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零三 瞒天过海

一千零三 瞒天过海


                傍晚时分,雨水逐渐停了下,夕阳钻出层,将天空照耀的一片通红。

雨停了之后,气温迅的升,潮湿闷热,即便坐着一动不动也会汗流浃背。灵堂上的文武一边跪在两旁守灵,一边挥汗如雨。

一天的时间下,大家也就慢慢接受了刘备死亡的真相,木已成舟,即便痛哭流涕也改变不了事实,在走完过场之后各自冷静了下,不再有人啜泣哽咽。

众文武在王府中草草吃过晚饭,由房玄龄安排道:“事已至此,诸位同僚请节哀顺变。这几日准备好棺椁、铭旌等物品,修建好陵墓之后,便把大王下葬了吧?”

“房大人说的极是,大王一生操劳,爱民如子,我们便让他早日入土为安吧!”满堂文武纷纷赞同房玄龄的提议。

当下由房玄龄做出安排,从现在开始每两个人为汉中王守一个时辰的灵,其他人家休息,明日起还有的忙碌,丧葬大事丝毫马虎不得。

按照房玄龄的安排,由陈震、廖立从现在开始守灵,一直到亥时结束;然后到半夜子时,再换孙乾与简雍守灵。到了丑时,夜幕深沉,再换胆子比较大的武将傅友德与吴懿守灵;再然后寅时换秦宓与法正,等到天快亮的时候则由房玄龄与刘巴早早到处理丧事。

安排完毕,众人6续辞别甘、吴两位王妃,各自家休息去了,只留下陈震与廖立两位文官守卫灵堂。当然,府邸内外手持刀枪巡逻的侍卫是必可不少的。

“我竟然没死?难道这药是假的?”

刘备身穿寿衣,躺在床榻上一动不动,浑身大汗淋漓,早就把身子底下的被褥湿透,只是灯光昏暗,所以也就没人注意。

从刚刚醒时候的迷迷糊糊一直躺到现在,刘备越越清醒。忽然明白这是老天赐给自己的一个可以活下去的机会。只有自己死去,刘辩才会放过自己,才能换个身份隐姓埋名继续活下去。

虽然天气炎热,虽然饥肠辘辘。虽然长久的保持一个姿势几乎让手脚麻木,但活下去的信念却让刘备支撑了下,没有露出丝毫破绽。

刘备猜不透自己为何没死,究竟是药量不够,抑或是毒药失效了?其实真正的答案是误打误撞。卞雀与李时珍两种毫不相干的解药在刘备的体内产生了神奇反应,竟然让他在咽气了一段时间之后起死生,让人不能不感叹医学的神奇与奥妙!

虽然刘备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而复生的,但刘备却知道自己迎了活下去的机会,只要有可靠之人配合,就可以瞒天过海,安度余生。

夜色寂寥,窗外的知了不厌其烦的叫着,躺在床榻上的刘备却异常冷静,不时的眯着眼偷听手下文武的对话。当听到房玄龄的安排之后。便决定等孙乾与简雍守灵之时,再把真相托出。

就连义子刘封都把自己出卖了,刘备实在不知道还有何人值得信任,权衡思量去,也就只有简雍与孙乾最可靠。

众人6续离开之后刘备总算松了一口气,幸亏灵堂有幔帐遮挡,可以趁着灯光昏暗,廖立与陈震疲惫之际活动下麻木的四肢。

总算挨到了半夜子时,一脸疲倦的陈震、廖立与前替换的孙乾、简雍拱手作别:“劳烦两位了,子时的阴气较重。两位切莫懈怠!”

简雍叹息一声:“我倒是希望大王能够还魂归再见一面,如山情义无以为报,哪怕再多说几句话也是极好的。”

等陈震、廖立走后过了一盏茶的时间,确认短时间内不会再有人进入灵堂。刘备这才翻了个身,轻声召唤:“简宪和、孙公祐?”

孙乾正与简雍坐在一起讨论明天的丧事,猛然听到帐幔中有人召唤自己的名字,登时吓了一跳,瞬间汗毛倒竖。 要看尽管是三伏天气,却俱都惊出了一身冷汗。

“谁?”简雍弹簧一般跳起。张口就要大喊“侍卫何在?”

还是孙乾胆量稍微大一些,一把捂住了简雍的嘴巴:“别喊,我听着怎么像大王的声音?”

刘备拨开白色的幔帐,探出头朝二人吩咐一声:“把门关了,我与你二人慢慢诉说。”

“大大王,你、你没死?”饶是孙乾胆子不小,还是吓得后退几步,结结巴巴的问道。

简雍更是骇然变色,几乎炸了头皮,双腿一软差点跪了下去:“大、大王,你活了?”

刘备再也忍不住,从床幔中爬了出,抬起袖子擦拭额头的汉水道:“大王我命不该绝,活了过!”

看到刘备的的确确死而复生,孙乾与简雍这才定下神,长舒一口气:“好啊,太好了,我们这就去把房乔、法正等诸位大人召,告诉他们这个天大的好消息!”

