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零一 死马当作活马医

一千零一 死马当作活马医


                医者父母心,救死扶伤乃是天职,卞雀闻言立即收拾了药箱,冒着倾盆大雨跟着简雍一行徒步朝成都返程。

不等简雍一行离开,孙膑、徐晃、赵以及李时珍就纷纷赶到刘辩的御帐探视,“陛下,陛下怎么了?不会真的中毒了吧?”

“啊哦”刘辩翻身打个呵欠,“只是演个戏给简雍看而已,诸位爱卿不必紧张!”

“原如此!”包括孙膑在内的众文武长舒一口气,悬着的一颗心这才落地。

李时珍摇头苦笑,背起医药箱就要告退:“原是虚惊一场,还有许多将士的伤口尚未愈合,为了避免被雨水感染,小人先去看看。”

“不急,你还有重要的事情去做!”刘辩急忙坐起阻止李时珍,“待会儿你陪着陈评走一趟成都,看看刘备中毒之后是何反应?”

陈平点头答应:“微臣明白,刘备是死是活,我与李先生一定会探个清清楚楚。”

“去吧,到了成都之后就说朕虽然没有性命之忧,但却尚在昏迷之中。”刘辩挥挥手,叮嘱一声。

孙膑双臂抱在胸前,一头雾水,表示这局势有些看不懂了。如果说毒是刘备下的,怎么会反而把自己毒的性命垂危?如果说是刘辩做的手脚,他又是怎么在巴蜀群臣的眼皮底下不动声色做到的?难不成果真如简雍所说,是刘封勾结洛阳朝廷所为?

刘辩摆出一副朕也不明白我只想静静也别问静静是谁的表情,断了孙膑求知真相的念头,只能把疑问藏在肚子里。

就连孙膑、陈平都不去研究原委,赵、徐晃、宇文成都等武将更是懒得探讨真相。对于他们这些习武之人说重要的是结果而不是过程,只要皇帝无恙,刘备是怎么中毒的,毫不重要。

就在陈平与李时珍准备动身之际,刘辩又叮嘱众人:“刘备中毒之事需要瞒着张飞,否则他得知了消息后定然会冒雨进城,影响了伤势恢复。”

众人一起拱手允诺:“臣等明白!”

片刻之后。在文鸯的保护下,李时珍背着医药箱与陈平踏上了进城的路途。道路虽然依旧泥泞不堪,但雨水却渐渐稀疏了下,雷鸣电闪也慢慢停了下,不再让人心惊肉跳,唯恐稍不留神就会被雷电击中。

一个时辰之前,简雍与卞雀快马加鞭。冒着风雨进了成都直奔汉中王府邸,顾不得与焦虑的文武寒暄。甚至顾不上拧一把湿漉漉的衣衫,直接就坐在床榻边给刘备诊断起。

又是翻眼皮,又是撬嘴唇,又是听胸跳,又是试脉搏,卞雀忙碌了好大一阵之后方才面色凝重的道:“据我诊断,大王中了一种极为厉害的********,此毒无色无味,不痛不痒。服下之后会让人在不知不觉中睡死。”

“这苏擒真是阴险卑鄙,从哪里弄的这种歹毒毒药?”吴懿跺脚咒骂,“就连堂堂的尚书令都用这种下流手段,由此可知洛阳朝廷是如何的蛇鼠一窝!”

房玄龄顾不上声讨苏擒,一脸乞求的样子:“卞先生乃是巴蜀神医,不知能否把大王救醒?大王他宅心仁厚,爱民如子。不应该是这般下场!”

“小人虽然诊断出了毒药的原理,但却不知道原料成分,况且就算知道了也不见得有解药,只能尽量而为了。”卞雀说着话在桌案边坐了,提笔开了一张药方,吩咐原先给刘备诊治的两名医匠去按方抓药。

“劳烦卞先生了!”孙乾趁着抓药的功夫。带着卞雀换了一身干燥的衣衫。

更衣完毕那两名医匠已经按照药方抓了,卞雀当下直接在刘备的卧房里生火煎药,浪费了半个时辰的功夫,煎出了一碗刺鼻呛人的草药。

就在这时,陈平与李时珍也在文鸯的保护下抵达了汉中王府,施礼道:“经过李神医的救治,陛下暂时脱离了性命之忧。但目前尚且在昏迷之中,若要醒,怕是还需等待些许时日。”

房玄龄、法正等人已经从简雍口中得知刘辩同样中毒的消息,这样就彻底打消了对刘辩的怀疑。对刘封勾结苏擒,意图一石二鸟毒杀天子与汉中王的真相深信不疑,否则两个人不会同时倒下。

房玄龄一边向陈平还礼,一边表达对刘封的谴责:“这刘封真是罪该万死,被雷公劈了也是罪有应得!如此不忠不孝之人,理应千刀万剐!”

