下再有个三长两短,简直是大汉不幸。就让卞神医也跟着营吧,还望两位神医齐心协力救醒圣上,如此乃是万民之幸,百姓之幸,社稷之幸也!”刘备既死,从今以后就要换新主公了,法正也不忘表忠心,一番感慨之后建议卞雀一块随行去东汉大营。

为了避免刘备旧部生疑,陈平也不推辞,当下带着卞雀与李时珍辞别众人,冒雨离开了汉中王府,准备返东汉大营。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刘备这边刚刚咽气,那边就传得沸沸扬扬,满城皆知。不仅仅是汉中王府一片哭声,整个成都城里的百姓纷纷走上街头,悲戚呜咽。一时间愁惨淡,满城哀歌。

“呜呜大王,你怎么就此英年早逝?弃成都百姓而去?”

“唉寇封这天杀的逆贼,不忠不义。竟然害死了如此宽厚的大王,苍天你实在是不长眼啊!”

“大王啊,你为何突然撒手而去?巴蜀百姓如丧父母,天地同悲乎!”

雨水淅淅沥沥的下,成都的大街小巷到处都是闻讯赶往汉中王府的百姓。上至白苍苍的翁妪,下至垂髫孩童,俱都冒着雨水痛哭流涕,悲痛欲绝。

陈平与李时珍等人逆着悲号的百姓,策马徐行,在心中感慨道:“幸亏刘备稀里糊涂的死去,否则凭他在百姓心目中的威望,陛下想要彻底征服成都只怕绝非易事。”

一片哀歌之中,陈平等人策马远去,离成都渐行渐远。

雨依旧下个不停。淅淅沥沥的雨幕笼罩着庞宅。

相貌算得上清秀,身材高挑的庞娟跌跌撞撞的闯进庞统的房,失声惊呼道:“兄长,大王果真去世了!除了满城文武之外,百姓们纷纷涌了过去吊唁,我们是不是也该去看看,以尽为臣之道?”

“果然如此!”庞统一脸悲痛,拍案而起,“我当初就说过,凭刘辩的杀伐果断。绝对容不下大王善始善终。我还猜测大王能够安然无恙的度过三五年,至少天下统一之前刘辩不会动手,没想到这才刚刚进城,就夺走了大王的性命。真是何其歹毒!”

庞娟替刘辩辩解道:“兄长,你错了,真相已经查明,是刘封勾结西汉朝廷,觊觎汉中王之位,接受了苏擒的********。趁着酒筵举行之际。利用斟酒的机会毒死了大王,甚至就连天子也昏迷不醒呢!”

“不可能!”庞统一口否决,“刘封又不是傻瓜,西汉现在已经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又怎么能赐给他汉中王?我看是刘辩利用汉中王的爵位勾结刘封毒死了大王还差不多!”

庞娟嗫嚅道:“可是证据确凿,法正大人、傅友德两位大人从刘封家中搜出了苏擒私刻的汉中王大印,里面还有苏擒的信以及毒药,铁证如山,容不得他半点抵赖。一看 ”

“可有刘封的供词?”庞统依旧拒不相信。

庞娟摇头:“刘封遭了天谴,被雷劈了!”

“被雷劈了?这么巧?”庞统连声冷哼,“偌大的成都城里面有三十多万人,为何不劈张三不劈李四,偏偏劈了他刘封?这里面必有蹊跷,一定是有人故意杀人灭口,为刘辩遮掩真相。”

“你的意思是傅友德、法正他们已经倒向了刘辩?”庞娟一脸惊讶的问道。

庞统起身道:“大王之死,疑点重重。我不敢说猜到了真相,但绝对与刘辩脱不了干系!房乔、法正、张松等人都是聪明之辈,我不敢说他们都猜到了真相,但肯定有人明知故昧,明哲保身,换自己的荣华富贵。”

庞统说着话便去心急火燎的收拾行囊:“这成都已经待不下去了,你我离开!”

“难道你我就不去见大王最后一眼了么?如此岂是为臣之道?”庞娟手抚腰间佩剑,并不同意庞统的做法。

庞统恨恨的道:“人死之后,纵然哭天嚎地,大王也听不到了。那只是演戏给世人看而已,真正的忠臣应该查明真相,拨见日,而不是让大王稀里糊涂的死个不明不白。城内必有刘辩的内奸,迟了你我兄妹便再也离不开了!”

