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九百九十六 三骑赴宴

九百九十六 三骑赴宴


                刘封关上房门,在房中冥思苦想了一个下午,最终做了决定:“还是毒杀刘备吧!”

其一,刘备现在已经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就算毒死了刘辩,也不见得能苟延残喘下去。万一东汉的文武不按照他的猜想展,认定了刘辩是被刘备毒死的,重兵攻破成都之后,自己将会迎碎尸万段的下场。

其二,若是能够成功的毒杀刘备,自己便有两条路可以选择:如果刘辩按照约定册封自己为汉中王,自然是皆大欢喜。倘若刘辩背信弃义,不按照约定册封自己为汉中王的话,那么自己就把刘备死亡的原因推在刘辩身上,凭借着刘备义子的身份率部投降西汉,也有可能获封王爵。

“算算去,还是毒杀刘备更能获得利益啊!”刘封喃喃自语,轻拍桌案做了最后的决定。虽然这些年刘备待自己还算不薄,但始终只是为了利用自己而已,在这成王败寇的年代,就不要怪自己不讲义气。

拿定主意之后,刘封心头的担子便卸了下,整个人浑身轻松,当即在椅子上坐了闭目养神,是成是败就在今夜一举。

看看天色迟暮,刘辩立即召集麾下文武,宣布道:“朕昨日与汉中王约定,今夜前往成都赴筵,与巴蜀的文武共聚一堂,宣扬天威。”

“陛下,虽然刘备昨日痛哭流涕,但其心依旧难以叵测,以臣之见,陛下不可轻易涉险。”虽然刘辩心意已决,但孙膑还是本着为臣之道苦苦劝谏。

陈平则抚摸着下颌道:“其实孙大人也不必担忧,刘备已经穷途末路,料也不敢任意妄为,我陪着陛下走一遭便是。见招拆招,看看刘备能有什么手段?”

徐晃手按佩剑道:“若陛下真想进城,末将愿率三千甲士护卫左右,以防不测。”

“哈哈……诸位爱卿不必担忧。纵然刘备本事再大也翻不起什么浪花,朕心中早有计较,你们在营中静候佳音便是,朕此去成都定然毫无损!”

刘辩胸有成竹的安抚众文武稍安勿躁。自己只需要带着宇文成都、赵进城便可,其他人直管在大营中各司其职,不用紧张担忧,自己定然能够安然无恙的归。

张飞在床榻上得知了消息,立即软磨硬泡的缠着侍卫把自己抬到御帐。扯着嗓门喊道:“陛下尽管去,若是大哥敢算计你,俺第一个不饶他!若是这里的那位大人或者将军挑拨离间,破坏陛下与兄长的叔侄情义,也休要怪俺无礼!”

“呵呵……就连翼德将军都这样说了,诸位爱卿尽管宽心便是!巴蜀的文武多是忠义之辈,况且皇叔‘宽厚仁慈’,绝对不会使诈的。”刘辩笑容满面的辞别众文武,只带了宇文成都、赵二人,辞别了满营文武。三骑入城。

斜阳西沉,华灯初上。

成都的大街小巷悬灯结彩,满城文武静候皇帝入城。街巷上十步一岗,五步一哨,甲士林立,对道路实行戒严,禁止百姓随意走动。

房玄龄率领着傅友德、吴懿、法正、刘巴、秦宓、陈到、廖立、陈震等一批文武在门前恭候多时,而庞统则抱病未出。见兄长不肯赴筵,做妹妹的庞娟便也谢绝了汉中王的邀请。

迟迟不见动静,房玄龄等人不由等的有些焦急。纷纷翘期盼,等着天子大队人马抵达。只是东面静悄悄一片,哪里又有烟尘?

“难不成天子改变了主意,不肯前赴筵了?”房玄龄猜不透真相。扭头与法正等人窃窃私语。

却听到马蹄声得得,三匹快马疾驰而,为之人器宇轩昂,一身龙袍,胯下白马。后面跟着的两员大将一个手提凤翅镏金镋,一个白马银枪。俱都是英武神骏,让人望而生畏,搭眼一瞧就知道绝非寻常之辈。

这些巴蜀文武之中,傅友德曾经在江陵与刘辩打过仗,最先认出了马上之人正是大汉天子,急忙提醒房玄龄:“房大人,马上穿龙袍之人就是当今天子!”

房玄龄、法正俱都意外不已,本以为刘辩会在御林军的拱卫之下,前呼后拥的前成都,没想到却是轻骑简从,只带了两人就赴宴,这胆量果然是非同寻常。

不过话又说,就连当初双方处在敌对状态之时,刘辩都敢单枪赴会,一个人进了关羽大营。现在双方已经冰释前嫌,刘辩带了两个人入城,其实也不必大惊小怪。

“罪臣房玄龄叩见陛下!”