法正却喜出望外:“李神医名动天下,医术出神入化,足可活死人肉白骨,既然你能保住陛下的性命,想也能救活大王。劳烦你赶紧上前给大王诊断一番?”

甘、吴两位夫人听说站在面前的就是名动天下的四大神医之一,当即一起肃拜施礼:“李神医,拜托你救救大王,若能成功,必有重谢!”

李时珍尴尬的一笑,心说我连汉中王中的什么毒都不知道,又怎敢轻易答应?陛下正在床上睡得香甜,根本没中什么毒,这阴谋诡计啊真是让人看不懂!

李时珍是个医匠,救死扶伤是天职,所以也就不去考虑尔虞我诈的事情,急忙向两位夫人还礼:“两位王妃不必多礼,其实卞神医的医术远在我之上,我们还是先看看他的医术吧,若是不能救醒大王,小人再试试。”

陈平急于知道刘备是真的中了毒,还是像刘辩一样伪装,当即毫不犹豫的打断了李时珍的话:“哎李郎中此话差矣,人多力量大,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希望。救人之事片刻容不得耽搁,你还是先上前给大王诊断一番,看看你的结论与卞神医是否相同?”

“就是,就是,有劳李神医了!”房玄龄、傅友德等人一起作揖恳求。

李时珍知道陈平这是让自己确诊一下刘备是真的中了毒还是伪装出的,当下便不再推辞,上前几步在床榻边坐了,忙碌一番后得出了与卞雀大同小异的结论。

“大王中的毒非常奇怪,我闻所未闻,并无把握救醒大王。”李时珍摇摇头,一脸无能为力,“还是先看看卞兄的手段吧!”

醉翁之意不在酒的陈平见刘备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无论怎么摆弄他,都只是发出如雷般的鼾声,再加上李时珍所说,当即断定刘备的确中毒无疑。

片刻之后,卞雀端着熬制的草药到床榻前,吩咐两位夫人撬开刘备的嘴唇,亲自用羹匙一勺一勺的喂下:“大王能否醒,就看天意了!如果再有一个时辰无法醒转,怕是神仙难救。”

当下所有的人都默默的等待,房间里寂静一片,只有窗外雨水淅淅沥沥的声音,度日如年的感觉让人倍感压抑。

随着时间的流逝,刘备的鼾声越越小,呼吸越越微弱,毫无醒的迹象。,满屋子的人几乎把心提到了嗓子眼上,齐刷刷的把目光投向卞雀。

卞雀脸上的表情由期待慢慢的变成失望,最后一脸黯然,伸手试探了下刘备的鼻息与心跳,面如土色的道:“唉无能为力啊,大王怕是不行了!”

“呜呜大王,你难道真的就这样走了么?”卞雀话音刚落,吴夫人就抽泣一声,嚎啕大哭。

甘夫人亦是泪如雨下:“苍天不公啊,大王出身贫贱,坚忍不拔,爱民如子,苍天因何如此待他?”

比起头发长见识短的女人,房玄龄、法正等人则稳重了许多,把最后的希望放在了李时珍身上:“李神医,你试试?”

李时珍急忙摆手:“并非在下谦恭,我的医术比起卞兄自愧不如,就连卞兄都天乏术,我又岂能起死生?”

“李兄弟,咱们学医之人的初衷就是为了救死扶伤,只要有希望就不能放弃努力。你就当成还没有人救治过大王,不要受我的影响,用你的医术试试吧!”卞雀向李时珍拱手作揖,提出了自己的请求。

“请李神医救救大王!”满屋子文武在房玄龄、傅友德的带领下一起向李时珍作揖请求。

“这?”李时珍把目光扫向陈平,不知道是否应该答应下。

“虽然大王已经‘凶多吉少’,但李郎中也应该尽力而为,死马当作活马医吧!”众目睽睽之下,陈平自然不会阻止李时珍,寓意深长的提醒了一句,不忘提醒李时珍你的身份是大汉朝“医部郎中”,可不是普通的医匠。

李时珍点点头:“既然如此,那我就尽力而为吧!大王的气息已经越越弱,心跳也慢慢停止,起死生的希望怕是极其渺茫,诸位也不要抱太大的希望!”

李时珍打开药箱,掏出了几味自己从山上采撷的独门草药,又开了方子让两名医匠去抓些配药,同样像卞雀一样直接在卧室中煎药。

半个时辰之后,又一碗草药煎好,在卞雀的协助下灌进了刘备的嘴巴里,然后等待出现变化。这一刻,所有的人几乎望眼欲穿,希望奇迹发生!

但最终奇迹并没有降临,刘备的呼吸与心跳完全停止了下,卞雀与李时珍齐齐叹息一声:“我等已经尽力了,天命难违,天命难违啊!”(未完待续。)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