庞娟撅嘴:“哼离不开就离不开,人家傅友德、张飞都降汉了,难不成天子会容不下咱们兄妹?”

“人生在世但求无愧于心,我庞士元管不得别人,但我却管得了自己。大王待我恩重如山,不嫌我相貌鄙陋,不嫌我出身布衣,委以重任,几乎言听计从,我庞统绝不会为害死大王的仇人效力。”庞统飞快的收拾行囊,同时给庞娟讲道理。

庞娟不想离开,继续替刘辩辩解:“可是天子他也中了毒啊,听说此刻正昏迷不醒。卞雀与李时珍离开王府之后马上又去了东汉大营,我认为兄长你的猜测未必准确。”

庞统冷哼一声:“一定是假的!刘辩至少装了两次死,一次是在虎牢关讨伐吕布之时,一次是在交州与秦军交战,难保他不会再次诈死。”

“兄长打算去何处?东汉大军席卷万里,这整个天下迟早都是刘辩的,我们又能逃到哪里?除非解甲归田,退隐山林!”庞娟堵在门槛上,依旧极力劝谏。

庞统麻利的卷起包裹背在肩上:“去冀州投曹孟德,去大夏投项羽,哪里都有容身之地!”

随手抛起一枚铜币,嘴里念叨道:“正面则去投曹公,背面则去投项王。”

伸手接在掌中,赫然是画着图案的背面朝上,便摇头苦笑一声:“看这是老天爷要我去投项王啊,罢了罢了,那我就走一趟异域。”

庞娟苦求:“兄长,你这又是何必呢?从成都到大夏迢迢万里,你一个生能走多远?就算大王是被天子算计的,别人都能装作不知道,明哲保身,难道你就不能学学他们么?”

“不能!”庞统一口拒绝,“我庞士元的处世准则是‘士为知己者死’,大王待我恩重如山,我庞统宁死也不会为害死大王的人效力。石达开的军队估计此刻还未到凉州,我便快马向北在雍凉境内等着他,会合一处。有石达开的队伍垫底,我与他定然会受到项王器重,将说不定还能查明大王死亡的真相。”

“兄长你别忘了,当初是你向大王建议调石达开成都的。”庞娟一脸焦急的提醒庞统,“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万一风声传到石达开的耳朵里,他岂会容你?”

庞统斩钉截铁的道:“妹妹尽管放心好了,其一这件事除了你我兄妹与大王之外,再无第四人知晓。其二,我当初向大王提出此建议,也是尽臣子之道,防患于未然。而石达开宁愿远走大夏,也不肯归顺刘辩,由此可见此人乃是忠义之辈。兄长只恨自己当初瞎了眼睛,到现在愧疚不已,若石达开知道了真相,我愿任凭处置,为自己的错误恕罪!”

“我不让你走!”庞娟的泪滴在眼眶里打转,伸开双臂拦住庞统的去路,“此去大夏路途迢迢,我们兄妹弄不好会死在路上。”

庞统却低头从庞娟的腋下钻了过去:“人各有志不可强求,兄长去意已决,娟儿你好自为之吧!”

在庞娟的哽咽声中,庞统披上一件蓑衣,头戴斗笠,翻身上马消失在了朦朦胧胧的雨幕之中。

庞娟欲哭无泪,望着天空的阴霾,一时间不知何去何从?

汉中王府之内一片缟素,房玄龄、法正、傅友德等人尽皆穿上了白衣,在王府后院给刘备支起了灵堂,接受满城文武以及乡绅士族的吊唁。

虽然雨水下个不停,但此刻正值六月时节,却依然酷热难耐,房玄龄向众文武道:“天气炎热,唯恐尸体腐坏,我等须当早日把大王下葬!”

满堂叹息与无奈之声:“也只能如此了,我等尽早准备棺椁,修建陵墓,准备祭祀物品,早日把大王下葬了,也好让他入土为安。”

满屋之人各个愁眉不展,唉声叹气,却无人注意到床榻上的刘备手指微微动了一动。(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