刘备急忙阻止:“且慢,若是两位还想让刘备活下去,就不要再向第三个人声张此事,否则刘辩定然容不下我。”

当下简雍去把房门关了,把灵堂内的蜡烛纷纷熄灭,仅留下微弱的一盏照明,一起围拢在刘备身边听从吩咐。

刘备叹息一声道:“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刘辩绝不会留下我的性命,只是早一天迟一天罢了!这次我大难不死,也许是天意吧,还望两位保密,助我诈死下葬,瞒天过海,安度余生。”

简雍与孙乾俱都叹息一声:“大王说的也有道理,刘辩是个杀伐果断的皇帝,虽然表面上对大王尊敬有加,实际上背地里暗藏杀机。就算他现在不杀大王,待三五年后天下平定,也少不得与大王秋后算账。”

“我倒是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所虑者唯恐身败名裂,被刘封这逆子暗算之后却换了这样的下场,也算是柳暗花明,绝处逢生。能够保住我的仁义之名,吾倍感欣慰!”刘备手抚胡须感慨一声,这事情变化的太快,纵然自己百般算计却也没有预料到。

简雍问道:“大王瞒过刘辩之后,将又何去何从?”

刘备一脸释然的道:“经过我这半夜的冥思苦想。总算豁然开朗。如今我大势已去,再也无力争霸。若是能够瞒天过海活下去,便出家为道,隐身道观。过着与世无争的日子,还望两位助刘备一臂之力。”

简雍与孙乾一起跪地誓:“我二人深受大王厚恩,愿誓死相报!在此对天誓,若将此事说于第三人,定然天打五雷轰。如刘封一般下场!”

刘备醒之后一直躺在床榻上装死,已经把众文武的对话听了个清清楚楚,包括刘封被搜了个人赃并获,出门就被雷劈死,以及刘辩昏迷不醒的事情,俱都悉数听入耳中。

刘封的下场固然让刘备意外又解恨,更庆幸的是自己的计划终于保住了名声,而刘辩昏迷不醒却又让刘备摸不着头脑。最后判定刘辩十有**诈死,那么自己干脆也效仿他的做法,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个瞒天过海。

计议停当,由简雍悄悄去弄吃的喝的,让饥肠辘辘口干舌燥的刘备吃饱喝足,重新躲进帷帐中躺着,只等筹备完毕后下葬。

待傅友德与吴懿替换之后,孙乾与简雍一起到棺材铺,以视察为名,由简雍缠住棺材铺的老板,孙乾悄悄在已经制成的棺椁底部打了几个洞,给刘备留作呼吸之用。

天亮之后。刘备依旧在床幔之中苦苦煎熬,幸亏孙乾与简雍左右伺候,才没有露出破绽。各路吊唁的人络绎不绝,除了巴蜀的文武、乡绅之外。东汉的大将徐晃、孙膑、赵等人也俱都纷纷前吊唁祭拜,并没有察觉任何异样。

在千余名将士及工匠的忙碌之下,傍晚时分刘备的陵墓建造完成,依山而建,简单而不失庄重。房玄龄与众文武商议之后,决定次日清晨把刘备下葬。

不等第二个天亮。趁着孙乾与简雍守灵之际,刘备就从床幔中走出钻进了棺椁之中。为了避暑,孙乾把提前准备好的冰块垫在了棺椁底部,给刘备创造了一个舒适的空间。(这个时期为何有冰块,之前有解释,就是百姓们藏在山洞、地窖里用避暑的,常见于各种史记载)

等刘备钻进棺椁之中后,孙乾与简雍就紧张的在一旁守护,唯恐功亏一篑,对6续到的文武解释道:“我二人见两位王妃哭的伤心,因此便把大王装进了棺椁之中,免得两位王妃悲伤过度,天亮之后便可以下葬了。”

谁能想到三人还能玩出这么一出花样,房玄龄等人不复多疑,等到天亮之后,由众文武亲自抬棺,在漫天飞舞的冥钱之中,在一片缟素陪伴之下,满城百姓夹道相送,把刘备的遗体送出了成都,埋葬进了石墓之中。

喧闹了一天,葬礼结束,孙乾与简雍主动要求守墓。待到夜深人静之时,按照约定打开墓门,掀开棺椁,放刘备爬了出,虽然热的浑身起了痱子,倒也并无大碍。

刘备接过简雍提前准备好的道袍,乔装打扮一番,背上装满盘缠干粮的行囊,向二人拱手作别:“人力不可与天争,识时务者为俊杰!贫道就此作别,再会无期!若是你们还记得贫道的恩情,好好照顾阿斗吧!”

茫茫夜幕之中,刘备的身影逐渐消失的无影无踪,简雍与孙乾俯顿拜,久久无语,四目相对竟然无语凝噎。

(ps:这段剧情本打算以刘备被毒死杀青,但这些日子微信公众号收到了太多太多关于刘备的留言,认为不该这样写刘备。我仔细审视了一下,其实并没有怎么黑刘备,只是争霸的手段而已,否则大家都是正面形象,皆大欢喜,剧情就没法写了。

思前想后,还是给刘备一个出家为道的结局吧,这样一可以避免主要人物千篇一律的死亡结局,二还能表现出刘备的枭雄本色,三各种各样的人物不同结局才显得曲折一些,不至于落入纯爽文的俗套)(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