“罪臣法孝直叩见陛下!”

“罪臣张子乔拜见陛下!”

“罪臣傅友德叩见陛下!”

“罪将吴子远见过陛下!”

“……”

在房玄龄的带领之下,巴蜀的文武纷纷跪地参拜,既是行臣子之礼,也是为从前的冒犯赔罪。

刘辩翻身下马,挨着扶起热情的寒暄一番,只要能把这些人收入麾下,将会让东汉如虎添翼。虽然损失了石达开、张清、吴三桂、严颜等人,但张飞、傅友德、房玄龄、法正等人还在,巴蜀的核心还在,这个团队的实力还是相当可观的。

傅友德与房玄龄的能力刘辩都已经了若指掌,傅友德拥有96的统率,97的武力,智力也过了8o,综合实力不在常遇春之下,算得上一个文武双全的大将。而房玄龄则拥有98的智力,94的政治,既可以参赞军事,也可以治理地方,凭二人的能力在东汉朝廷完全可以谋得一席之地。至于其他人,刘辩则需要仰仗系统检测一番。

“给本宿主检测一下法正、张松、吴懿等人的能力!”刘辩抓住机会,分神向系统下达了指令。

“叮咚……法正统率83,武力62,智力95,政治87”

“叮咚……张松统率46,武力43,智力89,政治76”

“叮咚……吴懿统率78,武力8o,智力58,政治52”

“看除了法正之外,其他人只是陪太子读的角色了。”刘辩在心中嘀咕一声,给巴蜀的这些文武做了定义,对其他人兴趣不大,所以也就没有特意去聆听。

“咦……为何不见庞士元呢?”刘辩退出系统后才现刘备手下的本土人才之中智力最高的庞统没,急忙开口问道。

与庞统府邸毗邻的张松遮掩道:“陛下的话,庞士元感染了风寒,不停的咳嗽,生怕唐突了陛下,故此未见驾。还望陛下海涵!”

前几年的蜀汉之战,庞统是张飞的军师,是坚定不移的对东汉宣战的鹰派,刘辩猜测十有**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庞统才躲起不肯见自己。但现在自己的要目的是对付刘备,所以也就无暇分心拉拢庞统。

见天子笑容和蔼,谈笑生风,丝毫不记前仇,众巴蜀文武悬着的一颗心方才落地。由房玄龄执礼恭请:“吾等封了大王之命,前恭迎陛下入城赴筵!”

当下刘辩策马在前,宇文成都、赵左右护卫,房玄龄、法正、傅友德等文武众星捧月,浩浩荡荡的从成都东门进了这座天府之都,前往汉中王府邸赴宴。

刘备的汉中王府由刘焉的益州牧府邸扩建而成,规模算不上宏大,与刘辩的乾阳宫自然不可同日而语,在夜幕之下重兵拱卫,如临大敌。

刘备带着妾氏吴夫人,以及义子刘封,还有孙乾、简雍两个相当于家臣的幕僚已经府邸门前恭候多时。迟迟不见刘辩到,心中忐忑不安,唯恐刘辩临时改变了主意。当看到一袭龙袍的刘辩被众星捧月簇拥而的时候,悬着的一颗心总算落地。

“大事可定也!”刘备心中长舒一口气,快步向前迎了上去,“啊呀,陛下总算了,备早已恭候多时!”

同样如释重负的还有刘封,亦步亦趋的跟着刘备施礼参拜:“刘封拜见陛下!”

刘辩翻身下马,拱手向刘备还礼:“皇叔摆这么大的排场,真是破费了!你我叔侄私筵,简简单单便可,何须如此铺张浪费。”

刘备寒暄完毕之后,又介绍了妾氏吴苋上前参拜。刘辩还礼完毕之后,话锋一转:“咦……不知甘王婶去了何处?前番不是修给朕说已经有了身孕了么?莫非临盆在即?”

刘备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吱呜道:“呵呵……有劳陛下挂念了,拙荆她……前些日子不慎摔倒,以至于动了胎气,唉!”

“哦……这真是太遗憾了!”刘辩摇头叹息一声,“开宴之前,朕还是先去探视甘王婶一番吧,毕竟是长辈。一晃分别了将近一年,朕心中甚是挂念呢!”

刘备脸色更加尴尬,也只能点头答应:“有劳陛下牵挂贱内,既然如此,备便带陛下去后院见见甘氏。”

当下众文武先去宴客厅等待,刘备与刘封前面引路,刘辩则带着宇文成都、赵直奔王宫后院探望甘夫人,头再开宴。(未完待续。)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